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洁:对南海断续线的认知与中国的战略选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8 次 更新时间:2015-12-27 19:57:50

进入专题: 南海断续线  

张洁  

   (28)美国学者葛来仪详细列举了中国在2011—2012年采取的措施,包括对投资越南油气开采的美国或其他国家公司进行威胁,抓扣数百名越南渔民,切断越南从事非法勘探的测量船,与菲律宾展开的黄岩岛对峙,建立三沙市,等等。参见Bonnie Glaser, "Beijing as an Emerging Power in the South China sea."

   (29)Bonnie Glaser, "Beijing as an Emerging Power in the South China Sea"; Thomas J. Christensen, "The Advantages of an Assertive China: Responding to Beijing's Abrasive Diplomacy," Foreign Affairs, Vol. 90, No. 2, 2011, p. 54.

   (30)Alice D. Ba, "Staking Claims and Making Wav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How Troubled Are the Waters?" Contemporary Southeast Asia, Vol. 33, No. 3, 2011, p. 269; Bonnie Glaser,"Beijing as an Emerging Power in the South China Sea."

   (31)Taylor Fravel, "China's Strategy in the South China Sea," p. 299.

   (32)Taylor Fravel, "Investigating the Chinese Threat, Part One: Military and Economic Aggression"; Bonnie Glaser, "Beijing as an Emerging Power in the South China Sea;" in Toshi Yoshihara and James Holmes, Red Star over the Pacific: China's Rise and the Challenge to U. S.,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10, p. 5.

   (33)贾宇:《南海问题的国际法理》,第31页。

   (34)朱锋:《奥巴马政府“转身亚洲”战略与中美关系》,《现代国际关系》2012年第4期,第2页。

   (35)Sheldon W. Simon, "Conflict and Diplomacy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sian Survey, Vol. 52, No. 6, 2012, p. 995.

   (36)张洁、朱滨:《中国—东盟关系中的南海因素》,《当代世界》2013年第8期,第53页。

   (37)关于这四种观点的主要主张、特征和利弊的研究已经很多,本文不再赘言。具体文献可参见赵理海:《关于南海诸岛的若干法律问题》,《法制与社会发展》1995年第4期,第50页;贾宇:《南海“断续线”的法律地位》,《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5年第2期,第112页;李国强:《关于南海问题的若干理论思考》,《外交评论》2012年第4期,第1页;刘楠来:《从国际海洋法看“U”形线的法律地位》,《南海问题研讨会论文集》,海南南海研究中心2002年,第9页;李金明:《南海断续线的法律地位:历史性水域、疆域线、抑或岛屿归属线?》,《南海问题研究》2010年第4期,第22页;宋杰:《法律视角下的“南海争端”:含义与解决的技术性建议》,《当代法学》2012年第4期,第10页;管建强:《南海九段线的法律地位研究》,《国际观察》2012年第4期,第15页。

   (38)David C. Kang, "Getting Asia Wrong: The Need For New Analytical Frameworks,"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27, No. 4, 2003, p. 58.

   (39)赵理海:《从国际法看我国对南海诸岛无可争辩的主权》,《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2年第3期,第35页。

   (40)贾宇:《南海问题的国际法理》,第34页。

   (41)越南对南海岛礁提出主权要求的主要“依据”之一是最早发现原则。越南认为,中国所谓的南沙群岛,就是越南历史文献中一再出现的“长沙”,越南的《大南一统全图》已经标绘出“大长沙”。这说明越南人很早就发现了南沙群岛,越南有充足的历史和法律文件证明越南对长沙拥有不可争议的主权。但是,中国学者研究表明,越南所谓的“长沙”不是中国的南沙群岛,而是指越南海边从顺化到富荣海口(今思贤岘港海口)一带的沿岸岛屿和沙滩。参见吴世存:《纵论南沙争端》,海口:海南出版社2005年版,第126—128页。

   (42)贾宇:《南海问题的国际法理》,第34页。

   (43)李金明:《南海问题现状及其应对》,《现代国际关系》2013年第8期,第22页。

   (44)例如,近几年来,《国际安全》(International Security)、《当代东南亚》(Contemporary Southeast Asia)连续刊登有关南海问题的研究,《海洋开发与国际法》(Ocean Development and International Law)还进行了专题讨论,参见Ocean Development and International Law, Vol. 43, No. 1, 2012。

   (45)钟飞腾:《南海问题研究的三大战略性议题:基于相关文献的评述与思考》,《外交评论》2012年第4期,第226页。

   (46)Mark J. Valencia, Jon M. Van Dyke, and Noel A. Ludwig, Sharing the Resources of the South China Sea, p. 77.

   (47)彼得?达顿属于知华派而非亲华派,他的研究被一些越南学者认为是目前最好的关于南海问题的文章。关于南海断续线流派分析的文章中,他所引用的国内学者著作缺乏权威性。他将安全说列为断续线学说之一,反映了美国对南海问题关心的特殊角度。此外,他强调以双赢的思维解决南海问题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Peter Dutton, "Three Disputes and Three Objectives: China and the South China Sea," p. 42.

   (48)Lyle Goldstein, "Chinese Naval Strategy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n Abundance of Noise and Smoke, but Little Fire," p. 320.

   (49)Taylor Fravel, "Investigating the Chinese Threat, Part One: Military and Economic Aggression."

   (50)Ibid.

   (51)李国强:《关于南海问题的若干理论思考》,第9页。

   (52)张蕴岭:《把握周边环境新变化的大局》,《国际经济评论》2012年第1期,第15页。

   (53)张海文:《从国际法视角看南海争议问题》,《世界知识》2012年第4期,第21页。

   (54)赵理海:《关于南海诸岛的若干法律问题》,第50页。

   (55)贾宇:《南海问题的国际法理》,第33页;郭渊:《南海断续线的形成及其历史涵义的解析》,《浙江海洋学院学报》(人文科学版),2011年第3期,第4—5页。

   (56)李国强:《关于南海问题的若干理论思考》,第9页。

   (57)罗国强:《多边路径在解决南海争端中的作用及其构建:兼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法学论坛》2010年第4期,第93页;罗国强、叶泉:《争议岛屿在海洋划界中的法律效力:兼析钓鱼岛作为争议岛屿的法律效力》,《当代法学》2011年第1期,第112页。

    进入专题: 南海断续线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678.html
文章来源:《国际政治研究》(京)2014年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