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萍:“女权主义者”何曾反对生育自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1 次 更新时间:2016-04-21 23:13:20

进入专题: 女权主义   生育自由  

张红萍  

   有人问我:什么是女权主义,我回答说:女权就是人权。女权主义争取性别平等权利、女性自主选择权利、性别机会均等权利、追求自我实现的权利,一句话:该是女性的权利要由女性掌握,必须遵循的是人性的理性的道德原则,因为生育的事情毕竟发生在女性身上。

   “二孩”新政出台后,“女权主义者”站出来提醒大家:不要忘了任何新政都会带出一系列与它相关的问题。按说这些提醒是必要的、及时的,但有人却将其误解成“女权主义者”反对生育自由,还展开了对“女权主义者”的全面批判。其实,“女权主义者”并不反对生育,只是提醒社会及男人要分担女性的生育负担,达到家庭与事业的平衡。

   12月5日,某报刊发的一篇题为《“女权主义者”为何反对生育自由》的文章在网上和微信圈传播。其危害在于本来作者就错误理解了“女权主义者”的意思,但其误读却随着网络传播在不断扩散。

   “二孩”新政出台后,“女权主义者”站出来提醒大家:获得生二孩的生育权是一种胜利,但在欢庆胜利时不要忘了任何新政都会带出一系列与它相关的问题,比如重男轻女男权文化的再现,比如女性的再生育会使一大批女性退出职场因而损害她们的职业前途,比如一胎化给独女带来的家庭投资会不会因为家中有了男孩而有所偏重?按说这些提醒是必要的、及时的,也是“女权主义者”的责任,但却被作者理解成“女权主义者”反对生育自由。

   作者在批评了“女权主义者”的三点忧虑后,一发而不可收地展开了对“女权主义者”的全面批判:说什么“女权主义者”说“给男人生孩子”的提法是一种谬误;说什么“女权主义者”认为婚姻与家庭是对女性的压迫,事实上“婚姻是女性的需要”;说什么一些“女权主义者”对一胎化的支持,本质上是寄希望国家权力强行压制丈夫的生育权;说什么所谓重男轻女听起来是落后思想,但包含着深刻的经济理性;又说职场女性受歧视不是“性别歧视”,女性的生育成本只能由家庭来承担。

   总之,一看作者得出的结论,就知道作者所站的立场是男权立场,作者要维护的是男性利益。而其实最大的问题是作者完全没有现代思想中的性别意识,他用前现代的历史事实作为推理的依据,用生物学、经济学与进化心理学为批评武器。

   其实,他的这些思想,他所使用的武器早已在波伏娃、弗吉尼亚·伍尔夫等女权主义学者与作家笔下遭到了批判,更在第二次妇女运动浪潮中被清算,而他却还滔滔不绝陶醉在自己的振振有词之中。

   支持他观点的前现代历史推论出的前现代理论早已不适应21世纪几近全世界范围内男女平权的后现代社会。不管从政治、经济、文化与科学,还是从性别平等的国家政策、经济模式、文化建设与科学发现,前现代与后现代代表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女权主义者”对“二孩”新政可能带来的性别歧视、职场歧视的忧虑,对一胎政策带来的男孩女孩一视同仁的事实描述,要告诉我们的是:当一个新政出台之后,必须有与此相关的配套措施,比如减轻妇女生育成本,比如企、事业单位及国家机关要更进一步加大对职场女性的倾斜与关怀。并将一胎化已经形成的男女同等对待的思想与习惯保持下来。这是基于人权、人道、人性的性别平等的先进思想。

   但作者却通过五个部分的批判,运用前现代理论为男权制辩护,传播过时的思想观念误导读者。首先作者提出生育是为了获得生育利益,为了将来的养老和赡养问题。这种观点极其陈旧,在现代社会,谁生育是为了养老?现代社会通过金融手段解决了人的养老问题,就算跟不上时代的父母,也在自己有劳动能力的时候攒下一笔养老钱。生育更多的是一种人类对亲情的需要,是人类繁衍的义务。

   作者又提出“婚姻是女性的需要”,女人生孩子不是为了男性。但男权制下婚姻却是为了男性世系的万代不断,女人只是一个工具。作者的致命点在于不承认有一个被建构的男权社会,认为一切都是自然进化的结果,结果他得出的结论总是和现实不符。特别是在现实生活已经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当下,还用过时的基因战争与生物进化论来解释现代人类社会生活,难怪散发出一股陈腐味道。

   作者还提出那些生育意愿低的女人既不愿多生,又不愿离婚,对于愿意多生孩子的女性来说,她们就是不正当竞争。作者说:“女权主义对一胎化的支持……实际上反映了生育意愿低下的女性想维护一胎化之下额外获益的企图”。在作者眼里,好像女人只有两件事,一个是在婚姻市场上竞争男人,一个是通过多生育孩子显示自己优势。可惜的是“女权主义者”并不反对生育,只是提醒社会及男人要分担女性的生育负担,达到家庭与事业的平衡。

   而对于重男轻女的解释,他说是因为男性生存率低、农耕需要体力大的男性和男孩养老,所以重男轻女。重男轻女明明是男权制的一种建构,怎么就解释得那么合理呢?而对职场的“性别歧视”,他这样解释:“生儿育女有机会成本,为此要放弃相当的收入与职业晋升机会,但这是没办法的……不是‘性别歧视’。”这种没有办法解决职场性别歧视,甚至认为职场“性别歧视”不是性别歧视的论调,不是男权文化又是什么?

   冬烘先生我要告诉你,现在许多国家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中国也正在加大力度解决这个问题。职场上的性别歧视必须消除,女性的生育成本应该是全社会承担。我奇怪这样的文章还大有市场,也不知大家怎么就看不出这些人的男权立场与落后思想?我劝那些想谈论性别问题的人,多了解一下当今世界的性别格局与女性权利吧。

   有人问我:什么是女权主义,我回答说:女权就是人权。女权主义争取性别平等权利、女性自主选择权利、性别机会均等权利、追求自我实现的权利,一句话:该是女性的权利要由女性掌握,必须遵循的是人性的理性的道德原则,因为生育的事情毕竟发生在女性身上。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所研究员)

  

    进入专题: 女权主义   生育自由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人口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923.html
文章来源:《中国妇女报》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