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富贤:长期低生育率会带来“国家危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30 次 更新时间:2016-01-14 16:20:36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人口学  

易富贤 (进入专栏)   刘晨  

  

   [学人简介]易富贤,湖南洪江市(黔阳县)人。1988-1999年在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学习,获临床医学学士、药理学硕士、药理学博士学位。1999-2002年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威斯康星医学院做博士后。2002年起为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母胎医学奖学金项目”(MFM Fellowship,由“美国妇产科董事会”推进)的副研究员(Associate Scientist),2013年晋升为研究员(Senior Scientist)。

  

   [访谈人]刘晨,爱思想网学术观察员,澳门大学社会学博士在读。

  

导言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指出,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二孩政策就此全面放开。而在此之前,学界已经开始检讨计划生育政策得失,舆论呼吁计划生育政策适时调整,并引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

  

   易富贤,因为《大国空巢》一书而引起国内广泛关注。在书中,他提出了若干新见,包括“人口问题是事关人类未来生死存亡的关键因素”、“人口安全是最高的国家安全”。

  

   易富贤另一个新见是:苏联前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之所以启动改革,是因为社会经济出了问题,而经济出问题又是因为生育率长期低于更替水平,从而导致了苏联20~59岁劳动力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就开始负增长,在1990年跌到低谷,国力也跌到低谷。

  

   本访谈进行于2014年,至今仍有重要参考价值,爱思想网旧文重发,希望有助于我们对这些问题的思考。

人口是资源而非负担

  

   刘晨:有关部门一直强调坚持计划生育政策,但现在终于开始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了。如何评价这种“风向转变”?

  

   易富贤:迟迟不动的人口政策,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终于能够动起来,表明国家领导人有调整人口政策的政治勇气和决策魄力。从目前情形来看,一方面是因为人口危机开始显性化,一方面是因为人口观念的转变。2003年我刚“登录”中国大陆论坛呼吁调整计划生育政策时,遭到一面倒的反对,但2008年网络民意基本逆转,现在已经形成了从网络草民到知识精英、再到政治精英的集体呼吁。

  

   刘晨:这是否意味着人口问题已得到政府高层的注意?

  

   易富贤:这次人口政策调整得益于本届领导人新的人口理念。中国过去认为人口是负担,而新的领导人却认为人口是资源、优势。

  

   习近平总书记访问印尼时说:“中国和印尼两国有16亿人口,只要两国人民手拉手、心连心,就将汇聚起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巨大力量,创造人类发展史上新的奇迹。”李克强总理认为“我国人口众多,内需潜力是促进我国长期平稳较快发展的最大优势”,“用13亿人口做乘法,是激动人心的。”

  

   并且,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关于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意见》首次提出了要防止“人口过快下降”。


低生育率是“国家危机”

  

   刘晨:你在《大国空巢》一书中提出,人口安全是最高的国家安全,是苏联解体的原因之一。立论的依据是什么?

  

   易富贤:人口再生产和物质再生产是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两大支柱。与那些从政治、经济学角度找原因的“事后诸葛亮”不同,美国学者彼得·舒瓦茨和彼得·德鲁克在苏联解体几年前就各自从人口结构角度预测了苏联即将崩溃。

  

   我在《大国空巢》中根据美、苏人口结构对比,也发现人口因素是苏联解体的原因之一。苏联解体表面上是因为戈尔巴乔夫错误的改革政策;但是戈尔巴乔夫之所以启动改革是因为社会经济出了问题;而经济出问题又是因为生育率长期低于更替水平,导致苏联20-59岁劳动力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就开始负增长,在1990年跌到低谷,国力也跌到低谷。

  

   刘晨:后来俄罗斯意识到了生育率问题的重要性吗?

  

   易富贤:1991年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实行了激进的“休克疗法”,导致国内政局动荡,经济衰退,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每况愈下。加之由于住房紧张等生活压力,越来越多的新婚家庭选择不生孩子,在莫斯科等大城市尤为明显,不少新潮年轻人视孩子为累赘,自觉放弃生育,生育率从1990年的1.89跌到了1999年1.17的底谷。

  

   1999年普京上台后,俄罗斯经济止跌回升,原因之一是1972年到1989年俄罗斯的生育率高于美国,俄罗斯的劳动力在低水平上徘徊了10年后于2000年开始回升。普京认为低生育率是“国家危机”,已成为威胁俄罗斯民族生存与发展的头号敌人,将来俄罗斯的国家基础都会受到动摇,因此出台了一系列鼓励生育政策,降低养育成本,回归传统家庭价值,生育率上升到2012年的1.69。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我国台湾地区生育率从2000年的1.68下降到2011年的1.07。

“孩动力”加快国家经济转型

  

   刘晨:按照这样的逻辑,经济增长可以靠提高人口生育率来进行刺激?

  

   易富贤:对。中国经济已经面临拐点,缺乏增长点。一方面,投资“造物”只相当于体外“心肺复苏”,可以短时拉动经济,但缺乏持续动力;而调整计划生育增加新生人口(“造人”)则会给经济装上一部起搏器,能有效缓解未来劳动力不足和养老压力大难题。

  

   另外一方面,中国内需不足。首先是计划生育直接导致年轻消费者数量不足,其次是很多人担心独生子女养不了老,不敢消费。调整计划生育后的生育高峰是超级内需,是驱动经济的“孩动力”航空母舰,所带动的庞大产业链对内需的拉动作用远远大于房地产和汽车,且可持续地推动今后几十年的经济增长。

  

   刘晨:中国的所谓人口红利还剩多少?

  

   易富贤:从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的情况看,当老年抚养比超过12%后,经济将从8%以上的高速增长率跳跃性下降。根据日本和欧盟的先例,当15~64岁总劳动力开始负增长、40~64岁人口超过15~39岁人口时,经济将出现危机。中国的老年抚养比在2012年开始超过12%,总劳动力将在2014年开始负增长,40~64岁人口将在2016年超过15~39岁人口,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速将放缓。

  

   刘晨:请你作进一步分析。

  

   易富贤:从目前的失业问题来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中国年轻劳动力正在快速减少,大量的企业转移到印度、拉美等年轻劳动力丰富的国家,那么给中国提供的就业机会也就减少了。

  

   第二,发达国家由于老龄化,购买力下降,导致国际市场萎缩。根据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2012》的数据,高收入国家占全球进口商品的比例从1999年的81.5%下降到2011年的67.7%。

  

   第三,发达国家将保护本国制造业。比如美国近年就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旨在帮助制造业复苏,增加就业。

  

“就业难”不因人口多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易富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人口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29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陈才天(a) 2016-11-11 21:38:43

  当中国人口降至10或12亿时,再进行鼓励生育不迟呵.

满堂辉007 2016-09-24 10:12:04

  全面彻底的垄断,已经全面失去了创造力,还得寄希望人口红利的老路,谁愿长久地做奴隶?个体的艰难生存只会对国家利益嗤之以鼻。

陈才天(a) 2016-09-19 09:37:01

  易教授既已入美籍,就应尽美国公民之责,因美国面积与中国相当,而人口只不过是四分之一,所以应鼓动美国政府和公民积极增加人口。
  一个外籍学者,鼓劲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增加人口,莫不是有其他图谋??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