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勇鹏:失落的黄河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5 次 更新时间:2016-05-17 21:38:14

进入专题: 民歌  

蒙勇鹏  

  

   一、黄土高坡的歌

  

   自小在晋西北的黄土高坡长大,喝惯了那里的水,习惯了那里的风,不管是眼泪也罢,哀叹也罢,欣喜也罢,懊恼也罢,总之对那块土地是一往情深。来到城市已经很久了,我却经常留恋那里全中国最地道的酸浆豆腐,那里的糜米酸捞饭,那里的荞面碗托,那里的农家小炒猪肉,那里的大烩菜,那里的羊杂碎,那里的炖羊肉,那里的黄米糕,那里淳朴的乡俗民情。

  

   最令人留恋的是那里的民歌小调。

  

   喜欢民歌小调是从孩童时期妈妈教唱的《打樱桃》、《五哥放羊》开始的。以后,学了一堆流传在我们老家的童谣:“嘣,嘣,弹棉花,二姐好吃个绵甜瓜,甜瓜苦,烩豆腐,豆腐烂,炒鸡蛋,鸡蛋鸡蛋黄黄,燕雀盖起楼房,雀搬倒,燕扶起......”还有一首是这样的:“荞麦皮皮花手巾,你妈嫁在玛瑙村,玛瑙村,好村村,白儿白儿拉生生,月亮地里簸生生,簸得有些渴啦,饿啦,回圪家,烧上丝丝火,坐上马梁锅,添上盅盅米.....”那时,我们一群孩子们挤在一起念童谣,滚铁环,唱大戏,那份欢乐,那份温馨,现在再也找不回来了。

  

   后来,渐渐大了,听的是爷爷那浑厚婉转的歌声:

  

   “对坝坝的那个圪梁梁上那是一个谁?那就是要命的二妹妹!”

  

   “哥哥在那些高山圪瘩上,手提镰刀,二卯腰腰,一把两把,两把三把,唰哩唰啦割莜麦,妹妹在那些半山坡坡,巧个手手,蛤蟆指指,珊红珠珠,银手镯镯,手提篮篮,手拿铲铲,唰铃铃唰啦啦刨山药呀,哥的妹子!“

  

   这一声声山歌,曾经飘荡在我们那个偏远的小山村里,飘荡在秋天的打谷场上,悠长辽远,震荡山谷,令路人听了,顿时神清气爽,回味无穷。

  

   以后当了一个小报的记者,才知道真正最叫响的民歌是在我们老家相邻的河曲,那里才叫“民歌的海洋”。

  

   渐渐地,我对河曲民歌产生了浓烈的兴趣。1990年夏天,我走访了河曲县文化馆馆长张存亮、老艺人李法子、山西省民歌研究专家寒声、出身于河曲的山西省著名音乐家刘铁铸等一大批民歌专家,并专程去北京走访了1953年到河曲采风的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晓声、简其华。年逾七十的晓声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说起当时在河曲采风的情景时滔滔不绝,竟给我在他住的屋子里唱了起来,那个兴奋劲儿,令你久久不能忘怀。

  

   河曲民歌那才叫个迷醉哩!这是一个具有优美旋律的天地,是一个跳动着音符的世界。几十年前,在那田野山间,溪边河畔,你处处都能听到高亢悠远的山曲儿。在那小院树下,屋内灯旁,你随时都能听到那深情委婉、凄楚动人的民谣。音符在窗棂上跳动,在树林中闪烁,歌声在山坡间回荡,在旷野里飘开。歌声里,有反抗的呐喊,对黑暗社会的诅咒,有离别的伤感,有生活哀愁,有纯洁的爱慕,有相思和热恋,有悠扬的船工号子,有缠绵悱恻的相思曲,千姿百态,气象万千。

  

   可惜的是,这样的场景现在你是无论如何也追寻不回来了,你要有兴趣,只能到书里找。书是什么书?《河曲民歌采访专集》、《河曲民歌集成》。那一本《河曲民歌采访专集》是1953年由中央音乐学院一帮痴心爱民歌的音乐工作者们采集的。你打开书,细细地品味那一首首采自山野田间的河曲民歌时,你不能不为河曲民歌展现的那水灵灵的意象、那脆生生的句子、那回肠荡气的音乐所折服,太美了!真的太美了!这样美的语言,这样美的旋律,绝对不是某些文人墨客们在书斋里能够哼出的。那是苦难之声,那是天籁之声!那是心灵的吟唱!

  

   多少年来,山窝里的老百姓们尽管生活在一道道千沟万壑的山梁上,踡伏在一孔孔土窑洞中,他们却是天生的乐天派,山民们用各种各样的山野小调寄托他们的喜怒哀乐。漠漠荒野间,到处回响着他们苍凉的歌唱声。一嗓子唱起来,山也听见了,水也知道了。一嗓子唱出去,不管多难多苦,山民们却要爽爽朗朗地活下去!

  

   渐渐地, 河曲这个小县就有了无事不歌,无歌不行的乡俗。日出有歌,日落也有歌。放羊有歌,牧牛也有歌。男欢女爱有歌,交媾作爱也有歌。农夫有歌,船汉有歌,任何劳作都有歌。男人有男人的歌,女人有女人的歌。一县的老老少少,都装着一肚子的歌。人们唱,狗就竖起耳朵来听。听的时间长了,狗叫起来也是歌。

  

   河曲这样一个“男人走口外,女人挑苦菜”的穷地方为什么能有那么多的民歌,语言生动形象,乐调千姿百态,优美动听,成为中国大地民间音乐的一绝呢?著名音乐理论家田青曾经解释说,民歌恰是穷乡好。他认为,民歌的质量高,是因为民歌在生产过程中投入的成本高,这些唱山曲的农民,农妇,他们没有妙笔生花,只有苦生活,他或她在一生中可能仅仅唱出了一首歌,更确切的说,他或她,是把自己的一生的痛苦,一世的恩恩怨怨,一生一世难以割舍的亲情,一生一世难以抚平的伤痛,化成了仅仅四句话,你想想它能不好吗?

  

   在我看来,河曲民歌是活的民俗博物馆,河曲民歌是质朴的诗,河曲民歌是纯美的风情画,河曲民歌是优美的音乐,河曲民歌是晋西北黄河沿岸一代代劳苦大众原生态的野性呼唤,河曲民歌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贫苦人民的心灵吟唱!

  

   河曲民歌是一部河曲社会生活的大百科全书。新中国成立以来,经过诸多音乐工作者的持续挖掘,已经发现整理的河曲民歌有一万多首,曲牌一百多首,二人台一百多部,它记载着河曲的人文历史和民俗风情,记载着河曲的自然风貌,也记载着河曲人的衣食住行、生产劳动、感情生活,就像一座活的民俗博物馆。

  

   河曲民歌是质朴的诗。河曲民歌朴实、真挚、自然,充满着浓浓的乡土气息。河曲民歌的唱词,“想甚唱甚,见甚唱甚”“心里难活我就唱,学会唱曲解心宽”。河曲民歌无需提前编曲,无需后期加工,往往都是有感而发、直抒心意,运用大量比、兴手法,用词简练,语言生动,演唱中叠字运用较多,用当地方言演唱起来,质朴、率真、风趣、幽默,逼真生动、亲切感人。 你听听他们咏唱的歌:“提起哥哥走西口,一把拉住哥哥手。一把拉住哥哥手,你要走来我不叫你走。扭住你的胳膊拉住你的手,止不住小妹妹泪蛋蛋流。说下个日子你再走,该叫你在来该叫你走?扭住你的胳膊拉住你的手,说不下个日子不叫你走。扯烂你的袖口给你缝,这一道口外你走不成!” 这样质朴率直的民歌,把妹妹对哥哥的思念之苦,表白得如泣如诉。

  

   河曲民歌是纯美的风情画。河曲民歌来自不识字的普通农民,却创造了语言学上的奇迹。河曲民歌在词曲结构方面采用上下句体式,上句起兴,下句表情,往往一个上下句就揭示出一种深邃的感情状态或描绘出一种逼真的生活画面。这些想象丰富、意义深远的民歌是劳动人民一辈辈一代代流传下来的艺术瑰宝。有一首《羊倌歌》这样唱道:“一朵朵白云天上飘,画眉眉羊羔呀虎头摇。一群群那肥绵羊青草湾湾里跑,柔软软那绒毛绵溜溜俏。红丹丹那阳婆呀桃杏花花开,青草弯弯杨柳呦叶叶摆。一颗颗羊铃呀叮叮响,青山山绿水好地方。”这类《羊倌歌》宛如一幅山水画,给人以触景生情流连忘返的美好感觉,仿佛进入一种人间仙境。

  

   河曲民歌是优美的音乐。河曲民歌音程跨度大,旋律跌宕起伏,以六、七、八度居多,甚至有十度、十一度的大跳。河曲民歌曲调高亢、辽远,唱词质朴、自然,内容丰富、多彩,表达方式直白、细腻,旋律简单、优美,节奏自由,口语化的装饰音较多,具有鲜明的山歌风味。它是中国北方民歌中最具色彩性的代表。

  

   你仔细品味,河曲民歌有一种朴实的、野性的原生态之美。这种朴实和野性,恰恰是经过历朝历代官方审定的诗和戏所不具备的。为什么?因为中国的文化艺术是被中国儒家道统阉割过的文化。人们常说的儒家教条“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闻”指的就是这个意思。河曲恰恰远离中原政治文化中心,儒家的道德教化鞭长莫及,多少代与蒙古草原游牧文化的相互冲击、磨合、融汇、吸收,逐渐形成了黄土地的浑厚、豪放、率真、甚至野性的原生态之美。河曲民歌和二人台没有矫情,没有造作,没有掩饰,没有虚假,她只是一种透明的、真诚的、赤裸裸的人性的、欲望的宣泄,她是人们对生命一种本质意义的理解。河曲民歌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贫苦农民的生命吟唱!

  

   有证据表明,曾经唱遍全中国的《东方红》,其曲调就是来自河曲民歌《芝麻油》。《芝麻油》的原唱词是这样的:“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抽筋筋,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呼儿嗨哟,只有我的三哥哥亲。菜心红,麻油香,豆角抽筋水汪汪,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呼儿嗨哟,三哥哥变得粗又长。”实际上,这原来是一支男女相爱的淫秽歌曲。

  

   新中国成立以后,河曲民歌受到了广泛的关注。1953年冬,中国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一行8人到河曲采录民歌,短短三个月就收集记录了4500多首唱词和150多种曲调,随后出版了《河曲民歌采访专集》。

  

   1955年,河曲民歌手王玉秀参加了全国首届民间艺术汇演,第一次使河曲民歌登上全国的大型舞台,征服了一大批音乐家和广大观众。从那以后,河曲民歌受到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的关注,一些歌唱家开始在舞台上演唱河曲民歌,河曲民歌的曲调还被一些作曲家或演奏家作为素材创作了大量音乐作品。诸如山西的《黄河一方土》、《黄河儿女情》等等,都包含河曲民歌的音乐元素。河曲被誉为“民歌的海洋”。河曲民歌和二人台在2005年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河曲被命名为“民歌之乡”。要知道,全国3223个县中只有两个由国家命名的民歌之乡,一个是广西刘三姐的故乡,一个就是山西省的河曲县。

  

   河曲民歌是一座掘不尽的文化富矿。

  

   二、走西口

  

   提起河曲民歌,最动听的当属那个如泣如诉的二人台《走西口》。

  

   “哥哥走西口,小妹妹也难留。止不住伤心泪,一道道往下流。正月里娶过门,二月里西口外行,早知道你走西口,哪如咱们二人不成亲。走路你走大路,千万不要走小路,大路上行走的人儿多,能给哥哥拉话儿解忧愁。坐船你要坐船舱,千万不要坐船头。恐怕那风摆浪,摆浪摆浪,摆在哥哥河里头。”。

  

   这里曾是一个穷地方。这里曾经流传这样一首民谣:“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挖苦菜”。走口外干什么去?到那里揽长工、打短工、挖煤、扳船、掏根子,赶骆驼。他们春去秋归,被称为“雁行客”,意思指的是像大雁一样春去秋归。年年如此,有的则数年不归,家中留下妻儿老小无依无靠。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歌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60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