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柏:沙特问题的中国解决方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7 次 更新时间:2016-01-21 23:24:25

进入专题: 沙特  

高柏  
Ratner and Weber,2007:23)。

   一些中国人认为TPP是美国联合其盟友限制中国崛起的一种手段,他们觉得TPP是使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实现圆满成功的一个核心因素,因此TPP的命运将决定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最终命运。

   既然美国把TPP描绘成美国在亚太区域架构重组中改变区域经济和外交游戏规则不可或缺的核心架构,是美国的一个战略梦,那么中国没必要帮着圆。美国政府力争在2013年底结束谈判,但以失败告终。如果奥巴马2014年4月的亚洲之行未能达成协议,这将是美国推行再平衡战略的严重挫折。在美国盟友们看来,若TPP缺失了其中应有的经济内涵,那么美国在亚洲地区的价值将仅存于军事方面(Cai2013)。

   他们还认为,从经济的角度看,TPP给中国带来的潜在福利效益将远远不如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讨论的很多新规则,如国企、电子商务、总体规则、劳工标准等等,完全是按照美国标准制定的,它们未必符合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与要求(Cai,2013)。

   即便如此,TPP仍然对中国经济构成了严重的挑战,因为TPP仍将深刻改变亚太地区的游戏规则。为了应对TPP带来的挑战,中国与美国展开了几近白热化的竞争,推进了许多业已存在的自由贸易区提案,包括先前的“10+1”(即亚洲区域合作机制,它包括东盟加中国、东盟加日本和东盟加韩国三个并行的双边机制)、“10+3”(即亚洲区域一体化组织,它是一个包括东盟10国与中国、日本、韩国的合作框架)、“10+6”[即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它由东盟十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共同参加,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队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CJKFTA)、中韩自由贸易协定(CKFTA)及与中国台湾签订的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

   中国所做的所有这些努力仍然是坚持了传统的“蓝海”战略,它强调与海洋亚洲建立紧密合作关系。这是中国过去三十年在亚太地区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面对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带来的挑战,中国试图努力通过与亚洲地区其他国家建立自由贸易合作机制,以应对TPP构成的潜在威胁。三十多年来,海洋亚洲一直是中国通向国际市场的大门。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及新加坡的跨国公司纷纷把生产基地转移到中国,形成了亚洲生产网络,使中国成为它们价值链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亚洲生产网络是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主要支柱之一。

   中国正积极地推动自由贸易合作机制(RCEP或称为“10+6”),以应对TPP带来的挑战。就全球GDP中所占比重而言,RCEP与TPP相当,两者都约为40%。更重要的是,东盟成员国已经与这6个国家分别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RCEP还具有许多其他优势:第一,它承认这些国家各自的国情。因此,对于这些国家而言,加入一个自由贸易合作框架从政治上而言就更加容易。第二,和“10+1”、“10+3”机制一样,RCEP也是以东盟国家为中心,这让东盟国家觉得自己是这一机制的主要行动主体。第三,RCEP谈判并不是必须要求所有16个国家都出席才能进行,这些国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参与谈判。这一规定意味着任何国家都无法将是否参与谈判作为自己谈判的筹码。

   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于2002年提出。2010年,中日韩三国的十座城市签署了一份协议,推进这些城市共同实施一个实验项目。正式谈判于2012年开始启动。但是,由于日本与中韩两国的关系日益紧张,短期内取得积极结果的可能性较小,这在日本政府优先重视TPP谈判的背景下尤其如此。当前,中国与韩国似乎更有可能先签署一份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中韩两国出于现实原因都有意愿签署这份协议。对中国而言,这可能会成为其推动日本参与“三方会谈”的谈判筹码。由于日本产品在中国市场与韩国产品展开激烈的竞争,中韩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将会使日本企业在中国处于不利地位。对韩国而言,它已经同美国及欧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只要能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韩国并不会在乎日本是否成为协议的一员。而且,由于双方直接竞争的态势凸显,韩国可能更希望日本不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四、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给沙特阿拉伯带来的挑战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一举措是中国对美国“重返亚洲”政策做出的第二个战略回应。这一战略回应既为沙特阿拉伯带来了机遇,也带来了挑战。中国位于欧亚非大陆的枢纽区,占据着优越的地理位置,既有绵延的海岸线,又有广阔的内陆(MacKinder1904)。为应对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中国在东西两个方向制定了相应的战略计划。我之前已经提过,在东边的亚太地区,中国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与美国的竞争已达到了白热化。同时,在西边的欧亚大陆,中国正努力沿着古代丝绸之路建立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以促进欧亚大陆一体化。

   在这一战略中,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是重中之重,修建连接欧亚大陆的铁路运输网络给沙特阿拉伯的发展带来了机遇和挑战。在中国的向西开放战略中,伊朗被认为是未来欧亚大陆铁路运输网络的交通枢纽。这对沙特阿拉伯而言是一个挑战。即使五常加一集团与伊朗关于核计划的谈判最终失败,由于伊朗这一无可替代的地理位置,中国以及其他东亚、南亚和中亚的周边国家都将改变并制定向伊朗示好的政策。道理很简单,这些亚洲国家都需要通过伊朗建立一条通往欧洲和非洲的陆上通道。当欧亚大陆铁路运输网络建立后,这些国家通过伊朗获得的经济利益将会相当可观。到了那时,西方国家对伊朗的任何经济制裁将不会从伊朗的这些邻国获得足够的政治支持。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决定率先改变其在中东的策略,以在未来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中占据更好的战略位置。

   下面我将分析当前中国构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将给伊朗带来的潜在影响。

   中国直至最近才开始将金砖国家转变成为国际事务中一个重要的政治和经济平台。迫于美国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压力,中国开始赋予金砖国家更多的战略意义。其中一个标志就是提议建立资金规模高达1000亿美元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简称“金砖银行”)。这样,金砖国家在国际金融领域就将拥有相当分量的发言权。金砖国家内部的贸易额占据全球商贸总额的16.8%,高达6.1万亿美元;人口总数占全球人口总数的43%,GDP占18%,外汇储备40%,约1万亿美元(RT2013)。金砖银行不仅可以为某些行业提供世界银行不提供的贷款,而且它设立的紧急救助基金还可以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外的另一选择。金砖银行计划向非金砖国家提供40%-45%的贷款(Sahu2013),这一举措将对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造成实质性的影响。此外,中国将努力推动人民币在金砖银行内的结算(Sharma2012)。不难想象,金砖银行成立以后,将资助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尤其是南亚、中亚和非洲的铁路建设项目。泛亚铁路运输网络一旦建成,必然会继续向欧洲延伸,那么伊朗将会在这一项目中获得巨大利益。

   中国通过成立上海合作组织开始加强与俄罗斯和中亚国家的经济合作。2013年,中国与俄罗斯共同签署了一份具有历史性意义的石油供应合同,合同规定在未来25年俄方每天向中国供应30万桶石油,涉及金额高达2700亿美元,是中国有史以来签署的最大单笔合同之一。正如一位评论员指出的那样,这笔交易标志着“在全球石油行业版图中一次由西方转向东方的巨大转移”(Armitage2013)。俄罗斯总理于2013年10月访问中国时,与中国签署了另外一份“超级大单”,即在未来十年每年为中国供应1000万吨石油。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努力赋予上海合作组织更多的经济职能,目前伊朗、印度、巴基斯坦和土耳其是该组织的观察员国。伊朗曾经要求成为其正式成员,但根据组织规定,上海合作组织不允许受国际制裁的国家成为成员国。然而伊朗在解决其核问题之后,成为该组织的正式成员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中国一印度一缅甸一孟加拉国经济走廊(CIMBEC)和中国一巴基斯坦经济走廊(CPEC)是由中国发起的两个重大项目,意在拉紧与南亚的关系以获取通往印度洋的通道。CIMBEC和CPEC是李克强总理首次进行出国访问时提出的。其中CPEC发展十分迅速。巴基斯坦新任总理Sharif于2013年6月迅速回访中国,与中国达成了关于CPEC的一系列协议和备忘录。据媒体报道,CPEC战略涵盖了公路、铁路、油隙管道和光纤线路建设,以促进两国之间进一步交流。根据CPEC项目,中国和巴基斯坦将首先升级改造现连接两国的喀喇昆仑高海拔公路,将其路面宽度从10米拓宽至30米。随后将修建从中国新疆的喀什到巴基斯坦的瓜达尔的铁路。这条铁路全长2000公里,包括总长200公里的各种隧道。这条铁路一旦完工,继续向伊朗延伸是很自然的。

   相比之下,中印缅孟经济走廊(CIMBEC)的启动则比较缓慢,但印度总理于2013年10月访问中国时,中印双方再一次达成协议,同意推动这一项目。若中印缅孟经济走廊建成,印度以及南亚和东南亚其他国家都有强烈的动机支持修建一条通过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直达欧洲的铁路。

   中吉乌即中国一吉尔吉斯斯坦一乌兹别克斯坦铁路项目已讨论了好些年。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中亚四国进行访问,在提出构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大背景下,习近平主席提到这一铁路项目。在不久的将来,中吉乌铁路建设项目将成为中国中亚政策的主要关注点。瓜达尔一喀什葛尔铁路建成之后,中亚国家将会强烈支持修建中吉乌铁路,因为一旦这两条铁路完工,将会使得这些内陆国家能够与印度洋连接起来。中吉乌铁路在通向土耳其和欧洲之前将经过土库曼斯坦最终延伸至伊朗,届时所有中亚国家也可以经由伊朗通向印度洋。因此,这些国家也可以获得与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以及南亚和东南亚其他国家同样多的经济利益。

   在未来欧亚大陆一体化的进程中,伊朗在这一区域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即使沙特阿拉伯不采取任何行动自我调整以应对欧亚大陆这一深刻的巨变,铁路交通网络仍然可以通过伊朗一伊拉克一约旦一埃及路线连接至非洲。这样做的结果是,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半岛上的其他国家将被排除在欧亚大陆经济一体化这一大趋势之外。

   五、中国机遇:做亚洲和非洲之间的大陆桥

   如果沙特阿拉伯主动采取行动修建位于霍尔木兹海峡的海底隧道和红海大桥,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半岛将成为连接亚洲和非洲的一条极为重要的陆路运输走廊。这样一来,沙特阿拉伯将能与伊朗和平共处,继而为重塑地区秩序奠定经济基础。中东地区新秩序的建立将基于区域性经济合作,而不是该地区以外其他国家的政治干预。这个新秩序将为沙特发展多样化经济提供机遇,并进一步降低这一区域的政治不稳定性。如果沙特阿拉伯最终决定实施这一项目,沙特与中国关系则将在更坚实的基础上健康稳定地发展下去,且不再局限于能源需求和供应这一单一层面的关系。沙特阿拉伯可能成为中国在物流、贸易甚至是金融服务等领域进行投资的新目的地。

   构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已经成为中国促进欧亚经济一体化的长期战略。历史上的丝绸之路起始于古代中国,经由中亚和中东地区到达欧洲。从地理上看,丝绸之路跨越了欧亚大陆的大部分地区,而更重要的是丝绸之路包含了陆路和海路两条路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10月3日在印尼举办的东盟高峰会议上的发言中,还特别谈到了海上丝绸之路。在他的两次出国访问中,一次是访问中亚,另外一次则是东南亚,他明确提出中国的长期目标是沿着古代丝绸之路建立一条新的经济带,这一经济带将惠及陆路和海路沿线的所有国家。

在历史上,丝绸之路从中国经由越南、印尼爪哇、缅甸、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阿富汗斯坦、中亚、伊朗、阿拉伯半岛、索马里和埃及最终到达欧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沙特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508.html
文章来源:《西南交通大学学报》2014年7月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