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巍:人民币崛起的国际制度基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5 次 更新时间:2016-03-12 00:30:08

进入专题: 人民币   SDR  

李巍  

   五、结论

   无论是在货币崛起还是在货币维持阶段,都离不开有利的国际制度所提供的帮扶作用,国际制度是支持货币国际地位的重要政治基础。英镑、美元、欧元和日元等货币的兴衰历史都表明,国际货币制度通过提供合法效应和形成锁定效应等方式发挥作用,对货币形成稳定的国际地位,意义十分重大。

   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实施拉开了人民币崛起的序幕。人民币作为一种赶超货币,面对货币同侪特别是霸权货币的竞争压力,其国际地位的提升不能仅仅依靠市场自发力量的带动,还需要中国通过积极有为的货币外交为其夯实政治基础,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旨在改革既有和另辟新建的国际制度外交。在货币领域,中国既是当前既有国际制度体系的改革者,也是新兴国际制度体系的创造者。

   由于中国在全球层面的政治领导能力仍然相对有限,而且遭遇到的阻力也非常巨大,中国服务于人民币崛起的国际制度外交的重点不是推动全球层面的“改制”,而是在区域层面的“建制”。具体包括强化金砖机制货币合作、升级“10+3”机制货币合作和推动上合组织货币合作三个方面的内容。这三大制度体系是人民币崛起进程中十分重要的国际制度基础。

   无论是“改制”还是“建制”,都为未来国际体系预示了一种国际制度竞争的图景,国际制度竞争将有可能成为未来新型中美关系的基本特征。

   注释:

   ①Robert Keohane, "Neoliberal Institutionalism: A Perspectiveon World Politics", in Robert Keohane, ed., Institutional Institutions and State Power: Essays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Theory, Boulder: Westview Press, 1989, pp. 3-4.

   ②与之相关的详细理论说明,参见罗伯特•基欧汉:《霸权之后:世界政治经济中的合作与纷争》,苏长和、信强、何曜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肯尼斯•奥耶主编:《无政府状态下的合作》,田野、辛平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苏长和;《全球公共问题与国际合作》,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三章。

   ③对于制度非中性,参见张宇燕:《利益集团与制度非中性》,载《改革》1994年第2期,第85页。最初张宇燕只是局限在国内层面讨论制度非中性问题,而高程则成功地将其拓展到国际层面,参见高程:《新帝国体系中的制度霸权与治理路径——兼析国际规则“非中性”视角下的美国对华战略》,载《教学与研究》2012年第5期,第59~65页。相关的实证研究还可参见徐秀军:《制度非中性与金砖国家合作》,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3年第6期,第77~96页。

   ④门洪华:《霸权之翼:美国国际制度战略》,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高程:《从规则视角看美国重构国际秩序的战略调整》,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3年第12期,第4~21页;贺凯则认为国际制度发挥了重要的制衡作用,参见Kai He, Institutional Balancing in the Asia Pacific: Economic Interdependence and China's Rise,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09。

   ⑤对于国际货币的经济学研究的综述,参见李巍:《货币竞争的政治基础》,载《外交评论》2011年第3期,第50~52页。

   ⑥参见Jonathan Kirshner, Currency and Coercion: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International Monetary Power,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5;该书的中译本参见乔纳森•科什纳:《货币与强制:国际货币权力的政治经济学》,李巍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David M. Andrews, e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Power, Ithaca, N. 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6。对于中国货币权力的最新研究,参见Eric Helleiner and Jonathan Kirshner, eds., The Great Wall of Money: Power and Politics in China's International Monetary Relations, 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14。

   ⑦对于国际货币的政治基础,笔者近年来展开了一系列的研究努力,其详细讨论可参见李巍:《货币竞争的政治基础》,第44~61页;李巍:《制衡美元的政治基础——经济崛起国应对美国货币霸权》,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2年第5期,第109页;李巍:《东亚货币秩序的政治基础》,载《当代亚太》2013年第1期,第22~46页;李巍、朱艺弘:《货币盟友与人民币的国际化》,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4年第2期,第128~154页。本文中将不再对国际货币的政治基础进行详细论述。

   ⑧转引自李晓、丁一兵等:《人民币区域化问题研究》,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Z38页。

   ⑨Allen Buchanan and Robert O. Keohane,"The Legitimacy of Global Governance Institutions", Ethics & International Affairs, Vol. 20, Issue 4, 2006, pp. 405-437.

   ⑩Ian Hurd,"Legitimacy and Authority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Vol. 53, No. 2, Spring 1999, p. 381.

   (11)“双挂钩、一固定”指的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实行美元直接与黄金挂钩,其他货币与美元挂钩,采取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制。

   (12)何帆、李婧:《美元国际化的路径、经验和教训》,载《社会科学战线》2005年第1期,第269页。

   (13)Servaas Deroose, Dermot Hodson and Joost Kuhlmann,"The Legitimation of EMU: Lessons from the Early Years of the Euro",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Vol. 14, No. 5, 2007, pp. 800-819.

   (14)关于特别提款权的研究,参见Peter B. Clark and Jacques J. Polak,"International Liquidity and The Role of the SDR in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 IMF Working Paper No. 1, 2002。

   (15)杰弗里•弗里登:《20世纪全球资本主义的兴衰》,杨宇光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页。

   (16)对于英镑作为国际货币的探讨,参见Benjamin J. Cohen, The Future of Sterling as an International Currency, London: Macmillan S. t Martin's Press, 1971。

   (17)制度学派中充满了对路径依赖和锁定效应的探讨,参见Gerard Alexander,"Institutions, Path Dependence, and Democratic Consolidation", Journal of Theoretical Politics, Vol. 13, Issue 3, July 2001, pp. 249-270; Paul Pierson,"Increasing Returns, Path Dependence, and the Study of Politics",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Vol. 94, No. 2, June 2000, pp. 251-267; Kathleen Thelen,"Historical Institutionalism in Comparative Politics", Annual Review of Political Science, Vol. 2, Issue 1, 1999, pp. 369-404; Stephen E. Margolis and S. J. Liebowitz,"Path Dependence, Lock in and History", Journal of Law, Economics & Organization, Vol. 11, Issue 1, April 1995, pp. 205-226。

   (18)当然,不排除其他的实物资产在通胀期可能对中央政府发行的信用货币产生一定的替代效应。

   (19)Benjamin J. Cohen, The Geography of Money, Ithaca: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98, pp. 95-96.

   (20)Catherine R. Schenk, The Decline of Sterling: Managing the Retreat of an International Currency, 1945-1992, Cambridg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

   (21)关于德国救援的分析,参见赵柯:《德国的“欧元保卫战”——国际货币权力的维护与扩张》,载《欧洲研究》2003年第1期,第64~86页。

   (22)关于日元崛起挫折经济原因的分析,参见刘瑞:《日元国际化困境的深层次原因》,载《日本学刊》2012年第2期,第96~111页。

   (23)当然,也不能说日本完全没有国际制度建设能力,日本在20世纪60年代经济刚刚起飞时就推动建立亚洲开发银行和海外经济协力基金,也为日元的国际化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总体而言,日本国际制度建设的能力比较弱。

   (24)李巍:《制衡美元的政治基础:经济崛起国应对美国货币霸权》,第118页。

   (25)William W. Grimes, Currency and Contest in East Asia: The Great Power Politics of Financial Regionalism, Ithaca: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9, p. 20.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民币   SDR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739.html
文章来源:《当代亚太》(京)2014年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