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多俊:假若今天是历史

——同青年学子谈时代与人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15 次 更新时间:2016-03-06 22:31:06

漆多俊 (进入专栏)  

  

   今天不是历史,但到了明天它就是历史了。历史是由许多今天构成的。今天的事,今天的我,就在眼前,很清楚:但其实又往往不甚清楚,或可谓视而不见,感而不知。而当它成为历史,再回首也许就清楚许多了。

  

   我们读历史,常常对于许多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有诸多评论,其是是非非在今天看来似乎是显而易见的,成有成的理由,败有败的原因。特别是对其中一些功败垂成历史悲剧人物,惋惜之余不乏各种埋怨和指责,并设想如果当时是我会怎样怎样处置,倒也头头是道,似乎个个高明。这就叫做事后人人“诸葛亮”,事当临头迷了向。

  

   君不见,历代昏君当其登基之初总结前朝历史教训时多是明白人,可结果自己又成了昏君;历朝贪官酷吏当其上位之前也多是鄙视和痛恨历史上贪官酷吏的,可结果自己又落得后世人的骂名。假如能存活于后世,商纣王、隋炀帝一定会有诸多沉痛的反省和悔恨。假如知道身后落得永世的骂名,秦桧也许不会编织“莫须有”罪名陷害岳飞;和珅也许不会那么肆无忌惮敛财而成为“贪官之王”。

  

   还有许多英雄豪杰,满怀壮志欲成霸业,而功败垂成死于非命。假若九泉有知,项羽一定扼腕痛惜当时的种种失策;李闯一定更会有许多悔恨。

  

   至于处于社会中下层众多的普通人也无不如此,他们也会因以往的种种失误和挫折而有着诸多的人生悔恨。然而不管对于历史名人和普通人,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稍为明智者也只能总结一下自己的过去,希望今后不犯或少犯同样的错误,如陶渊明所说那样:“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人生在世失误和挫折及由此引起的后悔是不可避免的。其原因有主客观多方面因素。这里特别要提到一种情况,那就是社会和时代发生大变革大转折关头,因为人们信息和认知能力关系不能把握该种变化,及时调整自己行动,仍按照惯常思维处事为人,本以为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却忽然处处碰壁事与愿违。或者由于看错方向,选错了边,站错了队,卷入逆流漩涡。特别是有一种人,其人生态度属于积极奋进型,有着较强事业心的,但由于是在逆流中奋进,俞奋力俞惨败,倒行逆施,铸成人生大错,遗恨终身。

  

   历史上某个王朝明明腐烂透顶气数己尽,却有人偏要去“力挽狂澜于既倒”。“祖制”早已被事实证明为不合时宜,其孝子贤孙仍然顽固地坚守着。传统和教条明明已被历史证明其荒诞,却有人仍然视若瑰宝,当做命根子或护身符,坚守着,高举着。共和已成时代大势,袁世凯却要去恢复帝制。民主宪政已成世界潮流,却总有人还在羡慕、模仿和要十倍百倍地去超越秦始皇的独裁专制。“家天下”早被历史淘汰,金三胖却仍在北朝鲜横行其道。这些同时代潮流对着干,逆潮流而动的,许多早已被扫进了历史垃圾堆,其余的也注定要身败名裂,或最终被锁在历史耻辱柱。这些在历史转折关头,错认方向,错失良机,堕入歧途的人,有些在其有生之年即有所悔悟;有些则执迷不悟,顽固到底,直到进入坟墓,只有留待后世人评说了。诚如唐人杜牧所言:“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也许有人会说:社会和时代大变革和历史转折点对于从政、从军等“高危职业”的,特别是其高层人士来说可能如此,但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并不紧要;管你南风动北风动,他们不是照常过其平常生活吗?其实不然。

  

   不错,在任何历史时期,处于社会中下层的绝大多数普通人只求安居于平凡生活,置身于政治和社会大风浪之外,不知也不去探听外面大形势,更不想介入其中一搏,获取功名利禄。他们做了时局变革的局外人、“逍遥派”。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狂风卷来,哪能有平静的草木?倾巢之下哪有完卵?社会和时代就好比大环境大气候,个人和家庭等个体和局部就好比小生态圈。前者变化必然影响到几乎所有后者。因为既然是大变革和大转向,总会波及社会各行各业和社会生活各个方面。例如:战乱的发生,政局的变革,社会体制的转型甚或国家重大政策的改变,无论工农商学都要受其裹挟和影响。这里只说几个发生在发生在并不久远中国大地的小小事例:

  

   上世纪40年代末(“解放战争”时期),东北某地一个普通人家,生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漂亮,父母做主嫁给了当时驻扎在附近一位国民党军官,全家高兴,认为有出息。二女儿爱上本村一位农民青年,家人说她没出息。不久,国民党军事失利,那位军官随军撤退逃到了台湾。大女儿被留下,此后过了几十年惨淡生活,还因为“反革命家属”饱受煎熬。二女儿却因女婿参加了解放军,后来随军南下,成了军官和地方大员,一生享受荣华富贵。

  

   也在那时期,南方某地有这样两个家庭:某甲素来富有,农村有良田数百亩,县城有不少商铺。据说是因为有个读了书的儿子在外地干事,消息较灵通,三年前突然把农村良田和城里商铺以贱价大甩卖。当时人们都不可理喻,以为那人是发了疯的“败家子”。某乙祖辈受穷,含辛茹苦发愤图强,陆续添置了几亩薄地;又遇到某甲甩卖,乘机买了几十亩土地,以为时来运转,好不高兴。然而不料三年后该地成了“解放区”,土改中,某甲被划为小商贩成分,成为“人民内部”;而某乙则被划成地主,成了阶级敌人。后人议及于此,多感叹称为“命也”;而实乃“时也,运也!”

  

   以上这些事例实在太多,教训可谓惨痛。时过境迁后人回想起来只有替其惋惜,恨其当时决策之失误。但后来人自己如果又遇上类似情况会怎样呢?是否会犯上述同类错误呢?恐怕就很难说了。这就是杜牧所谓“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的历史怪圈。

  

   当然,人们要完全避免失误,特别是处于社会和时代重大转折时刻都能够洞察变革,及时调整自己行动,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人们能够始终保持警觉,谨慎地对待今天,把今天放进未来历史之中来考量,谨言慎行,尽量不给未来留下遗憾和悔恨,是可以避免和减少许多失误的。即使发生某种社会和时代重大和急剧变革,人们也不是完全无能为力的。因为凡稍大的变革往往会有一个从酝酿到发生、发展过程,总会呈现出一些迹象,让人们去琢磨和预测。问题是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平时只按照惯常思维,一心过眼前生活,并不关心大环境和未来的变化,更不会有意去打探、搜集和分析外界大环境情况。埋头拉车而疏于抬头辨向。一旦风暴来袭,便惊诧莫名,束手无策。而如果能多一份心思,在每次从事某些大的举措的决策之前,除了对该事项本身做可行性研究和计划之外,也从社会大环境角度作些思考和论证,就会减少风险。特别是当今时代已同以往大不相同,交通便利、网络发达,信息传播极为便捷。只要我们不刻意封闭自己,甘做井蛙,是不会对外界社会重大变革一无所知的。此如既然有了天气预报,告诉你九级台风已在我国近海太平洋面生成,几天之内将在闽浙沿海登陆,你就不要以为本地眼下晴空万里,风平浪静,而拒绝调整的出海打渔和其他作业计划了。

  

   毕竟也会有些人明知社会变革将要或已经发生,新的事物和进步力量终将取代旧的落后腐朽的事物,但为了保守旧事物所维系的既得利益,或为了其他个人或集团利益,利令智昏,或者由于思想守旧不接受新生事物,而抵制变革,有意逆潮流而动,但求一搏。这些人咎由自取,只有在其最终遭到历史车轮倾轧结局后留待后世人评说了。但广大民众绝对不要盲目跟从,做了他们的垫脚石和殉葬品。

  

   特别是对于本来追求正义和真理、有头脑的知识精英,更不应该误入歧途,自毁前程。作为知识精英,也应是时代精英,代表社会前进方向。要明确和勇于承担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做引路人和促进派;起码也要明哲保身,做个明白人吧。

  

   知识阶层对于新生事物一般比较敏感和易于接受。但面对变革也会分化出两头小中间大三种情况:一部分人不但思想和行动都更为敏锐,而且崇尚真理和正义并愿为之坚持奋斗。他们在社会和时代发生重大变革关头往往成为其先知先觉和先行者,成为真正的时代精英。但这样的人在历史和现实中始终都是少数,不会太多。作为另一极则总会有少数人因为认识能力或一己私利而对变革持反对和抵制态度,其中包括极少数人因被收买或主动投靠而成为保守反动势力的附庸或干将。基于思想认识上原因的,则又多同他们长时期受主导教育宣传欺骗蒙蔽而不能跳出其框架相关。至于知识阶层中间绝大多数人,则做了“逍遥派”——旁观者或糊涂人。他们认不清时代和社会发展方向,或者虽然对于变革也有所察觉,内心同情但不愿意介入其中。对于变革可能对自己事业和生活有所影响,也采取了一种听天由命态度。但随着变革继续发展,方向逐渐明确,他们多会起来支持变革。

  

   上述情况无论哪个历史时期都大致如此。今天我们读历史,常常对上述第一种人深表钦佩和崇敬;对第二种人感到不齿;第三种人本来就是默默无闻,历史并无多的记载,如果要问今世之人对其态度,是否愿意仿效,也许部分人还会表示宁愿如此;但起码总会有不少人是不甘此人生的,如能够为国为民干成些事业,让自己人生焕发出光彩,何乐而不为哉?问题只是怎样才能及时了解和认准变革的到来及其正确方向。而这个问题,是否也是今天在座青年学子所最为关心的呢?例如我们应当怎样来分析、评判当今我们所正处于其中的这个社会和时代,如今它们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革呢?

  

   当今中国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大转折时期,这一点恐怕如今是多数人都承认的了。但对其变革内容和终极方向是什么,这个变革和转折之“大”到什么程度,就认识不一了。依我之见,如前些年我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时候所写的一篇文章中所说,当代中国正处于五千年文明史以来第二次社会大转变之中。前一次大变革发生在东周春秋战国至秦汉几百年中。那是中国社会由国家权力较为分散,周天子分封诸侯,社会以民间自治为主的“原初社会”(老子语),向中央集权、帝制形成的集权专制社会过渡。自秦汉至于满清两千多年则是这种中央集权专制社会的延续。100多年前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皇朝,开始了中国社会第二次大转折,这是由中央集权专制向着国家权力受到一定控制,扩大社会自治的民主宪政体制的转变。这一次大转折过程曲折坎坷,反反复复,迄今虽逾100多年,但就全国范围和总的情况而言,至今尚未完成这种转变。

  

   清末开始,在中国大地主要出现两股革命力量,进行着两条路线革命斗争,即民主主义革命和共产主义革命。1911年以国民党为主的民主主义革命成功推翻了满清专制,建立民国政权。1949年中共领导的共产主义革命却又将民国政权打败赶到了台湾,在大陆建立了另一个新政权。国民党退守台湾后于19世纪80年代后期实行大变革,还政于民,基本上实现了向民主宪政社会的转变。而大陆情况则颇为复杂。

  

本来清末兴起的革命——无论民主主义革命和共产主义革命,其主要目标是反皇朝专制,建立民主政治体制。但为了反专制往往在其开始需要建立“革命专制”。革命成功后,革命党人则须“还政于民”,放弃专制,实行民主政治体制。但是历史教训却常常出现意外后果,即新的专制一旦建立和强大,便不肯自觉放弃,而正如法国托克维尔所曾经指出的那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漆多俊 的专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58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