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兴中:简评《法律分析应该如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9 次 更新时间:2016-03-14 11:41:57

进入专题: 法律分析应该如何   昂格尔  

於兴中  

   罗伯特•昂格尔在1987年出版《虚假的必然性》一书之后,有八、九年的时间未发一文。1996年开始又陆续有新作问世,先是出了这本《法律分析应该如何?》,后由崔之元作序,将《虚假的必然性》的核心内容梳理一遍,以《政治学:核心内容,反命运的理论》为题重新出版。《虚假的必然性》是昂格尔多年呕心沥血编织成的原创性的社会理论,立意高远,气势恢宏,志在超越马克思主义和自由主义,读来使人振奋。但因为昂格尔的思路和风格素以欧陆18、19 世纪思想大师为楷模,思想深刻而行文考究,故此常常令读者望而生畏,难以领会其中旨趣。是以该书出版十余年来,尚未得到应有的重视。

   相比之下,手头的这本《法律分析应该如何?》(下称《分析》)就相对容易多了。对于一个热心追踪昂格尔思想发展轨迹的读者,读此书最强烈的感觉是:昂格尔的写作虽有间断,但多年献身追求的通过法律改革促进整个社会制度改革的伟大目标并没有改变。另外,也许是值得庆幸的事,在《分析》一书中,昂格尔已经不像十年前那样激进,尽管他仍然是一个十分热心的社会改革家。当年,昂格尔奚落自由主义法学的倡导者们如同失去了信徒的传教士,只能面对冷冰冰的圣坛时,曾不无激情地振臂一呼:“我们来了”。①十余年后,在《分析》一书中,昂格尔的语气已经缓和多了。在这本书中,昂格尔要以如何把握、而不是改变民主的声音的名义提出建议。

   一、为什么要读昂格尔?

   昂格尔在一系列著作中,以总体批判自由主义为己任,有不少独到见解。当然,批判自由主义乃是近两个世纪以来进步思想家们共同努力的一个方向。如果单就批判自由主义而论,并不能看出昂格尔的特别来。昂格尔之所以与众不同,一如罗蒂所指出的,“他的立场是着眼未来,而不是过去。”②因此,昂格尔不仅仅以批判为己任,而且更注重重建,提供了一套全面改进自由主义思想和制度的改革方案。不管昂格尔的改革方案在自由主义思潮仍占统治地位,自由主义社会政治秩序仍然稳如磐石的今天有多少可行性,昂格尔的努力已经为光拆不建的自由主义挑战者们挽回了不少面子。更重要的是,昂格尔的努力代表了一种改革的希望,一种进步的声音,它使人们再次听到了人类近代历史上那沉默了许久的主旋律——人的解放的乐章。

   然而,昂格尔之批判自由主义,并不是要彻底放弃自由主义。虽然他也曾激动地说过要以“超自由主义”来取代自由主义,但他毕竟也承认抛弃自由主义是不可能而且不可想象的事情。从《知识与政治》到《政治学》再到《法律分析应该如何?》,可以看出,昂格尔越来越明显地倾向于对现有制度改革的关注,最初敲开思想界大门的那种对抽象理论的炽热已经渐渐让位于对操作层面的冷静思考,而漫天撒网式的批评也为对具体法律分析方法的评价与超越所代替。在这种意义上,《法律分析应该如何?》代表了昂格尔对一系列问题,诸如民主制度的选择,权利的保障,司法机构的作用以及法律解释等比较成熟的观点,因此颇值得一读。

   20世纪中叶后期的世界思想界染上了一种无可奈何的后大师时代的综合症:在思想、学术、知识、意见和牢骚的取舍上,知识工作者们明显地冷落思想。面对知识的皮毛化,学问的商业化,出版物的图片化,文化内涵的青少年化,已经没有人敢于(或者不屑于)营造完整的思想理论大厦。18、19世纪那种思想辉煌、群星灿烂的景象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学者们自然而然地面临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死守大师时代遗留下来的丰碑,用敬畏和虚怀重述或诠释大师的丰功伟绩,在顶礼膜拜中得出一丝心得,从而使自己在学术界占有一席之地,就像《圣经》的诠释者们,凭借着解释《圣经》成为圣贤一样;另一种选择则是在一块小小的园子里找到安身立命的寄托,一生精耕细作,成为该领域中技艺精湛的头等工匠。

   这种后大师时代的综合症所导致的明显后果是:思想贫乏,知识的支离破碎,及研究领域的画地为牢。仅就研究成果而论,今天的知识界,具有百科全书式的原创性思想的作品是凤毛麟角,充斥市场的如果不是某一类思想、某一学派的观点或某一类问题的重述或综述之类的作品,便是研究报告、形势分析、个案研究之类的文字。加上被历史传统压迫得喘不过气来而又一心想要有所突破的研究者们所作的各种各样的新奇的尝试以及为好奇心所驱使尽情挖掘学界奇闻轶事的努力,使当今学界真正达到了“群龙无首,吉”的境地。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如果我们对思想还怀有一丝同情,看到昂格尔和他的作品时,我们便会自然而然地投以钦佩的目光。当然,光对思想有所同情还远远不够。阅读昂作尔还需要一种理想主义的改革热情和对自由主义政治法律秩序的利弊的深刻反省,还需要懂得站在历史的肩膀上和匍伏在它的脚下所看到的景观是截然不同的。如其不然,我们便无法欣赏和容忍昂格尔在他的理想的制度设计上有时表现出来的那种崇高的天真烂漫。

   昂格尔于1947年生于巴西。外祖父曾作过巴西政府的一名部长,30年代后期被巴西独裁者Cetulio Vargas流放。昂格尔出生后曾到过葡萄牙和美国。在纽约度过童年后,回到巴西读完中学和大学。21岁时,由于表现杰出,就读的Rio de Janeiro法学院准许他提前一学期毕业。巴西最高法院的一名法官当时称他是巴西最优秀的年轻人。1969年,哈佛法学院教授亨利•斯戴纳在巴西发现昂格尔,鼓励他去哈佛深造。③当时昂格尔在巴西已经小有名气。他用葡萄牙语写的政治评论和理论文章获得高度赞尝。葡萄牙有一位诗人称昂格尔为当今用葡萄牙语写作的最出色的修辞作家之一。

   1972年,25岁的昂格尔在哈佛法学院读完研究生,由于才华出众,翌年即被哈佛法学院聘为助理教授。28岁时出版《知识与政治》,开始了对西方社会政治理论的系统批判。29岁出版《现代社会中的法律》,从检讨现代自由主义法律制度成败的条件入手,论证了西方社会理论的困境,引起了法学界、社会理论学界强烈反应,成为哈佛大学专职教授。1981年10月,《美国律师杂志》的问卷调查表明,在全美法学院里最引人注目的年轻教授中,昂格尔名列榜首。至此,昂格尔已在美国学术界树起了自己的旗帜。

   1982年,“批判法学大会”召开第六届年会,在一次晚宴上,昂格尔发表了长篇讲话。这篇讲话后来发表在《哈佛法律评论》第96巻上。这篇内涵丰富,行文考究的讲话虽然不可能起到饭后茶余帮助消化的作用,但却成为批判法学史上的一篇纲领性经典,为当时正在蓬勃发展的批判法学运动提供了理论基础。 ④

   在批判法学运动一书中,昂格尔勾勒出了批判法学运动的发展大纲,也为他的鸿篇巨制,有关社会理论和政治学的三部曲,作了简明的解释。该书的一个主题即是对自由主义法律分析的批判。这个主题在《分析》一书中再度成为昂格尔的学术焦点。

   二、合理化法律分析

   《分析》一书,一如昂格尔的其他著作,可以分两部分来读。第一部分是对法律分析现状的批判,第二部分是改进法律分析的构想。学者们大都认为第一部分较为成功,而对第二部分则褒贬不一。该书虽然不足二百页,但所包含的思想甚为丰富。不可能在一篇短文中予以详细讨论。在这里,仅就昂格尔对“合理化法律分析”的批判略作介绍。

   在昂格尔看来,自由主义者经历了几个世纪精心营造起来的政治法律大厦,不尽人意之处尚多,尤其是对自由主义的法律自治神化所赖以建立的基石——法律分析,昂格尔更是不愿茍同,昂格尔对自由主义法律秩序的批判乃是以批判自由主义法律分析为开端的。⑤

   法律分析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在昂格尔的著作中,它既含有法律解释的意思,也含有法律推理的意思。昂格尔把传统的(即自由主义的或占主导地位的)法律分析称为“合理化法律分析”。

   “合理化法律分析”,实际上是对法律形式主义司法观的反动。法律形式主义认为,一个健全的法律制度已经为每一个有可能发生的案件提供了相应的规则,即每一条规则的含义基本上明确,有其独特的含义。法官的任务就在于正确地将规则通过逻辑推理运用于个别案件,从而得出可以接受的结论来。法律形式主义在19世纪末曾风行一时,但基本上已被发达国家的法律制度所抛弃。随着规则中心主义被法官本位主义取代,为了克服形式主义的缺陷,出现了从政策、目的及原则等实质性的角度维护法律制度的一致性和连贯性的尝试。这种尝试便是昂格尔所谓“合理化法律分析”。根据“合理化法律分析”,法官在处理具体案件时,必须要考虑法律规则所要服务的政策和目的。这种目的理论不仅会导致法官个人把自己的理解强加到法律规则之上,而且还特别容易把司法审判变成计算目的合理性的过程。问题在于任何目的都是时间性的,一旦环境和时代有所变化,目的自身也要随之而改变。这样,法律就难免自相矛盾,前后冲突。

   在昂格尔看来这种法律分析是一种有关政策和原理的普遍化和理想化话语。通过这种分析,把本来支离破碎的法律予以合理性的“重建”,使其成为一套理智的社会生活规则。(页36)“合理化法律分析”的主要任务是为一种被认为正当的秩序寻找理由。昂格尔指出,“合理化法律分析”对造成法律现实和法律理想之间差距的结构性和制度性的原因不闻不问,而把注意力集中在既有制度下如何对受害人的权利进行补救上,从而忽视了有些损害其实就是由制度本身的缺陷造成的。由于这种缘故,“合理化法律分析”便带有决定论的色彩。它告诉人们,抵制现有的秩序是错误而且徒劳无益的。昂格尔认为这种决定论与民主是不相符的,因为“民主反对的即是命定论,无论这种命定符合理性与否。”(页72)而“合理化法律分析”的误区在于,它从历史回顾的角度将民主的诸多成果,即一系列冲突和妥协,看作是沿着一条明智的道路迈出的合理的步子。

   在昂格尔看来法律分析应该关注制度的改进问题。而在这方面,“合理化法律分析却一筹莫展。昂格尔认为,之所以如此,有下列几个原因:

   首先,从历史的角度看,“合理化法律分析”之所以不重视制度改进问题,乃是由于受到罗斯福新政的影响。昂格尔认为新政是制度改革者同强权利益集团之间的妥协或释然。通过妥协,联邦政府得到了管理经济和公民经济福利的权利,但却不得不放弃重组生产交换制度,从而重新设计社会财富和收入的基本分配的主张。(页数35)由新政引起的社会民主妥协预先扼杀了解决更广泛的意义上的冲突的可能性,而目前法律人不愿意涉足法律制度和结构的改进乃是这一后果在法律领域中的反映。

   其次,在昂格尔看来,“合理化法律分析”之所以不愿意触及结构性的改变,另一个原因在于受到了19世纪末法律科学思潮残余的影响。法律科学思潮的核心观点是认为存在着一种独立于政治的自然的经济、社会、法律秩序。而法律有其自身的客观运作规律,不为政治或其他因素所左右。法律制度的演进有其自身逻辑,不可随意改变。本世纪以来,虽然法学流派层出不穷,但并未将法律科学思潮取而代之,而是凌驾于其上,任其残余仍然占据着法律思想界。

   再次,昂格尔认为,所谓“悲观主义的进步改革论”也是“合理化法律分析”不注重研究制度改进的一个重要原因。悲观主义的进步改革者认为,任何民主的或社会的变革都有可能导致多数人以比现有制度和结构更坏的方式对待弱者的结果。与其这样,不如在现有制度下致力于研究如何补偿迫害者的权利,哪怕这种努力在一定意义上有同现有制度合谋,以不断使人受害之嫌。

   指出了上述几点造成“合理化法律分析”对制度改进冷漠的原因之后,昂格尔进一步论述了支持“合理化法律分析”的四条理由。

第一,“合理化法律分析”对类比推理的运用存在着一种偏见。昂格尔指出,在法律史上类比推理曾被广泛的运用过:“类比推理与人的知识同在”(页 62)在类比中自我经验的解释和他人经验的解释互为表里,以具体境况为导向,具有不可普遍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法律分析应该如何   昂格尔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822.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