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振家: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迟滞性及其原因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1 次 更新时间:2016-02-05 16:43:04

进入专题: 亚太再平衡战略   新型大国关系  

郭振家  

   【内容提要】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的国际战略重心几经调整,依次经历了北约“东扩”、“反恐”战争、“亚太再平衡”三个阶段。当前,奥巴马政府之所以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是因应中国和东亚在世界权力结构中的比重上升,希望不断扩大美国在亚太的影响力来制衡中国崛起。然而,“亚太再平衡”战略并未如前两次调整一样快速推进,当前已呈现出迟滞性特点,并且该特点将可能长期化。究其直接原因,是美国的地区战略与资源调配之间存在着紧张关系,各地区战略之间相互掣肘;而其实质原因,是美国的冷战思维在作祟,据此拟定的战略目标远高于其实力,也背离了新时代世界和平需要大国加强合作的要求。美国对华政策应该摒弃冷战遗留下来的围堵思维,正视中国的崛起现实,并与中国等大国一道,以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塑造国际新秩序,方可共筑世界和平。

   【关 键 词】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迟滞性/新型大国关系

  

   作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的国际战略一直受到国际学界的关注。美国的国际战略调整,往往具有世界全局的意义,美国军事和战略资源的投放对世界多个地区的安全和秩序有着重要影响,当然也应该被放到更长的时间范畴去看。冷战结束至今,美国经历了三次大的战略重心调整,分别是北约“东扩”、“反恐”战争、“亚太再平衡”。在这三次战略重心调整中美国希望达到的战略目标分别是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摧毁中东极端伊斯兰势力和抑制中国在亚太的快速扩张。美国这三次战略重心调整对今天的世界局势影响既深刻又长远。当前,奥巴马政府正在进行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是因应中国和东亚在世界权力结构中的比重上升,希望不断扩大美国在亚太的影响力来制衡中国崛起。实际上,当前中国与美国的综合国力差距仍然甚远,美国此举仍然是希望通过提前布局以继续维持其霸主地位。然而,21世纪国际舞台呈现出新的国际关系新秩序。“世界已经不是过去的世界,美国仍然是过去的美国”,美国的战略思维方式带有明显的冷战对抗色彩,这将导致世界上各个地区局势的不确定性在不断增加。

   冷战后美国战略重心调整及后果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剧变、两德统一和苏联解体,美国和西方迎来了冷战结束这一重大的战略胜利。冷战后美国的国际战略重心调整,正是围绕着维护美国国家安全、巩固和扩大美国同盟体系以及稳定美国主导下的国际体系等一系列核心议题所展开。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美国的战略重心依次是东欧、大中东和亚太地区。

   (一)北约“东扩”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以下简称北约)是冷战期间美国主导下建立来对抗苏联的军事组织。冷战的结束,既为美国开创在其主导下的国际秩序打开了新的大门,同时,如何填补苏联解体后的东欧“安全真空”(实质上还有“权力真空”),面对华沙条约组织(以下简称华约)的解散是否北约也履行完义务需要解散,如何处理与俄罗斯的关系等一系列新的问题摆在了美国战略家面前。美国主导下的北约“东扩”对于美国及西方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1990年9月,在两德统一已成定局的情况下,时任英国首相梅杰、法国总统密特朗、德国总理科尔和美国总统布什等都亲口向时任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许诺:在华约解散、苏联从东德及东欧其他国家撤军后,“绝不会让北约扩张哪怕一英寸”;“不论现在,还是将来,东欧国家都不可能加入北约”。当然,这些保证和承诺都是“君子协定”,西方领导人脱口而出,根本没有在书面协议上“画押为据”,也没有正式的协议来对证。[1]次年底,苏联解体,为北约东扩提供了有利时机。实际上,不论是为了继续挤占俄罗斯的传统势力空间,还是不断扩大美国的军事势力乃至意识形态范围,北约“东扩”都势在必行。1994年1月,北约“东扩”计划在布鲁塞尔北约首脑会议上被正式提出。虽然俄罗斯意识到此举意在孤立俄罗斯,曾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但“东扩”仍然坚持进行。1999年3月,北约成立50周年之际,波兰、捷克、匈牙利加入该集团;进入新世纪,北约并未停下步伐,2004年3月,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加入;2009年4月,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加入,至此,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东扩”将军事前沿不断推进到俄罗斯的家门口,北约成员国已多达28个。

   北约“东扩”造就了国际体系中“巅峰上”的美国。上个世纪末,伴随着美国大收“冷战红利”和长时间的经济繁荣,美国的综合实力大增,一些战略家难以抑制心中的狂喜,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就曾经提到:“新千年即将降临之际,美国雄踞各国之上,哪怕是昔日最辉煌的帝国都望尘莫及。……美国凭借自己的超强地位成为维护国际稳定的不可缺少的一个因素。它参与调解世界上一些重要地区的冲突,在中东和平进程中成了不可或缺的一员。美国决心在世界上发挥自己的作用,几乎一有机会就毛遂自荐,扮演调解人的角色,尽管有时冲突双方并没有请它出面调解。……为此,美国的军队遍布全世界,从北欧平原一直到两军对峙的东亚前线。”[2]

   北约“东扩”的另一直接后果是俄罗斯的不满在不断积聚。大量俄罗斯人认为,华约解散了,北约也应该解散,然后在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世界诸大国共同参与下重新建立世界新秩序。然而美国主导下的北约执意不断“东扩”,并且还反复提到“此举不是针对俄罗斯”,这一点很难让俄罗斯人信服。如果说,1999年北约空袭南联盟期间,俄罗斯希望扶持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却最终以失败告终的话,那么接下来的则是,2008年8月8日至8月18日,格鲁吉亚和俄罗斯为了争夺南奥塞梯的控制权爆发的战争,战争结果是8月26日俄罗斯宣布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2013~2014年春,乌克兰内部爆发冲突。当乌克兰亲欧洲派势力控制局势、原总统亚努科维奇被迫下台之后,2014年3月22日,俄罗斯同意了原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加入俄罗斯联邦。俄罗斯的行为招致了美国和西方的一致谴责,并引发俄罗斯和西方的紧张关系升级。俄罗斯不仅被停止G8成员国地位,还将面临来自美国和西方的一系列制裁。俄罗斯之所以顶住西方的压力在格鲁吉亚问题和乌克兰问题上“一意孤行”,是因为俄罗斯认为自身的战略空间遭到了严重侵犯。

   (二)“反恐战争”

   按照通常的国际战略布局,当北约“东扩”已经是美国既定方略的话,那么,美军剑锋就需要指向其他区域了。小布什上台之初的2001年4月,中美发生了“撞机事件”,中美关系面临严峻考验,小布什一度也将中国称为“战略竞争者”。然而,二战结束以来对美国本土最为严重的袭击事件——“9•11”事件突然爆发了,小布什将安全战略迅速向“反恐”方向调整,大中东地区成为美国全球战略的重点。

   由于极端恐怖主义在全球分布广泛,美国的“反恐战争”一开始就需要其他大国的配合。中国、俄罗斯、欧洲各个国家等均对美国的“反恐”提供了各种帮助。然而,“巅峰上”的美国并不懂得收敛含蓄,小布什“反恐战争”期间的单边主义、先发制人以及绕开联合国等举措暴露了美国的骄傲蛮横。此外,“反恐”战争扩大化也将美国进一步带入战争的“沼泽”。2001年底的阿富汗战争得到了世界上多数国家的支持,而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由于美国证据不足且期望绕开联合国则遭到了世界上诸如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等国的反对。

   然而,美国却未料到其发动的两场战争终成为可怕的“梦魇”。美国除了伤亡巨大之外,还深陷“财政危机”。以伊拉克战争为例。在战争开始之前,小布什政府预计这场战争最多持续两年,预算在1000亿美元左右。当奥巴马政府2011年将美军从伊拉克全部撤出之时,冲突已经持续了8年多。国防部表示,战争直接费用为7578亿美元,但是加上伊拉克重建支出以及老兵安置费用等其他项目,美国布朗大学的调查认为,战争最终全部开销应为1.7万亿美元。[3]此外,“反恐战争”还重挫美国的国际形象。尤其是2003年4月曝光的美军士兵在伊拉克“虐囚丑闻”,更是摧毁了美国自诩“解放者”的高大形象。

   (三)“亚太再平衡”

   由于小布什时期“反恐”战略过于铺张,再加上2008年以来美国经济衰退日益严重,导致了奥巴马上台以来的头一年,始终是以调整性外交战略为主,即如何实现经济复苏和从阿富汗和伊拉克两个“反恐”战场撤军。然而,美国始终没有忘记寻找下一个挑战者是谁。

   新世纪头十年,是中国加入WTO之后快速发展的十年,中国经济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中国的国际经济地位也大为提升。2001年中国的GDP仅为1.32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六,是美国的八分之一;2010年,中国GDP已经达到5.93万亿美元,超过美国的三分之一,并且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4]中国经济何时超过美国、中国“世界工厂”如何转型,“中国模式”是否将替代“西方模式”等问题成为媒体和学术界热议焦点。此外,中国大力发展和东盟各国的关系,2010年1月1日,拥有19亿人口、GDP接近6万亿美元、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China and ASEAN Free Trade Area,CAFTA)正式建立。

   中国的崛起伴随着亚洲在世界权力结构中的比重上升,[5]引发了美国巨大的焦虑,王缉思和李侃如的《中美战略互疑:解析与应对》就提到了美国对于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国际贸易政策、政治制度、军事提升、对国际规则的态度、解决与周边国家领土争端的方式等充满忧虑。[6]当然,还有中国是否会提出自己版本的“门罗主义”,中国是否会挑战美国主导下的国际秩序,中国是否会推销自己的发展模式等等,凡此种种,既是美国明着强化自身在亚太存在的理由,又是暗中规制中国国际行为的条条框框。

“亚太再平衡”战略,在奥巴马第一任期称之为“重返亚太”(back to Asia)居多,主要是由当时的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多次提到。2011年末,美国又抛出“转向亚太”(pivot to Asia)战略。2012年6月,五角大楼正式推出的“亚太再平衡”(Rebalanced Asia)战略。虽然称呼有变,但总的含义是不变的,就是美国希望加强在亚太的存在。大体而言,美国希望从政治、军事、经济“三管齐下”来推动。政治上,中国一直坚持东盟在地区事务的主导性,美国希望以美国主导取代东盟在东南亚地区的主导,重返东亚“领袖”地位。同时,美国以“中国领海诉求威胁航行自由”等借口大力散布“中国威胁论”,离间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军事上,美军在全球重新部署,强化三条岛链的布局。2012年1月3日,美国国防部公布《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的优先任务》的新军事战略报告,可以看做是美国军事部署的指导性文件。2012年6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表示:“到2020年前,美国海军将改变目前在太平洋与大西洋分别部署50%战舰的格局,美国在太平洋地区游弋的军舰将占到60%。”[7]2014年8月13日,美国和澳大利亚签署了驻军协议,美军将加强在澳大利亚的军事存在,驻达尔文基地的美军人数将增加1倍有余,达到2500人。前一日,为表示“再平衡”战略的坚决贯彻,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坚称:“我们是个太平洋大国,我们哪儿都不去。”[8]近几年,美军还不断强化与亚太多国的军事演习,包括韩国、日本、菲律宾、越南、新加坡、泰国、澳大利亚等国;经济上,美国2009年11月正式提出扩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计划(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简称TPP),希望强化对东亚经济合作主导权,甚至架空目前运行良好的东盟“10+X”。美国可以通过对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介入,稀释中国的区域经济影响力。当前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等正在积极谈判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亚太再平衡战略   新型大国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954.html
文章来源:《新视野》(京)2014年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