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关于自私的争论:从斯密到博弈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61 次 更新时间:2016-05-08 00:36:17

进入专题: 亚当·斯密   博弈论  

张五常 (进入专栏)  
月亮怎么绕着地球转,有个什么轨道,这些都是均衡。但是经济学的均衡不是事实,完全不是事实。我在芝加哥大学,1967年我去的时候,有位明星学生去发表他自己博士论文的伟大发现,大名家在坐,我那时是学生,就口出大言,我说外面市场为什么会波动?他那时说外面的市场怎么波动,怎么可以找到均衡点。

   那些芝加哥大学的名教授看到这位明星学生,觉得终于出了一个好学生。我拍案而起,我说你们都是傻子,你告诉我均衡是真事吗?你往窗外看,你告诉我外面什么时候的经济是均衡的?这些都不是真事。芝加哥大学发神经,这种垃圾论文你们还给他一个博士,这是开玩笑吗?这是不愉快的事。

   最后一个日本人,一个教数学的日本教授,Hirofumi Uzawa,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世,很出名的,他当时在场,他说:“Steven,你对,我们错。因为你呢,你是经济学,我们现在搞的不是经济学。你不要发脾气,这是另一种学问,与经济学无关,是从事数学的。”他就打个圆场。

   对这个问题呢,把物理上的东西搬过来,又把经济学当物理学来处理,都是用数学搞来搞去,概念都是物理学搬过来的,这是很大的问题。跟着呢,就是说把经济学搞得太复杂了,世界是非常复杂的,你到外面去看看就知道了,你用复杂的理论来解释复杂的世界是没有机会的。你要相信我,世界复杂,你又跟着复杂,复杂对复杂怎么搞?你要解释复杂的世事,你要用的越简单越好。现在经济学乱教一通,理论这么复杂,我写的那本《经济解释》理论是非常简单的,但是我从简单走入非常的深入。同学们说看不懂,要重复再重复,说来说去,有的人说重复的太多,有的人说批评的不够,但来来去去的就是很简单的理论。

   你们想象一下,世界这么复杂,你用复杂的理论来解释复杂的世事,当然很难成功。所以有的时候呢,我对同事们说,我真的搞不清楚。因为那些经济理论为什么搞成这个样子,我就不知道说什么。假如我现在蠢一点的话,我就会觉得他们是天才,我不懂。可是当年呢,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天才嘛,这是你们说的,但是我现在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到底我的天才到哪儿去了?没有理由那么多天才。

   我看到那些文章真不知道说什么,全部是数学方程式。我不管你的理论怎么样,我不管你怎么复杂,你只要告诉我,你只要说两句,说两句到底你的理论是什么?你说不出来,就像我的《佃农理论》,你问我佃农理论是什么,我两句话就可以解释给你听,什么事情我都两句话解释给你听。你们这篇文章的理论是什么呢?都说不出来,都是抽象的东西。

   所以现在这个问题,世界复杂,用复杂的理论解释复杂的世界,这成功的机会是零。那我的简单理论是什么呢?就是一条需求曲线,就这么多,没有其他的。什么生产函数啊,弹性系数啊,统统不要理它们,就是一条需求曲线。对着镜子看,边际用值就变成边际成本。反过来呢?需求曲线就变成了供给曲线,加多几个弄下去,我就用件工处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复杂点就是,社会是多人竞争。那多人竞争就麻烦,因为那准则的选择呢,用价钱是一个准则,你可以用别的准则,你就要解释为什么哪种准则会被选择。在我1974年的文章里面,价格理论就谈了这个问题。但是假如你有了准则以后呢,你引进的竞争要复杂很多,但是就要简单。但其中呢,你的处理呢,就要把交易费用或者制度费用加进去,但怎么摆进去呢?那个问题来来去去就是要简单,放进去的时候呢,出来的东西呢,要很漂亮。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很简单,从调查到文章寄出去我只花了两个星期时间。我的那篇文章讲的是什么呢?讲的是优良座位的票价为什么偏低,就是这个题目。也就是你去买票,有些贵票,有些比较便宜的票,几个层面的票,为什么贵的票一定是先卖呢?差点的位置呢,一定是迟一点才卖?留空呢?当时香港的戏院分很多种的,有楼上楼下,有些贵位置,有些便宜位置,始终都是价格贵的位置一定先卖光。

   据说去听音乐会也是这样子,好的位置一定是先卖。为什么先卖呢?我的解释就是,我的答案很简单,贵的不是先卖的话,便宜位子的人就会跑到贵的位子去坐,但如果贵的位子卖完了,就不会出现这种跳座现象,假如我是戏院老板的话,我就把贵的位子价格弄得便宜点,虽然是高价位,但还是比低价位要便宜,这样能防止跳座的行为。你说是不是非常之简单?那时我在香港电影院的位置,分楼上楼下,楼下又分三个层次,现在没有这种分别了,那时候有的,分不同价钱,楼上的贵价位子先卖,楼下最贵的先卖。我就说,因为楼下的人不会跑楼上去,楼上的人也不会跑下来,所以楼上楼下是不同的。所以你们看,非常简单。解释简单,理论简单,清清楚楚,验证也简单,因为楼上楼下不会彼此换位子。

   1977年发表的简单的文章,到今天还存在,说不定一百年后还在,好的经济学文章就是这样子。我1973年发表的文章《蜜蜂的神话》,我花了三个月时间,说蜜蜂,现在这篇文章还存在着,这篇一百年后也一定还存在,非常的简单。其他的我的《佃农理论》,1968年发表的,现在差不多五十年了,还在。就是因为简单,非常之简单,知得比较深,虽然没有像票价和蜜蜂的文章那么浅,但是都还在。


写文章为的是传世,不是过审

   做学问你们追求的是什么呢?你们为的是什么呢?我很同情现在做教授的那些老师们,这样不行那样又不行,写中文又说不算,什么学报有规定,大的学报有奖金,小的学报没有奖金,这么多约束怎么写得出好文章来。当年我是很幸运的,没有人叫我写。我去了华大,才不过三个月,就升我做正教授。诺斯亲自对我说:“人家都要发表文章,你不需要,不管怎么样薪水最高就是你的了,你就自生自灭吧!”院长也这么说,你想你自己的东西就行。后来我出去石油公司做顾问,赚了很多钱,我说我不好意思再拿你们华大的薪水了。不需要不需要,你照样赚你的钱。推来推去,最后还给他们一半我的薪水。

   我在石油公司做顾问时写的篇文章是非常好的一篇文章,但是不准发表,看过的人都说非常精彩,但不准发表。石油公司跟我说得很清楚,他们说:“我们是被告,有罪,我只是要你告诉我,我们是不是有罪,到底有没有犯罪,我们是不是有阴谋,我们要知道,你一定要说真话。”资料什么都可以拿得到,可惜不准发表。

   回想起香港的情况,对经济学来说,这么多年来一篇好文章我都没看过。不是说你们不行,我怎么知道你们行不行,只是你们没有这个机会。你们为什么没有这个机会呢?政府花了很多钱的,又要受到文章怎么写、投哪些学报的规定的限制。如果当年我跟你们是一样的际遇的话,我也是写不出来的,那我也一事无成。你们可能是天才,谁知道你是天才,在这种环境下完全没有可能的,什么都要算分数很难的。

   有人批评我,所有发表的文章是不需要经过评审的,所以应该是不算数,那你要怎么说都好。你要知道,我在香港被评审了无数次,谁评审我的文章。我的文章一推出来,人家听到我写了文章,都还没有写就有几个学报都来订,因为他们知道我这个人是不会吹牛的,是忠于学术的,他们知道我写文章就是为了过瘾。

   有时候他们说,文章太长了,能不能剪短?我写了一篇文章,是讲中国的婚姻,解释怎么样娶妾室,怎么样绑小脚,怎么样杀婴儿,种种中国婚姻的问题,写到最后的时候一大段都是大骂功用分析,骂得凄惨。那篇文章寄去伦敦,他们说太长了,不够位置,可不可以减少几页纸,我就把破口大骂的那段撕掉,说不要那一段了。文章登出来,Buchanan就大骂:“最好的一段你为什么要撕掉?”所以你们要记住,做学问是为了兴趣,追求的是真理,希望的是传世。

   你们听到我不会说自己是什么博士,什么教授,这些头衔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比如说《佃农理论》是我写的,够了没有?够了吧,你写给我看看。我不是只有《佃农理论》,我有十几篇文章都是这个水平,现在《经济解释》是我写的,所以你们应该是走我的路线,但是现在不让你走,上面逼你要数文章。就像我当年从事摄影沙龙一样,以前在欧洲的摄影沙龙也是这样子。你们知道梵高吗?他没有办法把一个作品交到沙龙。

   莫奈那些作品也是,一直都没有办法进去。因为评选沙龙的那些人士,原先认为他们那些作品都是废物。当年进不去的那些人呢,现在的作品动不动一张就要卖几十亿美金。现在国家逼你们写那些所谓的沙龙作品,你们心里想的是评审员到底喜不喜欢我的文章。这篇文章我写的,我喜欢就可以了,关你评审员什么事?这都是悲剧。

   英国有皇家沙龙,法国有皇家沙龙,当年的沙龙名家一个都没有成就。像英国的一个大师Turner,开饭都不够钱,他一生画了七千张画,粗制滥造,真正的大名家,现在一张Turner的作品拿出来两亿美金都算是便宜了,他没有可能参加沙龙。你们现在就是被逼跑沙龙,大学的规定没得救的。比如说美国的学报,很多人批评张五常没有一篇文章在《美国经济学报》(AER)出现。我的那篇《蜜蜂的神话》是他们写信来求我的,我说我不是给你的,我是写给科斯的,有什么关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的文章只要有分量,写完之后,在地上挖个洞,埋到三尺之下都会被人再挖掘出来。你的文章没有分量,在哪里发表都是垃圾!

   到时间了,谢谢各位,说完了!

  

  

进入 张五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亚当·斯密   博弈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391.html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