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琛:论作品定义的立法表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1 次 更新时间:2016-02-15 23:11:56

进入专题: 作品   实用艺术作品   著作权法   著作权  

李琛  
会具有独立的感知价值。日本学者认为,“在判断是否属于文艺、学术、美术或者音乐范围的作品时,经常适用是否被视为纯粹的美术作品这一标准。”(13)所谓视为纯美术品,就是可以具有独立的感知价值。是否具有独立的感知价值,是一种主观判断,有可能存在模糊区。如果独立的感知价值并不明显,社会公众极有可能将其视为工业产权的对象,基于前述利益关系的分析,予以著作权保护会使社会公众动辄得咎。(14)因此,在价值取向上,凡与实用功能相结合的表达,认定其构成作品应当格外谨慎,如果对作品性有较大争议时,以否定其可版权性为宜。德国学者认为,对实用艺术品而言,著作权保护的要求高于纯艺术作品,“必须明显超出平均水平许多。”(15)这种表述不合逻辑。如果同属著作权的范畴,独创性的标准应该是同一的。这种“高要求”实际上是对“是否属于艺术领域”的判断,反映了对领域判断的一种价值取向:对实用品的形式不轻易认定为作品。我国若干判决对字库单字的作品性认定,是不谨慎的,与应有之价值取向背道而驰。

   《送审稿》把实用艺术作品单独归类,定义为:“指玩具、家具、饰品等具有实用功能并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这个定义所列举的“玩具、家具、饰品”恰恰并非典型的实用艺术作品,这三类对象中的大多数不具有独立的赏析价值,因此这种列举起不到指引实践的规范功能,不应该纳入立法定义。送审稿规定实用艺术作品的保护期为25年,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减小司法界的不谨慎所造成的负效应。如果某种实用性表达被不恰当地认定为作品,至少保护的期限较短,对社会公共利益的影响要小一些。不过,法院也可能因此认为,判断为作品不会有太大影响,从而不够谨慎,助长司法认定的随意性。其实,明确“把实用品的外形认定为作品应格外谨慎”这一价值取向,比立法单独规范实用艺术作品更加重要。如果实践中只对有明显的独立感知价值的实用性表达给予著作权保护,即使保护程度与一般作品相同,也不会有不良后果。

   四、立法中具体作品的列举与定义

   列举作品的具体类型,是很多法域采用的立法技术。这种列举并不完全等于逻辑上的划分,逻辑划分必须采用同一标准,而立法中的作品分类采用的标准并不完全统一。基本分类方法是借鉴美学分类,兼顾法律的规范目的。艺术理论认为,“……最常用、最具有实践意义的分类方法,就是以创造艺术形态的材料和技法为依据,分为美术、音乐、舞蹈、文学、戏剧、影视、摄影、曲艺、杂技、建筑和园林等。”(16)不难发现,著作权法的分类与此基本吻合。有些作品在纯粹的表现形式上并无特殊之处,但考虑到保护规则的特殊性因而予以单列,例如在美术作品之外单列实用艺术作品,这是兼顾法律规范目的的体现。

   《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对具体作品的定义,显得过于任意,没有准确地反映出分类的标准。有的作品定义依据的是“表现形式”。例如,文字作品被定义为“以文字形式表现”的作品;口述作品被定义为“以口头语言形式表现”的作品;舞蹈作品被定义为“通过连续的动作、姿势、表情等表现”的作品。而有的作品定义依据的是作品功能。例如,音乐作品是“能够演唱或者演奏的”;戏剧作品是“供舞台演出的”。还有的作品定义强调的是创作方法。例如,摄影作品是“借助器械在感光材料或者其他介质上记录客观物体形象的艺术作品”;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是“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

   参照美学标准的作品分类并没有独立的法律意义,只是为了让社会公众更直观地了解作品范围。如果没有规范上的特别需求,或是起到更为明晰的效果,立法没有必要采取这种标准不一的定义方式,而是应当尽可能地借鉴美学的定义,并且尽量采用统一的标准,原则上应以表现形式为据。当前的立法技术非但不明晰,反而增加了适用的困惑。例如,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戏剧、音乐等表演艺术作品,究竟是不是表演本身,学术界一直存在争议。在《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中,音乐作品、戏剧作品和曲艺作品都被定义为“供表演”的作品,而舞蹈作品则是“通过连续的动作、姿势、表情等表现思想情感的作品”。这种表述的差异究竟是任意的还是有意的?表演就是以动作、姿势、表情等表现思想情感的行为,舞蹈作品是“供表演”的还是表演本身?

   以创作手法定义作品则带来更大的问题。从逻辑上说,作品是一种结果,定义应该直接描述结果自身的特质,不同的创作手法可能形成同样的结果。而且,用创作方法定义作品,很容易与技术的发展脱节。《著作权法实施条例》把摄影作品定义为“借助器械在感光材料或者其他介质上记录客观物体形象的艺术作品”,这一定义在字面上并没有排除活动的物体形象,在表述上涵盖了录像。而“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的定义方式,则已经不符合视听作品创作的发展,视听作品可以采用电脑合成等方式,不一定要“摄制”。《送审稿》在具体作品定义方面,对表述角度多重、凌乱的问题整体上未作大的修正,但在个别之处有所改进。例如,把视听作品的定义改为“是指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连续画面组成,并且能够借助技术设备被感知的作品,包括电影、电视剧以及类似制作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这一定义的角度已经从“创作方法”转为“表现形式”。

   综上,我国著作权法中的作品定义还需进一步完善,合乎逻辑的要求与指导实践的需求,是作品的立法定义应顾及的两大重点。学理与司法中关于作品的重大争议,也是立法修订应当重视的资源。

   注释:

   ①[美]欧文•M.柯匹、卡尔•科恩:《逻辑学导论》(第11版),张建军、潘天群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37页。

   ②郭彩琴编著:《逻辑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29页。

   ③本文重点讨论作品的立法定义,而非学理定义。关于作品概念的更全面的分析,参见李琛:《著作权基本理论批判》,知识产权出版社2013年版,第112-136页。

   ④金渝林:《论版权理论中的作品概念》,载《中国知识产权评论》(第1卷),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

   ⑤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编:《著作权与邻接权法律术语汇编》,刘波林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231页。

   ⑥[日]中山信弘:《多媒体与著作权》,张玉瑞译,专利文献出版社1997年版,第19页。

   ⑦金渝林:《论版权理论中的作品概念》,载《中国知识产权评论》(第1卷),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

   ⑧[日]田村善之:《日本知识产权法》,周超等译,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版,第421页。

   ⑨刘春田主编:《知识产权法》(第4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16页。

   ⑩Stephen M. Mcjohn, Intellectual Property,中信出版社2003年影印版,第40页。

   (11)参见专题评述:“评方正公司诉宝洁倩体字侵权案”,《知识产权》2011年第5期。

   (12)参见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4)三中民(知)初字第09233号民事判决书。

   (13)[日]田村善之:《日本知识产权法》,周超等译,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版,第422页。

   (14)在“汉仪公司诉笑巴喜”案中,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汉仪字库中的“笑”、“喜”是作品,而“巴”字不是作品。参见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宁知民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书。在“北大方正公司诉上海跃兴旺贸易公司”案中,法院认定被告使用“之”字不侵权,而使用“自”、“然”、“子”三字侵权。不难看出,笔画少的字就可能被认定为没有独创性。社会公众很难判断同一字库中的字笔画多到什么程度就变成“作品”。字库单字可以成为“著作人格权”对象,将会产生诸多问题。字库使用者不能轻易改动文字处理的结果,否则可能侵害“作品”的完整性。使用者的“署名”义务,更是不可思议。

   (15)[德]雷炳德:《著作权法》,张恩民译,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143页。

   (16)王宏建主编:《艺术概论》,文化艺术出版社2000年版,第114页。

  

  

    进入专题: 作品   实用艺术作品   著作权法   著作权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113.html
文章来源:《华东政法大学学报》(沪)2015年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