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荻涌:日本对老舍作品的翻译与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8 次 更新时间:2016-04-13 10:05:17

进入专题: 老舍  

袁荻涌  
在日本社会并不少见,日本读者对这类作品极易产生亲切感。尤其是日本战败以后,城市小市民阶层的生活极其贫困,精神极端苦闷,这使他们对老舍的《骆驼祥子》、《四世同堂》等作品加深了理解和认识,从中获得了深刻的人生体验和独特的审美享受。

   其次,老舍作品的艺术风格比较投合日本读者的口味。老舍在英国生活了五年,阅读过大量的英国文学作品,斯威夫特、狄更斯等人的幽默讽刺小说对他影响很大。近现代日本文坛上的一些著名作家,如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佐藤春夫等人也深受英国文学的影响。曾留学英国的夏目漱石(1867—1916)创作的长篇小说《我是猫》,就吸收了英国文学的优良传统,对日本社会现实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和尖锐的嘲笑。作家运用幽默滑稽的语言,揭示了资本家唯利是图的贪婪本质,抨击了日本警察制度的罪恶和腐朽。夏目漱石等人的作品深受日本人民的喜爱。老舍与他们有着共同的文学渊源,有着相近的艺术风格,自然容易为日本读者所接受。日本学者也感觉到了老舍与夏目漱石的共同之处,故经常将他们二人放到一起进行比较分析。早在1947年,尾坂德司就在日本出版的《新中国》14号上发表过《漱石与老舍的异同》的论文,此后这一类比较论文便时有所见。

   再次,老舍的人品为日本人民所赞赏。1946年,老舍和曹禺根据美国国务院国际文化交流计划赴美讲学。在美国的四年时间里,老舍除到各地观光之外,还抓紧时间创作长篇巨著《四世同堂》的第三部《饥荒》和另外一部长篇《鼓书艺人》。这种忘我工作的精神,使日本作家非常钦佩。1948年,老舍为帮助美国人艾达•普鲁依特将《四世同堂》译成英文,推迟了回国的日期。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老舍这时正在美国住院治病,当他得知周恩来总理邀请他回国的消息后,立即启程回国,同年12月回到祖国。日本人对老舍放弃舒适生活,拒绝美国人的高薪聘请,毅然返回祖国参加建设的行动深表赞同。当时日本处于美国占领之下,老舍的这种爱国主义举动无疑引起了日本人民的强烈共鸣,以致日本学者仓石武四郎还专门撰写了《老舍归来》一文,对老舍先生表示出由衷的敬意。

   1965年春天,老舍第一次率领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日本。在日本的一个月零四天中,老舍拜访了许多日本名作家,还访问了一些日本中青年作家。当时老舍已是67岁的老人,早已担任了北京市文联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但他却以一个普通作家的谦逊态度,访问了数十位日本作家的私邸,使整个日本文学界深受感动。特别是作为晚辈、知名度还不高的中青年作家,更是为之感佩不已。老舍这种平易近人的“庶民”作风,以及他所作的《中日两国永远友好》的讲演,给日本文艺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日本朋友说,老舍一行的访问,“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了巨大足迹。”日本民族因受中国古代文化的熏陶,不仅重视作家的“文品”,而且强调“人品”,老舍在这两个方面都堪称模范,怎能不使日本人为之倾倒?他们称赞道:“老舍具有的庶民感情、智慧和正义感等于常人一倍”。正是因为如此,文革初期,老舍被迫害致死,才在日本引起了强烈震动。日本作家为了弄清真相,每次访华都千方百计打探老舍的存亡消息。后来中岛健藏了解到确切情况并告知巴金,中国作家才知道了老舍的死讯。老舍死后数月,世界上第一篇公开悼念老舍的文章《蟋蟀葫芦》问世,作者是日本作家水上勉。不久,日本便出现了一个悼念老舍的热潮。井上靖的《壶》、有吉佐和子的《老舍之死》、开高健的《玉碎》等都是影响较大的文章。特别是《老舍之死》一文,作者根据在中国的详细调查材料向全世界公布了老舍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老舍的以死抗争、不在邪恶势力和强暴面前低头的精神,赢得了日本人民的普遍尊敬。这也是老舍作品在日本受到欢迎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从学习语言的角度看,老舍作品也是绝好的教材。随着中日两国关系的正常化,两国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日益频繁,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开始学习中文。老舍作品采用的是经过提炼的普通北京话,它对于日本人学习汉语,了解中国有很大的帮助。老舍作品中的对话,是纯正的北京口语,写人写景也用口语。这种简洁有力、生动幽默的语言,天然地符合日本人的语言趣味。因为当代日本语正在竭力地摆脱传统的汉文的影响,作家们写文章也更多地趋向于口语化。如果说学习某一种语言也可以成为一种精神享受的话,老舍作品的语言便具有这种效用。诚如日本学者相浦杲所说:老舍的作品“都是用流畅的北京话来描写庶民生活的哀乐,充满独特的幽默感,使广大读者感到无比亲切。”60年代,仓石武四郎主持编纂《岩波中国语辞典》时,日本学者便已经以老舍作品作为词条辑选的基础。后来日本学术界又通力合作,编纂了一部《老舍语言辞典》,为日本读者欣赏和学习老舍作品的语言艺术提供了有利条件。

  

  

    进入专题: 老舍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693.html
文章来源:《日本研究》(沈阳)1998年01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