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道彬:《周易》爻辞诗歌的整体结构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2 次 更新时间:2016-02-21 21:18:36

进入专题: 周易  

傅道彬 (进入专栏)  

   《周易》与文学的联系已为人们注目已久了。宋人陈骙即谓:“《易》文似诗。”《文史通义》的作者章学诚富有创见地论证了《易》之取象与《诗》之比兴的逻辑共性[1]。“五四”以来的学者们在追溯中国文学起源时愈来愈饶有兴致地谈及优美的《周易》爻辞。但是,直至目前我们不无遗憾地看到这些研究基本上还是对一些古朴简单的歌谣的分析,因此只能给人以零散片断的认识,而缺乏整体系统的把握。本文拟从整体上分析《周易》爻辞的构造,以探讨《易》爻辞与诗歌的普遍联系。

   一

   《周易》爻辞不仅是属于哲学的,也是属于艺术的,是哲学与艺术的综合体,《易》的艺术性主要表现在爻辞上。《周易》爻辞由三个主要部分组成,即爻位、爻辞、断占之辞。现在的情况是完整的爻辞被肢解为六个都分,有韵的爻辞被无韵的断占之辞改变成散体。因此我们要对爻辞进行艺术透视的时候必须恢复爻辞的独立整体而貌,还原它的艺术结构原型;具体的方式是改文习惯的自左至右的横读方式,进行自上至下的竖式分析,这样我们就可以发现一个全新的艺术天地。请看下例:

   (  )坤爻辞原文(见下表)

   将爻辞从爻位、断占之辞中分解出来,得到的爻辞整体是这样的:(△代表韵脚)

   履霜,(到了秋天降霜的季节)

   △

  

  

直方。(直,平坦。方,古人以天圆地方)

   △

   含章,(章,文彩。大地多彩多姿)

   △

   括囊。(括囊,犹囊括,系口袋,秋收景象)

   △

   黄裳。(人们穿着黄色衣衫)

   △

   龙战于野,(龙,先秦多指蛇)

   其血玄黄。(玄黄,淋漓貌)

   △

   再看( )同人爻辞原文:

  

  

   整理后为:

   同人于门,同人于宗。(同人指兴兵)

   △

   伏戎于莽,升其高陵,(戎,兵也。莽,草丛)

   △△

   三岁不兴。(兴,起也。此处指起兵)

   △

   乘其墉,弗克攻。(墉,城墙,高墙)

   △  △

   同人先号咷而后笑。

   △△

   同人于郊。(郊,郊祀也)

   △

   原来这里竟隐藏着音韵铿锵诗意盎然的古代歌谣。《坤》卦爻辞描绘的是一个霜天寥廓的秋天的景色,一个行人走在刚刚落霜的大地上,一眼望去大地坦荡无垠,丰收的田野多彩多姿,人们穿着黄色衣衫,忙着把丰收的果实装进口袋。两条奈何不了寒冷的蛇嘶咬起来,地上流出了淋漓的鲜血。用如此简洁的笔墨勾画如此开阔明净的秋天景色。欣赏之余我们不得不佩服诗人创造的和谐的音韵美和丰富的语言感染力。《同人》这首歌谣记录了一次攻城克敌的战斗过程。先把军队集合于城门之下,然后到宗庙进行战前祭祀,战斗开始前人们埋伏在草丛之中,登上有利地形。战斗打响了,勇敢的将士们冲上城墙。可惜出现了被动情况,士兵中有人号咷起来。但终于有了转机,于是哭泣的人破涕为笑,欢乐的士兵们举行郊祀庆贺胜利。从这绘声绘色的描摹中我们依稀可以听到古老的杀伐之音,看到那些攻城将士们奋勇的身影以及他们失败的悲哀和胜利的喜悦。

   这样一种结构方式是否意味着我们作了主观任意的剪裁呢?不。事实上爻辞作为整体结构是可以找到许多文献证明的:

   l、先秦时爻辞皆称“繇”,并不作爻。《周易》爻辞先秦时已广布于世。《左传》《国语》屡引爻辞占卜以预言事情的成败和吉凶祸福,但《左传》《国语》引用爻辞皆作“繇”并不作“爻”。爻与繇足有区别的,繇即今爻辞,爻专指爻位而言。《国语•晋语四》有:“公筮之日:得贞《屯》悔《豫》,皆八也。筮史占之皆曰:‘不吉,闭而不通,爻无为’。”这里的无为之爻是指爻所处的位置,不是指辞。下引辞“元亨,利贞。用有攸往,利建侯”或“利建侯行师”才称“繇”。足见当时爻位并不系辞。所以李镜池先生在《周易通义》中说:“大概汉朝人编《易传》的时候,就根据每一爻的位置性质安上个‘初九’‘六四’之类的称呼,”于是每一完整的爻辞被分为六个部分,这样爻辞的整体结构就被打破了。

   2、先秦时爻辞并无固定写本。《左传》《国语》引用繇辞与今《周易》多有不同。《晋书•束皙传》记:“太康二年,汲郡人不准盗发魏襄王墓,得竹书数十车”,其中有《易繇阴阳卦》二篇,与“周易略同,繇辞则异”。战国时魏襄王拥有的《周易》爻辞与流行本子的爻辞还不相同,可见迄至战国爻辞尚无定本,没有固定写本的爻辞也就不可能有统一的断占之辞,断占之辞只能依附于爻辞而存在。

   3、“易无达占”与爻辞与断占之辞的矛盾。董仲舒谓:“《诗》无达诂,《易》无达占,《春秋》无达辞。”[2]象《诗》无达诂一样,《易》也是无达占的,即相同的爻辞亦可作出不同的解释。这正是现在流行的《周易》爻辞与断占之辞常常矛盾的原因。例如:《节》爻辞初九云:“不出户庭,无咎”,九二则曰:“不出门庭,凶。”《一切经音义》谓:“在于室堂曰户,在于宅区域曰门”。那么何以不出户庭无咎,而不出门庭就大难临头呢?“节”是原始宗教的道德规范。《节卦》爻辞谓:“不出户庭,不出门庭。不节若,则嗟若。安节,甘节,苦节”。这里所写一个人闭门不出而习礼节的事情。“不出门庭,不出户庭”二句犹今人所谓:“大门不出,二门不进”,它们之间是同义,只有语义上的加深,怎么可以说大门不出便平安无事,二门不出就是凶呢?从整体结构分析爻辞发现有许多类似的矛盾,这时我们研究《周易》是大有帮助的。爻辞的无定解和爻辞与断占之辞存在的矛盾也证明爻辞除了与爻位无关外,它也是独立于断占之辞之外的艺术整体。但是,应当看到《周易》流行正因它作为卜筮之书的经学地位,这就决定了它必然携带断占之辞才能流传,这样有韵的诗体的爻辞被人们习惯地误解为散体的卜笼之辞了。

   4、《易》中爻辞与断占之辞脱节。《周易》有不少爻辞有断占之辞,但无爻辞,或有爻辞而无断占之辞。在三百八十四爻中有五十八条只有爻辞而无断占之辞,另有三条只有断占之辞而无爻辞。《易•系辞上》日:“易有四象,所以示也,系辞焉所以告也,定以吉凶所以断也。”依此理解当是依象而系辞,依所系之辞以定吉凶。那么没有系辞以告吉凶由何而断,进一步说既然系辞已告又何以无断占之辞,这种爻辞与断占之辞游离的现象更进一步说明了爻辞作为诗体艺术的完整性、独立性。

   我们从哲学经典中致力于艺术的发现并不是排斥古代哲人认识世界的智慧。按照一般认识发生论的原则,形象思维一般早于逻辑思维的产生,表现形象与情感的文体也早于表现理论的文体的产生。因此当思想的产生还未找到适合它表现的形式的时候,就常常借助形象思维的歌谣来表现,愈是鸿荒的远古这一特点便愈明显,原始歌谣是文学的也是历史的哲学的。不过爻辞的编纂者是通过艺术或艺术的改造来阐发哲学,而我们的工作是通过哲学还原艺术和欣赏艺术。

   二

   诗与歌谣常常表现哲学的内容,自有它内在的原因。美国文学批评家韦勒克•沃伦在所著《文学理论》中认为:“诗的语言一般充满着意象。由最简单的比喻(fifgoure)直至包罗万象的布莱克(w•BK)或叶芝(w•B Yeats)式的神话系统”“意象可以作为一种描述存在,或者也可以作为一种隐喻存在”,诗歌本身包含许多可以作多重解释的文化原型(arehetypes)。诗所表现的不可言述的意象系统,最适宜成为神秘的东方哲学和巫术的载体,董仲舒所谓“《诗》无达诂,《易》无达占”,究其实质“易无达占”正是由于“诗无达诂”引起的,因为易爻辞便是由最早的歌谣与诗的形式来写成的。《礼记•经解》说:“挚净精微,《易》教也”,汉外黄令高碑有“恬虚守约,五十以学”之语(五十以学是《易》的代称),恬虚守约正是“掣净精微”的另一种说法,因为守约才能施博,最简单的东西最易做出广泛的多重的解释,这使我们联想到即使在佛教的偈语和现代迷信的抽答中都以诗与歌谣的形式而存在。

   古老的哲学借助艺术的歌谣来表现自己,但是久借不归,因此人们便只注意了哲学的阐发而忽略了艺术的整体存在,其实作为诗体形式存在的《易》爻辞无论从语言形式,还是音韵规律及语义联系,都具备了诗歌的特点。

   l、从文学上看“繇”与“谣”是相通的。先秦称爻辞谓“繇”。闻一多先生在《古典新意•释繇》中考证,风谣之谣,盖出于繇,疑谣字本当作 。(小篆“言”误为“缶”,遂加“言”作“谣”, 者繇之省也。谣出于繇)。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谓“谣与 古今字也,谣行而 废也”。高亨先生指出:“因筮书之卦爻辞及卜书之兆辞,大抵是简短之韵语,有似歌谣,故谓之 ”。值得指出的是爻辞写作谣,不仅仅是由于爻辞似谣,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爻辞借谣,借用歌谣来反映哲学的内容。《尔雅•释乐》谓:“徒歌谓之谣,谣古字作 。”《说文》:“ 徒歌也,从言肉声。”《诗•魏风•园有桃》有“我歌且谣”句,郑笺谓:“曲和乐曰歌,徒歌曰谣”,这样看来歌与谣(繇)只是音乐上的不同,就其语言形式本身则是一致的。所以我们必须以诗的艺术发生来研究这些残留于哲学著作中的古老歌谣,而这一研究又不是片断的而是整体的艺术把握。

   2、语言形式上《易》爻辞简短而形式多样。爻辞以三言、四言为主,各占百分之四十左右,其余二言、五言、七言、八言不等,从四言渐多的趋势来看已向《诗经》整齐的四言形式靠近。爻辞多用重言与双声叠韵词增强语言的表现力与感染力。如乾乾、坦坦、翩翩、谦谦、耽耽、哑哑等。双声叠韵的如玄黄、盘恒、屯邅、号咷、次且等,这都丰富了歌谣的感染力与形象性。

   3、在语义上爻辞存在着上下一贯的内在逻辑联系。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爻辞作为诗的整体构造。如《渐卦》爻辞:

   〔初六〕鸿渐于干,小子有言。

   △△

   〔六二)鸿渐于 ,饮食衎衎。

   △△

   〔九三〕鸿渐于陆,夫征不复,妇孕不育。

   △  △△

   〔九五〕鸿渐于陵,妇三岁不孕,终莫之胜。

   △△

   〔上九〕鸿渐于阿,其仪可用为仪。

   △△

鸿雁是诗中兴而兼比的句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傅道彬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周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24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