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浩:法律无需掌声,也不能嘲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60 次 更新时间:2016-01-23 22:17:10

进入专题: 快播案  

车浩  
后者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护。另一方面,也是想说明,为什么前者不受到保护。

   经过了罗斯案、米勒案等一系列案件的总结,形成了一些虽然模糊但还算是共识的看法:如果一件作品的主导性意旨,在于“激起人们的性欲望”,这就进入了淫秽作品之列。它之所以不受保护,是因为“完全不具备任何补偿性社会价值”(布坎南)。

   困惑人的问题来了。如果说淫秽作品的坏处,是导致性欲望的激发,那么,性欲望的激发,到底有没有男欢女爱、种族繁衍之外的社会价值?

   性欲可以转化为创造力,这种说法来自于弗洛伊德。

   “ 在人的潜意识里,人的性欲一直是处于压抑的状况,社会的道德法制等文明的规则,使人的本能欲望时刻处于理性的控制之中。

   人的内在欲望无法尽情释放,于是转化为创造作品。人人都有原始性欲,为什么创造力却有差异?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原因在于有创造力的人悦纳他们的欲望,而其它人则尽力抑制他们。

   在一份纵欲而又有大成就的名单里,可以找到很多放荡生活而又四海闻名的人。拜伦死后,《泰晤士报》称之为“他那一代最非凡的英国人”,据说是语义双关,指拜伦能和任何能动的东西发生性关系。

   此外,“她们的”歌德留下的不仅是《浮士德》,雨果留下的不仅是《巴黎圣母院》、海明威留下的也不仅是《老人与海》,还有阅女无数、老骥伏枥的个人情史。至于各种声名赫赫的画家和摇滚歌手的故事,就更不胜枚举了。

   别以为只有文学艺术这种感性行业,性和创造力才有如此密集的关系。去了解一下伟大的爱因斯坦吧,去了解一下罗素和萨特的女人们吧,去了解一下凯恩斯在自己日记中记录下的性交次数吧。最起码,杨振宁和默克多,总听说过的吧。

   面对这些性欲和创造力均比一般人昂扬的大人物们,很容易让人遐想,要是他们都活在了有快播的时代,那性欲和创造力被高度激发的,还不得飞上天去?照这么说,有计划、有效地激发人们的性欲望,让其中的大人物们充分创造,岂不是有助于我们建设一个创新型国家?

   不过,上述观点未必靠谱。

   即使承认性欲和创造力的关系很密切,但一直都有相反的见解认为,只有禁欲,才有利于发挥创造力。禁欲让男性身体的雄性激素达到较高水平,而雄激素能够激发男性的创造力。淫乱的种群不聪明,聪明的种群不淫乱,因为生殖系统和神经系统存在竞争关系。据说这是有现代科学研究证明的。

   还有例证。在大人物名单中,有人放纵,也有人主张或实践禁欲。像甘地、苏格拉底、柏拉图、希特勒、康德……(此处就不好意思列举释迦牟尼和张三丰了),这都是绝少绯闻、基本禁欲而取得了伟大成就的人物。

   禁欲在中国历史中有悠久的文化和实践传统。古老的医学和哲学一直都在教导,只有适度禁欲,才能养精蓄锐、生精健体、回精补脑。不然,“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这是纯阳吕洞宾的教诲,吓人吧。

   除了创造力,还有人觉得,禁欲与治理有关。奥威尔在《1984》里说:

   “ 因为性本能创造了它自己的天地,非党所能控制,因此必须尽可能加以摧毁。尤其重要的是,性生活的剥夺能够造成歇斯底里,而这是一件很好的事,因为可以把它转化为战争狂热和领袖崇拜……

   你作爱的时候,你就用去了你的精力;事后你感到愉快,天塌下来也不顾。他们不能让你感到这样。他们要你永远充满精力。什么游行,欢呼,挥舞旗帜,都只不过是变了质、发了酸的性欲。要是你内心感到快活,那么你有什么必要为老大哥、三年计划、两分钟仇恨等等他们这一套名堂感到兴奋?

   这听起来也挺有道理。整天想着“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净整些靡靡之音,能不亡国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能不被羞辱吗?整天看黄片,打麻将、抽大烟,还怎么“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

   还是回到快播案。有的人,片子看多了,性欲望唤起来了,就特想找人交流,于是导向更多的一夜情或强奸犯。也有的人,就算片子看多了,也就是自己在家过过眼瘾,这种一般叫宅男。如果快播用户多是后者,那这种传播的社会危害性,到底有多大?

   看到桑本谦教授的一段微信,“色情的真正危害不是导致淫乱(有时候可能会减少淫乱),而是提高性唤起的阈值,减少性冲动,进而削弱生育激励,造成更多的单身狗和宅男。”挺有意思的一家之言。引在这里,暂时结束这一段混乱的思考。

   车浩互联网时代,共享精神比什么都重要。我们每个人都曾从他人的分享中受益。就算快播死掉,但是共享精神不会死。 我相信,人们乐于分享的,绝不仅仅是淫秽视频。应当被解禁的,也不仅仅是欲望和版权,还有信息和思想。分享的通道越顺畅,边界就越有被打破的可能。人类社会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也还将这样走下去。

   我尽量把文章写得通俗,也尽可能地保留了那些法律思考的线索,是为了让更多的非法律人士了解,法律工作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因为我觉得,很多人对于快播案庭审中法官、检察官包括律师的表现的评价,是不公平的。 或许他们在法庭上的表现,没有公众想象中那么逻辑缠绕、雄论滔滔,但是那些平实的表达背后,都是经过了很多很多弯弯绕绕的思考。 在无数的思想小径中,他们基于各自的职业立场,秉持着在立场制约下对法律和正义的理解,舍弃了很多在自己看来不适宜的道路,选择了另外的某一条。 这就是法律人的工作。我尊重他们的选择。我当然有自己的看法,我相信我也表达清楚了。但我并不想在文章中充分地论证它,我只是希望尽可能地展示,快播案中那个丰富妖娆的、章鱼一般向外伸出无数触手的法律世界。 学者的自由,本来就是对何谓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而那些一定要痛苦地确定何谓正确的工作,还是留给独立审判的法官吧。

  

  

    进入专题: 快播案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567.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中国法律评论”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