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武:《三国演义》与《平家物语》艺术特色之比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18 次 更新时间:2016-03-13 10:48:14

进入专题: 三国演义   平家物语  

李英武  
出山之后,更表现出了出奇制胜、料敌如神的奇才。草船借箭、空城计中,他临危不惧,以超人的智慧在谈笑自若和轻松幽默的情况下化险为夷,渡过难关并取得了胜利。他能使周瑜也甘拜下风,发出“既生瑜、何生亮”的哀叹。长坂坡一战,刘备几乎全军覆灭,孔明却借了东吴的力量,打败了曹操,并占有荆州。七擒七纵,恩威并重,使孟获从心里喊出:“丞相天威,南人不复反也!”诸葛亮之所以可贵,还因为他有许多优秀的品质。他有远大的政治抱负,有坚毅不拔的决心,有宽广的胸襟。他对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执着精神,更是感动着历来的读者。“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杜甫这饱含深情的诗句,道出了后世人们的共同心声。

   曹操作为一个奸雄的形象,封建统治者的残忍、军事家的才能、笼络人心的权术和奸诈的性格、横塑赋诗的文才,连同那有名的利己主义哲学,复杂而又和谐地统一在一起。他具有一般统治者的特征,却又有很独特的、充满着血肉的个性。他为替父报仇,不惜用最野蛮的屠城手段。杀吕伯奢一家是他负义、残忍性格最突出的表现之一。他处理许都失火事件的手段,更是集中表现了他狡猾、奸诈和残忍的性格,其喜怒莫测的心思教人不寒而慄。梦中杀人、72疑冢, 使曹操内心的怯弱和他的凶心、狡猾结合在一起,富有个性地表现出来。由于罗贯中艺术地、生动地塑造了这一形象,所以他能够长期活在人们的口头和想象中。而曹操的基本性格——奸雄,则使他成为一切具有同类性格人物的代名词了。

   《三国演义》运用了多方面多角度刻划、对比衬托刻划、典型细节刻划、重笔渲染刻划等多种艺术手段,对塑造栩栩如生的众多英雄形象,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平家物语》成功地描绘了武士阶级众多代表人物的性格特征,平清盛的刚愎暴戾,源义仲的刚勇粗豪,源义经的智勇果敢,都刻画得十分鲜明。其中,尤以平清盛和源义经这两个人物形象最具特色。平清盛和源义经分属平氏与源氏,都是领兵的主帅,前者为这段巨大历史变动期的失败方;后者虽为胜利的一方,但却在建立了卓越功勋,成为显赫一时的英雄人物后,倏然成为悲剧性的人物。他们的命运,令人玩味。

   平清盛性格粗犷、豪迈不羁、行动果断、桀骜不驯。他在保元、平治两次战争中立下大功掌握了全国的军政大权,在六波罗建立了军事独裁的武家政权。他的政治路线十分明确:为了建立牢固的武家政权,要扫除一切障碍、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与皇室决裂。他听说“鹿谷事件”的主谋是后白河上皇时,暴跳如雷,准备立即派兵攻打皇宫。他的长子重盛百般劝阻,虽没攻打皇宫,却把后白河上皇囚禁到城南离宫。并且盛怒之下,一气罢免了“关白”、大臣等43个贵族的官职。这充分表现出他果敢、刚毅的性格。然而十几年后,平氏子孙并未继承他的武士精神,都已贵族化,不但脱离了原来的武士部下,更脱离了民众。平氏已不再代表新兴的封建武士阶级利益,已蜕化变质,软弱无能了。平清盛最终在一片源氏起兵声中郁愤而死。作品出于盛者必衰,骄者必败的观点,把平清盛塑造成一个横行暴虐的反面人物的典型,把他描写成忤逆不道的“曹孟德式的叛臣”,让他不得好死,临终时身患怪症、五内俱焚,死后被打入烈火地狱。作者把平氏失败的原因归于平清盛的专横跋扈、叛逆不道。其实,平氏灭亡是平重盛背离武士阶级、贵族化和走投降路线造成的结果。

   源义经是镰仓幕府的创建者源赖朝的幼弟。他具有临危不惧、善于出奇制胜的才干。源义经帮助源赖朝消灭了源义仲,然后从京都西下,追击逃往西国的平氏。书中描写他攻打平氏据守的福原时,敢于向天险挑战,采取了乘黑夜绕出敌后的战术,从峭壁悬崖上,纵马一跃而下,带领他的少数人马,出奇不意地攻入敌人的后方,终于取得了战役的胜利,使得平氏失去了东山再起的可能。为追击平氏,他克服不谙舟师的弱点,抱定义无反顾的决心,率部杀向四国的八岛,以少胜多,取得了奇袭的胜利。通过这些战役的描写,突出了他机智、果断、临危应变的才能,映衬出这个驰骋杀场、叱咤风云人物的精神境界。然而,赫赫战功在给他带来荣耀的同时,也引起了其兄源赖朝的猜忌;于是他突然失势,从一个三军统帅沦落为一个逃亡者。作品对这一悲剧性转折,只用寥寥几笔匆匆带过,不再写他最后的悲惨结局。

   《平家物语》刻划人物的一个突出特点,即:凡表现忠勇的,一概加以赞赏;凡见利忘义、临难苟且偷生的,一概予以贬斥。作者对于平家方面的重盛、维盛、重衡、忠度、教经、知盛,源氏方面的义经、俊宽、文觉、嗣信等,都于笔墨之间给以赞赏的刻画,而对于临危逃跑、委曲求全的不忠不义之辈,不论其属于何方,丝毫不予宽宥。如平宗盛,不在战败之际毅然死难,反而向源氏乞怜,作者讽刺他犹如“猛虎在深山百兽震恐,及在槛栏之中摇尾而求食。”

   作品刻画这些武士时,不单纯赞其忠勇武道,同时也刻画了他们的感伤多情,对弱者抱有同情心,对幼者富于慈爱感。平家武士飘泊西海,抛妻弃子,生离死别时的凄婉动人的场景,十分生动传神。

     四、成功的战争描写

   《三国演义》以善于描写战争见长,其攻守进退的谋略,基本符合军事科学原则。全书写了大小40余次战役,每一战役都写得生动具体,而又各具特色,使读者无重复之感。有的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有的是结成统一战线打击主要敌人,有的是利用地势、天候、水利、火攻打击敌人,有的是瓦解敌人,以毒攻毒,有的是利用情报、制造假象迷惑敌人,有的是利用攻心战术,还有诱敌深入、夜袭、偷袭、打埋伏、攻其不备、以逸待劳、避敌之长、攻敌之短等多种战略战术。读者就象走进了战争大观园。《三国演义》把战争写成复杂的政治与军事相结合的多角度的斗争艺术。在大型战役中,起主导作用的不是武将而是诸葛亮、周瑜、司马懿、陆逊等军师、谋士型的人物。书中写得最精采的是赤壁之战。孙刘联兵共同抵抗曹操,周瑜与孔明暗斗,演出了“草船借箭”、“借东风”等许多精采节目,群英会、反间计、苦肉计、诈降、连环计,使奸诈而骄傲的曹操一再上当,致使被火烧了战船,狼狈溃败,及至脱了“华容之难,行到谷口,回顾所随军兵,止有二十七骑。”这场惨败,使历史进程迈入三国鼎立时期。

   《平家物语》与《三国演义》在战争史记小说这一点上是异曲同工。《平家物语》中关于战争的描写,日人向称日本古典战争文学的顶峰。它刻画了众多的战争场面,“横田河原交战”、“坠入俱梨迦罗峡谷”、“筱原交战”、“河原交战”、“志度浦交战”、“坛浦会战”等等,作品中刀光剑影、人喊马嘶的景象,给读者以身临其境之感。源氏经常以奇兵取胜,以少胜多,他们英勇善战,主从之间亲密无间,患难与共。卷九“木兽之死”写得很有特色,先写源义仲与今井四郎兼平二人生死与共亲密无间的主从关系,后写源义仲在大势已去,处于敌人重围之中,仍不失武士的英雄本色,血战到底的豪迈气慨。作品以疾风暴雨的笔调,只写出双方兵马的几组悬殊数字,就使读者想像出源义促在怎样危难的情况下,一步步突破敌军重重包围的情景。今井兼平得知源义仲已死之后毅然自尽,充分表现了武士的忠义信念。

   《平家物语》描写战争有一特点,即不止描写战争场景,且突出作战双方的士气,以揭示源氏与平氏两军精神面貌的巨大差别,这对战争的胜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卷五“富士川”中,大将军权亮少将平维盛招长井斋藤别当实盛叫来,询以东国武士的实情。作品通过斋藤的回答,对源、平两军的军心士气做了非常鲜明的对比。“‘实盛这样的射手,东国是不计其数的,……每一个大名,军兵再少,也不下五百骑,……打起仗来,父亲死了也罢,儿子死了也罢,飞马越过继续拼杀。西国人打仗,父亲死了要守灵供养,忌期满了才能出征。儿子死了,心疼得不能再打仗。……’平家的武士听了,都吓得发起抖来。”两军对垒之前,平氏一方已先胆怯怕战,完全丧失了武士阶级的进取精神,这正是源平两军胜败的原因之一。

   与《三国演义》不同,《平家物语》中看不到指挥官运筹帷幄的作用,有的只是武将驰骋疆场以及战场上的浴血搏斗,而且对战斗场面的描写有些定型化。但《平家物语》仍不失为一部优秀的战记文学作品。

   综上所述,《三国演义》和《平家物语》各为中日文学史上的巨著,它们作为各自民族的英雄史诗,在民族文学宝库中成为永不凋谢的鲜葩,流传后世。两书都成功地运用了历史史料,组织了宏大的艺术结构,塑造了栩栩如生的英雄形象,描绘了壮观的战争场面。虽然采用的艺术手法同中有异,但两书都取得了卓越的艺术成就,这也正是《三国演义》和《平家物语》千载流芳、家喻户晓的原因所在。

  

  

  

   【参考文献】

   ①罗贯中《三国演义》,人民文学出版社;

   ②申非译《平家物语》,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第1版;

   ③郭豫适《中国古代小说论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985年第1版;

   ④徐君慧《中国小说史》,广西教育出版社,1991年第1版;

   ⑤赵乐甡主编《中日文学比较研究》,吉林大学出版社,1990年;

   ⑥刘振瀛《试评日本中世纪文学的代表作〈平家物语〉》, 《国外文学》,1982年第2期。

  

  

    进入专题: 三国演义   平家物语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比较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757.html
文章来源:《东北亚论坛》(长春)1996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