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见其进,未见其止——在人生体悟和学术之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363 次 更新时间:2016-04-16 10:36:08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陈志武 (进入专栏)   黎振宇  
每个人都想追求财富的最大化,主要是因为财富可以带来消费的好处,有了钱就可以买更多的衣服,买更好的房子、更好的车。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投资者对财富的追求不仅仅是因为财富所能带来的消费机会,还因为财富能带来社会地位、政治地位等。比尔·盖茨、扎克伯格、马云、马化腾等至少都拥有几千亿的个人财富,但是这些人每天的勤劳程度比普通人还要高很多,这就不好理解了。因为按照物质消费需求来说,他自己和家庭的生活几代人都用不完,为什么他们还比别人工作得更勤奋。从这个角度来理解资本主义精神,就是说资本主义社会的人总是那么勤奋的工作,甚至愈是富有的人工作愈勤奋,这在传统经济理论里不太容易解释。我在原有经济学模型基础上增加了关于相对社会地位的追求,社会地位、政治地位的最大化也是要追求的最终目标之一,因为财富给带给我们不止是消费机会,还有社会地位。所以他们追求财富最大化不是因为财富可以带来多少消费的机会,而是因为和其他有钱人相比,谁财富越多,社会上对他们的关注程度、看重程度,影响力就会上升很多。

  

   第二方面是关于期权、期货的定价和期权理论的研究。1997年,我和另外两个作者合作的论文《Empirical Performance of Alternative Option Pricing Models》发表在美国金融学会会刊《金融杂志》(Journal of Finance)。这篇论文是上世纪70年代初《金融杂志》到目前为止,被引用最多的五十篇论文之一。《金融杂志》是全球做金融研究的学者,都想要发表论文的一个地方,能够成为有史以来被引用最多的论文之一,这当然是非常很难得的。可以说1997年以后几乎所有关于金融衍生品市场,期货、期权市场的课程和研究论文基本上都会了解一下这篇论文。

  

   第三方面是关于资产定价问题以及金融衍生产品的定价问题。举例来说,我和巴克希合作的论文《或有要求权的另一种定价模式》(An Alternative Valuation Model for Contingent Claims)发表在《金融经济学》(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1997),通过推广卢卡斯纯交换交换经济模型,用连续时间随机过程理论来研究证券定价。

  

   第四方面是关于证券市场投资策略的研究。我和科内兹合作的论文《市场一体化的衡量和套利》(Measurement of Market Integration and Arbitrage,1995)、《投资组合的绩效评估:理论和应用》(Portfolio Performance Measurement:Theory and Application,1996)发表在《金融研究评论》(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基于“无套利原则”的模型进行了系列研究。

   (编者按:上文第三、四方面,参考《理性的激情:国际经济学殿堂的中国建筑师》一书有所补充)

  

   爱思想:您自己也创办过投资公司,现在还在运营吗,盈利情况如何?

  

   陈志武:我创办过Zebra Capital Management,是三名合伙人之一。在2001年至2011年期间,整个公司的对冲量化投资模型主要来自我之前的研究,2011年年初我从中退出来了。我离开的时候,大概管理六亿美元左右的资金。在我离开后四年多时间里,公司也基本没有太多的变化,还是管理六亿美元左右的资产。

Zebra资本管理公司官网首页

  

   我从中赚了一些钱,但和国内做几年就可以成为亿万富翁的企业家没法比,美国的市场竞争还是蛮厉害的。当然比起一般经济学界的教授们而言,我因为这家公司赚的钱可能比他们多一些。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对教EMBA之类的不太感兴趣,靠教课来赚钱太辛苦,和办对冲基金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商业模式,一个是靠股权作为股东来赚钱,另外一个是按时间来赚钱。

  

   从做研究的角度而言,有一定直接参与资本市场的经历还是比较有帮助的,因为这些实践经历会让你对人性,对市场有更多的、第一手的了解和感受。这也是为什么我直接参与资本市场后,对很多金融、经济研究课题或研究结论不以为然,也没有太大兴趣了,因为理论和实际还是有很大的距离。

  

   爱思想:在学术研究之余,您有什么爱好?

  

   陈志武:我喜欢经历人生的乐趣、生活的乐趣,比如滑雪、打网球、游泳,有七、八年我对打高尔夫球很着迷。经常和很多朋友出去玩,不会把自己封闭起来。这样一来,可能让我对于人性,对人和社会的方方面面,了解的更加真实,感受更加贴切。

  

   (三)用大数据的量化来研究中国历史

  

   爱思想:近几年您开始办量化历史讲习班,您为什么关注这个领域?黄仁宇先生说中国缺乏“数目字”管理,做量化历史研究的时候是不是面临数据缺乏的问题?

  

   陈志武:很多人可能有这样的想法和印象。实际情况是,可以用量化的方法来研究的中国历史课题,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最近几年,乃至未来,我会重点推动量化研究方法在历史研究中的应用,特别是在中国历史研究中的应用,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考虑:

  

  

北京大学量化历史研究所(http://iqh.pku.edu.cn/home/)

  

   第一,从90年代初到现在,现代经济学、金融学已经比较系统的深入到国内主要大学的经济系和金融系。尽管还是有很多的经济系、金融系尚未和国际接轨,但是有相当多的经济学、金融学老师至少知道好的经济学、金融学研究是什么样子,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所以对我来说,如果我继续致力于推动国内的经济学、金融学研究国际化,边际价值可能不是最高的,因为已经有很多人都可以做这样的事。相比之下,中国历史研究的方法论太落后了,基本上几百年来都没有太大的变化,主要是做史料考据,研究个案细节,猜想一些可能的因果关系等等,没有更进一步的把猜想做一些证明、证伪的举措。

  

   第二,我们看到在二十世纪,经济学、心理学、社会学等的社会科学领域的发展非常丰富,尤其是方法论、统计研究方法等融入到社会科学,进入到经济学已经是根深蒂固了。二十世纪社会科学领域大发展之后,方法论和分析框架方面提供那么多的新工具,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历史研究领域得到更广泛的应用。

  

   这是两大背景,第一个背景是就我个人而言,继续去做经济、金融方面的推广,边际价值是比较有限的;第二个背景是二十世纪社会科学在研究方法和分析框架方面有非常多的进展,但历史学界对于这些进展的了解和接受度是比较有限的。

  

   第三,历史档案的电子化、数据化的程度是前所未有的。现在我们都强调这个大数据,那个大数据,但是实际上可能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历史资料的大数据是非常实实在在的。比如说,我们做研究用的比较多的是中国清代刑科题本,这个数据库将近五十万份题本档案,平均每份档案有三十来页。也就是说,清代两百多年的史料中,单就刑科留下来的重案、要案,特别是命案的细节材料就有一千五百多万页。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比如说一个人每天可以读一千页,就要一万五千天,大概40多年才能看完。这样大数据库,靠个人去找是不可能的。因此最近几年,我每天会安排五、六个,甚至七、八个助研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里面搜集资料,并建立数据库,每天八个人要做好几年才能够做完这样一个工作量。所以,大数据时代带来的研究方面的挑战,表现在要用原来读历史资料去研究历史的方法是很难行得通的。因为这么多的资料,如果不能够利用上现在的统计、计量方法,那么研究根本没有办法做。这是为什么量化研究方法在历史大数据时代,不是一个选择,而是一个必须要采用的方法,否则没有办法开展研究。

  

   第四,中国的历史研究一直是过度意识形态化,也是非常的定性化。这种定性的研究、意识形态化的研究,在历史研究方法上基本跟我们一直强调的科学方法相违背。所以,我们在推动量化历史研究方法的时候,实际上一个最根本的目标就是让历史研究尽量按照科学研究方法来做,而不是原来说的“历史像姑娘一样,可以随便的打扮”。任何一个国家,尤其是像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特别是现在强调中国文化影响世界,如果中国自己的历史研究状况没有办法改变,我们在这边随便说、随意定性,充满意识形态化的扭曲、篡改历史,那么中国文化本身的内涵,就很难让人去学习和接受的。而且这对于中国自己来说也是非常有必要的,过去几千年,中国社会、中国人是怎么走过来的,我们需要有更多的真实了解,这对整个社会未来的发展都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

  

《量化历史研究》第一、二辑,浙江大学出版社

  

   当然讲这些可能太抽象,我举一个具体研究的例子。最近我跟以前的学生林展做一项研究,就是把中国从汉朝初期一直到清朝各个皇帝的资料建立一个数据库,最初我们做这个研究的主要动机是想了解,过去两千多年不同的皇帝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哪一种类型的皇帝更有可能去大刀阔斧的反腐,整治官员。我们在整理吏治数据库信息过程中,把皇帝各个方面的信息都搜集起来,比如哪一年出生,登基的时候多大,哪一年死的,怎么死的等等。结果我们发现从汉朝初期到清朝,330多名皇帝中有35%的皇帝是死于非命,也就是说非正常死亡,这个概率比普通人非正常死亡大概要多一千倍左右。我们在做的另一篇历史研究论文,发现从清朝的初期到末期,平均下来一年10万个人里面有约1.5个人会死于非命。而皇帝死于非命的概率比常人要高一千多倍,所以说做皇帝以后就不可能像正常人那么善良。这个道理很简单,你如果太手软,别人可能把你先杀掉了。

  

所以我们想通过尽可能大规模,最完整的数据搜集,通过量化的方法去做历史研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76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