羽之野:《红楼梦》感知空间(第三十二辑)

——湘云认识差/“情种”情痴状/宝钗变态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84 次 更新时间:2016-05-17 21:48:39

进入专题: 红楼梦  

羽之野 (进入专栏)  

  

   ——这才是与生命血肉最直接相关的“封建”二字的本质意义。

  

   ——这段小说的叙述在现在看,确实不算精采,但却极符合彼时情境。我恳望年轻的红迷们认真读一读,以体会贵族少男少女在四目相恋时是如何身心投入的。

  

8

  

   虽说皆是通灵者,这时却显得很笨拙的“二玉”也真是“投入”了,表达了,也都接受了。可这时“出了神”的宝玉却错拉住花袭人的手,叫起“好妹妹”来……

  

   ——我认为,这一笔就又显示出雪芹大师的超群拔类的艺思。

  

   容我分析:

  

   1-这一笔叫绝的是,形象地告诉读众宝玉对袭人的“爱”是一种神痴的“错爱”;2-也让读众知晓花袭人虽“妾身”但也是阻隔在“二玉”之间的人,并非只是金玉缘的薛姐;3-也可让人想到,花袭人这种“妾身”小人物也是可能坏大事的。

  

   ——果然,不久“告密”情节的出现,使这三项分析都渐逐应验。

  

9

  

   该说,如果站在荣国府的立场,花袭人是个相当有责任心的白领女仆。她对自己心爱的宝二爷忠心不贰、肯负责任。然而,关键是曹氏允许我们朝这一“立场”思索的同时,更要大家朝他所指出的另一角度来思考——那就是“二玉”的恋爱到底对不对?袭人该不该予以支持?如果她支持了将如何?她不支持又将如何?

  

   是啊,可能有人(包括我)希望花袭人是“红娘”。但雪芹大师是不会这样写的——缘由在于,他是深刻的悲剧作家,不是平庸的言情者。

  

   ——这也是曹氏不动声色地引导读众搞“或然思索”“临假求真”之一例。

  

10


   回思第5回的册画“一簇鲜花与一床破席”的对比映衬,所传递的。

  

   ——画“一张席(谐袭)”也就罢了。何必非画一张“破席”?

  

   ——这显然是曹氏有意为之。那他要以这“破席”表达什么呢?

  

   ——是惋惜?还是贬损?是影射袭人的旧思想?还是说她人格低劣?

  

   同时,这里还为读众展显一个背景事实——虽然此事上贾宝玉是“比较糊涂”的,可雪芹大师却清醒异常。由此,也可测出曹雪芹和“贾宝玉”不是一个人。

  

   ——大家想想看。

  

11

  

   下面,该说说薛姐“跟踪”。她,自然是在林姐之后了。

  

   不知怎么?今天,薛宝钗的话语也不太稳重了。请看:

  

   袭人正“心下暗度如何处理(对付二玉),方免此丑祸”。宝钗却没轻重地说“大毒日头地下,出什么神?”袭人谎称“麻雀打架,我看住了”。宝钗拐着弯地问宝玉“干什么去了”。袭人说了。宝钗大惊小怪地“嗳哟,这么黄天暑热的……别是想起什么来,生了气(指贾政),叫他出去教训一场”,并说“这个客也没意思,这么热天,不在家里凉快,还跑些什么”——这些话,显出薛姐语言失常。

  

   容我分析:

  

   这话自然指“兴隆街”贾雨村的。可这恰恰流露出宝钗本人潜意识里为自己在这大“热天”里“跟踪”林黛玉而感到地委屈自责的微妙意向——“没意思”“跑些什么”,其实她是无意间感慨自己。这一点可能有些读者不理解。因为人的潜意识与前意识往往反向。宝钗跟踪黛玉,其实对于她也是为一时突来的“金麒麟”之事,泛急的;或者说被林黛玉感染的,身不由己这么干。所以,她潜意识里出现与自己的前意识及行为的“悖谬”,话中不自觉流露出来,很自然的。

  

   果然,宝钗直接问“云丫头在你们家做了什么”——看,这才是实质。

  

   ——关键是曹氏能把人物的潜意识流露,也这么准确描绘出来。同时,又让这潜意识流露变成点破自己、不愿“实写”的心态的暗示。这就太神奇,叫绝啦。

  

   另外,细品宝钗跟袭人对话,宝钗显出反常的“殷勤”,没话找话,像接下的“你管他呢,只管叫人做去就是了”——这种唐突、不稳重,与心里有“鬼”相关。

  

   ——这不符合薛宝钗素常的稳重性格,却拍合她此时的失常心境。

  

12


   然而,一转脸,她又是另一个薛宝钗了。

  

   听说金钏跳井,宝钗女士的聪明才智立即突现出来,忙向王夫人处。

  

   她先替姨妈排解“据我看……不是赌气投井,多半是……失了脚掉下去的”;她又说“……也不过是个糊涂人(指金钏),也不为可惜”;后来又说“姨娘是慈善人……不过多赏他(指金钏和金钏家人)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

  

   ——听。何谓“巧言令色”?即如是说。

  

   ——只是,这些话里该多一点点对青春生命的同情吧。却无。

  

   ——此外还该得出,凭薛姐的聪慧是会看出她姨妈的平庸,故如是说以惑之。

  

   当然,如果以“生活真实”作为标准,假设是林黛玉来安慰自己的姨妈,也许她嘴说得比薛宝钗更乖巧,这完全有可能。可我们目前品评的是曹氏的红楼。其“艺术真实”告诉我们:黛玉“葬花”的那种对“美的流逝”的悲悯之心和宝钗对“失去青春生命”的冷酷一面,明显的不同质;这对比出两位少女的形象。

  

   ——这是曹氏精心为我们刻画的;我们没理由不接受。

  

   尔后,为最后讨姨妈好,宝钗又将自己两套刚做的新衣拿来给金钏陪葬。

  

   拿自己衣服给死人陪葬,不吉利。可见,为达到某种目的薛姐是什么都不顾及的。

  

   记得帕斯卡尔说他“看到了人类的盲目和可悲”;他又细解“这些可怜的迷途者就环顾自己的左右,看到某些开心的目标,就要委身沉醉于其中”※。可不,薛宝钗不就是这样的嘛。她觉得自己比可怜兮兮的林黛玉更有能力有资格赢得贾宝玉。

  

   ——当然,最后她薛姐确实赢得了……可在“拥有”二字上却不沾边。

  

   ※    见帕斯卡尔《思想录》第11编“预言”。

  

13

  

   由此我又想,当年俞平伯和好些红学先生,何以提出“钗黛合一论”?

  

   ——“宝钗、黛玉”真能合一乎?笑话。旧才子佳人愿望尔。

  

   ——曹大师若知后人会有此论,岂不一怒之下把全部书稿焚之。

  

进入 羽之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61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