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松:一起聊聊“奥地利经济学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86 次 更新时间:2016-03-09 23:54:54

进入专题: 奥地利经济学派  

李松  

   但是,讽刺的是:越是这样的人,越是这样的书,越容易暴得大名。因为,含含糊糊、矛盾重重的文本,可以让读者做很弹性的解释。为他的徒子徒孙留下了很大一片“解经学”的土壤。你从没看过米塞斯、罗斯巴德、门格尔的著作会被弹性地解释。但哈耶克、凯恩斯、黑格尔、马克思的著作,却供养了一大堆解读他们著作的徒子徒孙。这是一个很让人无语、极其讽刺知识社会学现象,大家都喜欢以晦涩含混为高深、以糊涂混乱为乐趣。我对哈耶克的批判,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天则所的一次研讨会中,我的发言稿。想详细了解,可以参考这篇发言稿。(编者按: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阅读《为什么说米塞斯没有被哈耶克超越---天则所评议发言》。)

  

   在我心中,米塞斯是一个真正“睥睨古人,下开百世”的智力巨人。他著作等身,对理论经济学的各个问题都予以关注,他不知疲倦的知识兴趣驱使他取得了一系列伟大成就。综合的了解米塞斯,需要精读他的集大成著作《Human Action》。庸俗化地概括下他的主要成就有:货币理论、经济学的哲学基础、社会主义经济计算问题、经济周期理论。同样重要的是:遍布于他所有著作中的那些对前辈经济学家的错误和正确观点的澄清。相比之下,哈耶克的贡献则根本没法和米塞斯相比。

  

*《人的行动》书影

  

   主持人:那么你译制有米塞斯的另一个学生穆瑞·罗斯巴德的著作《人、经济与国家》。这是一本怎样的书?为什么会选择引介这一本书?译制过程中有怎么样的心得?另外你所在的“人文经济学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其与国外的相同学界的组织接洽的如何?

*《人、经济与国家》书影


   李松:这本书无与伦比的清晰透彻。思路无比清晰、推理严密,一环扣一环,使得你只要承认作者的第一步,你就不得不顺着逻辑推理,赞同罗斯巴德的后续所有推论。我读大学的时候,就是奥派、米塞斯的拥趸和粉丝了。翻看了无数遍米塞斯的《Human Action》。这本HA太难了,难不是因为米塞斯是个不清晰的作者。他也无与伦比地清晰,只是他的书不是写个一个大学本科生看的,他是写给受过经济分析训练、熟知经济学以及各类其他社会科学文献的专业读者看得。我读了很多遍之后,觉得看懂了不少,有点体会。于是,产生一个念头,为什么自己不写一本通俗的、一步步推理的、教科书式的适合外行和理解力高的读者阅读的奥派书籍呢。就从米塞斯打下的基础一步步推论出整个奥派经济学大厦。这个计划刚写了2章时,我在米塞斯研究院的网站上看到了罗斯巴德的这本《Man Economy and State》。我发现他早就完成了这样一个计划。而且做得更好。所以,我想,既然已经有了这么一本“教科书”,那就把它翻译出来吧。后来我联系了董子云——一个杰出的大学生,翻译水平很高。和他说了想法。他就建议我们一起来翻译。当时还有第三个伙伴,后来因故退出了,杨震接手了他的部分。最后,由于我们多人翻译,以及我对翻译不精通等原因,我们邀请了一个对罗斯巴德研究很深的朋友--黄振国来参与校对。

  

   这个翻译历时3年,如果没有黄振国细致卓越地校对,这本书的中译不可能会这么快面世。和这三位伙伴的合作让我学习很多。翻译这本书的心路或许很好的体现了这本书的特色。它是美国版本的、通俗易懂版本的《人的行动》。

  

   米塞斯做出结论时,省略了很多推理步骤,因为他假定读者是训练有素的经济学专家。罗斯巴德极其精湛地填补了这些省略的推理链条。而且罗斯巴德也极其创造性的在垄断理论方面批评并超越了米塞斯。

  

   罗斯巴德这本书很烧脑,只要你读了,就停不下来。恨不得一口气全部看完。

  

   李松:至于你所问到的人文学会,我甚少了解,因为我不是组织者,而只是特约研究员。这个组织由茅于轼先生发起,致力于传播自由市场派经济学。茅老把它叫做人文经济学的原因是他认为经济学研究应该从机械的数理经济学分析转移到人文关怀上来。

  

   主持人:茅老师的关注领域也不局限于经济,我没记错的话,他也写过《中国人的道德前景》这样的书。很抱歉在主要问题上占用了太多时间,下面时间留给与会的其他观察员同僚自由问答。

  

   开难:李老师您好,请问,现在奥地利经济学派对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的认识与以往有没有出现比较大的调整?或者说社会必要劳动与价值量的关系是?

  

   李松:没有变。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100年前就被奥派摧毁了。你可以参看庞巴维克的书《马克思体系的终结》。劳动价值论的谬误,我简单说下吧。

  

   开难:您的意思是看法没变,谢谢。奥地利经济学派应对经济萧条的主张是?曼昆的 is-lm模型如何看呢?麻烦您了。

  

   李松:

   1、(劳动价值论)无法解释不涉及人类劳动的原始自然要素的价值,比如石油、钻石等;

   2、涉及到矛盾:商品的价值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决定,那劳动者本身的价值呢?由什么决定?

   3、无法解释时间偏好也就是利息的价值,但这一块马克思创造了剩余价值理论来攻击利息是资本家的剥削;

   4、劳动不是同质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个幻想的概念。

  

   经济萧条,是通货膨胀导致的生产结构错配。应对的政策是:别再继续搞通胀了,放任无为,让市场自己去调整吧。每一次救市干预只会带来更多麻烦。is-lm模型是希克斯基于凯恩斯的总量分析发展的宏观经济学模型。前面已经说了,奥派反对总量分析。构成市场上纷繁复杂的经济现象的源头,是每个个人的选择、行动。总量只是统计学家的统计结果,而不是原因。

  

   黎振宇:能否解释一下米塞斯、哈耶克在社会演化和理性建构观点方面的异同?

  

   李松:简单讲:米塞斯是一个社会理性主义者,他认为人类社会的制度的产生来自于人们的观念。有什么样的观念、民意,就会有什么样的社会制度。但社会的运作、人际互动的关系当中,自有其规律--经济学、行动学。与这些社会规律相悖的制度,会达不到其所声称的目标。社会科学的任务是去通过理性发现这些规律的运行,然后去告诫大众,那些制度是不利于民众福祉的。

  

   而哈耶克对社会演化的观点则是重重矛盾、甚至是神秘主义的。哈耶克告诫,人非意图的行动结果会造成社会秩序,因此不要去建构制度,让它演化吧。但哈耶克自己也不免于为了演化出较好的市场秩序而进行各种原则性的建构--比如在《法、立法与自由》中他为了自由社会所建构的立法议会,在《货币的非国家化》中所建构的私人发钞制度。

  

   一方面他说人的理性不能够完全发现制度的含义,但另一方面,不知何故地哈耶克自己却可以知道什么是演化出好的秩序的基本原则。他在“自发秩序”和“建构秩序”之间的矛盾和紧张并非只是我在这么说,几乎所有的哈耶克主义者都会承认这一点。

  

   一些哈耶克主义者试图弥合米塞斯和哈耶克的分歧,他们认为,米和哈从不同的路径为自由市场秩序做出了互补的贡献。这是典型的和稀泥式的做法。米塞斯和哈耶克的理论体系一点都不兼容,甚至是互斥的。

  

    进入专题: 奥地利经济学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66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