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一个母爱自恋情结及其道德绑架的反思

———— 王小帅电影《左右》之案例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39 次 更新时间:2016-03-18 07:10:30

进入专题: 母爱文化   群己权界   道德绑架   爱的反思  

吕嘉健 (进入专栏)  

  

  

   也许那个人遭到毁灭要比靠错误的手段得救好些。

   —— C.G.荣格(1)

  

  

  

   好的作品值得反复观看,并作为深度反思的有效素材。

  

   本文分析王小帅的电影作品《左右》(2007),英文译名是In Love we trust(trust,相信,信任,信赖,依靠),看后感到压抑,别扭,至今不能忘记。王小帅的冷峻严肃风格,很写实而含蓄的现实主义表现,给我们思考,尤其是不简单地给出结论,是反思的好作品。

  

   这部影片曾经获得了柏林电影节最佳编剧银熊奖(2008,第28届)。我不知道西方人将如何评价这部作品表现出来的中国文化,我的反感来自于对中国母亲以及中国母爱的反思。

  

  

   一,以母爱绑架前夫、现夫和前夫的妻子

  

   年轻的母亲枚竹当知道5岁的女儿禾禾得了白血病,感到痛入骨髓的绝望。最后的稻草就是如果有一个同父同母的同胞,用他的血配对,就有可能给女儿治好白血病。枚竹立刻想到了再生一个孩子来拯救女儿。可是禾禾的亲生父亲肖路四年前已经和枚竹离婚,且和年轻漂亮的空姐董帆结为夫妻。枚竹也和设计师老谢组成了新的家庭。老谢对待不是亲生的女儿视同己出,肖路也为了亲生女儿焦虑,从感情和金钱上极尽关爱。然而枚竹产生了一个荒唐的主意,要和前夫肖路再生一个非婚孩子。剧情在这里开始出现了中国文化的逻辑。枚竹断然做出了不顾一切后果且不容拒绝的决定;老谢自然是一个好人,他没有任何反对意见,表示无条件支持,除了没完没了的吸烟,和沉默,和继续无微不至亲密无间地爱惜不是亲生的女儿。肖路觉得这太荒唐,无法接受;在枚竹一意孤行的逼迫下,肖路以妻子董帆的反对为理由;但是枚竹不容商量地强迫肖路接受,且以令人惊诧的逻辑狠狠地说:“你不要再逼我了!”

  

   肖路回去和妻子董帆商量,董帆始而非常反感:丈夫一直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延缓他们要孩子的决定,现在居然要为了前妻的要求再去和她生一个非婚孩子!董帆去探看了肖路的女儿,出于对禾禾的同情她决定支持丈夫做出牺牲。接下来肖路三次到医院去“打飞机”,艰难地挤出他的精液,给枚竹做人工授精,均告失败,因为枚竹再婚后把和老谢怀上的孩子打掉了,形成了习惯性流产。

  

   于是枚竹变本加厉,要求和肖路床上来真的,誓要成功不可。肖路为此惊愕莫名;然而枚竹冷静地告诉他:你不要告诉董帆,我也不会告诉老谢。肖路觉得不能欺骗妻子,于是对董帆实话实说,董帆不能接受,只好向肖路提出离婚,肖路无话可说,默然听任妻子离婚的决定,头脑一切空白。

  

   疯狂而镇静的枚竹安候她的排卵期的到来,然后通知肖路,一起来到了她预先安排好的租房,冷静地准备和肖路“肉体自然授精”。一个小小的戏剧性此时出现了:枚竹的手机向来不上锁,在放衣服进袋子时碰着了按键,电话接通了老谢,而枚竹丝毫不觉,老谢拿着手机静静地听着远在城市某一个角落里妻子和前夫平静而完整的一场性交过程,被瞒在鼓里的老谢一语不发。此时象征着玉女的高圆圆出演的幼稚园教师正带着小朋友们在老谢的家里为禾禾唱歌慰问。

  

   性交之后,肖路接到了董帆的电话,董帆舍不得放弃肖路,在“我爱你”的哽咽声中说,飞机发生了故障,在最后关头我的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形象就是你的女儿禾禾,我同意你和枚竹…肖路回到家时,董帆正穿着红色的衣服给他做饭。而枚竹回到家里,老谢又出去买烟了,后来两人无声的做好了饭,在吃饭时,枚竹告诉老谢她准备要向公司请一段时间的假,老谢表示支持,并不动声色地提出,等孩子出生以后,还是让我们来带,而且对外不要说这是肖路的孩子,而说是我和你的孩子…

  

   王小帅实在够冷静而含蓄的电影叙事,给我们留出了很多回味的空间。肖路每次和董帆做爱,都足够艰难着陆,有时不举,半途而废;有时勉强挤出有限的能量,身心疲累气喘吁吁,于是董帆戏说,“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了!”当肖路决定也同时和董帆要一个孩子时,囊中羞涩的肖路榨干了存货,也无法满足董帆,年轻漂亮的空姐总是得不到鱼水之欢,泉涸,失望之极下两人几乎相忘于江湖。而老谢呢,抽烟是他最典型的戏剧动作,适时地离开不宜的场合,只好去一次次的买烟。影片最后的镜头是老谢诚挚的告白,对外不要说那是肖路的孩子,明年春节我们带着孩子回老家看看。这句潜台词告诉我们:老谢不是北京人,这说明了什么呢?对于了解老谢完全的好人形象,还提供了什么潜在的信息呢?王小帅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没有丝毫的感情用事,他拒绝了浅薄矫情的母爱颂歌主题,我宁愿相信他的反思批判大于歌颂陶醉。

  

  

   二、枚竹制造出来的两难困境

  

   枚竹在本片是一切情节的主动力和主题的决定性意志,左右为难的道德困境是枚竹制造出来的。

  

   本片题目“左右”的意义可以这样理解:左和右是一对对称的关系,剧中无论枚竹、老谢,肖路、董帆,都有一个左右的关系,生活就是这样的一个左右对称的结构制约。但是最大的意义还在于“左右为难”的处境。你既要顾及左方的诉求,也要满足右方的权益;你既会被右翼压迫,也会被左派狙击,任何人永远都在不同的左右为难之夹缝里遭遇选择困惑。是为“两难困境”。爱,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永远是一个左右为难的境遇。这部片子的左右关系和左右为难的境遇够复杂的了,不仅仅是夫妻孩子,还有两边的左右、新旧关系。这样的境遇放在西方人的文化里,也是一种考量人性的难题,何况在中国文化的背景之下?然而我要严峻地指出:枚竹的决定和行为,是用伦理的爱把其他人逼进了文化的死胡同,使你在人性的狭窄空间里左右为难,她用左边的爱绑架右边的爱,以伦理的爱消灭了别人人性的爱。这是中国母爱负面的一面,也是中国文化的逻辑表达。

  

   我们需要这样地提出问题:这样的难题放在别的文化背景下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和选择,且当母亲做出这样的决定后其他人是怎样的态度?为了拯救孩子的生命,其他人自动做出牺牲是一种高尚行为,但是如果是被人进行意志裹挟文化绑架则是否合乎理性和文明?非婚无爱性交生子是否可以只是作为一种为了人道目的进行的行为?是否可以为了一种爱而要求别人放弃尊严和自由的选择?自己的母爱是否可以以别人的爱和权利为牺牲品?为了母爱是否可以对别人欺骗和隐瞒?这种母爱合乎人性和普适性价值观吗?

  

   影片里枚竹有一句关键的台词,无论肖路提出他以及董帆甚至老谢的处境时,她都说:“我不管!”一语道破她的母爱自私心理。她还说:“你不要让她(董帆)知道,我也不会告诉老谢的!”我想中国人向来习惯于任性地做出这种“善意的强奸”和“善意的欺骗”之行为。枚竹以这样极端的方式绑架了另外两个无辜者的心理、权利和精神,强奸了老谢和董帆的自尊、意志和爱情,也使肖路同时成为一个无辜者,被放在了火上煎熬。他们三人都被迫放弃了自己选择的权利。这是“中国式的爱”的专制模式,它同时也是输不起,赢不了,放不下,松不开的锁定形式,以此推论,永远在死胡同里。

  

   在枚竹和多数中国人的心中是否有这样的想法:今天到处和不相干的人性交已经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如果为了拯救自己亲生女儿的生命,和前妻再干一次两次不是情有可原甚至道德高尚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们这些臭男人不是养情人泡小蜜而且玩妓女么?何况我还是你的前妻呢,以前你不是和我有过这样千百次的行为吗?母爱伟大!生命重于一切!为了伟大的目的,我们可以不择手段!我们又不是情感出轨,何况禾禾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呀!——但是这样的道理怎么说也让人感到别扭,感到憋屈,这样的潜规则怎么着也是以歪理公行的存在论推理出来的荒唐逻辑。

  

   更大的伦理在管着这个亲情的伦理。这个为了医学目的之行为结果会导致所有人以后将面对怎样的伦理挑战?这个未来的新生儿不是合法婚姻的结晶,我们将怎样一生面对他?他一生将怎样面对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我”是一个纯粹生理结果和医学目的之制造物?你们不是为了爱我而是为了爱另一个人才需要我作为“私生子”被制造的?作为工具“被制造”这样的角色将同时绑架这个未来者一生的灵魂。

  

   如果我们不能接受二奶及私生子文化,则这样的私生子也是不合法的。这个问题该片不予法律讨论,因为它已经被一种特殊关系所包容,尤其是被一种习惯性的隐瞒文化所遮蔽所包庇。法律难究其详。

  

然而人的心理、精神和权利这样的普世价值有最后的审判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母爱文化   群己权界   道德绑架   爱的反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91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