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年:所谓“国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17 次 更新时间:2016-03-13 17:59:12

进入专题: 国医   中医  

傅斯年 (进入专栏)  

  

   中国现在最可耻、最可恨、最可使人断气的事……是所谓西医,中医之 争。……日本的侵略不得了,如我们有决心,有准备,加以极大之努力,而且善 于利用局势,日本总有受教训之一日。只有中医、西医之争,真把中国人的劣根 性暴露得无所不至!以开了四十年学校的结果,中医还成问题!受了新式教育的 人,还在那里听中医的五行、六气等等胡说!自命为提倡近代化的人,还在那里 以政治的或社会的力量作中医的护法者!这岂不是明显表示中国人的脑筋仿佛根 本有问题?对于自己的身体与性命,还没有明了的见解与信心,何况其他。对于 关系国民生命的大问题还在那里妄逞意气,不分是非,何况其他。对于极容易分 辨的科学常识还在馄饨的状态中,何况较繁复的事。到今天还在那里争着中医、 西医,岂不使全世界人觉得中国人另是人类之一种!办了四十年学校不能脱离这 个中世纪的阶段,岂不使人觉得教育的前途仍是枉然!

  

   中国人到了现在还信所谓中医者,大致有几个原因。最可恕的是爱国心,可 惜用的地方大错了。人们每每重视本地或本国对于一种学问或艺术之贡献,这本 是一件普通的事,而且在略有节制的范围内,也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才可以激 励出其土、其国更多的贡献来。不过所谓中医并非纯粹的汉土产品,这类的方技 在唐时颇受印度及中亚的影响,在宋、元更受阿拉伯人的影响。中医本来即无病 理,又缺诊断,无非是一部“经验良方”。

   这些经验良方不是一处来的。这类考据,此地无法谈,我只提醒一句,其实 医学在现在并无所谓国界,虽德国、法国、英国、美国的风气各有小小不同,在 基础上全无半点分别,这不是论诗宗、评画派一流的事。第二个原因是头脑不清 楚。对于一切东西皆不深信,也皆不信,人云亦云,生病请医生全是试试看,恰 如乡下老太婆生了病时拜一切神佛一般。这全是以做梦的状态对付死生的大事。 第三个原因是教育不好的结果。中国的教育中没有给人安置一个坚实的科学常识 训练,故受此教育者后来糊涂如此。

  

   我以为目下政府及社会上人应该积极注意此事。想法子不再为所谓“国医” 丢国家民族的丑了。即如数月前设置所谓中医研究所之争,真是一件意气与无知 之充分表演,不图今日见此11世纪的恶剧。又如近时几个监察委员弹劾中央医院 的事,真正是件大笑话,中央医院究竟杀人不杀人,须待有资格的医士检定,岂 是几个在事外监察委员所能凭空断定的。以非技术的国家官吏去判断纯粹技术的 问题,监察员坐在家中做了监察吏,这要比《洗冤录》所代表的文化还要退下几 步。

  

   以政治的立点论,中国此时医学卫生的状态有下列几件事急须要做。第一, 应该多设几个训练在内地服务医生之学校。目下的有名医学校,国立的如上海医 学院,私立的如北平协和医学校,所造出的医生很能适合近代医学所要求的高标 准,但听说他们每每喜欢在大埠作业,到内地去是很少的。所以内地至今等于没 有真的医生,只靠几个教会的医院对付。这是不应该而且不了的事。至于各省设 的医学校每每不能甚好,专靠他们也不是办法。现在应该集中力量,或就已有好 的医学校中设农村服务医生一科,使他们在毕业后到内地,或者简单到内地乡村 里办医学校去。听说南京中央医院有此类之计划,我希望它早能实现。第二,内 地之需要公共卫生比需要医士还迫切。医士之训练不能速成,一时断难普及,不 如先尽量讲究公共卫生,收效较快。况且中国是个世界上病菌最多的国家,各种 疾疫并世无双,故死亡率在一切开化与未开化的人类之上。对付此情形之最有效 方法,无过于防范于未病之先。以南京论,原来到了夏季、秋季伤寒、霍乱、疟 疾之多,是大可使人吃惊的。几年以来,以卫生署及其附属机关之努力,特别是 防疫注射之努力,这些病减少得多了。这样工作,比在南京多设几个医院的效力 还重要。在中国的目下经济情形论,若干公共卫生的事业是难做的,然也不是一 无可做的,其中也有若干不费钱只费力的。这里头的缓急与程序,要靠研究公共 卫生的人的聪明,绝不是在中国乡村中无可为者。这件事要办好了,中国要少死 许多人,即是省略了很大的国民经济之虚费。第三,要多多的训练些内地服务之 看护。中国人太忽略看护对于疾病之重要了,以为万般的病都只要靠药治,因此 死人不少。内地人之无看护知识,因而更需要能服务的看护,本是不待说的。不 特有训练的看护应该更多,即一般的看护知识也应该灌输在国民教育之中。…… 第四,更多用的医药品应该由政府自己设厂制造,或促成中国工业家之制造。如 吸水棉、纱带、酒精,果一切仰给于国外,在国民经济上看来大不是了局。医药 品是最不能不用的洋货,若因医药事业之进步,这个贸易的漏洞太大了,决不是 办法,所以政府及社会应该及早准备。第五,政府应该充分的推广生产节制。中 国人口问题中的大毛病,第一是多产,第二是多死,这中间含有无数的浪费。果 以医学卫生事业之进步,死亡率减少了,而生产率不减少,又不得了,所以生产 节制大与社会安定有关。不过目下实行生产节制者,多为充分受教育之新家庭, 此一个比较的能生长并能教育子女的社会阶级偏偏节制生产,而无力多生偏要滥 生者不受限制,岂非渐渐的使我们的人种退化?所以政府应该对于一切患有花柳 病、遗传性的精神病之人,及有遗传性的犯罪者,及绝不能自立者,利用最新发 明的方法,使之不生育。近代国家的责任一天比一天大,作这样事若能做得妥当, 不算是妄举。第六,政府应大量的奖励在中国的近代医学,此意待下次详说。

  

   至于对付中医,似应取得逐步废止之政策。内地目下尚无医生,大埠的医生 也不够用,而愚民之信此如信占卜相面看风水一般,禁止之后使他手足无所措。 或者免不了暂且保留此一个催眠术。同时却也不能不管理他。若干真正胡闹的事, 不便使他再做了。以后因有训练医生人数之增加,逐步禁止这些“国医”。目下 可以先把大埠的“国医”禁止了,至少加一个重税于那些大赚钱的国医以取“寓 禁于征”之作用。管理他们的衙门,当然是内政部礼俗司,而不该是卫生署,因 为“医卜星相”照中国的“国粹”是在一块的。论到“国药”之研究,乃全是训 练有学问的近代药学专家的事,医药之分析,及其病状效能之实验,决不是这些 不解化学的“国医”所能知觉的。

  

   我是宁死不请教中医的,因为我觉得若不如此便对不住我所受的教育。盼望 一切不甘居馄饨的人,有是非之心的人,在这个地方不取模棱的态度。

  

   (原载1934年3月5日《大公报》星期论文,又载1934年8月26日《独立评论》 第一一五号)

  

进入 傅斯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医   中医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778.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