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论安娜卡列尼娜罪恶感之心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42 次 更新时间:2016-01-18 17:31:58

进入专题: 安娜-卡列尼娜   托尔斯泰   罪恶感   心魔   心理分析  

吕嘉健 (进入专栏)  

  


   羞耻是对自己感到惭愧,感到羞耻就是觉得自己很卑劣,可怕的不是你所做的事情,而是你自身,感觉自己渺小、低人一等以及被人看不起,内疚的人想要补偿,而羞耻则让人想去隐藏。最好的隐藏方法就是毁灭性的。

                                                                                                                                                       ——《诱惑心理学》

  

  

  

   荣格曾经运用无意识理论解释过“心魔”的内涵,他在伦敦演讲中谈到意识的内部功能时,说:“第四个重要的内在因素就是我称为侵犯(invasion)的东西。在这里,阴影一面即无意识一面具有完全的控制作用,所以它能撞入意识状态。当其闯入时,意识的控制便处于最低点。我们不一定认为人生中的这种时刻是病理性的(pathological);其实,只有在这个词的原有意义上即当它意味着感情科学(the science of passions)的时候,这种时刻才是病理性的。你可以在那个意义上把它们称为病理性的,但它们实际上是一些非常状态,在这些状态中,人被他的无意识所控制,此时任何东西都可能从他的内部表现出来。他会或多或少地失去正常心态。例如,我们不能设想我们的祖先十分熟悉的那些状态是不正常的,因为它们在原始人那里是完全正常的现象。原始人认为,那是由魔鬼、梦魇或精灵对人的侵犯所致,或者是人的某个灵魂(人通常有六个这样的灵魂)的出窍所致。当灵魂离开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便处于一种改变了的状况中了,因为他自己被突然夺走了,他蒙受了失去自我的损失。这个现象你们经常可以在神经病人那里观察到。这些病人在某段时期或者不时地突然失去他们的活力,失掉自己而置身于一种陌生的影响之下。这个现象并非由他们的疾病引起;这是人所具有的正常现象,但如果这种现象成为一种经常性的东西,我们把它当作神经症来谈论也还是正确的。”(1)

  

   这是我所读到过的关于“心魔”最准确而深刻的心理学解释。用这段解释来解读安娜·卡列尼娜的罪恶感心理状态及其走向终结的精神心理障碍,精辟地贴切。

  

  

   一、安娜梦魇般的罪恶感、羞耻感和厌恶感

  

   读《安娜·卡列尼娜》,你会注意到,在安娜一旦与渥伦斯基发生疯狂情欲接触之时,就立即非常显著地显出了它对安娜精神世界的巨大影响力:

  

   有一个欲望在渥伦斯基几乎有整整一年是他生活中唯一无二的欲望,代替了他以前一切欲望的;那个欲望在安娜是一个不可能的、可怕的、因而也是更加迷人的幸福的梦想;那欲望终于如愿以偿了。(《安娜·卡列尼娜》,P218,周扬译,人民文学出社,1981-3,以下引文同)

  

   托尔斯泰的叙述总是包含着双重性的二律背反意蕴。这个情欲的渴望和跃跃欲试在安娜来说持续了一年,可见安娜一直在犹豫和努力克制自己。可是一旦冲破了意志的管制力,安娜感到情欲畅快满足幸福的同时,她才感到“可怕的”世界正式开始了。始终,她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怕的,但是也是极其迷人的,令人幸福的。从此灾难发生了。

  

   就在两人在情欲如愿以偿的高峰体验获得的同时,安娜收获的却是无与伦比的“罪恶感”,由此伴随的“羞耻感”,接着而来的是种种无边无际的弥漫性的痛苦感觉:失去了尊严、自负和快乐的震慄,罪无可恕的求饶,屈辱,可憎,恐怖和厌恶,冰冷的绝望,荒谬的、赤裸裸的噩梦纠缠,特别是“一切都完了”的意识。(P218-221)——注意这些感受,这些是他们的情欲接下来带给安娜的精神心理难题的全部内涵。从此,一个优雅高贵、温婉娴逸和沉静自若的安娜逐渐被交织着非正常纠结的精神状态和颠覆了自我、失落了自主性的无路可走的、绝望痛苦的心性所侵蚀。

  

   性格随着心理变化而发生变化,这是小说给读者非常重要的启示。在第二部二三章,劈头这样叙述:

  

   渥伦斯基曾经好几次,虽然没有像这次这样坚决,极力想使她考虑她自己的处境,而每次他都遭到了她现在用以答复他的请求的那种同样的肤浅而轻率的判断。好像这里面有什么她所不能够或者是不愿意正视的东西,好像她一开始说到这个,她,真正的安娜,就隐退到心的深处,而另一个奇怪的不可思议的女人,一个他所不爱、他所惧怕的、和他作对的女人就露出面来了。(P278)

  

   这是小说第一次、在他们偷情之后显示出:安娜由于婚外情和放纵情欲,而导致两重人格在她的灵魂里渐趋分裂,不断打架,在不同的场合恣意任性地表现而不自控,撕扯着她的心性,使她的性格变坏。慢慢地,经常出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个神经质的、蛮不讲理的、焦躁的、纠缠不休的安娜。有时她还是温柔而灿烂、娴雅而妩媚、光彩照人的尤物,而转瞬间她就变成一个幻觉着恐怖感、充满了耻辱心、胡搅蛮缠、疑神疑鬼、怨气喷薄的妇人。这部小说很大一个特点是:开始部分表现的安娜是人类史上最迷人最典雅的美人,放荡之后,从此就不那么美了,因为心魔的纠结,而丧失了她的端庄。

  

   敏感的读者会注意到:安娜出轨之后,作者描写她的心理状态时,频繁地使用诸如绝望的,一切都完了,羞愧地,耻辱地,厌恶地,怨恨地,愤怒地,神经质的,恐怖的,痛苦地等等词语表现安娜的精神心理状态。她的不正常心理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风度和节制,任性而执着地发作,有时非常地低沉和沮丧。例如“渥伦斯基用严肃的眼光望着她,但是她却以那挑战的、又似快乐、又似绝望的、使他莫名其妙的眼光来回答,吃饭的时候,安娜挑衅似地快活,看上去好像是在和土希凯维奇和耶希文卖弄风情。”(P791)

  

   又如:“哦,吉提怎么样?”她长叹了一口气说,用有罪的眼光望着杜丽。“但是她恨我,看不起我?”

  

   还有:“我只爱这两个人(儿子和渥伦斯基),但是难以两全!我不能兼而有之,但那却是我唯一的希望。如果我不能称心如意,我就什么都不在乎了。随便什么,随便什么我都不在乎了。无论如何总会完结的...因此千万不要责备我,千万不要非难我!你的心地那么纯洁,不可能了解我所遭受的一切痛苦。”她坐在杜丽旁边,带着有罪的神色紧瞅着她的面孔,拉着她的手:“你在想什么?你对我怎么看法?不要看不起我!我不该受人的歧视。我真是不幸。”(P935)

  

   安娜不是精神病人,她的两重人格是一个正常人内部精神心性分裂造成的痛苦的状态,所以安娜总是在蛮不讲理的发作之后陷入深深的自悔和自责,于是动心忍性地去讨好渥伦斯基。可是她的心性已经被阴暗的无意识占据了,猜疑、嫉妒、不平、失落、孤独、甚至绝望、恐怖、厌恶等等情绪完全不受阻拦地随时喷薄而出,于是一次又一次地和渥伦斯基冲突-和好-折磨-道歉,以狂热性爱的方式弥补,可是种种负面情绪像阴影一样挥之不去,无意识完全控制了安娜。

  

无法自控的神经质发作使安娜充满了失败感,也对渥伦斯基产生了怨恨情绪。——他是勾引她堕落的源头,而现在她陷入了失去了一切的困境,包括失去了家庭,儿子,社交,地位,尊严,成了孤独的囚禁者一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安娜-卡列尼娜   托尔斯泰   罪恶感   心魔   心理分析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43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