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凤瀚 李零 刘力源:北大汉简反映了汉初大量搜书的成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6 次 更新时间:2015-12-25 15:13:31

进入专题: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朱凤瀚   李零 (进入专栏)   刘力源  

典籍传递的信息

   文汇报: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以下称“北大汉简”)被称为继马王堆汉墓帛书后发现的又一重大文化宝藏,能否为我们简单圈点一下北大汉简的价值?

   朱凤瀚:这次发现与以往最大的不同在于:之前出土的汉简比如张家山汉简,多数是文书,这类简对于史学研究帮助较大。北大汉简的特点是没有文书类的东西,比较多的是“书”,即典籍。其中好多种亡佚已久,比如古代的医书,这对了解汉代的文化非常重要;再者,这些“书”的抄写年代,被大致定在汉武帝时期,这一时期的出土汉简相对较少。

   秦始皇焚书坑儒确实造成典籍的损失。《汉书》里有记载,汉初,宫廷在民间大量搜集典籍遗珠,到了汉武帝时期(西汉中叶),宫廷里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我们今天能在北大汉简里见到这些本子,大概也跟汉代早期大量搜书有关,已经出版的几卷如《老子》《周驯》都是如此。当然,这里还有部分是西汉的书籍,比如《赵正书》。《苍颉篇》的本子是西汉的,但其根源会更早一些。

   其次,从数量上讲,北大汉简涉及的“书”比较多,能够覆盖《汉书•艺文志》所分六大类图书中的每一类,种类比较齐全,是迄今发现的西汉典籍类简牍中保存较为完好、数量最大的一批。从重要性来讲,清华简是战国楚简,更多涉及像《尚书》一类的比较早的文献,涉及史实的环节较多,但北大汉简涉及社会、思想、文化等多个方面,内容更为丰富。

   文汇报:您前面提到北大汉简抄写年代被大致定在汉武帝时期,这是如何确定的?

   朱凤瀚:北大汉简各篇竹书的书法和字体特征虽不尽相同,抄写年代略有早晚,抄写时间大概在几十年之内。其抄写年代主要是根据字体断定的,因为没有同一墓葬出土的其他物件来配合推断,竹简上也没有记录年号。中国在汉武帝以后开始用年号纪年,但在北大汉简中仅在一枚数术类竹简上发现有“孝景元年”的纪年。这并非年号,而是称呼汉景帝的谥号。谥号是皇帝死去,新帝即位后才定的。发现景帝的谥号,意味着北大汉简抄写年代的大致上限在汉武帝即位以后。

   通过比较字体确定抄写年代也是很多学者赞成的。西汉景、武之际的银雀山汉简和宣帝时期的八角廊汉简上的字迹分别为汉代古隶和成熟汉隶的代表,北大汉简的书体介于二者之间,保存有一些秦隶和早期汉隶的特点,但是已接近比较成熟的汉隶。从书体上看,北大汉简的断代大概是在西汉中期,即汉武帝时期,更确切地说,是在汉武帝后期,下限不晚于宣帝。

   文汇报:其他一些关于北大汉简的学术报道中提到,北大汉简保存了汉代贵族阅读典籍的原始面貌。能否为我们展开讲讲“原始面貌”的所指?

   朱凤瀚:目前发现的汉代大墓不一定会出简,简还不能确定是否属于随葬制度的内容。可以确定的是,当时不管是什么样的王侯,作为贵族子弟早期都要读书,这是王室教育的一部分。《周礼》中曾提到,贵族子弟要读书,史、诗都在读的范围内,不管该人后来有没有政治上的发展,但对其的教育是很看重的,这跟清代其实一样。像最近发掘的刘贺墓,墓穴边廊西北角上专门隔开了一块地方用来放书。

   李零:汉代会出土一些简,是因为汉代的诸侯王是有老师教他们读书的。刘贺的老师就是当时很有名的传《诗经》的王式,刘贺被废后,王式受连累,被问有无谏书,王式答:我教他读《诗经》,305篇,篇篇都是谏书。而王式也靠这个捡了一条命。可见诸侯王身边有王式这样的人教他们读书。

   朱凤瀚:以前发掘或清理的墓葬里发现的书,比如阜阳双古堆(西汉汝阴侯之墓)是西汉早期的墓,里面的东西虽然大多残破,但是书的种类按照文献分类是比较全的;还有定州西汉晚期墓葬,其出土的书从类型上看也比较全。北大汉简没有确切的墓葬可考,也不知道墓葬规格大小,墓主身份也不明确,但从简的形制和抄写质量来看,抄手的水平很高,且书的种类很丰富,近似于其他高等级汉墓。由此可以管窥西汉时期社会上层包括知识分子群体的知识结构:比如里面必须要有《日书》——《日书》在墓葬中的分布上至皇室、下至百姓,反映当时人的信仰和生活习俗;有时也会有医书,这里可能存在一定的个人偏好。另外还有其他构成:比如史学类的、诗赋类的,后者在北大汉简中就有,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墓主的文学修养。若宏观地看这些竹书的组合,能看到当时社会的知识结构,他们读什么书,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知识高度。

   文汇报:《苍颉篇》是失传已久而深受学界重视的重要字书。2008年甘肃水泉子村发现七言本的木简《苍颉篇》。整理出了北大汉简中的《苍颉篇》后,我们对《苍颉篇》的认识是否会有所发展?

   朱凤瀚:早先王室子弟有读书的规矩,所以出土的东西里可能有他们读过的书,比如《苍颉篇》。但是大家都感到奇怪,这种识字的东西,类似于小学课本,为什么还搁在墓葬里,就好比,老先生去世了,总会放他最后的作品和著作,而不会把他的小学课本放进去。如此说来,可能《苍颉篇》的意义还不只是识字课本。

   李零:《苍颉篇》在秦代时与汉代的作用还不一样,秦代时是用来培养官吏的,相当于现在公务员考试所必须掌握的知识。

   朱凤瀚:《苍颉篇》到后来就越来越通俗了,比如甘肃水泉子村出的七言体《苍颉篇》。《苍颉篇》原是四字一句,水泉子出土的在原来四字基础上又加了三个字,这是老师为了便于学童读或理解,有时会用后面三个字来解释前面四个字,但也不准确。

   李零:秦代流行的是四言体,秦刻石、与秦人有关的赋或者石鼓文,都是如此,它们承袭了北方的传统,比如《诗经》的传统。到了汉代,真正流行的是七言诗,所以汉代教学童识字的书《急就篇》里面有三言、四言、也有七言,但当时最流行的是七言。七言好多是顺口溜,《苍颉篇》一句四字后加三个字,符合当时的文学时尚与背诵习惯。

   朱凤瀚:北大简本《苍颉篇》的字体特征为长方形或者方形,撇和捺都作圆笔,有汉隶的基本特征,但又接近秦隶,好多保留小篆结构。文本跟以前发现的各个简本一样,四字一句,两句一押韵。两句一押韵是当时很流行的一种文体格式,汉赋里就保留了此种格式。

   北大简本《苍颉篇》的重要意义在于,以前的竹简本《苍颉篇》由于残断厉害,如何分章,每章字数多少,各章有无题目都不能够详知,而北大简本虽然字数不足完整《苍颉篇》的一半,但是它保留了完整的章,每章后面还都标明字数,少的104字,多的达到152字,可知各章字数不一,但都在百字以上。从北大简本还可以看出,《苍颉篇》同一韵部可以有若干章,同韵部各章是相连编缀的,并且各章均有题目,是用每章前两个字作标题,分别书写于各章开头的两枚简上端,这与已发现的秦简中的文章标题的写法相同。可以说,通过北大简本《苍颉篇》可以了解此书编写的整体面貌,对比以前的发现和研究,是前进了一大步。

   此外,北大简本《苍颉篇》每篇字数不一,与西汉时“闾里书师”所改编的六十字一章的文本不同,是保存了秦代文本格式较多的本子,很可能就是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著录的皇家所藏的一种合秦代三书为一的二十章本。此书中的字词有相当一部分取自《诗经》与先秦子书等典籍,也证明在秦始皇三十四年下令禁读《诗》《书》以前,秦人读书所涉猎的范围其实相当广泛。

   文汇报:许多出土文献中都有《老子》,比如安徽大学所藏竹简,另外项羽妾冢里也有发现。相比其他古书,为何《老子》的发现量这么大?

   李零:古书是经典化的,而且经典化的概念会变,从五经到九经到十三经,不断地在变化,但它起码反映了在西汉时期,《老子》是非常流行的。因为汉初遵黄老,像马王堆所处的时代及北大简抄写的时代,《老子》的影响都非常大,甚至在之后还是有很大的影响——《老子》是一部古代大家都承认的重要经典。《周易》也是一样,从战国到西汉出了很多本子,说明它在当时被人们尊奉,人们愿意更多地去阅读,这很自然。不过,有些出土文献受到关注较多,也跟其被发现时代的取向有关。

   至于墓里会发现什么书,这跟墓主偏好有关,有的人就喜爱某一方面,有的就比较综合,涉及面较广。像马王堆的墓主喜欢道家、数术方技之类的书,后者是技术书,是一种共享的知识。有的人喜欢儒家,有的人喜欢道家,但谁都关心身体健康,关心命运,所以医书和数术书肯定在很多墓里都有。但兵书目前只有银雀山出,那墓主就是个军官,出土的书籍反映了墓主身份。

   朱凤瀚:北大正在整理的秦简里有酒令,秦墓里大多没这个东西,能反映出墓主在世时个性比较潇洒,一定程度上也丰富了我们对秦代社会的认识,秦墓以前出的东西多是法律文书,给人感觉很单调。

   李零:以前有个印象就是以为秦墓出的全是法律文书,以为大家都搞法律,现在我们就要改变这种认识,因为现在看到的也有文学作品。包括当时秦始皇禁书,但《周易》是不禁的,其他许多书也不在禁书的范围内。甚至有一个问题我们还是不清楚:秦代崇尚法家,那法家的书是不是要烧掉,现在不能证实也不能推翻,所以即使是对秦代,也不能形成铁板一块的印象,认为都是一些法律文书,除此外什么都不读,好像也没有文学。

   朱凤瀚:睡虎地秦简里有《为吏之道》,其成书在战国晚期,里面夹杂了多派思想,包括老子、儒家、法家、名家等,最早就是给官吏或者士人用来修身养性的。到秦代,它的内容慢慢转变了,加强了其中吏治的味道,发展到岳麓简,就已经变成了吏治的东西,明确吏的内容,从中可以看出这书演变的过程。从《为吏之道》还可以看出,在秦始皇禁止读诗书以前,秦人的思想还是比较丰富的,都可以写到很普及的那种修身养性的书里面。秦始皇焚书坑儒后没多少年就去世了,所以焚书坑儒的影响也没有多长时间。

   李零:其实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根本就不是如大家所想象的把什么都烧了,首先官方藏书他们并不烧,私人还有藏书。

   朱凤瀚:根据司马迁写的,秦攻占了各个国家之后,重点毁的是那些诸侯国的史书。

由上而下依次是代表汉代古隶的银雀山汉简,北大汉简《老子》《周驯》,及代表成熟汉隶的八角廊汉简,从中可见汉隶书体的变化。

如何看待《日书》等数术类典籍

   文汇报:西汉墓葬中常见的《日书》其重要性何在?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零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574.html
文章来源:文汇学人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