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敬宜:新闻工作者的社会责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3 次 更新时间:2016-04-21 20:16:46

进入专题: 新闻工作者   社会责任    

范敬宜  
《人民日报》的记者也参加会了,回来问我:“怎么办?报不报?你说报我就写,你说不报我就不写。你拿主意。”这样的主意怎么拿?我当时说:“慢一点,这么大一个政策,报道出了偏差不得了。”

   当年我写《莫把开头当过头》的时候,思想比较明确,心里有数,知道自己没有错。这回我就没底了,因为我已经多年不做实际工作了。对宏观调控的形势到底怎么看?不能靠主观臆断,只能作调查研究以后才能作出判断。于是编委会决定,让记者到当地找企业开座谈会,弄清现在面临的困难究竟是不是由于宏观调控造成的,要求在三天之内反馈结果。经过座谈,得出结论是企业面临的困难,主要不是由于这个因素。后来我们就下定决心,不能在宏观调控问题上有任何摇摆。当时这也是要冒一定风险的,因为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出岔子,就是一个重大的导向错误。最后我们没有参与这些报道,而是继续正面报道宏观调控的情况。一直到十一月份,中央开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肯定宏观调控是正确的,我们才松了一口气。后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人民日报》工作时,肯定了《人民日报》在宏观调控的问题上没有“翻烧饼”,就是说没有左右摇摆。

   再有一次是在1995年。刚刚召开过十四届三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议的精神主要是加快改革,加快发展。当时中央的领导同志要求《人民日报》反映一下各个地方在会后怎么样贯彻、落实会议精神。后来,我在上夜班的时候,发现许多省市的报道当中有很多“大”字,比如大思路、大格局、大手笔、大文章、大动作、大突破、大转变等等,我觉得如果一味地求“大”,发展下去,很容易刮风、跟风,等到回过头来制止就晚了。如果《人民日报》每天也这样报道的话,那可能一下子又刮起一场风。于是我们就向中央反映了这个情况。中央非常重视,发了一个通知,要求各地认真落实中央全会的精神,不要另起炉灶,搞什么“新思路”、“大手笔”。在这中间,《人民日报》还在12月30日的《今日谈》上发了一篇短文《大思路还需硬措施》,说明光说大思路不行,还要有硬措施,不然就会助长浮夸风。这篇短文反响很好。

   中央对《人民日报》在这两件事上的把握比较满意。假如《人民日报》也头脑发热,来推波助澜、火上加油,那就会出大问题。

   正确把握舆论导向,不是靠哪个人的水平高,头脑灵,关键一是要有大局观念,听中央的“招呼”。时任中宣部部长的丁关根同志反复强调要把握好舆论导向,真是做到了耳提面命,使我们不敢有丝毫懈怠。二是要做比较充分的调查研究。我的一条经验是:“离基层越近,离真理越近”。因为党的一切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归宿是人民群众,人民群众是实践中的战士,政策的得失利弊,群众最有发言权。头脑不清醒的时候,到群众中去做点实实在在的调查研究,就会清醒起来。即使一时不被理解,甚至付出一定的代价,最后历史还会证明你是尽了责任的。

   第二、导之有方。引导,不是机械地照搬,也不是刻板地说教。要遵循正确的方针、方法,用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但光是道理正确,并不能自然而然地起到引导人的作用。还必须方法对头,才能真正使正确的舆论入耳、入脑、入心,使广大群众欣然接受,产生应有的积极效果。

  

   2003年春天,党中央提出了新闻宣传“三贴近”的原则,受到广大新闻工作者的拥护和欢迎,普遍认为这是一个符合实际、行之有效的方针。有了这个正确的方针,还要靠我们在实践中身体力行,在具体操作中把它贯彻下去,推广开来,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实践证明,这个方针虽然简明易懂,真正做起来,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

   说到“三贴近”,需要讲点历史。新闻宣传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一向是我们党的新闻工作的优良传统。毛主席在论新闻宣传的著作中,曾反复强调这个问题,要求广大新闻工作者重视宣传教育的方式、方法,从实际出发,用群众听得懂的语言、能够接受的道理去开展宣传教育工作,还说“群众知道了真理,有了共同的目的,就会齐心来做”(《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1948年4月2日)。刘少奇同志也讲,报纸要反映党的政策在群众中具体化的过程,而不是照搬文件。解放区和建国初期的报纸,总的来说,是符合这些方针的。情况发生大的变化,是在五十年代全国新闻界学习苏联《真理报》、塔斯社经验之后。计划经济那一套,教条主义,过于强调业务性和技术性,僵硬枯燥的文风,使我国新闻业的优良传统受到很大冲击。五十年代中期,群众就反映党报的宣传应当改进,特别是经济宣传,“外行看不懂,内行不屑看”,翻开报纸“一眼可以看到底”。针对这些情况,毛主席曾经作过很尖锐的批评,并多次称赞《文汇报》、《光明日报》、《新民晚报》等报纸的比较活泼的文风。新闻界也提出过许多改进的口号,例如“化工作为生活”、“硬题材软处理”、“软些,再软些”等。但“反右”开始以后,这些口号和探索被作为资产阶级新闻观点,受到严厉的批判。许多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因此被划为右派,新闻改革刚刚兴起便偃旗息鼓。接着是“大跃进”,出现了危害很大的虚夸新闻,“文革”中“假、大、空”新闻泛滥成灾。这些虽然早已成了历史,但影响不可低估。就说现在回过头来提倡“三贴近”,在新闻从业人员中还有一定的阻力,这就和历史的惯性有关。前些年比较突出的是思想上通不通,这几年主要是操作上会不会。我在《经济日报》的八年,实际上是学习实践“三贴近”的八年。由于我深深感到经济宣传脱离实际、脱离生活、脱离群众的问题相当严重,专业性过强,可读性很差,下决心探索如何把经济类报纸办得更加生动活泼,更有可读性。1986年,我到《经济日报》后不久就提出了经济报道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想法。当时遇到的思想阻力很大,有的说:“范敬宜是办‘小报’出身的,用这种思路怎能办中央大报”?有的说:“强调贴近群众,贴近生活,那么宣传中央的政策、方针往哪摆?”有些年轻的同志则认为这种提法缺乏高度、缺乏深度、缺乏新意等等。为了避免被误解,我只好加以“包装”,修改为“和中央精神贴得近些更近些,和实际工作贴得近些更近些,和群众脉搏贴得近些更近些”,同时还加上了四个意识:增强宏观意识、理论意识、国际意识和建设意识。还提出,要在“三个贴近”的交叉点上寻找重大主题,把“三个贴近”统一起来。在策划重点报道时,一定要找到最贴近群众的角度、方式和语言。后来,这些观念逐步被同事们接受,成为比较自觉的行为。这是一个很漫长很艰苦的工作过程,但也逐步地成为大家的一种乐趣。我在《经济日报》的八年,实际上是一个不断加深对“三贴近”的认识和提高对“三贴近”的实际操作能力的过程。这里既充满艰辛,又充满乐趣。真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想讲一个实例来说明。

   1989年12月下旬的一天,我到中宣部去开会。会上,新闻界老前辈朱穆之同志提了一条意见:“现在新闻界对经济建设成就性报道太不重视,昨晚新华社发了一条重要消息——《1989年我国钢产量达到6000万吨》,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回想1958年,党中央提出‘全党动员,为实现1070万吨钢而奋斗’,为了这个目标,搞了大炼钢铁,搞了大跃进,砸锅卖铁,劳民伤财,把经济搞到了崩溃的边缘,也没有实现1070万吨。可是我们改革开放十年,钢产量达到了6000万吨。这样伟大成就的报道,完全应该放到报纸的一版头条,突出宣传。可是,今天有的报纸只发了一个‘豆腐块儿’,这太不应该了!”当时,我认为朱穆之同志的意见非常正确,不过不知道他究竟批评的是哪家报纸。

   散会的时候,我走在朱穆之同志后面,对他说:“穆之同志,您批评得完全正确……”朱穆之同志说:“你知道我批评的是谁?我是批评你呐!你看过今天的《经济日报》了吗?”我听了大吃一惊,连忙说:“我还没有看到今天的报纸,……不过,我一定补上这一课!”

   回到报社,我马上把工交部主任、副主任找来,要求马上派记者到冶金部去采访部长,写一篇《6000万吨钢意味着什么?》,作为补课。两天之后,一篇长达4000多字的述评写出来了,立刻发在12月30日的一版头条。我以为这个课补得不错。没想到过了一天,新华社又发了一条《1989年我国煤炭产量达到l0亿吨》,这回我有了经验,马上又派记者到煤炭部采访,写了《10亿吨煤意味着什么?》。接着,新华社又接连发了《1989年我国粮食产量达到8149亿斤》、《1989年我国化肥产量达到8600万吨》、《1989年我国美元顺差达到50亿美元》,我都如法炮制,连续发表了五个“意味着什么”。事后,我才知道,新华社连发这五条重大经济建设成就性报道,针对的是当时社会上出现的关于“八九风波后我国经济停滞不前”的流言,意义十分重要。我自己以为这五个“意味着什么”补得不错,心里比较满意。

   几天之后,中宣部又开会。副部长徐惟诚同志在会上说:“《经济日报》补了五个‘意味着什么’,还算不错,不过,它说的意味着这个,意味着那个,都是从政策、工作、技术上讲的,至于这对广大老百姓来说意味着什么,却一字不提。我们的经济建设成就性报道,主要应该告诉老百姓,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和老百姓的生活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徐惟诚同志的意见是正确的,便向他保证:“我们一定再补上这一课!”

   回到报社以后,我把几位年轻的部主任找到一起,传达了徐惟诚同志的意见,请大家想办法。有一位同志说,要是说什么和老百姓切身利益关系最密切,那就是衣、食、住、行、用。能不能从十年来这五个方面的变化切入,引申到经济建设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关系?这话启发了大家,都认为这个点子不错。于是我决定:搞一套系列报道:“五个变迁”——《吃的变迁》、《穿的变迁》、《住的变迁》、《行的变迁》、《用的变迁》。并且要求记者这回采访,不能光听业务部门的汇报,必须深入到老百姓家里去,力求贴近群众,贴近生活,生动活泼,引人入胜。接受采访的记者也兴致勃勃。过了一段时间,这“五个变迁”都陆续完稿,写得都不错。在报纸上连续推出之后,读者反应很好,全国总工会还把这五篇“变迁”收入职工业余教材。我想这样补课,应该受表扬了吧?

   没有想到,我又高兴得太早了。不久之后,在中宣部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徐惟诚同志又提到了这“五个变迁”。他说:“《经济日报》这五个变迁还不错,和老百姓的生活贴得近一些了,可是还不够深刻。如果把老百姓各方面生活的变化,和国家重点建设联系起来,让老百姓懂得党和政府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使老百姓生活过得更好,就更深刻了。”他举例说:“我的家是个大家庭——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八个兄弟姐妹,十二口之家。在我的记忆中,我的母亲是什么形象呢?是补了一辈子袜子!因为那时没有化纤袜子,穿的都是棉纱袜子,小孩子们跑几天就穿破了,母亲只能成天为我们补袜子。可是,我们今天的女同志,谁还这么补袜子?为什么?有了又结实又便宜的化纤袜子!可是这么丰富的化纤袜子怎么来的?这几年里国家建设了多少大型化纤企业?辽化、吉化、仪化……投入了多少资金、设备?制造化纤的主要原料是石油,这些年又建设了多少油田?油田建设的前提是勘探,勘探都要在沙漠、荒原、海底作业,何等艰苦!这些,老百姓在穿袜子的时候是很少想到的。我们应该用大量生动有力的事实告诉他们,这样他们就会了解,我们的党和政府是怎样为老百姓谋利益的;而且为了让全国老百姓生活过得好,多少人在那里艰苦劳动……”

听了徐惟诚同志的这番话,我很感动,当场向他表示:一定再补一课,搞一套“五个变迁的背后”。可是,回到报社,向同志们一说,大家都说:“老范,见好就收吧!‘五个变迁’给读者印象不错,千万不能再画蛇添足了。”我说:“不行,我已经作了保证,必须兑现。而且我觉得徐惟诚同志的意见有道理,我们还是大有文章可做的。”最后,大家还是统一了认识,积极分头去做。应该说,那时《经济日报》的一批年轻记者、编辑心气真盛,干劲真足。没用多长时间,一套“五个变迁的背后”又出台了。不但没有被读者嫌“画蛇添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闻工作者   社会责任    

本文责编:chenp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899.html
文章来源:人民网 2005年05月23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