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道彬:“反饰”初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8 次 更新时间:2016-02-21 21:59:42

傅道彬 (进入专栏)  

   翻开文学作品就不难看到这样一些句子:

   1,飘逸的庸俗。敏感的麻木。洞察一切的愚昧。一往无前的退缩。没有追求的爱情。没有爱情的幸福。许恒忠身上和所有的人一样,有着无数个对立的统一。而最高的统一点就是两个字“实惠”。

   (戴厚英:《人啊,人》)

   2,他们没有杀人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自然欢天喜地的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

   (鲁迅《狂人日记分)

   3,那未吐露出来的无声之声啊,是地平线下喷薄欲出的太阳一轮!

   (梁南:《没有喊出的声音更动人》,《诗刊》一九七九年第一期)

   4,晨风梳洗她飘展的长发,清新的空气扪触她健全的肌体,她目光如炬,呼气生雷,走来了古老而又年轻的中国。

   (许琪:《她走来了》,《诗刊》一九七九年第十期)

   这类句子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表面上似乎自相矛盾,实际上却在对立中道出一个深刻的哲理,并在对立中把一事物同它事物的区别和联系分别开来,从而精确地反映事物的特性。例2中的“呜呜咽咽”本是形容哭的声音的,但作者却把它用来修饰笑,这似乎是很矛盾的,但作者是借此揭露礼教吃人的本质。这些人不同于那些明火执杖地杀人,高高兴兴地去吃的强盗,他们在杀人之后,表面上哭喊几声,骨子里却眉开眼笑,这就极形象地揭露出礼教的狰狞面目,具有很大的讽刺力量。例3用无声修饰声音也仿佛矛盾,声没有音响,本无所谓声,但后面的声音是指思想,思想又是无声的,它象声音那样表达人们的心曲,但又没有外在的语言形式,这样就把二者统一起来,道出思想的威力。

   这类句子都把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规律应用于修辞学,从不同的角度体察一个事物的两个对立侧面,使事物在矛盾中达到和谐统一。它一般是在所要表达的中心意义上,加上一个与这个意义相反或是否定的修饰词或词组,来实现这种修辞效果。因此,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叫“反饰”。

   根据修饰词与中心词的意义关系,可把反饰分为三类:

   1,反义反饰

   我们把用作同中心词所代表的意义或属性相反或相对的词(或词组)修饰中心词的反饰称作反义反饰。例:

   ①她虽是想在严威和冷眼中负着虚空的重担来走所谓人生的路,也已经不能。

   (鲁迅:《伤逝》)

   ②见到阿耐蒂的时候,应该说什么呢?多么难为情啊,同这么亲切的生客,一个这么熟悉的陌生人交谈——她的秘密又是自己那么鲁莽地探出来的。

   (罗曼•罗兰:《搏斗》)

   这组例子的修饰词和中心词意义上都是相反的。例①的虚空和重担相反;例②的熟悉和陌生相反。既是虚空的就不可能成为重担,既是熟悉的就不能又是陌生的。两者都是不能并存的。不过,作者是从两个不同角度来讲的,虚空的意义是具体的、实在的,重担的意义却是抽象的,是就一个人所担负的生活责任而言;例②中所谓熟悉是说两个人精神世界早已熟悉、接近,陌生的意思是说她们根木没见过面。这样写来使对立达到统一,发人深省。

   应该指明的是,有的词语本来没有反义关系,但它们被组织在一定上下文中,就可使它们建立起反义关系来。如例中虚空在与重担对立的时候,暗含的意思应是“轻”,重担意义则是“重”,因此尽管空是形容词,重担是名词,二者仍为反义反饰。

   2,否定反饰

   否定反饰是用否定中心词的基木意义或基本特征的词或词组修饰中心词的反饰。例: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激战,一阕没有音响的旋律,一首没有韵脚的诗。

   (肖复兴:《国际大师和他的妻子》,《北京文学》1981年11期)

   ②,作为电影创作,《小街》有三个结尾,实则是没有结尾的结尾。

   (申凡:《走了弯路的探索》,《吉林日报》1981年12月6日)

   ③啊,

   一九一七六年,

   万众欢呼的十月,

   爆竹声声相连,

   锣鼓阵阵相接……

   不是国庆的国庆啊,

   不是过节的过节。

   (贺敬之:《十月的中国》)

   这组否定反饰的例子,都是用否定中心词的词组来修饰中心词。例①抓住几个中心词的基本特征进行否定,激战要有硝烟,旋律要有音响,诗要有韵,这是常见的现象,但作者恰恰把标志事物主要特征的部分否定了,从而使读者从另外的角度体会作者的用意,把事物之间的区别和联系清楚地表现出来。例②中没有结尾的结尾意思是说,《小街》有三个不同的结尾,三个结尾所揭示的未来又都可能发生,所以,这个结尾很不确凿,从这个意义上它没有结尾,但影片正是通过这三个没有落实的结尾结束了全剧,这样它又是一个结尾,如此反复写来论理透辟严谨。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否定反饰,即肯定又否定,否定的不是中心词的全部意义,而是否定其中的一部分内容,否定与肯定、修饰和被修饰之间不能同指同一侧面,肯定本质的内在的就否定表面的、外在的,反之也是一样,否定反饰的实质是用缩小和限制事物外延的方法。例①中的三个中心词用的都是比喻义,而否定的却是它的具体意义,例③中的中心词里的“国庆”和“过节”,意义是象征的,不是确指的,而否定词组中的“国庆”和“过节”,意义是实在的,它确指新中国建立的国庆和我们民族的传统节日。

   3,联合反饰

   这类反饰,修饰中心词的是联合词组,构成联合词组的两个词之间是相矛盾的,从而使中心词要表达的意义更确切、更完备。

   ①从这本集子里面大约看得出一点点我的创作道路。是长长的也是短短的路。

   (丁玲:《丁玲选集自序》)

   ②他们同时有一种非常真实而又迷糊的感觉,似乎他们生命的某一段已经终结。

   (罗曼•罗兰:《博斗》)

   ③祖国—是温存而又严厉的母亲。

   (苏霍姆林斯基《给儿子的信。》)

   联合反饰和否定反饰的不同之处是,它不构成修饰和被修饰之间的矛盾,而是作为修饰的词联合词组中的两个词间的对立。例①中“长长和短短”联合起来修饰中心词“路”;例②中“真实而又迷糊”两个具有矛盾意义的词共同修饰中心词“感觉”;例③中“温存”和“严厉”来修饰中心词“母亲”。实际上这种反饰是一种双重修饰,一般格式是:即……又……中心词。例①中“长长”的意思是说作家自己在创作中探索的时间,“短短”的意思是作家自谦自己对文学探索还很肤浅,只走了一段很短的路,这样写来使文章说理严密,无懈可击。

   为了更好地认识各类反饰的联系和区别,我们有必要从研究反饰中修饰词与中心词的关系入手,分析它们的结构形式,假如我们把中心词设为B,把修饰词设为A的话,(用→代表修饰符号,用≠代表矛盾符号),那么它们内部结构形式的特点是这样的:

   1,反义反饰:它的结构形式是A→B。例:

   呜呜咽咽的笑(A≠B)

   A→B

   死了的活人(A≠B)

   A→B

   A和B是修饰关系,同时A和B在意义上也是相反的,即A≠B。

   2,否定反饰:修饰词不是以A的形式出现,而是通过不B的形式出现。也就是:不B→B例:

   不是结尾的结尾(不B≠B)

    不→B

   没有声音的声音(不B≠B)

    不→B

   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不B和B不仅有修饰关系,也具有矛盾关系。

   3,联合反饰:它是由两个并加在一起的反义词组成的联合词组来修饰中心词。其结构形式是:(A1+A2)→B例:

   即熟悉又陌生的人〔(A1≠A2)→B〕

   (A1+A2)→B

   古老而又年轻的中国〔(A1≠A2)→B〕

   (A1+A2)→B

   这类反饰修饰词和中心词只有修饰关系,没有矛盾关系,由两个词并加组成的联合词组之间是矛盾的,即A1≠A2。

   作为反饰这种修辞格有许多区别于其它辞格的特征。

   l,对立的两个方面一般在一个句子里,以词或词组为单位,中间不加标点符号作停顿。例:

   a,一切毁灭性的物质,炸药,窒息性瓦斯,芥子气,苦味酸炸药,光气,砷化物,不都是你们这些愚蠢的天才造出来的吗?

   (罗曼•罗兰:《搏斗》)

   b,对一个人来说,最可怕的是,变成一个睁着眼睛睡觉的人。

   (苏霍姆林斯基:《给儿子的信》)

   例a中“愚我的天才”,是以词为基本单位的反饰;例b是用“睁着眼睛”这个动宾式词组作状语来修饰中心词的反饰。

   2,词与词或词组与词组之间的关系是修饰关系,中间一般加“的”,修饰词是中心词的状语或定语。如上例a中“愚蠢”作“天才”的定语,例b中“睁着眼睛”作睡觉的状语。

   3,反饰中修饰与被修饰的两个词(或词组)意义上是相反的,或是否定的。例:

   a,为了忘却的记念(反义)

   b,我的心在唱着无声的歌,

     悼念这荒原的无名烈士。(否定)

   (刘宏亮:《无声的歌》,《诗刊》1979.ID

   前一个例子的“忘却”和“记念”意义相反,后一个例子是否定中心词的基本特征。

   在实践中,掌握和运用反饰这种修辞方法,对我们理解和创作文学作品是大有俾益的。它的主要作用在于:

   l,立意新巧,发人深省。反饰巧妙地把两个矛盾对立方面组织在一起,初看起来,大有荒谬可笑之感,然而仔细咀嚼,却能悟出一个道理。鲁迅在《狂人日记》里用“呜呜咽咽”这个常用来形容哭的词来修饰笑,乍看似乎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但当我们体会到鲁迅正是借此撕下礼教的服装时,就感到再恰当不过了。

   2,语言精炼简洁,节省笔墨,说理详尽透彻,这种修辞方法有很大包容量,它把丰富的内涵溶于简洁的文字里,使用其它方法常常要说许多话,而反饰只有两个词或词组就能表现出来,从而把事物的形式和内容,外在和内在的联系,现象与本质等和谐地统一为一体。

   3,在行文上它有助于克服文章的平淡和呆板,利用事物的对立,造成波澜之势,增强文章的趣味性和深刻性。

   应该指出的是对于反饰这种常见的修辞格,我们研究的还不够。不少修辞书里没有提到,还有些把它简单地划分在其它修辞格里。下面我们把几种流行的修辞书和教科书的划类情况作一简表,从中使大家窥见一斑。

  

进入 傅道彬 的专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24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