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广程:乌克兰内战与大国博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9 次 更新时间:2016-04-22 20:49:04

进入专题: 乌克兰内战  

邢广程  

  

(一)乌克兰冲突的定性与爆发原因

   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乌克兰发生的是冲突危机,但笔者认为,目前乌克兰处于真正意义上的内战状态。乌克兰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力量在东部地区发生了战争,应该从这个角度来观察问题,而不仅仅是把它看作一个局部的冲突。乌克兰内战的爆发有诸多原因,其中内部因素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乌克兰在根本性问题上犯了颠覆性错误。首先,苏联解体本身就是一个非理性的过程,而乌克兰是苏联解体的最后推手。乌克兰的政治精英对其独立缺乏充分的准备,以至二十多年来基本上都在做“无用功”。可以说,乌克兰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其经济数据有力地说明了这一点。2012年,乌克兰国内生产总值(GDP)仅相当于1990年的70%,①也就是说,直到今天乌克兰的经济还未爬出苏联解体危机的“大坑”,乌克兰民众的生活水平仍然很低。虽然,独联体多数国家都经历过外债高筑的阶段,但有的国家恢复得比较快,如俄罗斯目前的外汇储备已达到4000多亿美元,表明其已爬出苏联解体的经济泥潭。而乌克兰仍深陷其中,外债总额比较高,经济形势令人担忧。此外,人口统计数据显示,苏联时期的乌克兰人口在1956-1991年间一直呈现上升趋势,到1994年开始持续下降,这个趋势一直到目前仍未改变。②相形之下,俄罗斯人口状况稍有好转,已呈现微升趋势。而且,乌克兰高层政治生态非常险恶,政客之间、利益集团之间的相互倾轧害苦了老百姓。从这个意义上说,乌克兰的内战是由其国内一系列综合性危机造成的,并不是一个偶然事件。

   其次,乌克兰爆发内战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乌克兰过于依赖外国,没有准确把握自己的战略地位。乌克兰实际上是夹在俄罗斯和欧盟两个“强者”之间,其地缘政治格局决定了乌克兰不应轻举妄动,一旦轻易作出选择就会犯颠覆性的战略错误。令人遗憾的是,乌克兰做了不应该做的选择。这是乌克兰之所以出现目前状况的重要原因。再从乌克兰基本国情的角度来分析,库奇马在当政的近10年中还比较明智,他是乌克兰唯一一位善始善终圆满完成两届任期的总统,这是相当不容易的。他能够顺利任职至期满,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较好地保持了国内外双平衡的政策,即对内保持各种政治力量的相对平衡,保持乌克兰东西部地区的大致平衡;对外保持与欧盟、俄罗斯的大致平衡关系并在俄欧之间进行摇摆以谋求最大的外交利益。这是他执政的指导思想和基本风格。正是这种大致平衡的策略,使得乌克兰既可以从俄罗斯得到好处,又能从欧洲等西方国家获利。而尤先科总统在任期间却打破了外交平衡,倒向了欧美,与俄罗斯关系比较紧张,但即便是十分亲西方的尤先科总统也没敢做出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这样的大胆决策。亚努科维奇总统则被乌克兰和国际社会视为亲俄派,却做出了亲欧派都不敢做出的亲欧决策,试图和欧盟签订联系国协定,从而从根本上破坏了乌克兰的国内政治力量平衡关系和基本格局,破坏了乌克兰周边国际格局中的大致平衡状态,从而动摇了其执政根基。

   第二个原因是国内民族问题。乌克兰东西部地区的民族分布极不平衡,这是危机爆发的基本条件。在乌克兰总人口中,俄罗斯族占22%,乌克兰族占70%以上。历史上。乌克兰分裂和内乱的根源之一就是民族问题,并且一直是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矛盾的导火索。当前,在美欧和俄罗斯介入乌克兰局势的情况下,乌克兰出现了东西部民族分裂的状况。长期以来,乌克兰东西部地区在宗教信仰、语言和传统习惯上的差异造成了民众间的隔阂,这些隔阂在上世纪错综复杂的历史条件下进一步加深。作为乌克兰的第二大民族,俄罗斯族人主要聚居在乌克兰东部重工业发达地区以及南部(如克里米亚半岛),特别是在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俄罗斯族所占的人口比重高达67%。③与此同时,东西部的经济发展差异很大,这使得乌克兰在国内必须实行平衡政策,失衡就会出现“分裂”的危险。

   乌克兰国内各民族居住相对泾渭分明也给国家埋下了潜在的不确定因素,这对乌克兰而言是惨痛的教训。乌克兰的复杂现状有深层次的历史原因掺杂其中,从这个角度看,乌克兰事件确实非同一般,乌克兰政治精英们触碰了一些雷区。乌克兰族与俄罗斯族分布不均匀的格局要求执政者必须谨慎从事,不能轻易做出有害于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内外战略决策。但遗憾的是,亚努科维奇总统轻率地迈出了这一步,从而导致了乌克兰东西部地区之间、乌克兰族与俄罗斯族之间的紧张关系。这些紧张关系又进一步导致乌克兰当局与乌克兰东部地区关系的紧张,由此逐步陷入内战状态。

   (二)大国博弈对乌克兰的影响

   从欧盟方面看,乌克兰是其东扩的又一个重要战略目标。毋庸讳言,东扩是欧盟的一个重要战略,尽管最近几年欧盟东扩的步伐有所停顿,但这并不意味着欧盟改变了东扩战略。当然欧盟非常清楚乌克兰要达到自己所规定的标准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于是欧盟就采取了“分阶段”的方式来实施,先与乌克兰签署联系国协定,让“联系国”这种形式成为欧盟与乌克兰关系发展的一个重要的环节和阶梯,通过联系国协定,欧盟可以逐步地帮助乌克兰,改造乌克兰,引导乌克兰走向西方,并最终接纳乌克兰。所以,可以认为,与乌克兰签署联系国协定是欧盟促使乌克兰“去俄罗斯化”的重要步骤和环节,是乌克兰逐步远离俄罗斯影响的重要阶梯。欧盟的判断是,与乌克兰签署联系国协定不会引发俄罗斯强烈的反击,欧盟政治精英凭借过去东扩的经验,认为俄罗斯经过短时间比较激烈的抗议和回应之后最终会接受这个现实。但这次欧盟判断失误,俄罗斯从一开始就做出了非常激烈的反应,但遗憾的是欧盟还认为这是俄罗斯在“虚张声势”。欧盟这一次踩了俄罗斯的“脚面”,触动了俄罗斯所设定的最后底线,致使俄罗斯不可容忍,做出了激烈反应。欧美国家对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行动作了战略误判。欧盟准备与乌克兰签署联系国协定的做法破坏了欧盟与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所保持的战略平衡。从2013年开始,俄罗斯为了阻止欧盟和乌克兰签订联系国协定,采取了很多方式,包括通过贸易战的方式来警告乌克兰不要“走向欧盟”。俄罗斯强大的政治和经济压力迫使乌克兰暂时终止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俄罗斯在与欧盟的博弈中扳回一局,但乌克兰基辅街头却出现了抗议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的浪潮,而且愈演愈烈。尽管俄罗斯迅速改变了对乌克兰的态度,实施紧急援助,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定,但仍未遏制乌克兰的抗议浪潮。亚努科维奇总统被迫于2014年2月21日与反对派签署折中协议:成立新政府,通过新宪法,提前举行总统大选。④该协定是乌克兰政府当局与反对派之间达成的政治妥协,也是对立双方的政治平衡点;它同样也是欧盟与俄罗斯经过激烈博弈所达成的政治平衡点。在乌克兰政治危机日趋严重的状态下,该协定作为乌克兰国内外各种力量都能够接受的政治平衡点非常重要,因为一旦越过这个非常脆弱的平衡点,乌克兰就会陷入失控状态。但遗憾的是,美国在此前后高调介入,促使欧盟采取进一步行动,帮助基辅街头的反对派。美欧联手在基辅街头又一次成功导演了完整版的“颜色革命”,亚努科维奇总统和俄罗斯完全输掉了这次政治博弈。西方在挑动“颜色革命”上占尽优势,任凭俄罗斯怎么努力也赢不了,于是俄罗斯改变了游戏类型并提高了游戏危险程度,令西方很不适应。好比原来比赛打扑克,西方总赢,俄罗斯总输,俄罗斯就改打篮球。它用军事威慑和全民公决的方式使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使乌克兰危机进入新的阶段,并带来了连锁反应,乌克兰东南部地区也要求脱离乌克兰。内战始自东南部,表明俄罗斯已经做好了“撕裂”乌克兰的准备。危机中的大国博弈还表现在美国与欧盟等盟国一起制裁俄罗斯。一开始俄罗斯表现得比较淡定,但半年以后西方制裁的消极后果逐渐显现。最让俄罗斯担忧的是,国际石油价格急剧下跌,对俄罗斯的经济构成了实质性的打击,因其经济严重依赖于石油和天然气的出口。

   此外,我们还要看到,尽管乌克兰出现内战,但国内各方也在寻找妥协的机会。比如,乌克兰总统提出给予乌克兰东南部地区以特殊的自治地位等方案,内战双方还达成了停火协议。从国际方面看,欧盟不愿意按照美国的方式来严格制裁俄罗斯,因为这会伤害原本就很虚弱的欧盟经济。但美国对欧盟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迫使欧盟各国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尽管西方国家在制裁俄罗斯问题上各有各的算盘,制裁力度软硬不一,但抨击俄罗斯的态度却很一致,在澳大利亚举行的G20峰会上,普京总统受到西方国家首脑的围攻,提前离会。

   乌克兰当局面对西方与俄罗斯大国的博弈也在采取有利于自己的参与方式。比如,乌克兰一方面与欧盟签署了联系国协定,但也照顾到俄罗斯的利益诉求,推迟联系国协定中经济部分的实施期限;另一方面,也与俄罗斯方面进行谈判。而俄罗斯也不愿意将乌克兰“置于死地”,在最大限度地捍卫自身利益的情况下与乌克兰签署了天然气协定。从长远看,围绕乌克兰危机的大国博弈还将持续下去。这种博弈实际上是东西方的一种对立,是俄罗斯和西方通过相互制裁而进行的斗争。但无论俄罗斯如何努力,都成不了赢家。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遭遇的种种事件都是苏联解体的后遗症,是俄罗斯利益在大国博弈中不断受损的过程。同样,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西方的制裁将对俄罗斯造成很大的影响,尤其在经济领域。而欧盟与俄罗斯的深度博弈和对立也会对欧盟的发展产生不利影响。乌克兰内战对俄罗斯和欧盟来说都是悲剧,没有胜利者。相对来说,美国在这场围绕乌克兰危机而进行的大国博弈中获利最大。

   (三)乌克兰内战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乌克兰危机给中国带来怎样的启示?笔者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国家不能乱。国家一乱,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就很难得到保障。乌克兰就是一个现实案例。乌克兰在欧洲也是一个大国,但目前有40万人流离失所。2014年4月中旬至8月27日,至少有2500多人死亡,损失23亿美元。⑤即便战争暂时停止,国家重新建设,也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因此,乌克兰国家治理的不成熟给老百姓带来巨大的灾难。在欧亚大陆上,类似乌克兰危机、科索沃危机和格鲁吉亚危机等事件还将重演,中国对此应做好战略准备。

   欧洲是我国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落脚点,乌克兰内战对此有何影响,值得我们深入研究。笔者认为,短期的消极影响肯定会有,但从长远来看,中国还是要着力解决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乌克兰危机是由对外关系问题引发,因为乌克兰选择了向欧盟一边倒造成了国内的分裂。如果中国能构建一个更广阔的欧亚战略空间把乌克兰、俄罗斯和欧洲都纳入其中,则可以解除诸如乌克兰这样的国家“东西选择”的困境,这应是解决像乌克兰危机这样的问题的最佳方案。

   注释:

   ①数据来源于乌克兰国家统计署最新统计数据。2014年2月4日,乌克兰国家统计署对1990-2012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进行了修订,http://www.ukrstat.gov.ua/,2014年11月18日访问。

   ②上述数据综合了以下相关资料:http://traditio-ru.org/wiki/Население_Украины,

   http://ukrmap.org.ua/Statistika_nasel.htm,2014年11月18日访问。

   ③张仕荣:“复杂的乌克兰局势及未来走势”,《学习时报》2014年3月10日第A2版。

   ④2014年2月21日,亚努科维奇与反对派签署折中协议:成立新政府,通过新宪法,提前举行总统大选(2014年12月)。此协定具有法律效力,担保人为德国、法国、波兰外长和俄罗斯总统代表弗拉基米尔•卢金。从这份协议中可以看出,俄罗斯指望还有时间物色新人选;亚努科维奇总统指望以此缓解危机,再图连任;而西方则指望按照既定脚本达到更换政权的目的。

   ⑤http://world.people.com.cn/n/2014/0829/c1002-25568464.html;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4-09/5142564.html,2014年11月18日访问。

  

    进入专题: 乌克兰内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959.html
文章来源:《欧洲研究》(京)2014年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