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柯:民族主义的发酵:近代中日对抗心理是如何形成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8 次 更新时间:2015-12-25 18:56:30

进入专题: 中日对抗心理   民族主义  

王柯 (进入专栏)  

   在笔者看来,与其说日本人不愿意反省近代日本的侵略历史,还不如说这是他们常常在如何看待历史连续性的问题上出现困惑而带来的结果。许多日本人从“日本必须正视历史”的话语中,能够感受到“必须彻底清算和否定日本近代全部历史过程”的意思,但是只谈近代日本的侵略罪行而无视日本建设近代国家的成功,在他们看来是难以接受的,因为近代日本帝国主义的膨胀与日本近代国家、近代国民建设和成长之间具有紧密的内在连系。

   而从一个主权国家的角度来说,日本在建设近代国家、尤其是建设近代国民的问题上,无疑是成功的。正是这一成功导致日本日后走上侵略战争的道路,但是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战后的再次崛起,又是以这一成功为必然前提的。由于这种成长与膨胀之间的纠结关系,使许多日本人认为即使日本应该就发动侵略战争受到惩罚,也不能因此就断定日本整个建设近代国家和近代国民的过程都是错误和失败的。日本人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想法有几个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天皇制在战后得到延续。虽然天皇制的性质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战时的天皇在战后继续被看作为日本的象征。这件事不仅妨碍了对战争责任的彻底追究,也使得许多日本国民更加难以对日本的侵略行为和日本的近代化过程进行切割性的理解。美国之所以延续天皇制,就是因为他们承认日本建设近代国家和近代国民的成功,与明治维新以后日本的近代天皇制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明治天皇

   因此,为了在战后能够操纵日本社会,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和日本开战不久,就已经开始考虑战后继续利用天皇制的问题。 在美国主导下出笼的战后天皇制,使日本的近代历史过程显得更加浑然一体,也进一步强化日本人关于历史连续性的意识。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日本建设近代国家和近代国民的方法,日后竞相为亚洲国家模仿和学习。通过本书的第一部我们已经说明,近代中国在建设近代国家道路的问题上更是主动地将日本视作为模仿的对象。亚洲各国的这种做法,从一定意义上证明日本当年所走的建设近代国家和近代国民之路是成功的,这就让一些日本人更加不肯对日本的近代史全面给予断罪。日本建设近代国家和近代国民的方法就是建立民族主义和民族国家。事实证明是民族成分比较单纯的日本,而不是具有多民族国家传统的中国,更加适合近代民族。

平壤攻防战

   1840年的《南京条约》意味着朝贡体系的彻底失败。然而即使割地赔款,此时的清王朝依然“以不变对万变”,不能从传统的“天朝”思想中自拔。与此相反,在中国没有被广泛接受的魏源“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思想,在日本却引起强烈的反

   响,日本人从鸦片战争中得到教训,开始注意和认识“洋学”(西学)的价值。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再次战败的清王朝,到了 1860 年代才开始进行“洋务”。洋务运动迈出了中国近代“自救自强”的第一步,然而它的视野里有的只不过是“坚船利炮”,实行“中体西用”的目的依然是为了维持传统的社会结构和“天朝”秩序。而追求单一民族国家形式的做法,使日本迅速成长为一个近代民族国家,而在中国却使“汉族”之外的民族集团寻找自己在这个国家中所处位置的问题上,产生了极大的困惑。本书第二部已经说明,正是这种困惑,给日本提供渗透和侵略中国边疆地区的机会。日本近代民族主义之诞生,与明治维新以前中国一直处于东亚地区的中心、而日本长期处于边缘的历史事实之间,有着紧密的关系。本书第三部的第八、九两章已经说明,当年日本精英阶层中的民族主义思想,正是从对这一状况的不满中诞生的。由于日本民族主义的这一起点,使中日两国之间的民族主义长期以来一直具有一种“共生”的关系。所以,认为只有中国有、而日本就没有建设民族国家权利的想法,当然没有道理。但是任何一个“民族国家” “成的长”必然伴随着“民族主义” “膨胀”的,在建设近代民族国家与近代

   国民上领先中国的日本,事实上也在近代民族主义的问题上常常占了“先机”。

从万里长城到北洋水师

   1840 年鸦片战争的战败,迫使清王朝与英国之间签订不平等的《南京条约》。 1860 年代开始清政府对国家政治体制进行彻底的转向,改造,经过“讨幕运动”“大政奉还”、等确立以三权分立制为基础的中央集权制,之后再推行“四民平等”“改正地租”“殖产兴业”、“文明开化”等各项具有实质内容的政策,一步一个脚印地开始了建设国家近代化的进程。

   日本的近代国家建设思想具有强烈的单一民族国家倾向,因此日本近代国家的“成长”必然伴随着民族意识和民族主义的“膨胀”。随着国力不断增强,在中国人还没有产生近代民族意识之际,日本以国家为单位的民族主义就已经开始急剧膨胀,并且很快达到 1874年的“台湾出兵”(牡丹社事件)、即开始进行对外侵略扩张的地步。“台湾出兵”是近代日本第一次向海外出兵,也是“最初践踏清朝主权的事件” 这一事件说明,日本民族主义的膨胀必然导致日本向外,进行侵略扩张,而日本侵略扩张的矛头必然首先指向以中国为中心而建立起来的、传统的东亚地区国际秩序。

大东沟海战

   昔日的学生变成了今日的强敌,即使苦于财政枯竭的清政府内部也出现了“海防” “塞防”与之争,它说明日本的“台湾出兵”所带来的冲击,远远超过了当时清王朝官僚们的思想承受能力。塞防论主张收复在 1860 年代穆斯林起义中丢失的、对新疆地区的统治权,海防论则主张放弃新疆地区,而把收复新疆的财源用于充实海防力量上。不论是塞防论还是海防论,其代表性人物其实都是清朝内部的洋务派人物,双方都看到了遭受近代帝国主义侵略的危险,不同的只是在于应该把哪个国家视为最危险的帝国主义,从而将国家的防卫重点放在这个帝国主义国家可能入侵的方向上。“收复新疆”的背后,隐藏着是否应该将俄国作为一个最危险假想敌的思想。所以说,从表面上看来,“塞防论”的胜利似乎证明了此时的清朝政府还没有将日本视为最危险的敌人,然而更根本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当时的清朝政府仍然拘泥于中国以万里长城为象征的“重陆轻海”的传统国防思想。

   然而不能忽视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时无论是统治阶层还是社会精英,在国家经营的层次上大多缺乏经营海洋的思想。古老的中华文明是一个大陆文明,传统的中华世界是以陆地为中心的世界,在中国的文化、社会、政治和经济体系中,海洋从来没有占据过重要的位置。作为一个经济上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的大国,具有“天圆地方”“四海之内”、等自然观的中国人,更愿意把海洋看作是一道难以逾越的自然屏障。作为一个农业文明共同体,如何抵御游牧民族 —“胡人”的入侵,才是真正令中国历代王朝统治者头痛的问题。所以,历代王朝能够在西北建造起雄伟蜿蜒的“万里长城”,却从没有一个王朝想要到东南去建设一支海军力量。明王朝为了杜绝倭寇,想到的方法也只是严格实行海禁政策;而终于跨过万里长城统治全中国的清王朝,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中国人传统的“华夷思想”,但因为同时继承了中国王朝和北方民族的政治传统,却又更加强化中国传统的防卫思想:在内陆方面屡建“武功”并且扩大了国家领土范围的清王朝,一直断断续续地实行海禁,从未有将海洋也视作为一个发展方向。

   其实在英国工业革命之后,列强各国争相开始在海外获取殖民地和扩大势力范围,加强海军力量已经成为近代国家主要的军事和防务思想。

   日本出兵台湾以后,清朝也建立了“水师”,孱弱的福建水师在 1884 年的中法战争中全军覆没后,清朝政府又着手建立新的海军力量。但是为了庆祝西太后的 60 岁寿辰,军舰购买计划被搁置,2,000 万两的海军军费被挪用到营造颐和园上。清王朝在国家防卫意识上对海洋的轻视,使得日本的海军力量终后来居上,并在1894 年的甲午战争大败清朝,使北洋水师全军覆没。甲午战争是“中日关系发生质变”的标志, 更成为让中国人重新认识海洋、重视海上防务力量的契机。

   近年来中国要成为海洋大国、加强海军力量的声音不断高涨,其中依然可以看到当年大败于日本的甲午战争之影响。甲午战争后,日本通过 1896 年所签订的《日清通商航海条约》,迫使清朝政府承认它在中国的治外法权,取得与欧美列强同等的权益。然而对于中国人来说,比起败给西洋列强各国来,败给昔日学生的日本并“割地赔款”,在精神上的打击显然更加沉重;1895 年 4月《马关条约》签订之后,康有为率领在北京的 1,300 名举子“公交车上书”,由此揭开了戊戌变法运动的序幕。鸦片战争之后,中国也发生过许多“攘夷”的运动,但那只是在对国际社会和国际关系缺乏充分认识的情况下,“住民们在对外部侵入者感觉到危险时所产生的本能行动”。

   但是《马关条约》签订后,的“公车上书”是由近代中国知识分子所发动的第一次政治请愿运动,许多学者看到其中所具有的朴素的“民族主义”成分,认为它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以群体形象出现在民族救亡运动的第一线”的标志。 孙中山也于 1894 年 11 月在夏威夷组织起以打倒清政府为目标的“兴中会”,来发动革命运动。但是不管是变法派还是革命派,虽然他们的行动方式和最终目的有所不同,但从看到国际社会的局势变化、尤其是甲午战争使中国深临危机而痛感必须寻求变革中国政治体制的思路上来看,两者的性质却是一脉相承。

  

   梁启超认为,近代中国及中国人的变革和进步往往是从认识到自身不足而开始的,首先是“器物不足”,然后是“体制不足”,最后是“文化不足”。应该注意到的是,而后两次变革的发生都是与中日关系分不开的。为了解决在“器物”方面的不足,洋务派进行了“利器”(建设新型工业)、“练兵”、(创建新式军队)“兴学”(导入新式教育)等实质性的尝试。但是要进行体制的变革,是要以否定以中国为中心的“中华世界”传统世界观为前提的,因此不得不说戊戌变法是中国自我认识过程中的一个革命性事件。而戊戌变法是由甲午战争的战败而的,由此也可以看出甲午战争给中国国民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冲击。

在日本诞生的反日民族主义

然而甲午战争之后的中国精英们因此想到的不是与日本划清界限、永远与日本为敌,却是必须努力学习日本,发奋改造自己。从1896 年、也就是甲午战争结束的第二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日对抗心理   民族主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600.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