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善:范思平,还是张爱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7 次 更新时间:2016-03-31 10:01:14

进入专题: 张爱玲   范思平   《老人与海》  

陈子善 (进入专栏)  
到底出自张爱玲本人之手还是今日世界社编辑所为?这又是一个谜。有论者“猜测后者的可能性较高”(30),在新的相关史料出现之前,笔者认为这个猜想应可认同。

   对于张爱玲的译笔,今日世界社版《老人与海》封底梗概认为“确实表达出原著的淡远的幽默与悲哀”,也有论者认为:“整体说来,张爱玲是一位优秀的译者,她的美国文学中译大抵忠实准确”,“偶尔也不免误译、省略之罪及添加之罪”(31),但最近已有论者对已经过修改的今日世界社版《老人与海》的译文提出更为严厉的批评,所举的例证中正好有第一自然段的第一句,指出这句译文中的“一个(老头子)”、“一个(人)”、“一只”“一条”等均可视作惜墨如金的海明威所深恶痛绝的赘词,应简化为“他是个老人,独自划着小船,在湾流中捕鱼,八十四天来,他没打到鱼”(32)。这个批评无疑是中肯的,颇具启发。如果今日世界社《老人与海》译文对中一社版的修改润色确为该社编辑所为,那么对这句啰嗦的译文未作任何改动,也是一种疏忽。

   然而,当时张爱玲刚过而立之年,在极短的时间里首次尝试翻译经典作家名著,而她从事英译中的文学翻译归根结底又是为了稻粱谋,所以译文出现这样那样的不足,也就可以理解了。不过,张爱玲的译本哪怕是经过修改的今日世界社版虽非《老人与海》的“理想”译本,但作为首部中译本,在《老人与海》翻译接受史上自有其不可忽视的地位。

   (本文撰写得到香港林冠中先生和樊善标教授的热情帮助,谨此致谢。)

   2010年10月初稿

   2011年2月定稿

   注释:

   ① 张爱玲译《老人与海》初版本1952年12月问世,比她译的玛乔丽•劳林斯的《小鹿》初版时间早了九个月,宋淇也说:“一九五二年爱玲由沪来港,初期寄居於女青年会,靠翻译工作维持生活。据我所知,她前后替美国新闻处译过海明威的《老人与海》、玛乔丽•劳林斯的《小鹿》、马克•范•道伦编辑的《爱默森选集》、华盛顿•欧文的《无头骑士》等。”引自《私语张爱玲》,宋以朗编《张爱玲私语录》,皇冠出版社(香港)有限公司,2010年7月初版,第25页。

   ② 参见陈子善《张爱玲译〈老人与海〉》,《说不尽的张爱玲》,上海三联书店2004年6月初版,第190~193页。

   ③⑥ 参见张爱玲1966年6月4日“致美京英国大使馆的一封信”,黄德伟编《阅读张爱玲》,香港大学比较文学系1998年初版。

   ④ 转引自宋以朗《全书前言》,《张爱玲私语录》,第5页。

   ⑤ 宋淇在《私语张爱玲》中说得很清楚:“当年我们在上海时和张爱玲并不相识,只不过是她的忠实读者。那时,像许多知识分子一样,我们都迷上了她的《金锁记》、《倾城之恋》、《沉香屑:第一炉香》。”《张爱玲私语录》,第23页。

   ⑦ 张爱玲1966年6月4日“致美京英国大使馆的一封信”,《阅读张爱玲》,第402~403页。

   ⑧ 进入1980年代以后,张译《老人与海》由“美国在台协会附设今日世界出版社”授权,台湾英文杂志社于1988年6月在台湾重印,这个版本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之内。

   ⑨ 张译《老人与海》的这个版本,不少资料都认定“1962年”初版,与“1972年1月”初版相差整整十年,如单德兴《含英吐华:译者张爱玲——析论张爱玲的美国文学中译》附录一《张爱玲译作一览表(中译)》就持此说,见《翻译与脉络》,书林出版有限公司2009年9月版,第181页。但笔者所见原书,版权页作“一九七二年一月初版”(英文为:“First printing January, 1972),除非此书版权页印误。不过,此书版权页又注明,书前Carlos Baker讨论《老人与海》的序1962年获得中译授权,很可能出版时间上的这个严重差错由此而来。总之,在未见到进一步的证据前,本文仍只能根据此书版权页认定今日世界社《老人与海》“1972年1月初版”。

   ⑩ 香港中一出版社1952年12月初版《老人与海》已知存世三册,一为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所藏,二为香港某旧书店主所藏,三为香港某藏书家所藏。但香港中大图书馆所藏仅见“目录”,未见原书,所以确知实际存世二册。

   (11) 1950年代初,张爱玲在上海《亦报》先后连载长篇《十八春》和中篇《小艾》,均署名“梁京”。宋淇对“梁京”笔名有精到的解释,参见《〈余韵〉代序》,陈子善编《林以亮佚文集》,皇冠出版社(香港)有限公司2001年5月初版,第208页。

   (12) 参见《〈五四遗事——罗文涛三美团圆〉作者简介》,刘以鬯编《香港短篇小说选(五十年代)》,天地图书有限公司1997年初版,第309页。

   (13)(30)(31) 参见单德兴《含英吐华:译者张爱玲——析论张爱玲的美国文学中译》,《翻译与脉络》,第165、169、171页。

   (14) 参见单德兴《翻译与脉络》,第181页;《张爱玲译作选》,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10年2月初版,第7页。

   (15) 单德兴与陈雪美合编之《张爱玲译作一览表(中译)》中列出中一出版社1952年12月初版《老人与海》时,“备注”栏仅有“译者署名‘范思平’”一句,无其他任何说明,见《翻译与脉络》第181页。由此可以推断,编者未见原书。

   (16) 关于今日世界社等与香港美新处的关系,相关研究参见郑树森、黄继持、卢玮銮《〈香港新文学年表(1950-1969)〉三人谈》,《香港新文学年表(1950-1969)》,天地图书有限公司2000年初版;单德兴《冷战时代的美国文学中译——今日世界出版社之文学翻译与文化政治》,《翻译与脉络》。

   (17) 宋淇提到张爱玲当时在香港翻译美国文学作品,其实她“对翻译的兴趣不大”,“唯一的例外,可能是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参见《遥寄张爱玲》,《张爱玲私语录》,第25~26页。另外,张爱玲为《老人与海》三版本(二版本?)所写的《序》里说:“我自己也觉得诧异,我会这样喜欢《老人与海》。这是我所看到的国外书籍里最挚爱的一本”,更是一个明证。

   (18) 参见水晶《蝉——夜访张爱玲》,《替张爱玲补妆》,山东画报出版社2004年5月初版,第15页。

   (19) 参见慕容羽军《我所见到的胡兰成、张爱玲》,《浓浓淡淡港湾情》,当代文艺出版社1996年3月初版,第133~141页。

   (20) 张爱玲1950年发表第一部长篇小说《十八春》时署名“梁京”,1968年她据《十八春》改写的长篇小说《半生缘》(最初题为《惘然记》)发表时改署“张爱玲”,情况有些类似,但《半生缘》不能说是《十八春》的再版本。

   (21) 张爱玲:《序》,《老人与海》,中一出版社1955年5月三版,第3~4页。

   (22) 余光中:《译者序》,《老人和大海》,重光文艺出版社1957年12月初版,第3页。

   (23) 余光中:《译序》,《老人与海》,译林出版社2010年10月初版,第1页。

   (24) 《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文学卷(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2年5月初版)中的“海明威”辞条主要就是参考了Baker的两部研究海明威的专著(“Hemingway: The Writer As Artist”和“Hemingway and His Crities”)而写成。

   (25) 张爱玲此序由美国张爱玲研究者高全之发现并公布,参见高全之《同物无虑:张爱玲海葬的质疑与辨正》,《张爱玲学:批评•考证•钩沉》,一方出版公司2003年3月初版。此书又有增订版,麦田出版2008年10月初版。

   (26) 2011年2月8日对李欧梵教授的电话访谈。

   (27)(28) 戴天:《无题有感》,《再读张爱玲》,牛津大学出版社2002年初版,第294页。

   (29) 蔡浩泉逝世后,他的友人在香港印行纪念集《蔡浩泉作品小辑》(图文集,非卖品),其中所收的封面设计仅今日世界社版《老人与海》一幅。

   (32) 陈一白:《谈谈〈老人与海〉的三种译本》,《上海书评》2011年1月9日。

  

  

进入 陈子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张爱玲   范思平   《老人与海》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367.html
文章来源:《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京)2011年1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