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广灿:老舍研究在日本和南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6 次 更新时间:2016-04-13 10:27:29

进入专题: 老舍  

曾广灿  
”(杉本达夫先生致笔者信)

   1995年,日本老舍研究界还有一本新颖著作问世,这就是由同学社出版的牛岛德次先生的《老舍〈骆驼祥子〉注释》本。牛岛先生也是日本元老派的汉学家,此书出版诚如杉本达夫先生给笔者信中所说,“这是牛岛先生几十年来爱读《骆驼祥子》、研究北京词汇而结出的硕果”。此书就《骆驼祥子》本文中许多方言词汇加以注释,无疑会大大有利于日本读者正确深入理解这部名作。

   日本老舍研究界还有一连串的名字值得介绍,如日本老舍研究会第二任会长、京都产业大学教授藤井荣三郎,少壮派的研究家、关西大学教授日下恒夫和他的学生、大阪产业大学教授仓桥幸彦先生,早稻田大学教授、在今年举行的日本老舍研究会年会上刚被推举为学会新一任会长的杉本达夫先生和他的学生杉野元子小姐,还有伊藤敬一、平松圭子、高桥由利子诸位先生,等等,限于篇幅,在此只能从略了。

   综观日本学者对老舍的研究,我以为至少有如下特点值得重视:

   一、虚少实多,注重名物训诂及实事考据,即朴学的功夫令人赞叹。事实材料的占有是研究的基础。日本学者为发掘、整理、考订研究的第一手材料,不惜时间精力和金钱遍访老舍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查询与老舍有关的人和事。为此他们走遍老舍在中国、新加坡及英国工作过的地方,每到一处都拍照、绘图及搜集所能搜集的有关材料。中山先生编著《老舍事典》,柴垣先生搜求老舍所有文章的原发表文本,日下恒夫先生在上海的古旧书店里发现老舍在英国时期灌制录音的英文版本《言语声片》,杉本达夫先生关于老舍与“文协”及有关“文协”的成立、分会、财务等资料占有及高桥由利子女士对老舍赴英任教提供过帮助的两个英国神职人员艾温士(伊文斯)及利斯的考查等,都是这种功夫的见证。仅凭主观的推演或空托宏论的所谓研究是为大多数日本学者所不取的。他们所做的看起来有时显得琐碎,其实是表现了一种方法、一种态度、一种追求和精神,许多卓尔不群的新观点、新发现正是从这种功夫中产生出来。

   二、注重对作品的解读。日本老舍研究有一个很好传统,即坚持老舍作品的研讨。他们有定期研讨会,时常预定读某篇作品,由一人主发言,大家参加讨论。由于研读之细,也便有新见解不断出现。例如伊藤敬一先生论《微神》,对其中每一段的理解,对其中每一种颜色、形象的象征意义都有新颖独到的看法。日下恒夫先生因为读《我这一辈子》细致,他能发现我们中国出版的一本现代文学史中引述这篇小说中的句子和复述情节有误而得出的不恰当结论。他读《正红旗下》,坚持说“正”应读一声,而不该读四声,他专门研究过满语,又注意研究过满族旗人的编制制度。小林康则先生就曾亲自告诉过我,他们在每月一次的读老舍作品会上,就曾一段一段分析过《蜕》这部仅写了九万字的未完长篇小说。而日本能有十种以上《骆驼祥子》的不同译本,也完全因为他们在熟读该书时,发现一种一种版本都未能尽合原著有关。至今日本研读老舍的论文除了事实考订、一般介绍外,最多最有分量的是那些解读作品和论析语言的文章,这是一个值得肯定的传统。大而无当的论文在日本几乎没有,日本一位学者曾亲自对我说到对我国一本权威的文学研究杂志的文章他不感兴趣,他说那上面的文章理论有的太玄虚,让人摸不着头脑。

   三、在研究方法和视角方面,日本学者虽偏重考据功夫,但仍是多样化齐头并进、不拘一格的;虽较多注意微观,但宏观研究也时有新论,比较学、心理学、结构学、宗教学、地理学、民俗学、语言学、修辞学,乃至社会学等,都有相当收获。比较学方面如杉野元子的博士课论文《夏目漱石与老舍——以两位文学家的英国体验为中心》就是一篇有特色有力度的论作。她把两位跨国界的作家并在一起,共同置于英国文化的背景上加以论述,并深入讨论了《我是猫》和《猫城记》两部作品内涵,不论是同点、异点都让人感到新颖、富有个性特色。她的另一篇被中国学者称之为“爆了一个大冷门”(舒乙语)的论文《老舍与学校风潮——以〈赵子曰〉为中心》除以翔实资料考察了老舍小说与现实学潮的紧密关联外,也从比较角度论析了赵子曰与阿Q间的因缘。在今年7月举行的日本老舍研究会年会上,她又从老舍与肖乾二作家都与基督教有过深刻源缘作了题为《老舍与肖乾》的发言,也颇得好评。日下恒夫先生关于老舍及其《猫城记》与西洋文化的论作,深入论述了老舍接受的《圣经》影响及其对《圣经》的倾心,指出《猫城记》中出现的情节,如“毁灭的手指”就是出自《圣经》中《但以理书》第五章讲述的“手指书文于壁”迦勒的国灭亡的故事。从宗教学角度研究老舍在80年代初就有高桥由利子、渡边安代两女士的论作。1996年7月,在日本老舍研究会学术年会上,几位日本学者发言又不约而同地将论点集中在老舍与基督教话题上[⑥]。此外,从语言学、修辞学、民族学方面研究老舍的成绩也十分突出。

   总之,日本是名副其实的世界老舍研究大国,其著作成果及声势堪称“世界之冠”(王润华语),其研究队伍以少壮实力派为中坚,元老派组织和带领后来者,阵势十分可观。他们一代又一代的学人钟情于老舍的原因何在呢?我以为最根本的一点就在于他们较早深刻地认识了老舍的价值和地位。他们不但被老舍的高品位的创作所吸引,而且对老舍的伟大人格表示由衷的钦佩,正如日本名作家水上勉所赞美的那样:“老舍毕生注视着中国民众的甘苦,他作为当今最高尚的人民作家而受人景仰是理所当然的。我们日本人对老舍文学也同样感到亲切,被它打动。”

  

老舍研究南洋结硕果

   新加坡国立大学王润华教授,继《从沈从文到司空图》、《鲁迅小说新论》等学术专著之后,最近又推出一部很有特色的著作《老舍小说新论》(1995年2月台北东大图书公司版,以下简称《新议》,引文只注页数)。这是国际汉学研究界关于老舍研究的一个重要收获,是老舍研究在南洋结出的第一颗硕果。

   老舍之于南洋缘份的建立,自然首先因为他为了生活两度到新加坡:一次是1924年老舍赴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任教时船过新加坡呆了一天;另一次便是五年后结束在英伦的执教生涯回国,在新加坡华侨中学教书五个月。其次要归功于英国作家康拉德的诱引。老舍在1935年写的论文《一个近代最伟大的境界与人格的创造者——我最爱的作家康拉德》中说:“康拉德在把我送到南洋以前,我已想从这位诗人偷学一些招数”,还说康拉德小说的“结构方法迷住了我”。他在《我怎样写〈小坡的生日〉》一文中又说:“我久想看看南洋……为什么我想看看南洋呢?因为我想找写小说的材料,象康拉德的小说中那些材料。”这表明,老舍的在南洋落脚是与康拉德的作品魅力和影响分不开的。但是,老舍与南洋的血肉联系,关键还在于老舍超越了康拉德,拥有一个自己独有的南洋世界。在上文中他强调他要写的南洋不象康拉德“著作中的主角多是白人;东方人是些配角”。他要写的小说“以中国人为主角,康拉德有时候把南洋写成白人的毒物——征服不了自然便被自然吞噬,我要写的恰与此相反,事实在那儿摆着呢:南洋的开发设若没有中国人行么?中国人能忍受最大的苦处,中国人能抵抗一切疾痛……中国人不怕死……中国人不悲观”。在1934年写的散文《还想着它》中曾说:“我要表扬中国人开发南洋的功绩:树是我们栽的,田是我们开的,房是我们盖的,路是我们修的,矿是我们开的……我们赤手空拳打出一座南洋来。我要写这个。我们伟大。”虽然后来由于时间、材料等各种原因,老舍没有实现预想的计划,只写了一部表现缩小了的南洋社会——新加坡有色人种儿童世界生活的小说《小坡的生日》,但老舍在这里吐露的心情,这股子代表了中华民族浩然正气的精神足令后人钦敬。大概正是受到这种精神的激发与鼓舞,当几十年后南洋学者涉足老舍创作的海洋时,一下就对老舍产生了浓厚兴趣,开始了对老舍的研究,王润华先生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从1979年12月在《星州日报》上发表《老舍在〈小坡的生日〉中对今日新加坡的预言》开始,十多年中王润华教授一面经常带领中国大陆、台湾及其他国家地区的作家学者,沿着老舍在新加坡的足迹观光访问(今年4月还带着舒乙及其夫人于滨女士一同寻访老舍旧踪),一面陆续在新加坡、香港、台湾及中国大陆刊物上发表了《从康拉德的热带丛林到老舍的北平社会——论老舍小说人物“被环境锁住不得不堕落”的主题结构》、《〈骆驼祥子〉中〈黑暗的心〉的结构》、《从李渔的望远镜到老舍的近视眼镜》、《老舍在新加坡的生活与作品新探》、《从康拉德偷学来的“一些招数”:〈二马〉解读》、《老舍研究的新起点——从首届国际老舍研讨会谈起》等一系列论文。在王先生影响和指导下,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的潘群、陈真华等分别完成了《从政治诠释到文学评析:〈骆驼祥子〉新探》、《老舍长篇小说〈四世同堂〉研究》等硕士论文。另一名他的学生符传丰也将在近期以《论老舍短篇小说的真善美》为题完成八万字的硕士论文。

   当然,最能代表王润华教授研究老舍水平的还是他在诸多论文基础上充实起来的《老舍小说新论》。王先生早年毕业于台北的政治大学,后赴美留学业从周策纵,获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博士,此后,任教于新加坡。他是一位作家型的学者、学者型的作家,现担任着新加坡作家协会的副会长,出版有多部诗、散文集作品,获有国家及地区级的多种奖项。而在学术方面也收获甚丰,除上列著作之外还有《中西文学关系研究》、《司空图新论》、《从新华文学到世界华文文学》、《东南亚华文文学》、《从艾略特“诗人批评家”看沈从文的文学批评》等著述,此外还翻译了康拉德的作品。王润华先生的视野和研究领域是相当宽广的,不但涉及古今,而且放眼世界。对于中国现代文学,鲁迅、沈从文、老舍的研究代表他的水平,而《老舍小说新论》无疑奠定了他在南洋的老舍研究的权威地位。

这部著作就本身体例看不是一部系统的老舍小说专论,实际是一本论文集。也正因为这一特点,使这部著作避免了系统专著常有的薄弱平庸章节,篇篇成为认真思考过的有见地有深度的作品。全书除作为《序》的《老舍小说新论的出发点》和《附录:老舍研究重要参考书目解题》外,共分十章。如果说第九章宏观论述老舍对现代小说的观念,在内容上还与书名相合,那么第十章则主要是对1992年在北京召开的第一届国际老舍研讨会的评述和感想。其余八章研读老舍小说的部分大体可分三组。第一组包括第一、二章,主要考订老舍在新加坡的生活和论析《小坡的生日》。这一部分作者运用地理学和考据学的方法,对老舍在新加坡的行踪和《小坡的生日》中人物、地名作了十分细致的考察、对照,从而说明老舍创作现实主义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常常运用真实的地名加强作品的真实性,叫人倍增亲切感。书中还以翔实的材料说明了前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新加坡分部经理“黄曼士打破当时人的思想框框,主张团结各籍贯的华人,联合各民族”(页28)的思想及南洋华侨中学学生革命思想对老舍写作《小坡的生日》的影响。对于《小坡的生日》这部小说,论者认为至今国内外老舍研究者并没有真正“深入小说的核心去看问题”(页31),其原因一是受了作者自评说这部小说是“幻想与写实夹杂在一起,而成了四不像”的影响;二是因为他们“没有新加坡经验”,“对新加坡多元种族的社会教育问题完全陌生”。王先生认为,“只有爱吃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盛产的,被称为热带水果之王的榴梿及欣赏咖喱饭的人,才配谈老舍的《小坡的生日》。”(页29)三是从“中国人的文化、社会和价值观点”在这部小说中找“中国社会问题”,便只能“大失所望”(页32)。《新论》认为,必须“从新加坡的观点看《小坡的生日》”,你才会对老舍为“现代新加坡:花园城市的构想”而“感到惊讶”。在1930年,老舍就为“花园城市”绘制了蓝图,对照“现在新加坡被称为花园城市,完全实现了人民的愿望”,“今天的新加坡人,看了小说中花园的结构,一定会深深地佩服老舍的远见。”(页37、38)而老舍在小说中通过主人公小坡“向新加坡认同……而且接受多元种族主义的民主生活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老舍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698.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战线》(长春)1996年0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