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见其进,未见其止——在人生体悟和学术之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932 次 更新时间:2016-04-16 10:36:08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陈志武 (进入专栏)   黎振宇  
但最后执行起来就变得非常难,因为每一个环节的业绩表现,不是那么明显。虽然最终结果大家可以看到,但是中间谁做多了,谁做少了,谁有正面的贡献,谁有负面的贡献,不是太好判断。所以靠命令式的模式调动资源,达到的主要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目标,而看不见、摸不着,比较抽象的目标执行起来就很难,因为这不是靠自下而上的力量来完成,更多的是自上而下的命令。

  

   我之前有一些文章也谈到,为什么这个体制只适合做看得见、摸得着的基于投资的发展,包括大学也是这样的。大学一有经费就盖很多楼,而不是真正做学术研究,改善教育。因为做学术研究、改善教育这些都是可以说说,但是具体什么是更好的教育,什么是更好的研究,这个比较抽象,不太容易看到。但是盖楼立竿见影,领导一下就可以看到做出的成就,这种差别决定了命令式的体系主导的经济最终会偏好看得见、摸得着的投资,而忽视服务型的、看不见、隐性的经济结果。

  

   这些问题最终要靠体制改革来解决。如果将体制权力的业绩评估交给老百姓来判断,因为老百姓是千千万万的人分布在各个地方,自己亲身感受政府决策的结果,可以更准确的反映社会到底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而不是由上面的几个官员来决定。可以说体制改革不进一步推动,可以表达经济改革、结构调整的愿望,但是不太容易实现。

  

   爱思想:有些学者一直说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

  

   陈志武:我觉得,他们对于文化的起源、文化的变迁背后的驱动力缺乏理解。实际上中国文化一直在变,在不断的调整,既然是可以调整的话,那就说明了当时对某一个文化内涵的因素,随着经济和其他的条件发生变化了之后可能就不再存在了。实际上,新的文化内涵是什么,需要根据新的环境需要来决定。

  

   (九)居民财富管理应尝试境外资产配置

  

   爱思想:有一个顺口溜,“土豪死于信托,中产阶级死于理财,屌丝死于P2P”。很多普通人开始注重投资,但从现实来看似乎不太理想,您对居民的财富管理有没有什么建议?

  

   陈志武:投资回报率越来越低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过去粗放式增长带来的局面是,往哪一个领域投资都可以赚很多钱,这是因为有政府的四万亿帮忙,使得各领域的回报可以比较高。但现在,无论哪一个行业赚钱都不如以前容易了,这样,普遍投资回报越来越低,甚至可能出现负的局面。我觉得,这个时候个人和家庭的理财应该要更多的在境外做一些配置,除了人民币资产之外,尽可能的配置一些美元资产、港币资产。人民币贬值是一个趋势,而且这个趋势是非常明显的,即便你投资的美元资产标的不怎么往上涨,单靠美元升值、人民币贬值也可以带来一年几个百分点的回报。所以这个时候,进行境外的资产配置,必要性比前几年大大提升。

  

   (十)“去行政化”对银行发展至关重要

  

   爱思想:随着利率市场化等诸多因素,中国银行业面临着巨大转型压力,像前些年爆炸式的增长已经不太可能了,您对中国银行业有什么建议和观点?

  

   陈志武:利率市场化对中国银行业的调整,当然是非常大。但是,银行未来的收益和增长,更大程度决定于行政控制。也就是说,利率之外的行政控制实际上对于中国银行业有更深远影响。这个道理很简单,银行的董事长、行长、副行长等都是政府任命的官员,行政控制对他们的业务行为及决策构成了根本的影响。行政管制是第一要义,单纯的靠利率市场化去改变中国银行业的属性和运作模式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些超经济规则的改变,对于重新塑造中国银行业的本质才是最重要作用的。

  

   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每次政府要稳增长,命令地方政府做更多的投资,国有企业做更多的投资,就必须要命令银行放贷。所以贷款的增减和利率的关系,虽然有一些,但相关性还是很弱的。如果中央命令这些主要的银行,包括城市商业银行,要更多的放贷支持稳增长,这些银行会说利率太低或者不合适、不合理,我们不去放贷么?显然不会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各家银行高度行政化、政治化,决定了这些银行接着下来呆、坏账只会更多。

  

   中国银行业向非利差的领域转变的多少,所能够带来的正面作用是第二位的。制约银行的盈利空间和增长空间最重要的决定因素还是在于行政命令下的放贷行为,所可能给他们带来的收益和损失。我知道,很多的银行会说我们现在没有这回事。但国务院一开会,命令各个银行要支持稳增长,他们不会去响应,加快贷款增长么?肯定会的。

  

   (十一)“供给侧改革”挑战很大

  

   爱思想:您怎么评价“供给侧改革”,现在争议也很大。

  

   陈志武:我知道他们是想通过“供给侧改革”这个新说法,来推动原来很难推动的改革,但我觉得总体上不要太乐观。唯一可能会有一些实际影响的方面,比如以此为契机把很多税种的税率调低,这当然是好事。像里根、撒切尔夫人强调供给改革,主要做两件事,一是减税、二是减少管制。所以,在中国也可以借助“供给侧改革”把原来一直很难推动的减免税、放松管制等政策推动起来。这些如果能够做到是非常好,但挑战也很大。因为减税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减税以后,财政部会觉得我们这么多开支怎么办?地方政府也会去阻碍。放松管制,减少行政审批听起来挺好的,但如果全国人大和各级人大没有发挥出对行政权力的监督制约作用,今天减少这个审批,明天换一个说法,又增加了很多的新审批。所以说到底,这还是一个体制的问题。

  

   爱思想:您怎么看待改革“空转”的问题,现在部委机构忙于发文件,但难落地。

  

   陈志武:这些政府的智囊团都是在技术层面边缘微调,不敢触及到核心层面。现在的党员行为规范,我看到过一篇评论文章写的很好,现在的党员生活,哪怕是花自己的钱,都不能够去铺张。然后文章说,王健林也是党员,按他的那个生活标准,前段时间刚在伦敦买了一个大豪宅,一年交税就是几千万,你说这个是不是奢靡啊?实际上,按这个来推导,当前的一些政策对很多企业和党员,尤其是国企带来很多不作为甚至负行为。现在规章制度非常多,文件发下来,大家念一下学习一下。但具体到执行,大家都清楚,谁也不愿意牵头冒风险,每个人都会算计一下自己做和不做的收益和风险。做的话,有哪些潜在风险;不做的话,有没有人给我挑刺、找茬。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未经陈志武老师审阅。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76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