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世彦:公开死刑资料:联合国的要求以及中国的应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3 次 更新时间:2016-01-17 21:35:41

进入专题: 死刑  

孙世彦  
E/CN.4/1996/39 (1996), Annex, Principle 2(a).

   [31]E/2015/49 (2015), para.130 (a).

   [32]Alston, supra note 25,atpara. 9.

   [33]Human Rights Committee, Guidelines for the treaty-specificdocument to be submitted by States parties under article 40 of the International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CCPR/C/2009/1 (2010), para. 47.

   [34]Concluding Observations of the Human Rights Committee: Yeman, CCPR/C/79/Add.51 (1995), para. 16.

   [35]Concluding Observations of the Human Rights Committee: Yeman, CCPR/CO/75/YEM (2002), para. 15.

   [36]Concluding Observations of the Human Rights Committee: Uzbekistan, CCPR/CO/71/UZB (2001), para. 6.

   [37]Concluding Observations of the Human Rights Committee: Uzbekistan,CCPR/CO/83/UZB (2005), para. 7.

   [38]Alston, supra note 25, atpara. 15.

   [39]在联合国文件中,与“资料”的对应英文用语是“information”,也可译为“信息”。

   [40]A/62/658 (2008); A/63/716 (2009);A/65/779 (2011); A/67/841 (2013).中国参与了全部四次照会。对于联大2014年决议,截止2015年7月底,尚未见有类似的普通照会提出。

   [41]A/63/293 (2008), para.26; A/65/280 (2010), para. 31.

   [42]A/63/293 (2008), para.25; A/65/280 (2010), para. 33.

   [43]梁根林:“公众认同、政治抉择与死刑控制”,载《法学研究》2004年第4期,第22页。原文中的主语为“集体意识”而非“公众意见”。

   [44]有人称,“就死刑所形成的民意在多大程度上体现了民众的真实态度、情感,取决于普通人对有关死刑的各方面真实情况的了解程度”。唐煜枫:“论民意与死刑实践——一个互动关系的视角”,载《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2期,第158页。实际上,即使不了解有关死刑的各方面真实情况,也不能说民意体现的不是民众的“真实”态度和情感,也许用是否“理性和公允”来判断更合适。

   [45]Alston, supra note 25,atpara. 21.

   [46]A/RES/67/176 (2013); A/RES/69/186(2015).另参见,A/RES/65/206 (2011),其中只提到了“国内辩论”。

   [47]参见,A/67/226 (2012), paras 71;A/HRC/18/20 (2011), para.60; A/HRC/24/18 (2013), para.80;A/HRC/27/23 (2014), para.73.

   [48]A/HRC/18/20 (2011), para. 60.

   [49]United Nations Office of the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MovingAway from the Death Penalty: Lessons from National Experiences 18 (New York2012). http://www.ohchr.org/Lists/MeetingsNY/Attachments/27/moving_away_from_death_penalty_web.pdf.2015年8月1日访问。

   [50]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HowStates Abolish the Death Penalty 33 (Oslo 2013). http://www.icomdp.org/cms/wp-content/uploads/2013/04/Report-How-States-abolition-the-death-penalty.pdf.2015年8月1日访问。该报告分析的13个国家是阿根廷、柬埔寨、法国、海地、吉尔吉斯斯坦、墨西哥、蒙古、菲律宾、卢旺达、塞内加尔、南非、土耳其以及美国(康涅狄格州和新墨西哥州)。

   [51]王立军、赵静:“论大众观念之于死刑决策的意义”,载《山东社会科学》2014年第6期,第146-147页。

   [52]参见,Roger Hood & Carolyn Hoyle, The Death Penalty: A WorldwidePerspectivech. 10, “A Question of Opinion or a Question of Principle?”(5th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53]A/HRC/24/18 (2013), para.80; A/67/226 (2012), para. 71.

   [54]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supranote 50, at9.

   [55]A/HRC/24/18 (2013), para.80; A/HRC/27/23 (2014), para. 73. 参见,A/67/226 (2012), para. 71.

   [56]E/2010/10 (2010), para. 37.

   [57]E/2000/3 (2000), Table 2; E/2005/3 (2005), Table 2; E/2010/10(2010), Table 2. 第九次报告没有给出中国在2009-2013年的处决人数,只是说“据称中国每年仍要处决数千人”。E/2015/49 (2015), Table 2, note a.

   [58]报告中没有给出孟加拉国、朝鲜、伊拉克、科威特、叙利亚在1994-2003年间的处决人数,没有给出索马里在1994-2008年间的处决人数。但从这些国家其他时期的处决人数来看,即使加上这些国家的处决人数,所有保留死刑国家的处决人数之总和依然赶不上中国一国同期的处决人数。

   [59]参见E/2015/49 (2015), Table 3. 1994-1998年,前6位是土库曼斯坦、新加坡、沙特阿拉伯、塞拉里昂、吉尔吉斯斯坦和约旦;1999-2003年,前7位是新加坡、沙特阿拉伯、约旦、伊朗、也门、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塔吉克斯坦;2004-2008年,前5位是沙特阿拉伯、伊朗、科威特、朝鲜和新加坡。需要注意的是,这一表格中没有给出1994-2003年间,朝鲜、伊拉克、科威特、叙利亚的这一比例。

   [60]根据E/2015/49 (2015), Table 3整理。

   [61]赵秉志:“论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死刑制度改革——面临的挑战与对策”,载《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0年第50卷第2期,第46页。

   [62]刘仁文:《死刑的全球视野与中国语境》,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69页。

   [63]高一飞:“死刑统计数据应当公开”,载《同舟共进》2006年第1期,第23页。

   [64]赵秉志、苗苗:“论国际人权法规范对当代中国死刑改革的促进作用”,载《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3年第53卷第4期,第13页。

   [65]陈光中:“公布死刑人数利弊考”,载《南方周末》2009年12月17日。http://www.infzm.com/content/38825。2015年8月1日访问。

   [66]同注65引文。

   [67]秘书长2010年提交经社理事会的报告已经注意到这一点:“似乎不容置疑的是,中国境内死刑使用率大幅下降。”E/2010/10(2010), para. 37.

   [68]赵秉志:“当代中国死刑改革争议问题论要”,载《法律科学》2014年第1期,第151页。

   [69]同注65引文。

   [70]同注68引文,第151页。

   [71]同注65引文。

   [72]于占国:“试论我国死刑限制的基本途径”,载《人民论坛》2010年第26期,第67页。

   [73]参见,王世洲:“关于中国死刑制度的反思”,载《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41卷第3期,第91页。

   [74]Alston, supra note 25,atpara. 4.

   [75]参见,同注68引文,第151页。

   [76]中国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机制提交的第二次国家报告,A/HRC/WG.6/17/CHN/1(2013),第7段。

   [77]例如参见,贾宇:“死刑实证研究之死刑观的调查报告”,载《法学评论》,2005年第3期;袁彬:“死刑民意及其内部冲突的调查与分析”,载《法学》2009年第1期;贺志军:“论我国死刑改革的罪刑选择及民意引导——基于死刑民意实证调查数据的分析”,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09年第1期;张惠芳、何小俊:“死刑民意调查研究”,载《时代法学》2011年第4 期;苏彩霞、彭夫:“死刑控制政策下民意引导的实证分析”,载《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37卷第2期。

   [78]参见,同注44引文,第158页。

   [79]同注51引文,第143页。

   [80]贺志军,同注77引文,第117页。

   [81]杨传刚:“民意与死刑存废的关系之探析”,载《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4期,第19-20页。

   [82]姜涛:“全球化时代中国废除死刑的发展路径”,载《环球法律评论》2007年第3期,第28-36页。

   [83]马永平:“论人文视角下死刑改革的民众认同”,载《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15年第28卷第2期,第31-33页。

   [84]孙国祥:“死刑废除与民意关系之审视”,载《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09年第2 期,第96页。

   [85]曲新久:“推动废除死刑:刑法学者的责任”,载《法学》2003年第4期,第43-44页。

   [86] E/CN.4/2005/7 (2004), para. 58.

   [87]苏彩霞、彭夫,同注77引文,第104页。

   [88]卢建平:“中国死刑制度改革的人权维度”,载《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板)2015年第3期,第131页。

   作者简介:孙世彦,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国际公法研究室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学系教授。

  

  

    进入专题: 死刑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国际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399.html
文章来源:《比较法研究》2015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