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业:出门即有碍,谁谓天地宽?

——戴建业先生采访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914 次 更新时间:2016-03-23 01:27:13

戴建业 (进入专栏)  

   爱思想:那是什么时候,哪一年的?

  

   戴老师:1978年上学的时候还不行,到了1980、1981年。因为1982年我们就离开了,我就直说吧,我们七七级中很多人对毛非常反感。毕福剑上次说的“毛这个X养的,把老子害惨了”,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你知道吗?我们正长身体的时候,没有饭吃;正读书的时候,天天胡闹。无论是肚子,还是大脑,我们这代人年轻时一直都处在饥饿状态。一想到毛,我就想到了饥饿,想到了粮票,布票,油票,火柴票……比我年龄还大点的兄长们,一想到毛,就会想到反右,想到大跃进,想到大饥荒,想到文革……毛的确是一位“伟人”,生前只能说他伟大,死后也只能说他伟大。那是讨论的第一个重点。为什么呢?我们这一代人真的被他害惨了。老人家逝世之前,我很少吃饱过饭,我进大学很长一段时间,一看到白米饭就流口水,在毛时期我没有饿死,真是命大福大。

  

   爱思想:那个时候学校的生活是怎么安排的?

  

   戴老师:我们吃饭是发票,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爱思想:吃饭的时候去领?

  

   戴老师:不是,生活委员每月发一次。

  

   爱思想:吃得饱吗?

  

   戴老师:大体上还是吃得饱的,但是吃得不好。三班的程同学,他长得很壮,人高马大,经常吃不饱,每次打菜的师傅,勺子里面菜比较多的时候,他就要抖一下,每次打给他的菜,因为他抖得太厉害了,抖了三次,程继松一见抖就慌了,骂他说:“狗娘养的,我每次打饭你就抖,抖得老子碗里面没有菜”。他就过去就把他揍了一顿,当时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件。我估计也不是特别对他不好,打菜时对大家都要抖了抖。只是他特别壮,肚子饿得特别厉害。

  

   那是大学生宿舍里面讨论的第一个问题。那个时候我们对国家有信心,因为改革开放了,国家肯定要走上正道,也没有对党和政府失去信心,因为它改正了文革的错误。但是,对于毛的确是很反感,大部分人是这样。

  

   第二个谈的最多的话题就是读书。当时的确是喜欢书,每次新华书店来卖书,学校里都会排长队。男生寝室第三个谈得最多的话题,就是我们年级我们班哪个女孩子最漂亮,男生们常为此争论不休。

  

三、行政化管理与应付式教学

  

   爱思想:从您回母校任教以来,至今治学三十年。这三十年,您个人也好,您的研究工作也好,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变化?

  

   戴老师:这30多年来,学校的管理有一点一年不如一年。先说教学。30年以前,我们所有老师的教学都特别的认真,大家觉得教学非常重要。我念大学的时候,老师们下了课以后到学生宿舍去进行辅导。我开始几年教书,也到本科生的宿舍去进行辅导。对于教学,当时校方也没什么统计,大家都把教学看得很重,大家也没有觉得教学是一个负担。当时老师和学生的接触反而更多、更频繁,老师们对教学是责任感很强。那时候也没有填什么表,现在所谓规范化管理,因为要评职称,教学是“软指标”,科研是“硬指标”,基本向科研倾斜,不是向教学倾斜。这样,老师们大部分精力就转到了科研上,至于教学,完成了规定的工作量就完事了。

  

   爱思想:而且现在像我们学校给你课时来打折,上的课越多,他得到的反而越少,是故意的,就是不想让你把过多的时间都用在课堂上。但是现在青年老师,因为师生比太大了,课就必须上,有的老师一整天全是课,也没时间去评职称。

  

   戴老师:除了教学管理荒唐外,大学其他管理方式,问题同样很严重,比如职称评定,我当了近20年学术委员,过去评职称,我们先要读一下被评者的文章和专著,不在乎量的多少,也不在乎你发表在哪个刊物,只看你写得有没有水平。我们文学院有一些学术权威,他们都很正直,都有学术良心,他们不看文章专著的数量,不看文章发表刊物的级,只就文章论文章,如果你没有水平,他们在评审会上会说实话的。过去评职称,学术委员的权力比较大,现在评职称,行政部门权力很大,行政领导只看你文章发在什么级别,专著在哪个出版社出版,主持多少个项目,项目经费是多少,符合他们的条件就上教授,不符合就下来,他们从来不看论文水平如何,专著是否有新意,说实话,他们也看不懂。现在评职称,根本不需要什么“学术委员”,任何一个傻子都能投票评审,学术委员会委员的工作,名副其实是“画圈圈”。

  

   爱思想:就举一个例子,我现在是在管科研工作,整个学校所有的职称材料,让我一个人审。就等于只有一个人,然后还规定个时间,两天内全部审完,然后他就给你指标条件,你要多少篇论文,发表是什么级别的。

  

   戴老师:对,其它的它一概不管,它只是看形式上你达到了没有。事实上,你有没有水平,一个单位里谁都知道,但是谁都不说。会搞关系的人,他不会写论文,他也可以出很多书,可以发很多够级别的文章。一个真有水平的人,一个真把学术当回事的人,他写的文章可能不多,或者级别不够,于是他就“死定了”。这造成的后果,就是粗制滥造,就是拉关系。近十多年来,作为学术委员,我是从来不看别人的专著的,评审前人家也不给我送专著,我们只看科研处认定的表。

  

   爱思想:其实,科研处也不知道送审人写的内容。

  

   戴老师:我们只看数量和级别。比方说你有七篇,他有五篇,要是两个人文章的级别差不多,那就投七篇。在刊物的级别相同的情况下,我们就看数量。在数量相同的情况下,我们就看刊物级别。

  

   人家文章的好坏优劣,没有人谈论。为什么?谈论得罪人,而且行政部门已经认定了,社科处已经认定了。我们有一个科研部,科研部分为科研处和社科处。其实权力在他们那里,我们只不过是履行一个投票的工具而已。所以,要是在今天,钱钟书评教授就有点麻烦。因为他只有七篇文章,叫《七缀集》。他的《管锥篇》和《谈艺录》,严格说来还不能算专著,前者只是读书笔记,后者只是随笔杂谈。

  

   科研管理另一个荒诞的地方,是千篇一律的评定模式。美国一个著名的史学家叫史景迁,他科研成果都是用随笔写的,但他是著名的学术专家。我们如果也用随笔写作,人家就不把这算成“科研成果”。现在不允许你有学术个性。

  

   我们大学目前的这种管理,弄得老师精疲力尽,疲于应付。像这样管理下去,自然科学我没有发言权,就人文科学而言,很难搞出什么大成就来,因为它没办法坐下来读书。假如我想写点扎实的东西,这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可能同辈都提了教授,当了博导,我还没有搞出来,这时我心情很灰,自然就淡定不了。过去你没有写出来,只要你真有学问,大家都承认。现在如果没搞出来,即使你有学问,也没有人认可你,要是你到五十多岁还是个讲师,还是个副教授,甚至你太太也鄙视你。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课题优先。哪怕你有很多科研成果,你没有课题也不行。我一直想,一个人认真搞教学,认真搞写作,搞科研,他没有拿国家的钱,他还搞出一流的成就,为什么就不能评职称呢。不仅要有多少课题,还看经费,经费少了还不行。有些人会读书,但不一定会搞课题。这里面有些问题很复杂,当然有填报课题的技巧,也有一些人事方面的原因。总之,老实说,现在的大学管理,尤其是对中青年老师不利。因为我们这个年龄,在一个学校工作这么多年,我多写一篇大家说你比较勤奋,少写一篇人们说你这几年偷玩,不会影响到对我个人学术能力的评价。中青年老师如果长期没有搞出来,大家都说他比较笨。读书人就怕别人说笨。

  

   爱思想:压力很大。

  

   戴老师:现在像样一点大学里的老师,压力的确很大。我们文学院每次领导开完了会,大家的心情就很沉重。有一个老师,他说要一直这样搞下去,真的只好离开华中师大。另外一个笑着对他说,你先别说离开华师,谁会要你,能够死在这里就不错了。

  

   爱思想:现在是要三年一考评。

  

   戴老师:聘任合同三年一签。如果你是正教授,你没完成合同规定的指标,就会把你贬为副教授。副教授没有达到就贬为讲师。已经执行了好多年了。我们学校上一个三年度,就有几十个老师被降一级,我们文学院还降了一个老师,把他从副教授贬为讲师。

  

四、书斋写作与课堂教学

  

   爱思想:戴老师您给我们简单的说一说您这些年研究工作的变化。

  

戴老师:我科研的变化往往与个人兴趣有关,也与工作的要求有关。我原来喜欢研究诗歌,这几年的工作慢慢又转到了文献学,主要原因是我在跟博士生讲文献学课。讲文献学过程中,我发现古典文献教材与文学史教材一样,基本都大同小异,每本文献学教材,从文字到内容没有什么不同,文献学中的许多理论性问题没有人弄。我先是弄一些文献的搜集、考辨、辨伪,后来慢慢思考一点文献学中的问题,如古典文献学中,目录分类为什么从《七略》逐渐的慢慢地演变为四部?为什么古希腊从亚里士多德开始,就出现了现在这种学科分类和知识分类?如政治学、伦理学、物理学、生物学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戴建业 的专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02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9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