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汉魏六朝诗讲录·第五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91 次 更新时间:2016-03-28 20:33:55

进入专题: 汉魏六朝诗讲录  

叶嘉莹 (进入专栏)  

第五章  太康诗歌

第一节  潘  岳

  

   前面我们几次讲过,魏晋之间正处于中国文学的觉醒时期,在这之前的文学作品,像《诗经》、《楚辞》等都不是为了文学的目的而作的,它是因为有一种感情在作者内心之中涌动,不得已才自然而然地抒发表达出来的,所以后人说屈原是“忧愁忧思而作离骚”,就是说他是在欲挽救楚国命运的强烈愿望和真挚情感的驱动下,不知不觉地写出了诗,而不是为了要做一个诗人才写诗的。

   可是到了魏晋时期,上次我们讲过,曹丕在他的《典论•论文》中已开始对文学的意义和价值有了新的认识,他说:“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这说明他已经开始注意到文学的独立价值了,当认识到文学的这种独立价值之后,文人们便开始在词句、语汇上下工夫,像我们讲过的曹丕的弟弟曹植就开始经常用对偶,并且注重诗歌里面辞藻的修饰。他的诗不再是古代那种有诸中而形于外的自然而然的作品,而变成一种有心用意的安排与制作了。由此可见,魏晋时代的文学觉醒是可以上溯到建安时期的。

   这种情况发展到了太康时期就愈加强烈和普遍了,人们更加看重诗句的对偶、辞藻的修饰。这样做的结果是,就文字的安排及技巧的精心雕琢上说,好像是进步了,但可惜的是,古代诗歌中的那种自然而然、脱口而出的直接打动人的力量却相对减少了。天下的事情常常是如此的,中国古人常说“丰兹吝彼,理讵能双”。“兹”就是“此”,“丰”与“吝”是一对反义词,即多与少。如果此一方面增多了,那么彼一方面就相应地减少了。“讵”是岂的意思,是说彼此双方怎么能够都同时保有而不受减损呢?天下无论是天理,还是人理都是此消彼长、难以两全的。

   《庄子》上讲过一个故事,他说有一个叫做“混沌”的东西,没有耳、目、口、鼻这七窍的感知官能。有人认为这模糊一团、没有七窍的混沌是不完美的,就要给它把“七窍”凿出来,可结果呢:“七窍凿而混沌死”,你给人开凿出七窍,它倒是有了耳、目、口、鼻了,可那个作为混沌而存在的生命却被你给消灭掉了。做诗也是如此,你人工的智力,有意的计划安排的功夫多了,结果那本有的自然的直接感发的力量就相对地减少了。这就是“丰兹吝彼,理讵能双”的道理。

   我们对待太康时代的诗歌特色,也应该采用这样一种眼光来看。太康是诗歌发展进程中的一个特别重要的阶段,我们曾经讲过,词的进展也经历过这样一个阶段。

   唐五代的小词,像李后主的“林花谢了春红”、“春花秋月何时了”,那都是一种直接的自然的感发。而到了周邦彦以后,特别是南宋时的词人们,他们就开始注重有心用意地安排制作了,结果也是使那种直接的,自然而然的感发力量大大减损了,所以王国维就总是不大欣赏南宋的词,其实无论是诗,还是词,总之诗歌中最重要的是应该有一种感发的力量,它是诗歌价值得以实现的生命。那种全凭技巧编排制作出来的诗与词,也不能说它绝对没有感发的力量,只不过它是通过另外一种形式来传达作者内心之中的感动的。

   我们前面曾经说过,对于不同类型的诗歌,要用不同的方式、从不同的途径去欣赏它,有一些诗人他没有把自己的感发直接地写出来,而是用了一些安排、制作的技巧来创作的,这种制作需要思索的安排,也就是说他是通过思力来创作的,如果对于这一类诗,你总想从中找出那种直接感发的力量来,期望它能像“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那样一念就打动你,那你就会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对于这类诗,你也应该采用作者创作时的方法,即运用思力,透过它安排制作的外表形式去发现它的好处,从而达到欣赏它的目的。这就是此一类诗歌的欣赏途径,下面我们来举几首诗作的例证。

   说起太康时代的诗人,大家常常会提到“三张”、“二陆”、“两潘”、“一左”,这种称述最早见于《诗品》。有时我觉得,一般念书人普遍都有一种惰性,反正千古文章一大抄,开始的人还用了点思想来写,后来的人便跟在古人的后面人云亦云了,人家说晋朝有“三张”、“二陆”、“两潘”、“一左”,我们也就只看这“三张、二陆、两潘、一左”了,此外,晋朝诗人还有谁,我们就不大看了,文学史也不大讲了。

   其实这“三张、二陆、两潘、一左”里面也不见得每个人的诗都是好的。我以为这些人中,左思是比较有特色的,其他那些人都是用思力去安排制作的,都是透过思想的安排来写诗的,缺少直接感发的力量。只有左思与这些人的诗风不同,是比较富有直接的感发力量的,这个我们暂且将他放下,留待以后专门讲。

   关于“三张”,有一说是指张载、张协、张亢这三兄弟,但张亢的诗《诗品》里根本没选。《诗品》中所说的“三张”不应该包括张亢。因为《诗品》里所说的“三张”应该是配合他们的诗作一起入选的张载、张协与张华这三个人。另外还有一个人也很有名,就是潘岳。潘岳号叫安仁。我们中国常常说貌比潘安,就是说这个潘岳。

   中国这个国家的人很妙,她是一个文学性很强,而逻辑性较少的民族。文学性很强,所以讲究“对偶”,讲究文字美。司马迁,复姓司马,后人不称他“司马”,而称他“马迁”。因为中国喜欢用两个字的词,这样对偶起来比较方便,潘安仁不说潘安仁,而说“潘安”,因为要用他跟宋玉相对,说成“貌比潘安,颜如宋玉”,这样你看不就正好对偶了吗。你如果说“貌比潘安仁,颜如宋玉”就对不上了,因此就从他名中减去了一个“仁”字。

   潘安在中国的当时是很有名的,关于他有很多故事流传。因为他人长得很美,文章也很有词采,许多妇女都非常欣赏和崇拜他。传说他每次坐车上街,妇女们都把花果丢给他,他便可以满载花果而归。

   潘安仁之所以出名还因为他曾做了几首悼亡诗,是悼他的亡妻的。一般说,在中国的诗人中哀悼妻子的悼亡诗有很多佳作,像苏东坡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像陆游的《菊枕诗》“记采菊花做枕囊”等。由于夫妻之间是最亲近的,所以对妻子的悼亡,感情•一般说来是比较真切的。可是潘安仁的悼亡诗与苏东坡的“十年生死两茫茫”及陆放翁的“记采菊花做枕囊”是不一样的。苏东坡与陆放翁都是直接的感动,好像真是痛哭流涕地说出来的,潘安仁虽然也写得很感动,但是你需要透过他的思力的安排去欣赏他的感动。这一特点很能代表太康这一时期的诗歌风气,为此我们就选取潘岳和“三张”中的张华这两个诗人为代表来简单概述一下这一时代的诗坛风貌。

   潘岳是荥阳中牟(今河南中牟县东)人,他曾经被选举为秀才,魏晋之间选拔官吏的方法不是用科举考试,而是由各地方的人推举的。潘岳被举为秀才,做了郎官。后来升迁到了河阳县的县令。据说他到河阳县做县令时,叫全县都种花,河阳的县花,都是潘岳当时提倡种植的。后来他入了朝,做了尚书郎,以后又屡次升迁,官至黄门侍郎。他平时与朝中的另一个官员孙秀有嫌隙,两人彼此之间有些误会和矛盾。

   据说孙秀当年很卑贱的时候曾经在潘岳手下做过事情,而潘岳对他非常不好,后来孙秀小人得志,凭借逢迎、谄媚的手段为赵王伦所用,而赵王伦曾经一度废了晋惠帝,自己做了皇帝,所以孙秀后来也随之权势大起来,这时他就想报复当年冷遇过他的人。

   历史上记载说,当孙秀得意之后,有一次跟潘岳遇见了,潘岳问他是否还记得我们从前的事情,孙秀说:“中心藏之,何日忘之。”意思是我永远会深深地记在心中,没有一天曾经忘过。那么他耿耿不忘的是什么?正是当年与潘岳之间的怨恨。潘岳也预感到如今孙秀得势了,自己是难免于灾祸的。

   果然,不久灾祸就降临了,孙秀诬陷潘岳和另外一个人,也是很有名的石崇,这石崇还不只是因为有诗名,他更著名的缘故是因为他的富有,他是以有钱而出名的。他建造的“金谷园”是当时最美丽的花园,他还有个非常美丽的歌妓叫绿珠。孙秀既然逢迎赵王伦很得势,就向石崇提出把绿珠要过来,石崇不肯给,于是孙秀就诬陷石崇和潘岳两人谋反,把他们都杀死了。在太康诗人中,不仅潘岳是被杀死的,等一下我们将要讲的张华也是这样被杀死的。

   史书上说张华“元康六年拜司空,为赵王伦、孙秀所害”;陆机、陆云这“二陆”“因战败绩为司马颖所害”。

   魏晋之间的文人可以说是少有全者,很多人都在政治斗争漩涡之中被杀死了。

   关于这段历史上有名的“八王之乱”前后的情况,我们以后涉及到具体诗人的身世时再详细介绍,现在我们简单看一下潘岳的《悼亡诗》。悼亡是对于死亡之人表示哀悼,本来一切人,不管是亲戚朋友谁死了,都可以悼亡诗来表示哀悼的,可是中国就因为是从潘岳开始把悼亡诗专用来哀悼自己的亡妻,所以后人再说到悼亡诗就常常是专指丈夫哀悼妻子的诗了。

   潘岳的《悼亡诗》共有三首,形成一组,现在我们就来看他的第一首——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

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

私怀谁克从,淹留亦何益。

俛恭朝命,回心反初役。

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

帏屏无仿佛,翰墨有余迹。

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

怅恍如或存,回惶忡惊惕。

如彼翰林鸟,双栖一朝只;

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

春风缘隟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叶嘉莹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汉魏六朝诗讲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诗词歌赋鉴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25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