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琴:从当代台湾学人笔下的老舍,管窥台湾老舍研究之特点及趋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1 次 更新时间:2016-04-13 09:17:43

进入专题: 老舍   台湾  

王晓琴  
他很难忍受”,“他的抗议会很强烈,强烈到不惜捐弃性命”〔32〕。他们还盛赞老舍“能打破一般作家的成规,以‘幽默’的情趣树立了自己的风格”〔33〕,并“创造了他自己的文体,以这种文体——北平的口语,幽默的笔调,赢得了大部分的读者”〔34〕。诸如此类独出机杼的深湛见解,都是建筑在对作家、作品进行透辟剖析、孜矻乞探索的基础上, 自然消释了简单生硬的政治图解和诠释,因而具有极大的说服力和感染力。

   其二,从欧化倾向到中华文化的回归。五、六十年代,由于台湾对西方的依附性,使得台湾文坛欧风美雨浸淫衍溢,以致文学价值观念亦受西方之好恶左右,文学批评多与西方取同调。如六十年代《猫城记》之所以在台湾受到重视,正如李牧所言,乃是由于这部书“被James E•Dew译成英文节译本,由美国密西根大学出版。 由此可见出外人对他这部小说的重视”〔35〕。而直至七十年代末台湾学人论《四世同堂》的文字,仍沿袭美国学人的评述〔36〕。但随着美国政府与台湾当局“断交”,随着海峡两岸关系的解冻,特别是大陆观光潮的出现,使台湾民众获得一种回归母体的安慰,产生一种对中华文化的仰慕和企盼。台湾学人顺乎时代大潮,在文学批评价值观念上亦出现对中华文化认同回归的指向,更加推崇“真正的中国风味”〔37〕。故八十年代以来,台湾学人愈来愈看重民族风格,激赏老舍的作品“读惯洋书的人可能觉得是土头土脑的东西。但这些纯朴,有泥土气味的东西,的确是中国的东西。不哗众取宠,不故作惊人之笔,朴素之中见纯真,这便是老舍的风格”〔38〕。

   其三,与大陆研究界从对峙到互补的发展。近半个世纪以来,海峡两岸政治的敌对,使两岸的学界亦长期处于隔绝状态。而随着两岸关系的缓和,台湾学人加强了与大陆学人的对话交流,并发现了大陆学人注重理论深度和体系架构的气魄和优势。于是台湾研究界的有识之士,开始放弃偏见,主动引进、汲取大陆学人的学术成果,以相互补充,共同促进。以致台湾一些学界耆宿和出版家专程到大陆进行交流,并征集学术书稿、购买版权,使越来越多的大陆老舍研究著述登陆宝岛。

   如前所述,台湾老舍研究出现的这些新趋向,符合两岸人民实现祖国统一的宿愿,亦符合当今世界要求和平与发展的时代精神,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勿庸置疑,在即将到来的新世纪里,建立中华文化总体格局的日子将为期不远了,海峡两岸学人共同召开老舍学术讨论会的日子亦将屈指可待。我们将迎接这一天的到来!

   注释:

   〔1〕周扬:《建设社会主义文学的任务》,《文艺报》1956年5、6合期

   〔2〕苏雪林:《幽默作家老舍》,《自由青年》1959年9月10日

   〔3〕〔4〕〔18〕〔19〕〔23〕〔33〕尹雪曼:《鼎盛时期的新小说•老舍幽默小说》P1—P12,P18,P12, 《抗战时期的现代小说•老舍的抗战小说》P58—P60,P65,P53

   〔5〕〔13〕陈纪滢:《三十年代作家论•记老舍》P27—P28,P29

   〔6〕〔22〕〔24〕苏雪林:《中国二三十年代作家•幽默作家老舍》P367,P372—P373

   〔7〕〔34〕〔38〕林海音:《中国近代作家与作品•谈老舍及其文体》P298—P299,P300

   〔8〕〔11〕王集丛:《作家•作品•人生》P23

   〔9〕〔29〕〔35〕李牧:《三十年代文艺论》P217,P218

   〔10〕〔12〕〔37〕周锦:《中国新文学简史》P135,P203

   〔14〕舒乙:《再谈老舍之死》,《中央日报》1994年7月10日

   〔15〕〔32〕刘絮:《文学•教育•时代病——从老舍父与子谈起》,《联合文学》1994年7月号

   〔16〕吴小美、古世仓、李阳:《开创“老舍世界”诠释与研究的新局面——新时期老舍研究的回顾与展望》,《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95年第2期

   〔17〕孟子:《孟子•辞下》

   〔20〕〔21〕陈纪滢:《记老舍》,《老舍传记资料(一)》P110

   〔25〕〔27〕老舍:《〈龙须沟〉写作经过》

   〔26〕老舍:《毛主席给了我新的艺术生命》

   〔28〕苏雪林:《文坛话旧•幽默作家老舍》

   〔30〕汤因比:转引自《西方现代史学流派文选》P136

   〔31〕黄 照:《〈重订评注文选〉序》

   〔36〕可参见尹雪曼《抗战时期的现代小说•老舍的抗战小说》P59—P60,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刘绍铭译)P377,并加以比较。

  

  

    进入专题: 老舍   台湾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681.html
文章来源:《北京社会科学》1995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