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巍:人民币崛起的国际制度基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5 次 更新时间:2016-03-12 00:30:08

进入专题: 人民币   SDR  

李巍  
(26)相反,一种货币的霸权地位一旦确立,国际制度的重要意义就大打折扣,因为霸权货币国不再特别需要国际制度的支撑和辅助作用,反倒会认为国际制度成为对本国货币政策的一种约束。

   (27)Alastair Iain Johnston,"Is China a Status Quo or Powe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27, No. 4, 2003, pp. 5-56.

   (28)七国集团因1998年俄罗斯的加入而变成了八国集团,但俄罗斯在集团中并不能参加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因此在金融和货币领域,仍然是七国集团的治理结构。

   (29)崔志楠、邢悦:《从“G7时代”到“G20时代”:国际金融治理机制的变迁》,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1年第1期,第134~154页。

   (30)比如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中国一直是G7的被告。

   (31)IMF Finance Department,"Quota and Voting Shares Before and After Implementation of Reforms Agreed in 2008 and 2010", http://www.imf.org/external/np/sec/pr/2011/pdfs/quota_tbl.pdf, 2011-03-03.

   (32)Corporate Secretariat of World Bank,"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Voting Power of Executive Directors", http://siteresources.worldbank.org/BODINT/Resources/278027-1215524804501/IBRDEDeVotingTable.pdf.

   (33)李巍、孙忆:《理解中国经济外交》,载《外交评论》2014年第4期,第18~19页。

   (34)周小川:《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中国人民银行网站,2009年3月23日,http://www.pbc.gov.cn/publish/hanglingdao/36/2010/20100914193900497315048/20100914193900497315048_.html。

   (35)Daniel W. Drezner,"Bad Debtsz Assessing China's Financial Influence in Great Power Politics",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34, No. 2, Fall 2009, p. 39.

   (36)事实上,在周小川文章发表的数天之前,俄罗斯就已经提出过类似的主张。不过,对于俄罗斯的建议,国际上没有任何反响,直到周小川提出建议,国际舆论才开始广泛关注。

   (37)潘英丽:《国际货币与金融体系改革研究》,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13~114页。

   (38)IMF,"Special Drawing Rights(SDRs)", http://www.imf.org/external/np/exr/facts/pdf/sdr.pdf, 2014-03-25.

   (39)中国学者发表了大量关于提升SDR国际货币职能的著述,参见丁志杰:《应积极推动人民币成为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载《现代国际关系》2010年第6期,第14~16页;王信:《改革国际货币体系、进一步发挥SDR作用的前景分析》,载《外交评论》2011年第3期,第33~43页。

   (40)尽管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伦敦公开宣示,中国是现有国际金融体系的维护者,但显然这只能被视为一种策略性的外交表态。对于李克强的表态,参见《李克强与英国首相卡梅伦共同举行中英全球经济圆桌会》,新华网,2014年6月18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6/18/c_1111207704.htm。

   (41)蒙代尔:《蒙代尔经济学文集(第六卷)•国际货币:过去、现在和未来》,向松祚译,中国金融出版社2003年版,第127页。

   (42)Michael Mastanduno,"System Maker and Privilege Taker U. S. Power and the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World Politics, Vol. 61, No. 1, Jan. 2009, pp. 121-154.

   (43)李巍:《霸权护持:奥巴马政府的国际经济战略》,载《外交评论》2013年第3期,第53~54页。

   (44)《美国称二十国集团在世界经济领域中作用关键》,新华网,2010年11月2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0-11/02/c_12726711.htm。

   (45)根据2010年达成的协议,IMF执行董事会也将有所改革,欧洲国家将出让两个席位以体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参见"IMF Board Approves Far-Reaching Governance Reforms", IMF Survey, November 5, 2010, http://www.imf.org/external/pubs/ft/survey/so/2010/NEW110510B.htm。

   (46)尽管美国白宫方面声称对批准IMF改革方案态度积极,但国会一直未能通过相关立法。美国国内政治斗争对IMF的改革及其有效性、合法性、信誉造成了极大的不良影响。参见吴成良:《拖延IMF改革,美国遭“最后通牒”》,载《人民日报》2014年4月14日,第3版,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4-04/14/nw.D110000renmrb_20140414_1-03.htm。

   (47)冯迪凡:《世行行长争夺战打响 金砖国家发难美国“世袭制”》,载《第一财经日报》2012年2月27日,http://www.yicai.com/news/2012/02/1463127.html。

   (48)《奥巴马:没必要设全球货币取代美元》,中国新闻网,2009年3月26日,http://www.chinanews.com/cj/gjcj/news/2009/03-26/1619110.shtml。

   (49)《盖特纳:汇率政策不一致是国际货币体系最大问题》,路透社,2011年3月31日,http://cn.reuters.com/article/CNIntlBizNews/idCNCHINA-4067320110331。

   (50)Oliver Stuenkel,"The Financial Crisis, Contested Legitimacy, and the Genesis of Intra-BRICS Cooperation", Global Governance, Vol. 19, Issue 4, Oct. -Dec. 2013, pp. 611-630.

   (51)2008年11月7日和2009年3月13日,金砖四国财长分别在两次G20峰会前夕会晤,协商改革国际金融体系与提高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发言权和代表权问题。

   (52)《“金砖四国”领导人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会晤联合声明》,新华网,2009年6月17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9-06/17/content_11553282.htm。

   (53)外交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三次会晤〈三亚宣言〉(全文)》,外交部网站,2011年4月14日,http://www.fmprc.gov.cn/mfa_chn/ziliao_611306/1179_611310/t815159.shtml。

   (54)外交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四次会晤〈德里宣言〉》(全文)》,外交部网站,2012年3月30日,http://www.fmprc.gov.cn/mfa_chn/zyxw_602251/t918949.shtml。

   (55)外交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福塔莱萨宣言〉(全文)》,外交部网站,2014年7月17日,http://www.fmprc.gov.cn/mfa_chn/zyxw_602251/t1175283.shtml。

   (56)戴金平、熊爱宗等:《国际货币体系:何去何从?》,厦门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15~233页。

   (57)所谓“多元化国际货币体系”是与“美元单极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相对应的,多元化意味着要削弱美元霸权统治地位。参见李巍:《金砖机制与国际金融治理改革》,载《国际观察》2013年第1期,第33~40页。

   (58)外交部:《“金砖四国”领导人第二次正式会晤联合声明》,外交部网站,2010年4月15日,http://www.fmprc.gov.cn/mfa_chn/ziliao_611306/1179_611310/t688360.shtml。

   (59)马黎:《金融合作的共同诉求——解读〈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金融合作框架协议〉》,载《中国金融家》2011年第6期,第60页。

   (60)福蒙蒙、刘佳雯:《中俄贸易本币结算来了——抛开美元第一步》,载《华夏时报》2014年7月5日,http://www.chinatimes.cc/hxsb/news/zhengce/140704/1407042025-136279.html。

   (61)参见林跃勤:《新兴大国本币结算研究——基于金砖国家的分析》,载《大国经济研究》2013年第5辑,第98~111页。

   (62)《美国媒体:人民币国际化在南非起步》,环球网,2012年11月30日,http://oversea.huanqiu.com/economy/2012-11/3331939.html。

   (63)金砖各国的承诺资金是一种预防性安排,各国并不需要立即支付资金,只做名义互换承诺,不涉及直接储备转移。仅当成员国有实际需要、申请借款并满足一定条件时才启动互换操作,实际拨付资金。参见中国人民银行:《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就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答记者问》,中国人民银行网站,2014年7月17日,http://www.pbc.gov.cn/publish/goutongjiaoliu/524/2014/20140717163249732727299/20140717163249732727299_.htm。

   (64)卢静:《后金融危机时期金砖国家合作战略探析》,载《国际展望》2013年第6期,第102~116页。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民币   SDR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739.html
文章来源:《当代亚太》(京)2014年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