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协中:同行评审与行政法治

——以转基因安全评价制度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7 次 更新时间:2016-01-28 15:12:57

进入专题: 同行评审   行政法治   转基因安全评价制度  

成协中  
也许,这是同行评审超越质量控制,对于现代行政法治的普遍意义。也正是在此意义上,现代行政法治的使命不在于如何改革法律以使其更好地与科学协调,而在于重构我们关于行政法的规范期待,使其更好地适应真实的行政世界的需要。

   注释:

   [1]参见“转基因水稻重获安全证书”,载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15-01/07/c_127364741.htm,最后访问日期:2015年4月2日。

   [2]《一封联名信的意外风波,寻找61位“挺转”院士》,《南方周末》2013年12月5日。

   [3] 法学领域的相关研究,参见赵鹏:《政府对科技风险的预防职责与决策》,《当代法学》2014年第6期;金自宁:《技术风险的制度回应——对当前转基因之争的一个评论》,《绿叶》2013年第12期。

   [4]有学者对我国转基因规制的法律体系进行了梳理,提出“转基因法律规制体系在形式是完善的,它符合法教义学的基本要求”。参见梁平、李广德:《法教义学视角下的转基因争议与法律规制问题研究》,《河北法学》2014年第12期。

   [5]“我国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审批三个转基因大豆新品种”,参见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3-06/15/c_124858719.htm,最后访问日期:2015年4月2日。

   [6]参见《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第5-8条。

   [7]参见“农业部就推进转基因技术研究与应用答记者问”,载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027/11060246.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5年1月27日。

   [8] 《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第17条规定:从事农业转基因生物试验和进口的单位以及从事农业转基因生物生产和加工的单位和个人,在向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提出安全评价报告或申请前应当完成下列手续:(一)报告或申请单位和报告或申请人对所从事的转基因生物工作进行安全性评价,并填写报告书或申报书;(二)组织本单位转基因生物安全小组对申报材料进行技术审查;(三)取得开展试验和安全证书使用所在省(市、自治区)农业行政主管部门的审核意见;(四)提供有关技术资料。

   [9] 参见《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办法》第17-22条。

   [10] 《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第23条规定:在农业转基因生物生产性试验结束后拟申请安全证书的,试验单位应当向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提出申请,经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安全评价合格并由农业部批准,方可颁发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

   [11] 取得安全证书,并不表明该转基因生物能立刻进入市场。如《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第25条规定: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引进农业转基因生物,或者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农业转基因生物的,应当按照《农业转基因生物进口安全管理办法》的规定提供相应的安全评价材料。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的要求,转基因作物还需要取得品种审定证书,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才能进入商业化种植。

   [12] 参见《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第17条之规定。

   [13] 如《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第5条第一款第二句: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由从事农业转基因生物研究、生产、加工、检验检疫、卫生、环境保护等方面的专家组成,每届任期三年。

   [14]《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第27条规定;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受理审批机构的工作人员和参与审查的专家,应当为申报者保守技术秘密和商业秘密,与本人及其近亲属有利害关系的应当回避。但是何谓有“利害关系”,通过何种程序进行回避,该法都未做进一步规定。

   [15] 金自宁:《技术风险的制度回应——对当前转基因之争的一个评论》,《绿叶》2013年第12期。

   [16] 刘鉴强:《转基因稻米与13亿人主粮利益悬疑》,《南方周末》2004年12月9日A4版。

   [17] 蒋高明、虞晓凡:《转基因作物的生态风险》,《绿叶》2013年第12期。

   [18] 薛达元:《论转基因技术运用的基本原则》,《绿叶》2013年第12期。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19] 《一封联名信的意外风波,寻找61位“挺转”院士》,《南方周末》2013年12月5日。

   [20] “农业部:转基因食品与非转基因食品具有同样的安全性”,http://sn.people.com.cn/n/2013/0902/c190207-19441396-2.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5年4月5日。

   [21] 邓清波:《转基因安全否不能仅凭专家观点》,《北方新报》2013年9月4日。

   [22] 参见赵鹏:《政府对科技风险的预防职责与决策规范》,《当代法学》2014年第12期。

   [23] 金自宁:《技术风险的制度回应——对当前转基因之争的一个评论》,《绿叶》2013年第12期。

   [24]Lars Noah, Scientific “Republicanism”: Expert Peer Review and the Quest for Regulatory Deliberation, 49 EMORYL.J.1033,1050 (2000).

   [25]Sheila Jasanoff, The Fifth Branch: Science Advisers as Policymak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at 23(1990).

   [26]Final Information Quality Bulletin for Peer Review, 70 Fed. Reg, at 2665(Jan. 14,2005).

   [27]J.B. Ruhl & James Salzman, In Defense of Regulatory Peer Review, 84 WASH, U. L. REV. 1,7 (2006).

   [28]Louis J. Virelli, Scientific Peer Review and Adminstrative Legitimacy, 61 Admin, l.r., no. 4, (2009).

   [29]See J. B. Ruhl & James Salzman, In Defense of Regulatory Peer Review, 8 WASH.U.L.REV. 1,7(2006).

   [30] J. B. Ruhl, Prescribing the Right Dose of Peer Review for the Endangered Species Act, 83 NEB. L.REV. 398,419(2004);See also Holly Doremus, Scientific and Political. Integrity in Environmental Polity, 86 TEX. L.REV. 1601, 1651-52(2008)( 其认为外部同行评审是一个“非常不完美的工具”,并指出其只能“揭示对公认规范的极端偏离”)。Shapiro也对OMB先前发布的同行评审通告提出了严厉的批评;OMB发布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但是没有充分考虑其对于行政事务效率的影响及对于行政过程透明度和责任性的影响;而且,SC1要求进行同行评审的法律基础存在高度争议;最后,其试图监督信息质量争议的解决,使得SC1会影响这些争议的结果!但是其却不必承担相应的责任。See Sidney A. Shapiro, OMB’s Dubious Peer Review Procedures, Environmental Law Reporter(2004).

   [31] 关于管制同行评审的制度功能及其潜在缺陷的深入分析, 可进一步参见成协中:《美国管制决策中的同行评审》,《环球法律评论》2014年第1期。

   [32] 学界目前关于管制同行评审的讨论,中文文献主要有成协中:《美国管制决策中的同行评审》,《环球法律评论》2014年第1期;洪延青:《藏匿于科学之后?——规制、科学和同行评审间关系之初探》,《中外法学》2012年第3期;沈岿:《风险评估的行政法治问题》,《浙江学刊》2011年第3期。

   [33] 类似观点,可参见Ian Fein, Reassessing the Role of the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Peer Review, Political Tool, or Science Court, 99 Cal. L.Rev. 465(2011).

   [34]See David Policansky, Science and Decision Making for Water Resources, 8 Ecological Applications 429, 610(1998).

   [35]See Sheila Jasanoff, The Fifthbranch: Science Adviser as Policymakers(1990).

   [36]Bazelon, D.L.The Perils of Wizardry, Unpublished lecture,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1979).

   [37] 最早将停止规则引入管制科学领域的是Jasanoff教授。See generally Sheila Jasanoff, Transparency in Public Science:Purposes, Reasons, Limits,69 Law and Contemporary Problems, at 22,37-39(Summer 2006).

   [38]Lynn Goldman statement in NAS, Improving the Use of Science in the Administrative Process,Transcript, Sept.10,2012, at 44-46.

   [39]Elizabeth Drye, Perchloroethylene, in Harnessssing Science for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 at 97, 120-21(John D. Graham ed., 1991).

   [40]Noah, Lars Noah, Scientific “Republicanism”: Expert Peer Review and the Quest for Regulatory Deliberation, 49 EMORYL.J.1033,1050 (2000); Ruhl, J. B. Ruhl, Prescribing the Right Dose of Peer Review for the Endangered Species Act, 83 NEB. L.REV. 398,419(2004).

   [41]Final Information Quality Bulletin for Peer Review, 70 Fed. Reg, at 2665(Jan. 14,2005);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 gency, Science Policy Council Peer Review Handbook 12, at 75-77(2d ed, 2000). See also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5 U.S.C. 552(2006).

   [42] See Beth C. Bryant. Adapting to Uncertainty: Law, Science, and Management in the Steller Sea Lion Controversy, 28 Stan, enctl. L/ J/ 171,209(2009).

  

  

    进入专题: 同行评审   行政法治   转基因安全评价制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734.html
文章来源:《浙江学刊》2015年第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