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泉:历史细节中的甲午战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50 次 更新时间:2016-03-28 13:49:20

进入专题: 甲午战争   《清日战争1894-1895》  

严泉 (进入专栏)  

   《清日战争1894-1895》一书,是旅日学者宗泽亚先生的一部关于甲午战争的力作。宗先生并不是治史出身,专业是理工科,但却能熟练运用日文文献,另辟蹊跷写出一部充满新意的战争史,实在让人称奇。虽然从历史著作的标准来看,宗先生的大作还是有缺憾的,主要是没有关注中国大陆、港台地区以及美国学者的相关研究成果,引证的资料几乎全是日文。但即便如此,作为一部创新之作,仍然为读者揭示了过去不为人们所不知道的历史细节,而细节有时候真的是魔鬼,关乎历史发展的命运。

   书中在谈到清日军力比较时,不仅有常见的武器装备的比较,更重要的是介绍两国在交通运输、兵站支援、野战通信、军队医疗、军夫体制等后勤保障制度方面的差异,甚至还有情报搜集、媒体宣传等软实力因素,而这些制度要素恰恰是我们过去研究者所忽略的。

   例如,中日两国的交通运输,开战前中国的铁路仅有300公里,海上靠租赁外国轮船运送军队。而日本国内铁道线全长已经达到3200公里,保有火车头417个,客车1550辆,货车5583辆。日本陆军征用汽船112艘,总吨位212636吨,海军征用汽船24艘,总吨位45750吨。战争时间,日军共运输人员约36万人,马3万多匹,向内地回运人员约27万人,马约2万匹,以及大量的军需用品。日军兵员及军需物资运输机能和交通效能明显优于清军。

   兵站支援也是如此。日本兵站是军队后勤补给系统,是负责向前线作战部队投送物资的组织体系。日军设有“兵站基地”、“积集基地”、“积集主地”、“兵站主地”、“兵站地”、“海运地”的兵站物流系统,成功实现了越海作战。这是日军第一次尝试了兵站运用近代船舶、铁道、通讯网络、设备器材的统合系统。兵站除了部队物资补给、辎重调运外,还承担部队的营地建设、战斗人员的维持增补、伤病员和各种物资的收容、诊疗、运送、宿营、交通、战场清理、遗弃军需品收集、战地资材调查、战前民生等事务。清军后勤保障没有成熟的兵站体系,实战中后勤支持系统不能运作。日军的后勤保障能力优级于清军。

   野战通信方面,清军本土作战,专属北洋防务的军事通信网络电报线达6500里,通讯系统优势显著。日本国内通信业发达,军队内设通信兵编制,敌国境内作战,以新设线路和夺取清国原有线路通信为主要手段。野战通信保障清日两军近似。

   军队医疗是后勤保障的重要内容。清军中没有卫生医疗编制,军队内的医疗处于一种涣散的无组织状态。在甲午战争中,清军野战军战场医疗几乎处于瘫痪状态,正规的医疗主要来自西方红十会的慈善援助。日本军队编制中有严谨的军事医疗体系,如在战争中,军、师团、兵站、占领地总督部均设军医部。部门设队属卫生员、卫生队、野战医院、卫生预备员、卫生预备厂、患者输送部、兵站部附属卫生部员等医疗部门,有效支援战场医疗,在军队医疗体系方面,日军优于清军。

   军夫体制也是日本近代战争后勤支援的重要力量,担任向前线部队输送辎重、弹药、粮草、救护等后勤保障任务。军夫的雇用采取军方和民间契约的承包制,承包业者协助军兵站包揽军队战时需求的马匹征集、物资调集、被服供给、武器搬运、军夫管理等复杂业务。军夫编入正规军内,组成受制于军法的有组织集团。甲午战争日本15万军夫大军,为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清军缺乏明显的后勤保障体制,战争中主要依靠清兵本身或没有组织体制的临时民工。

   在情报收集上,清政府不重视情报工作,国家及军事体系没有专门的情报机构。国内长期存在大量日本间谍和清国奸细,广泛搜集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情报。日本重视情报战的价值,驻外公使有谍报课,由间谍武官、情报员、侦察员,以及旅居中国的居民,构建情报网络。战前、战中、战后,日本都能及时得到中国的军事动向。而开战前中国驻日公使与总理衙门来往的全部密电被日本截获破译,则是日方最大的情报战胜利。这个最高级机密直到伊藤博文被暗杀的三十年后,才在有限的范围内公开。而清政府一直不知道己方外交密码被破译,直到马关谈判时,还在继续沿用过去的密码本,从而使自己在谈判中陷于被动。清日战争的失败,也被认为是情报战的失败。情报工作,日本优于清国。

   至于媒体宣传,中国更是不值一提。十九世纪的中国,延续过去严厉的愚民政策,国人被禁止过问政治,报刊媒体更在严控之列,不能为中国在世界上扩展影响。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脱亚入欧使日本成为亚洲文明国家的象征,日本有效运用了媒体宣传的作用。日本战争公关采用了以下做法:一是允许外国武官随军观战;二是允许外国新闻记者随军采访;三是允许国内的报刊记者、从军画家、照相师、僧侣等随军采访和工作。虽然在执行过程中军方设定了许多限制,但做法本身增加了透明性,给国际社会留下了文明战争的印象。媒体宣传,日本优于中国。

   最后必须指出的是日本民众对战争的支持,1894年开战前,民众在认购1亿日元战争公债时,第一次3000万圆的公债目标,结果募集到7694万日圆。第二次5000万日圆的公债目标,最后募集到9027万日圆。

   甲午战争已经过去120年了,作为一个中国人,不管你喜不喜欢日本,日本国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存在,而且就制度而言,还是一种强大的存在。不了解日本获胜的制度细节,就很难客观总结我们失败的经验教训,而继续停留在微言大义或是豪情壮志式的评价,则是无法走出历史的怪圈。

  

  

进入 严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甲午战争   《清日战争1894-1895》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2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