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飞 田野:新闻专业主义2.0:理念重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65 次 更新时间:2016-01-14 22:45:49

进入专题: 新闻专业主义   交往理性   网络社会  

吴飞(浙江大学) (进入专栏)   田野  
以求进入一个共同的语境”。哈贝马斯认为,“生活世界是交往行动者一直已经在其中运动的视野。”(哈贝马斯,2004)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中发生的,生活世界构成了人们日常交往实践沟通和理解的背景知识,这种背景知识又是通过语言、符号而客观化并被人们所接受的。

   不少思想家如柏拉图、卢梭、胡塞尔、索绪尔甚至海德格尔都把言语的直接在场看成意义确定性的保证,而把“距离”、“不在场”、“间接性”、“模糊性”等当成是文字的本质特征,从而确定立了言语与文字的等级关系。在哈贝马斯看来,“交往合理性概念包含了三个层面:第一,认知主体与事件或者事实的世界的关系;第二,在一个行为社会世界中,处于互动的实践主体与其他主体的关系;最后,一个成熟而痛苦的(费尔巴哈意义上的)与其自身的内在本质、自身的主体性、他者的主体性之间的关系。”(哈贝马斯,1997)哈贝马斯指出:“交往理性所决定的主体性反对自我为了自我捍卫而非自然化。和工具理性不同,交往理性不能简单地被归结为一种盲目的自我捍卫。交往理性所涉及到的不是一个自我捍卫的主体一该主体通过想象和行为而与客体发生联系,也不是一个与周围环境隔离开来的永久的系统,而是一种由符号构成的生活世界,其核心是其成员所做出的解释,而且只有通过交往行为才能得到再生产。”(哈贝马斯,1994)

   克莱·舍基在其著作《未来是湿的》中指出,如同印刷机放大了个人的头脑,电话加强了双向沟通,一系列新工具如即时通信、移动电话、网络日志和维基百科也强化了群体交流。因为人类天生就擅长群体工作,所有能够强化群体努力的东西终会改变社会。新闻生产主体与事实世界的关系、与他者的关系,与自己的主体性之间以及主体间之间的关系,当然需要遵循交往理性的法则。因为人与人是平等,人与世界是一体的,主体间是交融的,主体与物之间也不再界限分明。真实与虚拟,事实与意见、新闻与服务、物与像、我与你与他,东方与西方之间的差异与分界也不再重要。这正是网络社会与传统社会的重要差别,也是社会媒体时代,新闻信息生产与传播与传统媒体时代不同之处。既像传统媒体,又像互联网媒体的“斯莱特新闻在线”的总编辑雅各布·维斯伯格认为,从事高质量的在线新闻生产能够作为一门生意。“斯莱特新闻在线”的核心优势是能发出强有力的声音,且其公司的投资人支持他们的新闻价值标准。雅各布·维斯伯格强调说,“我们的编辑文化符合新闻行业的市场需求,而不是屈服于市场需求。‘赫芬顿邮报’、‘buZZFeed’等很多新出现的在线新闻媒体,他们的问题在于新闻并非他们追求的终极价值,也不是他们打造这些媒体的根本目的。这些媒体的拥有者并没有显示出像华盛顿邮报的格雷厄姆家族那样对独立新闻价值的尊重”。(雅各布·维斯伯格,2015)雅各布·维斯伯格的潜台词很明白,那就是如果没有恪守新闻专业精神,技术导向型的互联网公司不可以提供优秀的新闻内容。也许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腾讯、今日头条等传统的技术型公司,正大规模从传统的新闻媒体中挖人,他们看中的,当然是这些媒体人的新闻素质与专业主义精神。

   有学者发现,在美国,基于互联网的非营利性新闻机构和新兴数字新闻媒体,正在成为新型调查报道重要的传播载体。如homicidewatchd.c擅长犯罪调查报道;scotusblog因2012年关于奥巴马医改的调查报道一举成为法律领域调查报道的先驱:Fmtlookmedia由英国《卫报》爆料斯诺登事件的著名记者格伦·格林伍德牵头,专门从事涉及全球重大政治和军事事件的调查报道。新型调查报道具有数字化开放的天性,它依靠众包的力量获得更加丰富的新闻线索。赫芬顿调查报道基金推出的关于美国保险业索赔过程复杂和陷阱的调查报道就充分利用了这种方式。该基金会记者丹尼尔·艾伦做完第一篇报道后,就在网站帖子上说,“欢迎知道更多内幕的读者提供更多线索以便调查深入进行”。两天后,该报网站论坛被篇高质量的帖子包围,其中一篇帖子提供的线索就成了题为《本杰明的故事》的调查报道。记者丹尼尔说:“我从没意识到这么多人会参与报道的写作,对一个记者来说,如果读者中有一个人会对你的写作提供只言片语的有用信息,帮助你解开未解之谜都是巨大的鼓舞,因为或许那就是你苦苦寻找而未得的信息。”(余婷,2015)

   也许可以借用云南大学郭建斌在接受本人的访谈时说过一段话作为本文的结尾:“我的想法或许过于理想化。我认为只要有新闻存在,新闻专业主义就不可能完全消亡。‘人人都是新闻记者’的时代,新闻专业主义更显珍贵。如何解困?只有靠新闻人坚守”。[13]不过,新闻专业主义的升级版,到底要包括些什么内容,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但哈贝马斯关注交往理性的一些观点,笔者认为是一个很重要的思考方向。他认为,在交往行为中,语言需要同时承担认知、协调和表达的功能,并要同时满足“四个有效性的要求”(vamkychums)—-可理解(comprehensibility)、客观真实(objectivetruth)、道德适当(moralcorrectness)、真诚(sincerity)。(哈贝马斯,2001)这些都是未来的“新闻专业主义2.0”必须汲取的内容。当然,未来的新闻专业主义,将不再是一种行业性的专业精神,而是所有参与新闻传播活动中的个体普遍需要遵守的交往信条和基本精神,换言之,新闻专业主义远不会消失,只不过“新闻专业主义2.0”时代,新闻专业主义将会内化成个体交往的基本规则,每一个个体都是这一规则的立法参与者,也同时是阐释者和监督者。

  

   注 释

   1.材料来源于2015年7月12日笔者组织的微信群讨论。

   2.材料来源于2015年7月11日笔者对资深媒体人彭晓芸的微信访谈。

   3.材料来源于2015年7月12日笔者的微信访谈。

   4.材料来源于卢跃刚c2005年6月4曰).秉持新闻专业主义原则,突破灾难报道禁忌,检索自:http:〃weibo.com/p/1001603849969466537650

   5.材料来源于2015年7月12日笔者对《经济观察报》华东部梁嘉琳的微信访谈。

   6.材料来源于2015年7月11日笔者通过微博与沈立江和汪凯两位博士进行的讨论。

   7.材料来源于2015年7月12日笔者对《经济观察报》梁嘉琳的微信访谈。

   8.材料来源于2015年7月11日笔者对资深媒体人彭晓芸的微信访谈。

   9.材料来源于网站“199it”(2014年10月25日).大数据新闻是什么?,检索自:http://www.199it.com/archives/286087.html

   10.材料来源于笔者在北京对《新京报》执行总编王跃春的访谈。

   11.材料来源于卢跃刚(2005年6月4日).秉持新闻专业主义原则,突破灾难报道禁忌,检索自:http://weibo.eom/p/1001603849969466537650

   12.“笛卡尔范式”是以“单向理解”(monologicalunderstanding)的模式来理解“理性”。在这种“单向理解”的模式下,个体是认知和行为的主体,外部世界是他认识和利用的对象;个人主体和外部对象彼此独立,理性则是主体认识、利用外部世界的一种能力。这便是实证论者的基本认识论、方法论观念,也是韦怕用来解释西方理性化过程的“理性架构”。[参见王小章(2008):从韦伯的“价值中立”到哈贝马斯的“交往理性”,《哲学研究》,(6)]

   13.材料来源于2015年7月11日笔者对郭建斌教授的微博访谈。

  

进入 吴飞(浙江大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闻专业主义   交往理性   网络社会  

本文责编:chenp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理论新闻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332.html
文章来源:国际新闻界》2015年第7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