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业:出门即有碍,谁谓天地宽?

——戴建业先生采访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895 次 更新时间:2016-03-23 01:27:13

戴建业 (进入专栏)  
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关键是要使国家走上正确的道路。

  

   我60岁的人了,写文章只是想说点“真话”,我在海外出版的那本社会评论《瞧,这世道!》,前面的序言就叫《真话》。我从来不参加任何组织,不加入任何党派,不参加任何集会,不想搅合到任何政治中去,只是想谈一点一个读书人,对社会、人生、教育、文化、环保的感想,只是想说一点一直想说的真话。我在课堂上也不涉及时事和政治,我不认同“文艺为政治服务”、“学术为政治服务”。搞学术应该尽可能价值中立,情感淡化,态度客观。

  

   在维持社会稳定这一点,我与政府是一致的,只是对他们“维稳”的方法有点保留。我们这么大的国家,假如一动荡,不只民主法制无法建设,经济无法建设,人们的日常生活也会出问题。社会不公,贫富不均,要通过有序的民主法制来解决,一步步改良,不能出现动荡,更不能重新来打土豪,分田地,如果那样,真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不幸,毛让我们错了一次,不能再错第二次。我比较主张改良,民族再承受不了疾风暴雨式的暴力。人们观念的更新有个过程,暴力革命很少是成功的。通过暴力革命,推翻了前一批人,上台的新人照样坏,而且更坏。

  

   我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写社会评论,也没有写文化教育随笔,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很多文章一发出来就被删了,有的根本就发不出来。第二,社会上的形势越来越严峻,有一种有形和无形的压力,前天中纪委负责人说要巡视高校,检查高校教师的不当言论。另外,我的家人反对我写评论和随笔,她不愿意我惹麻烦。第三,我也不愿意牵扯到政治中去,想安安静静地读点书,写点专业文章和专著,有些专业问题思考了很长时间,积累了不少材料,不写可惜。扪心自问,我自己对政治毫无兴趣,也不是搞政治那块料,我是教古代文学的大学老师,我把我的专业搞好了,认真写几本学术著作就行了,我也对得起学生,对得起我自己,我对自己一生就有个交待,往大处说,写好书,教好书,我就对得起国家,对得起这个民族了,也对得起学生,这就行了。

  

   过五六年退休后,我也可能还要继续写随笔,写杂文,甚至也可能翻译一些西方的随笔,尤其是英国的essay,英国的小品我还真的喜欢。我一直认为1949年以后,大陆就没有弄好的随笔。不仅出不了周作人,甚至也没有出现梁遇春。

  

   爱思想:您也参与编著了国学方面的普及读本。你怎么看到当下各种国学热的现象?对于基础教育阶段的国学教育,您有什么看法?

  

   戴老师:我对国学热有不同的看法。我们国家总是走极端,不断地摇摆,从辛亥革命,五四,我们就开始激烈的反传统,打倒孔家店,到1949年以后,更是把传统的东西打成封建主义的毒草,现在又突然转向,大兴“国学”,重修孔庙。为什么反传统?是由于国家积贫积弱,老是挨别人打,于是我们全把气发老祖宗身上。为什么日本人不反儒家呢?你读读明治维新那时的《文明概略论》就知道,福泽谕吉说,我们原来没有文化的时候,学习中国文化是对的,现在有了更好的文化,我们要学习西方文化,他打比方说原来没有饭吃的时候,萝卜白菜也可以吃,现在有肉了,就别吃萝卜白菜,他把文明分为三等,一等是欧美文明,二等是中华文明,三等就是其他那些民族的文明。我不同意福泽这个看法,但我们不能以尊重祖宗传下来的文化来否定学习西方文化。我刚才讲要培养公民理性,公民这个概念,在传统的国学中找不到,中国古代只有臣民而没有公民,公民是西方近现代的产物,由于近半个多世纪的感恩教育,我们至今还没有获得公民意识。

  

   所以我认为现在学国学,已经有点走偏了,国学成了拒绝现代文明的护身符。有人把什么《弟子规》都拿出来作为启蒙读书,这样越“启蒙”,我们的后代越蒙昧。让学生学习传统文化,让学生诵读经典,都很好,但更要用西方现代的先进文化,来塑造我们的精神结构。不学习西方的现代文明,就不能够培养一个合格的现代公民,千万不能够明着或暗里否定西方现代的东西,我觉得这个东西很重要,我们学习国学,也要学习西方的东西,我觉得只要二者兼备,我们这个民族才有希望,不能够以学国学否定、抵消甚至对抗学习西方文化。要诵读民族的传统经典,也诵读西方的经典,应该把两种经典同时诵读,建构一个现代人必备的精神结构,只有这样我们民族才有希望。

  

   当然,不能忘了罗素的教诲,对任何经典,都应有怀疑主义精神,应有理性的批判态度。

  

  

   爱思想:谢谢戴老师,耽误了您许多时间,我们受到了许多的教育,能听到您的心里话,我们十分开心。

  

   戴老师:你们知道,教书人和写书人的精神空间都很逼仄,为了生存,大家说话都非常“自律”。我们的师长,经历了长期的阶级斗争,经历了反右和文化革命,他们即使酒后也不会吐真言,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感受过精神上的“海阔天空”,他们体验得更多的反而是“出门即有碍,谁谓天地宽”?现在的环境,毕竟比他们那时宽松多了。谢谢你们来采访我,让我有机会一吐为快。

  

进入 戴建业 的专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02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9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