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世雄:从世界格局看中美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9 次 更新时间:2016-01-11 18:08:24

进入专题: 世界格局   国际局势   中美关系  

倪世雄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用“一个趋势、两个化、两个不变”可以全面、客观地概括冷战后的国际格局和国际局势。“一个趋势”即当代世界的总趋势是和平与发展;“两个化”即世界格局的多极化和经济的全球化;“两个不变”一是指国际局势总体缓和与局部动荡的态势没有变,二是指美国企图在冷战之后搞“独霸”,建立单极世界的战略没有变。中美关系作为最复杂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充分体现了世界格局的这种复合性、多元性和矛盾性,也就是经济上加强合作、政治上不时摩擦、安全上出现冲突。

  

  

   一、怎样认识当前的世界格局与世界主题

   对冷战后世界格局的判断一直是中国国际关系学界的一个理论热点。常见的说法是,冷战后的世界格局是“一超多强”。科索沃战争后,有人提出“一超更超了,多强不强了”,差距似乎显得越来越大了;尤其是小布什上台后,美国在世界上推行单边主义的倾向十分明显,建立单极化世界的企图越来越强烈。世界格局的变化促使人们对世界主题的认识发生变化,这是研究中美关系与台湾问题以及中国对外战略的首要起点。

   纵观冷战后国际局势的走向,用“超”、“强”或“极”等冷战期间的术语来概括生动活泼、日新月异的当今世界,显然是不够的和不确切的。相比之下,用“一个趋势、两个化、两个不变”来概括冷战后的国际格局与国际局势则比较全面、客观。进一步说来,一个时代的总趋势是和平与发展;“两个化”就是格局的多极化和经济的全球化;“两个不变”就是国际局势总体缓和与局部动荡的态势没有变,还有就是美国企图在冷战之后搞“独霸”,谋求建立单极世界的战略没有变。从小布什上台以后的政策,可以看出这一点。它不仅反映在中美关系中,也反映在欧洲等问题上。

   冷战结束以后,和平与发展的总趋势仍然未变,由于全球化的关系,发展一面更突出了。现在很重要的特点是,冷战时期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全球性的军事对抗的态势不复存在了。这对于我们判断“和平与发展”这一时代趋势是非常重要的。另一方面,地区性的冲突确实是越来越频繁,但总的来讲,它们是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这一点同样非常重要。就拿中东问题来说,虽然中东地区仍冲突不断,但这些冲突基本上是可以控制的,因为有了和平协议的框架。世界其他地区也一样,局部冲突基本上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这就要求我们去研究在新的形势下,怎样预防和处理频繁的地区冲突,使得和平与发展不断向前推进,同时多极化和全球化也在这一背景下不断地向前推动。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江泽民同志深刻分析了国际形势,提出一个“主题”、二个“经历了”、三个“不愿看到”、四个“要”和五个“渴望”。即:“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上个世纪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浩劫,也经历了冷战对峙的磨难”;“中国人民和各国人民,都不愿看到世界上任何地区再发生新的热战、冷战和动乱,都不愿看到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再推行新的霸权和强权,都不愿看到南北之间的发展差距、贫富鸿沟再扩大下去”;“世界要和平,人民要合作,国家要发展,社会要进步,是时代的潮流”;“中国人民和各国人民都渴望世界持久和平,渴望过上稳定安宁的生活,渴望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渴望实现国际关系的民主化,渴望促进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共创人类美好的未来”。这是我们观察冷战后国际格局变化和国际形势特点的根本指导思想。

   二、世界格局与中美关系

   在“一个趋势、两个化、两个不变”的当前世界格局下,中美关系作为最复杂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充分体现了世界格局的这种复合性、多元性和矛盾性,这就是,经济上加强合作、政治上不时摩擦、安全上出现冲突。

   总体上,中美处于一种非敌非友的状态,还有可能恢复正常的状态。刚刚过去的四五月份中美关系处于非常不好的状态。2001年4月1日发生撞机事件,4月24日小布什政府做出了向台湾出售总额在40亿美元~60亿美元的武器的决定,此后几天小布什总统就台湾问题先后发表了5次讲话,5月1日还在美国国防大学就TMO和NMD发表了措辞强硬的演讲,这些都引起了我们很大的关注。此前一个月,我曾预测中美关系将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个阶段就是摩擦阶段,但我当时并没有预测到会是这样的重大摩擦。从撞机事件开始产生摩擦,然后就摩擦不断,现在中美关系的前景,确实是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

   回顾历史,中美关系从1972年到1979年,经历了7年的正常化阶段。1979年到1989年的10年是较为发展的阶段,或是最初发展的10年。但是从1989年到1999年,中美关系可以说是进入了一个充满困难和危机的阶段。然而在克服困难和危机的过程中,中美关系得到了缓慢恢复和改善,这是恢复和改善的阶段。讲到困难和危机阶段,我们经历了1995年、1996年李登辉访美触发的台海危机,同时也经历了1999年5月8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导致的危机。这些危机冲击了中美关系。但是我们应该考虑中美关系为什么能够经受住这几次重大危机的考验。

   认识当前中美关系的情况以及今后的发展情况,我觉得有一点非常重要,即中美关系中存在着一个矛盾的统一体。一方面是中美关系基础的脆弱,另一方面是中美关系的持续。基础的脆弱性和关系的持续性是中美关系中的对立统一。中美关系很脆弱,我们可以看到,冷战时期中美关系赖以正常化和发展的对付苏联威慑这种旧的战略基础,随着冷战的结束已经不复存在了。而冷战后经过多年的努力,尤其是通过1997年江泽民主席访美,1998年克林顿总统访华,中美两国确定了“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目标,但这一目标随着小布什上台和最近中美关系的反复而遭到了挑战。也就是说,原来旧的冷战时期战略基础已经不存在了,刚刚确立的战略基础遭到了严重的挑战。如果我们今后不去共同努力,寻找共识,去构建一种适合21世纪和平发展潮流的中美关系新的基础,就会遇到很大的问题。另一方面,中美关系能够持续下来,说明我们有共同的利益,经济合作、经贸往来成为连接两国关系的坚实纽带,我们应该更多地寻求共同利益,所以经过这个阶段的努力,我对中美关系还是有信心的,但确实要把这个问题放在中美关系的时代背景下来考察。

   小布什政府上台以后,提出了一个中美关系的新口号,将原来克林顿时期的“战略合作伙伴”改为现在的“战略竞争对手”。对此,我们要有客观认识。克林顿时期将中美关系定位为战略伙伴关系,小布什并没有直接提出战略竞争对手的口号,这是我们给它概括的。起初他说中国不是美国的伙伴,最近他又说,在某些问题上中国可能是美国的对手。在不同的问题上他是区别对待的,还没有定型。

   战略伙伴中的“战略”一词怎样界定,我很同意这种说法,就是“战略是长期稳定的意思”。战略就是长期,而不是短期,而且我们的目的就是稳定,这样的长期稳定的关系是可以建立的,但要建立人们理想化定义那样的关系,恐怕是难以实现的。中美之间一定会成为战略上的敌人的想法太悲观,也没有必要。我觉得,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总结小平同志的战略思想,把它概括为对美国方针的16个字,过去是正确的,现在是正确的,将来也是正确的。这就是中美之间应该“减少麻烦,增加信任,加强合作,不搞对抗”。

   综合当前世界格局及中美关系的分析,概括起来,当前中美关系中有几个问题,第一个是战略问题,第二个是安全问题,第三个是台湾问题。这几个问题里面最突出的是战略定位问题,最敏感的是台湾问题。现在台湾问题中有两个迫切的问题:一是对台出售武器,二是台湾安全加强法问题。小布什最近的表现,反映了台湾问题目前的突出性。小布什对原来克林顿政府的“三不”承诺基本上淡化到不讲了,他们关心的是一个中国、和平方式、两岸对话。他们感兴趣的更多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他们关心过程,强调和平方式,这实际上是对我们施加很大的压力。美国在强调和平方式的同时,却不断增加向台湾出售武器,使人们不得不认为美国真正关心的不是两岸的和平统一,而是维持有利于美国战略利益的军事平衡。台湾问题应该说是中美关系中当前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我们应谨慎处理,同时要争取战略主动。

  

   来源:《中国外交》

  

进入 倪世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世界格局   国际局势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17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