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唐招提寺金堂和中国唐代的建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4 次 更新时间:2016-03-26 15:46:10

进入专题: 唐招提寺金堂  

梁思成 (进入专栏)  

  

   研究中国建筑史的学子沒有不知道日本奈良唐招提寺和鑑眞大和尚的。鑑眞远在一千二百余年前为中日两国文化、艺术的交流做出杰出的貢献。今年适逢大和尚圓寂的一千二百周年,在中日两国举行紀念祭,是有其重大的意义的。

  

   鑑眞所处的时代正是唐朝的开元、天宝“盛世”,是中国封建经济和文化、艺术空前高涨的时代,是李白、杜甫、王維、吳道子、楊惠之、大小李将軍的时代。这时期中国的建筑,经过长期的历史发展,特別是经过汉、晋、南北朝以来的发展,也已达到成熟的时期,成为唐朝灿烂的文化艺术的一个构成部分。

  

   两晋、南北朝的三个半世紀中,佛法在中国广泛传播;中国的匠师們就在中国传統建筑的基础上,創造了中国特有的佛敎寺塔建筑。在这时期之末,佛法通过新罗、百济而传到日本;中国寺塔建筑的影响也到达日本。大阪四天王寺、奈良法隆寺等日本最古的佛敎建筑和南北朝时期中国佛敎建筑的血緣关系是无須在此贅述的。

  

   唐朝統一稳定的政治局面下的经济繁荣和文化、艺术、工艺的发展,为建筑的发展創造了空前的有利条件,同时也向建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隋代創始的大兴城的基础上兴建起来的唐首都长安以及洛阳等城市的城市建設工作,許多宮殿和无数寺覌的建筑就是在这样的条件和要求下所形成的唐代建筑活动的三个最重要的方面。

  

   长安城是当时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按全盘規划建造的城市。像长安那样有明确的分区——皇室居住的宮城、衙署所在的皇城和一般坊里——和系統化的街道和坊里布置的城市在当时是罕見的。

  

   东汉的洛阳在布局上是《周礼·考工記》“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門;国中九经九緯,经塗九軌;左租右社,面朝背市”的城市規划理想的初步尝試。但生活实践证明,宮城梗居城中,造成了城市交通的不便。因此三国初年曹魏营建的鄴城和北朝末东魏营建的鄴南城就将宮城布置在城北部的中央,宮城以南全部是居住坊里,改正了这缺点。隋、唐长安的全局正是鄴城、建康城和鄴南城的继承和发展,这对于当时和后世中国的城市乃至邻国城市的規划,有着深远的影响。

  

   作为都城核心的宮城和宮殿,在这几个城市中都采用了沿南北軸线左右对称的布局形式,文献紀載很多,恕不在此叙述。

  

   唐朝的城市和宮殿,虽然現在已一无所存,但是解放以来,中国的考古学家已经在洛阳、长安等城市遺址做了不少工作。这些城市的城墻和城門遺址以及若干街道和市場的准确位置已经发現或发掘。钻探发掘工作还在继续进行。从唐长安大明宮麟德殿遺址可以看出唐朝宮殿的宏伟規模之一般。一些残存的刻花砖和石柱、螭首等也显示这些宮殿建筑的艺术水平。

  

   唐代皇室虽然并崇佛、道,但民間崇信佛敎的則占大多数。南北朝以来建寺造像的功德,经过隋及初唐百余年的发展,到了开元、天宝之世更臻全盛。从《京洛寺塔記》、《历代名画記》等紀載可以看到当时寺塔建筑、壁画、造像的盛况。

  

   鉴眞的时代,正是上述这样一个文化、艺术、建筑百花盛开的时代。他自己就是一位热心的建造者。佛敎史籍中說他先后十年間曾营造寺院八十余所,造像无数。在他第五次东渡失敗,飘流到海南島之后,还在振州(今崖县)大云寺重建佛殷。

  

   鉴眞东渡的主要使命是弘传佛敎,但是围绕着他的宗敎活动,他和他的弟子們对日本天平文化在汉文学、医药、雕塑、繪画、建筑等方面都作出了杰出的貢献。天宝二載他失敗的第二次东渡,同行的就有“玉作人、画师、雕檀、刻鏤、铸写、綉师、修文、鐫碑等工手”多人。这說明大和尚对于弘法所需的各个方面技术人員的配备都是十分注意的。在建筑和造像方面,在他和弟子們营建的唐招提寺中,为后世留下了珍貴的遺产。它不仅是日本建筑遺产中的重要文物,不仅是研究唐代中国建筑的重要参考范例,而且是中日人民千百年来传統友誼的紀念堂。

  

   唐长安城和宮殷,对于日本的城市規划和宮殿建筑也是有显著的影响的。第八世紀中日本先后营建的平城京和平安京,在規划原則上看,可以說都是和长安城完全一致的。虽然三个城市的大小,比例各有不同,但大体上都是方形城廓;宮城都位置在城中軸线的北首;都布置了正角相交的棋盘式街道系統,从而划分出方形的坊里;坊内各有“十”字或“并”形的小巷;干道都直对一个城門;宮城正門都同称为朱雀門,門前干道同称为朱雀(門)大街(路)。这一切当然不是偶合的。日本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和建筑史学者早已指出他們之間的关系了。中日两国的考古工作者各在本国的这些古城遺址进行了发掘,进一步明确了它們相同之处。在中国,解放以来对唐长安城城墙、城門、若干街道、坊里和东西两市的位置、尺寸,都已作了初步勘察或发掘,对于平城京和平安京的研究也将有所帮助。

  

   由于明清以来的西安城正位置在唐长安宮城的故址上,对唐故宮遺址进行大規模的发掘工作是十分困难甚至不可能的。我們只能从文献紀載略知其梗槪。但位置在城外北面的大明宮宮城和各城門以及含元殿、麟德殿等主要殿堂基址已经勘測或发掘。

  

   大明宮的主要殿堂都是以南北軸线为依据而布置的。南面正門为丹凤門,正殿含元殿在其北610米。从基址可以看出殿堂本身东西长約60余米,南北寬約40余米。台基残存部分高出当时地面約十余米。从残址上发現的柱础(方1.40米,上作复盆)可以推測殿柱直径当在70厘米左右,从而想像殿的宏伟規模。含元殿前左右两側有东西向的宮墙相連,向前又引出翔鸞、栖凤二閣。基址显示,两閣相距150米。含元殿利用龙首山为基。文献紀載,有龙尾道上达殿基。在殿基前150余米处发現的(已被农民掘出的)青石柱,长1.40米,被认为是龙尾道石扶栏的望柱。

  

   含元殿之北約160余米处可能是宣政門,又北約130余米是宣政殿。殿址东西长近70米,南北寬約40余米;两側也有东西向的宮墙。

  

   含元殿与宣政殿之間,还有若干基址,可能是門下省、中书省、弘文館、史館、少阳院、昭德寺等建筑,尚待钻探发掘。

  

   宣政殿之北約60米处是紫宸門,又北約70米是紫宸殿遺址。殿址东西长度已不可考,南北寬度約50米。

  

   紫宸殿迤北約200余米是太液池。池南由东至西有排列不整齐的殿基七处,考古学家认为可能是太和殿、清思殿、珠鏡殿、蓬萊殿、金鑾殿的遺址(其中两处待考)。

  

   遺址比較完整且经全部发掘的是麟德殿。殿址在紫宸殿西北約600米,距太液池西岸200余米。麟德殿的台基南北长130米余,东西长77米余;台分上下两重,共高約2.50米。台上由东至西有柱础痕迹十排,每排由南至北为十七柱。原有墻壁残基尚存,可以看出是由前后四部分构成約寬60米、深80米的庞大殿堂。殿前有东西阶上达台上。殿内主要部分的地面用精致的花紋砖鋪墁。

  

   麟德殿主殿两側还有与之相連并列的郁仪楼和結邻楼;主殿与前殿相接处还有东西向的廊屋;两楼与廊屋之間还有南北向的廊屋相連,形成两个庭院;院内各有一亭——东亭和西亭,这一切都与文献紀載符合。

  

   麟德殿的周围还有門、廊等环绕成一組群。目前我們所知道的还仅仅是它的平面梗槪的片断。至于它的立体形象,則尚有待于研究复原。

  

   从日本建筑史家对于平城京、平安京宮殿的研究可以看出,日本两京大内里的宮殿和长安宮殿之間有許多相似之处。它們同样都有宮城环绕,城内分成若干个以围墙和迴廊环绕的长方形庭院。每一庭院都沿中軸线前后配置若干座主要殿堂,左右以次要殿堂对称排列。前后院墻正中都有門,左右墻也可能有門。每一座主要殿堂两側一般都有廊屋与左右的院迴廊相連,分隔成一进进的庭院。这种庭院式的配置方法,唐长安和日本两京的宮殿是基本上一致的。

  

   图一 山西五台山佛光寺大雄宝殿立面图

  

   从許多建筑物的命名上也可看到許多一致之处。宮城内正殿都同样称为太极殿。宮城或皇城正門都称朱雀門。长安宮城正門称承天門,平安京朝堂院正門則称应天門。应天門前左右有廊屋向前伸出,尽端各建一楼,称栖凤楼和翔鸞楼,而长安大明宮含元殿前也以同一布置形式安置了栖凤阁和翔鸞阁。含元殿前有龙尾道,而平朝京安堂院太极殿前也有龙尾坛(文献中亦称龙尾道)。此外,平安时期宇治平等院凤凰堂也是类似含元殿的布局。这些相同之处,都是中日两国文化传統之間血緣关系的明证。

  

   当然,上面所举只是当时中日两国宮殿一些相同之点,至于不同之处,如唐长安的宮墙是厚实的版筑土墙,城門一般都在城墙上建城楼,而平城京、平安京的宮墙和城門,則用迴廊式,門也就地筑基。諸如此类的差別,不在此贅述了。

  

   唐朝和平安时期的宮殿到今天已蕩然无存了。但唐招提寺讲堂原是以平城京的东朝集殿迁建的。它是当时留下的一座宮殿建筑的罕貴的实例。

  

   总的說来,无論是长安还是平城京、平安京,无論是城市規划抑或是宮殿建筑,我們都只能从文献紀載和考古发掘方面去得到一些不完整的知识,尚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

  

   寺塔建筑是唐朝建筑活动中一个重要的范畴。其为数之多,分布之广,远远超过了帝王宮殿。宮殿是帝王所独有,而寺塔則具有广泛的大众性。自晋、南北朝有了寺塔建筑以后,广大人民的生活和城市山林的面貌都比以前丰富多了。随同佛法之弘播,国家和人民以大量財富和劳动,以极大的創造性建造了大量的寺塔,成为中国文化遺产中极重要的一部分。

  

   唐朝的佛寺組群,在中国今天已经沒有一个完整的了,仅能从敦煌壁画以及少数其他繪画中略見其形象。壁画中所見,可能是槪念化的,但也可能是典型的:一般都以迴廊环绕殿堂;外围廊的四角有角楼;一面設門,亦作楼閣形。比較詳細的殿堂形象,則可見自“经变”中。

  

   至于現存唐代建筑实例,除相当数量的砖塔:如西安的大雁塔、小雁塔、香积寺塔、兴敎寺玄奘塔,嵩山法王寺塔、永泰寺塔、凈藏禅师塔等,日本先輩学者如伊东忠太、关野貞、常盘大定等,多年前就已做了調查研究。在日本,飞鳥、宁乐、平安等时代的寺塔,不但保存情况比較好,而且日本学者对它們所做的研究工作也多,本无須在此贅述。但有必要指出,如四天王寺、法隆寺、药师寺等的伽蓝配置和敦煌壁画所見,可以說是一致的,对于中国隋唐佛寺組群研究是可貴的旁证。

  

   图二 日本奈良唐招提寺金堂立面图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梁思成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唐招提寺金堂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14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