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勇鹏:推倒柏林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99 次 更新时间:2016-03-13 11:19:02

进入专题: 柏林墙  

蒙勇鹏  

    

   一、 冲破牢笼

  

   这是一个梦幻般的日子,这是一个狂欢的日子。

  

   1989年的11月9日,隔离东西德国的柏林墙轰然倒塌,分裂了40年的东西德人民迈出了统一的第一步。

  

   在当天下午的每日例行记者招待会上,主持会议的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沙博夫斯基已经准备收场了,意大利安莎通讯社记者里卡多·艾尔曼拼命摇晃手臂要求提问,沙博夫斯基不得不让他发问。他问道:"您曾谈到当局犯了很多错误。您是否认为您不久前介绍的旅行法草案是个错误呢?"

  

   沙博夫斯基掏出一张纸,宣读了新旅行法草案内容,然后说:"私人出国旅行今后无须说明理由。"接着又说:"按我的理解,该法从现在就生效,立即生效。"

  

   这时是下午6时53分。其实,当时新草案并没有获得通过。

  

   这个时候,东德的其它领导人正在闭门开会,谁也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而东德的群众从电视实况转播中都清楚地听到了沙博夫斯基的话。世界各大通讯社几分钟后纷纷转发这一消息,称"民主德国开放边界,柏林墙不复存在。"

  

   西德首都波恩,联邦议院中断了会议,向媒体发表声明。社民党主席弗格尔说:"这一决定表明,柏林墙在28年之后,失去了它的作用和意义。"议员们激动地唱起了国歌。

  

   晚8时15分,第一批约80个东德人已经来到柏林墙边打探消息,到晚上11时,过境关卡上聚集了3万人。11时过后不久,东德的国家安全部少将尼布林下令打开了边界。其实,晚上9时30分左右已有数不清的人从东柏林进入了西柏林,东德的边防警察已经无法控制他们了。

  

   通过决口向外涌出的人越来越多,悬念变成了狂欢,西方的主人也加入到变为现实的神话之中。他们冲向东柏林人涌入的入口处,给客人们抛去巧克力、石竹花和玩具熊,敲击客人们的两冲程卫星牌小汽车以示欢迎。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相互拥抱,新结识的朋友痛饮香槟,人人眼里闪动着泪花。他们叫呀,笑呀,唱呀,跳呀,闹呀,一片沸腾,他们将柏林墙由一座监狱变为一个舞台。

  

   在勃兰登堡大门前,德国人爬上了墙头,把一个又一个的人拉了上去。他们打着V型手势,齐声呼喊:把墙推倒!并唱起"我们必胜"!

  

   甚至连东德的边防警卫和国民军部队也被卷入这一欢闹的场面,他们在瞬间由看守变成同庆者。一位军官接受了插在他的步枪里的鲜花,那边又有一位军官羞答答地把自己的军帽赠给了一位姑娘,这位要军帽的姑娘给了他一个回报的吻。在勃兰登堡门前,还有一位军官起先坚守警戒线,不让群众通过,尔后在一位只想在有生之年体验一回步入另一半柏林的老太太的愤怒和痛苦的眼泪下屈服了,并亲自护送这位老人到了那边。

  

   此时,有些人站在这道"反法西斯的防护墙"上开始用锤子砸墙,他们似乎真正想拆掉这座墙。

  

   负责防卫城市中心地带的英国军人派出了一支军乐队来到柏林墙前演奏,不仅为了缓和气氛,而且也是为了对局势加以不露声色的观察,英国人还提供了不带标记的大轿车把游客送来送去。

  

   "就像圣灵降临,就像天使张开了翅膀……"一位亲眼目睹了此情此景的德国作家这样写道。

  

   柏林墙被推倒了,禁锢人民自由的耻辱的象征被推倒了,东德人民无比高兴。他们走上街头,来到柏林墙边,通宵达旦地狂欢。柏林墙边欢呼声和哭泣声响成一片。他们为"我们是人民""我们终于是人民了"而庆贺。

  

   1989年的秋天,东德人民鬼使神差,没费一枪一弹就结束了一个时代。莱比锡大学的校长说:"难以置信,没有人被杀,没有人受伤,没有一块玻璃破碎,就像有位天使从这里路过洒下了鲜花。这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回忆的一刻。"

  

   普通的东德民众半个世纪以来还是头一次不用顾及威胁,他们像过节一样高兴,他们在西德免费喝豌豆汤、喝啤酒,免费看西德的足球比赛、听摇滚音乐会和交响音乐会。西德的银行星期六、星期天全天开业,让每个东德人领取100西德马克的"欢迎礼"。然后东德人就去商店买随身听和牛仔装,甚至连商店在这个时候也不用遵守严格的法定营业时间。东德人乘坐西柏林地铁可以不买票,西柏林还备有城市游览图、咖啡和香蕉,全部免费提供给东德人。

  

   在那段魔幻般的时间里,两边的德国人都发现他们真是同根同族。西德人过去一直粗线条地支持统一,但同时又把他们的穷亲戚当成负担,现在却认识到,他们的的确确对自己的兄弟姐妹极为关心爱护。而东德人呢,此时被他们到处遇见的富裕和盛情弄得眼花缭乱。

  

   一个月之后的12月11日,由东德、西德边防军同时行动,在一天之内炸毁拆除了边界上的全部界障,把二战后的冷战产物一扫而光。

  

   这段日子里,西德电视台播出一幕幕动人的现场镜头:屏幕上出现了三姐妹,姐姐在30年前迁往西德,从此和家人隔断了联系,离别时她们风华正茂。历尽沧桑后,铁幕拆除,她们终于久别重逢。此时的三姐妹,个个飞雪染鬓,她们无言以对,相拥而泣。

  

   推倒柏林墙之后,从1990年6月13日起,300名东德士兵和600名西德士兵借助13台推土机、55台挖掘机、66台起重机和175辆重型卡车的力量,开始彻底铲除已被民众大面积捣毁的柏林墙。到这一年的11月30日,除了6段留作纪念的柏林墙,其余的全被铲平。混凝土被粉碎再生,铺设道路,250块柏林墙墙体以1万到15万马克的价格被拍卖。

  

   1990年3月,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进行了40年来的首次民主选举。

  

   1990年10月3日,德国正式宣布统一,两个德国并存的现象一去不复返,10月3日被定为神圣的"统一日"。

  

   这一天,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好像全柏林的人都来了,全德国的人都来了,全世界的人都来了,到处是香槟、啤酒、鲜花,彩旗,小娃娃高高地骑在父亲肩头,白发苍苍的老年人流下激动的泪水,年轻人也不管认识不认识,碰在一起就大声说笑。晚上,礼花燃放起来了,钟声敲响了,一个统一的德国诞生了。

  

   狂欢之夜的交通几乎中断。

  

   柏林,今夜无人入睡。

  

   德国,今夜无人入睡。

  

   二、人民说了算

  

   历史不是专制者自己说了算的,执政党不肯改革不肯进步,人民不答应。

  

   谁也没有想到,搬动柏林墙上第一块石头的,竟然是匈牙利这个中欧小国。

  

   大批逃离社会主义阵营的人们是从匈牙利开始的。当时,罗马尼亚的居民大批跑到匈牙利,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要求匈牙利交还出逃人员,匈牙利政府予以拒绝。两国关系剑拔弩张。1989年3月底,匈牙利总理内梅特前往苏联摸底,戈尔巴乔夫明确告诉他:"只要我坐在这个位子上,苏联就不会干预。"当时苏联在匈牙利有8万驻军。苏联的态度给匈牙利吃了定心丸。内梅特回国后,匈牙利正式加入了日内瓦难民公约。凭这项公约,匈牙利就有权拒绝交还难民,这等于给东欧诸国送去了一个匈牙利脱离东欧集团的信号。5月,匈牙利又做出一项决议,开放与奥地利的边界,清除埋设在260公里长的边界的地雷,打开了东欧国家与西方的通道。6月27日,匈牙利外长久拉·霍恩和奥地利外长阿洛依斯·莫克象征性地在奥匈边界剪断第一截铁丝网后不久,一批批东德人便通过到匈牙利旅游的机会逃往奥地利,继而逃往西德。

  

   新一轮更大的逃亡潮开始了。

  

   柏林墙的历史竟然与"逃亡"一词共生共灭,它因逃亡潮而建,又因逃亡潮而垮,真是匪夷所思又耐人寻味。

  

   捷克首都布拉格同样成为东德人逃往西德的通道,一群群东德人开车来到布拉格,他们把车扔在大街上,飞快地跑进了西德驻布拉格的大使馆,成人们先把孩子和玩具熊举过栏杆,送进使馆的后院,然后乘警察未赶到时自己也翻墙而入。这时警察赶来了,把正在爬栏杆的人往下拉,院里的人则把他们拼命往里拽。天黑了,使馆内成百上千的难民轮流睡觉,大厅里搭满了双层床,后院扯起了应急帐篷。下雨了,冰冷的雨水把院子弄成了泥潭,可是仍然有更多的人想闯进来。

  

   第二天,更多的人来了,重复着同样的事情,警察也多起来,把使馆围住,可是难民更多,又把警察围起来。他们说什么也不肯回去,他们只有一个愿望:要西德政府接受他们。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波兰,近2000名东德难民汇聚在华沙的西德使馆门前,他们不愿再回东德,要求做一名西德人。

  

   时间很快到了9月底,一直密切关注局势的西德外长根舍心里明白,他正在目睹东德的灭亡,他要为这堆烈火再添把柴。9月30日,根舍飞抵捷克首都布拉格,在使馆阳台上亮相,他宣布,在那里的东德人将获准移居西德。话没有讲完,欣喜若狂的听众就爆发出阵阵欢呼声。

  

西德的一位护送者随这些东德移民一同乘车奔赴西德,当他目睹列车梦幻般地从东德通过时,他也感到东德的日子屈指可数了。田野里,城市中,人们自发地向飞驰的列车挥动白手帕,以示声援,列车上的人十分感动。当列车开进东德某城市的车站时,他们的原持护照要被收回(这是东德方面提出的先决条件,以示这些人并非逃亡者,而是被东德驱逐出境的"叛徒和罪犯"),这些东德人表现出莫大的鄙视,不仅将身份证扔在了月台上,而且还将东德的纸币和硬币当废物扔掉。虽然这个车站已实行戒严,群众进不去,到处是可怕的秘密警察,可还是有一位当班的铁路官员脱帽,一位铁路工人把大盖帽拿在手中向他们致敬。几个小时过后,当列车载着这些乘客隆隆驶入联邦德国的境界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柏林墙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76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