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见其进,未见其止——在人生体悟和学术之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973 次 更新时间:2016-04-16 10:36:08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陈志武 (进入专栏)   黎振宇  
但这只是一个方面,了解这些还不够。执法体系到底靠不靠得住也很关键,这都需要配套的环境。我在中国生活感触是最深的,在北京房子里用电需要先去买电,这些年家里面一到夏天空调就经常停掉了,因为电费用完了。有时候,我从外面出差回来,一进门就发现没电了,晚上黑咕隆咚,去哪交电费都不行。这在美国是没有的事,既然你住在这里,按理说收费再方便不过了。房子就在这,电费透支,水费透支,燃气透支,你最终逃不掉。但在中国不行,必须先去银行提前付钱才可以,之所以这样,大家都清楚是因为电力公司、自来水公司等没办法把钱收回来。从这就可以看出来,即使你知道这个人是谁、住在哪,照样也不太容易把跨期的契约关系执行起来。

  

   互联网确实可以提供很多便利,但如果整个社会的有形机制和无形体制不跟上来的话,金融也改变不了根本的格局。我希望,特别是专家学者更多从金融的本质出发,不要忽悠社会上方方面面的人,把他们给骗进来,最后出了大问题,又是一刀切,谁都不能做了。

  

   (五)金融的本质就是普惠

  

   爱思想:您怎么看普惠金融这个理念,一个好的金融的环境需要哪些构成要件?

  

   陈志武:普惠金融的理念非常好,因为金融的本质上是普惠。金融的一个特点是在需要资金和能够提供资金的人之间,进行跨期的资金的交换,这样一来,这个交换的范围涉及到的不仅是有钱人,也涉及到了很多穷人。这就把社会中人们的各类状况,比如经济状况、生活状况、收入状况,尽可能的在更大的范围内给它摊平。这就是为什么金融一旦发展的话,在本质上就是普惠的。

  

   刚才说到制度环境是很关键的,此外契约执行环境、诚信环境、信息环境也非常重要。前几天,我看到最高法院发布一个新规定,法院的裁决可以把被告人、被执行的人在全国各家银行的账户全部冻结。这个在原来是不能做到的,在美国早就采取这个措施了。

  

   (六)电子货币发展不能太“过”

  

   爱思想:现在飞机、火车等都联网了,如果是“老赖”就会限制高消费行为,不允许你坐头等舱、高级酒店之类的,要把不良记录消除以后才能恢复。

  

   陈志武:这个倒是不应该了。这是为什么几个月前,我开始说互联网金融,电子化以及信息化系统,特别是电子货币的出现,破坏了货币的一个很重要的属性,也就是它的匿名性,货币的去身份化、去社会地位化、去出身背景化的特征都打破掉了。一百元人民币,无论是总理拿出来,还是学者、商人,乃至地痞流氓拿出来,一百块钱就是一百块钱,和社会出身、地位级别都是没有关系的。现在有了电子化货币以后,你的身份信息都可能附属在电子化货币上,反而会降低个人的自由。

  

比特币(BitCoin)最初由中本聪在2009年提出,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

  

   爱思想:有一段时间,比特币比较火,匿名性、去中心化是其宣扬的优点。

  

   陈志武:比特币也没有办法完全做到这一点,只要有电子交易记录的痕迹,就是可以查出来的。我知道现在很多的国家想通过电子记录查逃税、支持恐怖分子的活动,这当然是好的一面,但不好的一面,说句题外话,瑞士的私人银行对客户隐私的绝对保护,可以让亚洲、非洲、拉美等那些法治不可靠的流氓国家中的有钱家族和个人,至少可以把一部分财产放在瑞士的银行,以对抗国内政府随意侵犯私有财产的现实,也就是说瑞士过去那么多年一直是给这些法治不可靠国家的人提供了第三方的平台,提供了一个安全和可靠的储藏财富的地方。但是美国政府最近几年,逼得瑞士必须公开秘密账户,这样一来,世界上流氓政府所在地方的有钱人也逃不掉这个魔爪了。这世界还是需要有不同的选择,有了不同的选择就有竞争,对于坏的制度、流氓政府多多少少有一定的制衡作用。我觉得电子货币发展不要太过了,太过了以后,谁都逃不过权力的控制。

  

   爱思想:但这个以后是不是一个趋势?

  

   陈志武:很遗憾。这个看起来是。

  

   (七)“股灾”还需要更彻底的反思

  

   爱思想:2015年中国股票市场经历了一场“股灾”,对于这次股灾起因有许多解读,譬如清理配资、境外势力做空乃至政治斗争的产物等等。您是如何来解读这场股灾,中国股票市场的症结和问题到底在哪,您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有何建议?

  

   陈志武:2015年7月份,我有一个文章系统讲了这个话题(编者按:指《政策牛市害了谁》一文)。总的来讲,2015年的股灾,首先是从2014年年终到2015年6月,政府在推动股市泡沫这个方面做得太多、太过了。通过股市欣欣向荣的发展来带动创业和创新,鼓励更多的人去创业,这个动机当然是好的,但这个做法也是非常危险的。2015年年初开始,我就在尽可能多的场合说政府不应该去煽动那么多的股民去炒股,制造这样一个股市泡沫,泡沫一旦破裂的话,给社会和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太大了,所以后来发生股灾也不太奇怪。也正因为这一点,六、七月份我和很多的朋友辩论,到底政府应该不应该救市的时候,当时我强调一个观点,救市可以,但救市必须要对股市泡沫是如何产生的问题,要有一个根本的反思,必须追究责任。否则,在简单救市以后,对泡沫的产生没有好的反思,不吸取任何教训的话,悲剧还会重演。

  

2015年中国股市经历前所未有的股灾

  

   在具体的救市过程中,证监会采取了很多措施,有些是没有经过认真讨论和思考做出的很荒唐、过激的举措,以致于把整个中国资本市场二十几年建立起来的很多规矩都给打破了。当然,这也让全球的国际投资界人士都看到,原来中国关于市场的政策,可以随意的调整,可以这么快改变,而不需要经过这么多的考虑。所以,2015年6、7月份之后的一系列政策举措让国际社会对中国大失所望。实际上,2015年可能是国际投资界、企业界和政府决策层改变对中国的看法的关键一年。在2015年之前,美国、欧洲的政府、学界、业界和投资界,都对中国政府的经济决策非常有信心。但是2015年的两件事,一个是股市救市的系列做法,再一个是汇率政策的系列做法,让国际社会180度调整他们对中国的信心。这就造成了现在中国央行和其他决策部门的决策以后,国际社会的反应越来越让他们很吃惊,远超出他们的预料。这里面很多的事情,原来可能这样解读,现在则是另外一种解读,而中国决策层很多人都没有调整过来,以为还像之前那样怎么做都没有问题。他们没有意识到发达国家对中国的判断和一年前相比发生了180度的转变。所以,大家更多的是从政府的决策声明里去找问题,去找问题的信号,而不是找到积极发展的信号,这和原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据我和欧洲、美国的人士接触,我感觉到他们觉得中国未来最大的风险之一,就是官员在决策过程中犯的错误,而且犯错的时候都不会意识到,他们犯的错误让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解读到底会产生什么影响。

  

   爱思想:那犯错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陈志武:犯错的根源,就是体制里面过度的自信,非理性的预期和亢奋,这在今天决策层里非常主流。他们没有意识到中国经济接下来,不再像以前那样,无论怎么样做或不做,都可以有很快的增长。国内比较流行一个说法是,有这么多的人在农村,这些人的生活还有那么大的改善空间。如果让他们进入城市,让他们的生活得到实质性改善,你看看有多大量的新需求,这不是增长的潜力么?按照这个逻辑,中国五、六十年前有更大的潜力,那时候这么多人生活在贫穷中,如果他们的生活有一点点基本改变,不就可以带来很多需求的增长吗?这个潜力是说了那么多年,今天也把这个论点用到很多方面。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为什么这些潜力都不能变成现实,这个又跟体制有很大的关系。目前的体制不利于潜力的进一步发挥。过去这么多年高速增长带来的结构性扭曲,导致现在几乎所有的行业,都是产能过剩。原来总是说钢铁、制造业、电解铝等行业产能过剩,现在房地产行业、人力资本行业、教育行业也是产能过剩。这么多的大学、中学,每年的学生数量越来越少了,该怎么办?不断地建这么多基础设施,使用率却这么差。之前把可能用得上的发展动能都用完了,而且是透支了很多,但还有很多的决策层官员并没有意识到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

  

   (八)中国的根本问题要靠体制改革来解决

  

   爱思想:您怎么看中国现在的体制改革?

  

   陈志武: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物质财富增加了很多,大家收入和生活水平也改变了很多。同时,过去三十多年对于中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互信回归到本原也有非常大的贡献。但遗憾的是,过去两年多这些方面出现了退步。我在很多场合讲过,中国重新出现文革的概率是很高的,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对文革、对体制进行过真正的、正式的反思。

  

   薄熙来在重庆的做法,我觉得把很多人认为文革不可能再发生的论述否定了。现在经济发展强调要调整结构,减少对投资的依赖,提升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但实际上经济的问题,比如过度依赖投资驱动、依赖工业,还包括环境污染、雾霾等等,这些后果不是偶然的,都是制度决定的必然后果,和体制改革有密切的联系。

  

政府控制着方方面面的资源,现在又加强了社会的控制。一切要靠“铁公基”,由基础设施投资带动经济增长的号召一出来,很快就变成现实。但是如果号召实现的目标,涉及到很多的环节,需要很多不同群体参与的话,往往就很难。比如改善空气质量,消除环境污染,因为涉及到太多的人,太多的公司和机构,虽然有号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76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