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广灿:老舍研究在日本和南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6 次 更新时间:2016-04-13 10:27:29

进入专题: 老舍  

曾广灿  
“老舍当时看出历史的方向”,“是极有政治远见”(页39)。《新论》还分析了“新一代的新加坡:小坡”,认为1930年小坡约十岁,“那么小坡今年约五十岁。目前新加坡最能干的国家领袖中年长的一辈跟小坡是同代人”,老舍在当时就“看出许多小孩象小坡,会成长为新加坡多元种族国家的好领袖。”(页44、45)《新论》反对把《小坡的生日》只看作“表面的童话故事”,认为“你一旦考察到童话后面对新加坡今日社会的预言,你会由于预言的一一实现而沉迷其中。”(页45)无疑,在至今关于《小坡的生日》的所有评论中,《新论》见解是最富有创见性的。对这部作品的价值,王先生认为,小说“对新加坡今日社会之预言,比写一本正面反映华人为开拓南洋而流血流泪的作品更有永恒的价值。”(页61)

   《新论》的第二部分内容包括三、四、七、八章。这四章书突出运用了比较学和现代心理学的方法,剖析了《二马》和《骆驼祥子》两部作品与康拉德作品的关联:既指出“偷学”的“一些招数”,又“不是从遗传学的方法来研究康拉德对老舍的影响,主要还是借康拉德小说的一些特点来解读老舍的小说。”(页57)《新论》颇具新意的地方在于打破老舍自己设立的“创作目的”(“比较中国人与英国人的不同处”)诠释法的限制,回到小说本体,“找寻新的意义”,从“探索中国人与全人类的精神病态”高度分析了小说中的人物和主题结构。“康拉德探索人类心灵的主题,很显然的曾影响老舍”。《新论》在第三章《从康拉德的热带丛林到老舍的北平社会——论老舍小说人物“被环境锁住不得不堕落”的主题结构》和第七章《〈骆驼祥子〉中〈黑暗的心〉的结构》中作了有说服力的论述。认为康拉德作品把南洋环境写成白人毒物——征服不了自然被自然吞噬的结构主题深深影响了《骆驼祥子》,老舍笔下的“北平底层社会,就是等于康拉德小说中的南洋原始丛林”。(页68)祥子遭受的社会打击,更象康拉德手下的人失败后被自然毁掉,甚至连祥子的结局,也“完全象康拉德小说中缺德、自私、不择手段去剥削工人的《黑暗的心》中的克如智……最后死在黑暗的丛林里。”(页69)《新论》还进一步从康拉德作品的架构印证老舍小说的构成,从而论述了二位作家由揭示人性和道德沦亡主题的相一致而产生的相同的悲剧感和共同有的“走向人类心灵探险旅程”,认为《骆驼祥子》决不仅仅在暴露社会残酷,而是象《黑暗的心》显示康拉德“自我的内心,人类的心灵最长的一次探险旅程”,“也有类似的走向人类内心的旅程结构”。(页159)《黑暗的心》写白种人把文明带到非洲(内在是写“走进人类心灵去探险”的历程,揭露白人、“甚至人类内心之黑暗”的历程),主人公从欧洲大陆到刚果共经历了“三站”;《骆驼祥子》中写祥子从农村到北平追寻洋车的旅程也经历了“三个重要的站”(人和车厂、小福子们住的大杂院、白房子),而这“三站”实际也象征人类心灵的探险历程:走进人和车厂,“他实际上走进被剥削者的灵魂里,以及从流氓变成剥削穷人的资本主义者的丑恶心灵”;当他走到西部,就是“走进了中国内乱的心灵意识世界里”;当他走进小福子住的大杂院,“其实是让祥子住进穷人家的内心世界里,去了解中国城市穷人的心灵世界”;祥子走进白房子,实际是走进了“中国现代城市心灵最黑暗的地方”(页169、170)。白房子是“中国社会的最底层,中国人的心最黑暗的地方”,也是人类心灵深处的“妓院”、“大坟场”(页76)的象征。总之,《新论》认为,正象康拉德笔下的白人被热带丛林毁掉一样,“北平对祥子及其他中国人来说,它是促使人堕落的热带丛林,当你征服不了它,它会把你吞噬掉。”(页170)王先生翻译并研读过康拉德的不少作品,他从平行和类同比较和以康拉德作品的架构主题解读老舍作品,确实体会深刻,读出了不少新意。《新论》认为《二马》是老舍早期作品的优秀之作,而《骆驼祥子》是体现“中国小说新方向的作品”,“富有现实性(experimental)和现代感……它多变的结构(evasivestructure),它的多义性,是中国现代小说中少有的。”(《序》页17)小说所写的“祥子与北平,都不但属于中国,也是世界的”(页170)。无疑,这些看法进一步开辟了人们认识老舍作品价值的思路与空间。《新论》第八章还运用现代心理学,特别是性心理学分析了《骆驼祥子》的人物,其中不少看法也是别人未言未道过的,如关于虎妞骗祥子餐桌上何以摆三只酒杯,刘四对女儿虎妞存在性占有,虎妞、祥子、夏先生及其姨太太等人的性变态分析,祥子在夏天暴雨烈日下拉车情节包括性欲受压抑在内的多层象征含意的分析,以及祥子为人和车厂清扫地面也包含涤除心灵污点的象征意蕴的看法,还有认为老舍在《骆驼祥子》中不止于对社会层面的批判,还“利用新发现的新心理学,又运用了求知神秘的,不可知的象征主义”(页204)(如祥子就不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写实主义作家笔下的劳动工人,而是一个象康拉德《黑暗的心》中人物克如智式的“被环境锁住不得不堕落”的充满象征性的形象)等等,这些看法与观点都是十分新颖、能引发人思考的论点。

   《新论》第三部分包括五、六两章,虽然仅论析了老舍的两个短篇小说:《眼镜》和《断魂枪》,但因论者的方法和视角的脱俗,使得论作大获成功。书中《从李渔的望远镜到老舍的近视眼镜》的观点曾在1992年8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届老舍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发表过,当即得到与会者赞赏。王先生将清朝李渔的小说《夏宜楼》与老舍的小说《眼镜》比连一起,这本身就十分诱人。论者从跨时代的两篇作品中发现一个一般读者很难解读到的共同主题:“两个不同时代的作家,都在利用一种来自西洋的科学仪器,透视中国在走现代化,走向世界时,由于自己还被锁在病态的环境中,不得不堕落的悲剧”(页115),很能启发我们的思路。论作还认为,向来不被人看好的小说《眼镜》是探讨“揭露人性的缺陷,抨击环境如何迫使人们走向自己精神道德的反面”主题的“佳作”。对于《断魂枪》的论析重点则在揭示这篇小说的含蓄的象征内涵:代表“自古以来,是统治中国最佳的武器”——五虎断魂枪——“现在已被西洋枪炮打得断了魂。它源本是使人断了魂的枪,现在自己却是断了魂的枪。”(页133)东方人的这个“大梦”,无论如何不能不惊醒了。

   王先生的研究,在方法上先接受中国传统式一套,然后又接受西洋的熏陶;在学业知识上尽量扩展自己占有的空间,传统与西洋交融,研究、创作、翻译集于一身,又具有“诗人批评家”与专业批评家相结合的特点,这使他具备较多优势,也是他在老舍研究上屡获新意的重要原因所在。他在该书的《序》中为自己提出的任务,是通过解读老舍一小部分作品,“赏试为老舍小说研究寻找一条新途径。……希望对在探索老舍小说的新意义上,能有所启发。”我以为王先生这一目标是实现了的。

   注释:

   ① 国内“老舍研究”之研究的论作有:宋永毅:《进入多维视野的老舍研究——近年来老舍研究述评》(1985年《文学评论》第1期)。曾广灿:《解放前国内老舍研究的回顾》(1987年《齐鲁学刊》第1期)。曾广灿:《老舍研究纵览》(1987年天津古籍出版社版)。宋永毅:《老舍与中国文化观念》第八章(1988年学林出版社版)。史承钧、宋永毅:《老舍研究的历史回顾(1928—1976)》(1988年《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第4期)。吴小美等:《开创“老舍世界”诠释与研究的新局面》(1995年《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第2期)。

   ② 在中国大陆没有一部老舍研究专著时,国外已出版有:(捷)斯乌普斯基:《一位现代中国作家的历程——老舍小说分析》(英文版,1966年)。(前苏联)A•安琪波夫斯基:《老舍的早期创作:主题•形象•题材》(俄文版,1967年),(印)兰比尔•沃勒:《老舍与中国革命》(英文版,1974年)。

   ③ 请参阅这方面综述文章:舒济:《国外翻译和研究老舍文学作品概况》(见《老舍研究论文集》1983年山东人民出版社版)。曾广灿:《老舍研究纵览》第五章。宋永毅:《老舍与中国文化观念》(学林出版社1988年)第九章及“附录”部分。孙立川、王洪顺编《日本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论著索引(1919—1989)》(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中老舍部分。高莽:《老舍研究在前苏联》(《北京文学》1994年第8期)。王润华《老舍研究的新起点——从首届国际老舍研讨会谈起》(1992年12月《书目季刊》第26卷第3期)。舒乙:《国际老舍学术讨论会漫记》(1993年《香港文学》2月号)。

   ④ 见王润华:《老舍研究的新起点》一文的第二部分末段。

   ⑤ 伊藤敬一:《老舍的〈微神〉小论》,载1986年《中国季刊》第4期,译载1986年中国《民族文学研究》第4期。藤井荣三郎:《论从〈牛天赐传〉到〈骆驼祥子〉》,载1974年《八矢教授、小川教授退休纪念中国文学语学论集》。杉本达夫:《文协的财政与老舍》,载1985年12月早稻田大学出版《中国文学研究》第11期,《文协的分会》同上刊1986年第12期,《老舍的西北之行》载1992年东方书店版《相浦杲先生纪念中国文学论集》,《老舍的有声的呐喊与无声的呐喊》载1993年早稻田大学版《文学研究纪要(38)•文学艺术编》,译载《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93年第2期。杉野元子关于夏目漱石与老舍比较论的文章载1989年《艺术研究》第55号、1991年日本比较文学会编《视角的比较文化——美•毁灭•异乡》,《老舍与学校风潮——以〈赵子曰〉为中心》,载1991年《日本中国学会报》第43集,日下恒夫:《老舍的〈猫城记〉与圣经》,载1985年《关西大学中国文学纪要》第9号,后充实译为中文题为《老舍与西洋文化——从〈猫城记〉谈起》,载1986年《复旦学报》第6期。

   ⑥ 1984年4月在中国举行的第二次老舍学术讨论会上渡边安代与高桥由利子联名作了题为《老舍与基督教》的发言并提交了论文。高桥由利子:《老舍文学与基督教——〈赵子曰〉与〈二马〉》,载1985年《上智大学外国语学部纪要》第19号,1996年7月在日本老舍研究会年会上藤井荣三郎就老舍的《大悲寺外》和《歪毛儿》两个短篇小说表现的老舍的基督教意识作了具体生动的发言。杉野元子详细比论了老舍与肖乾两作家生活作品的基督教思想态度表现。

  

  

    进入专题: 老舍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698.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战线》(长春)1996年0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