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奇:2015-2016延安社会发展报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7 次 更新时间:2015-12-22 22:02:13

进入专题: 延安   社会发展  

高志奇  
文化引领、旅游带动”四大战略,努力建设“圣地延安、生态延安、幸福延安”。展望2016年,延安将会努力建设“三个延安”,为延安和谐发展与可持续发展提供保障,相信延安将会更加和谐稳定,人民群众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

  

   (一)适应社会发展形势,调整经济结构

  

   延安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石油工业,其它产业的贡献率低,力量弱,从长远来讲,这不利于延安的发展。尤其是社会发展进入新常态后,经济增长平缓,再加上其它主客观因素影响,石油工业对延安经济增长的动力已经严重不足,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及时调整经济结构,大力发展延安优势产业和特色产业,同时要支持地方企业的发展。延安是一个好地方,除了有油气之资源外,也有较好的地方特产,所以可以依据地方特色,大力发展优势农业和农特产业,比如洛川、富县、宜川、延长、黄陵等有苹果,就应下大力气发展苹果产业;另外,黄龙有核桃,延川有大枣等,即延安基本上每个县区都有自己的特色和优势,现在要做的工作就是要把这些优势做大做强,以促进延安经济发展。换句话讲,就是要把延安经济从资源不可再生型转变为多种产业并存,优先发展农特产业的持续型经济,只有这样做才能保证延安经济能够持续增长,才能保证延安经济不会因石油工业波动而影响延安经济增长和发展。当然,延安经济结构调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农特产业要做大做强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而延安现已形成的经济结构,尤其是石油工业对延安经济的影响也不会很快消失,还需要继续发挥石油工业对延安经济增长的作用,使石油工业继续推动延安经济增长。

  

   (二)谋划延安整体发展,继续做好新区建设工作

  

   延安新区建设,是从延安的长远发展来考虑的,新区将对延安未来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由延安的自然条件和发展现状所决定的。延安如果不能拓展发展空间,一方面会使老城区的革命遗址遭到蚕食,另一方面会影响延安科学发展,会使延安停滞不前,所以延安新区是延安长远发展的关键。延安是中国的圣地,是中华民族的圣地,圣地自然要有圣地的面貌,既不能丧失优良的红色革命文化,更不能落后于中国的发展,至少要能紧跟整个中国发展的步调。长时期以来,延安的发展相对较为缓慢,其根本的制约因素并不完全是经济因素所限,而是地域限制。延安市委市政府正是认准了这一点,才下狠力气上山建城。2013年,延安持续性的降水,严重影响到依山而居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如果不能拓展延安发展空间,这些依山而居的人将没有办法解决住的问题。由于延安地形地域的局限,要从根本上解决延安人民住的问题,就必须加快步伐,建设延安新区。因此,建设延安新区,功在千秋,利在当下,它不仅可以缓解老城区的压力,有助于改善民生,更重要的是,它为延安未来发展解除了制约瓶颈。所以,要考虑延安长远发展和整体发展,依然需要继续做好延安的新区建设工作。

  

   (三)缩面定点,做好精神扶贫工作

  

   延安的贫困县和贫困人口比较多,扶贫工作依然是延安当下改善民生的一项重要工作。现在要做的主要工作就是不能按县区分名额进行扶贫,要重新制定扶贫计划,先调查研究,后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扶贫。目前的按县区分名额扶贫,到一些县区不好执行,原因就在于有些县区农村的情况基本差不多,给谁家救济好像都可以,不给也能说得过去。由于延安经济的快速发展,再加上国家税制改革后,农民的收入大幅度提高,不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贫困,而一些盲目的救济扶贫,除不能帮助贫困人群解决困难,反而会滋生懒惰,出现等靠要现象。因此,当下延安的扶贫要从物质扶贫转向精神扶贫,尤其对生活环境较好的县区和农村,可以取消贫困名额,对能自食其力而又不愿劳作的人坚决不能给予贫困救助和帮助。另外,要对贫困对象严把关,不能只看表面,要深入了解贫困原因,解除贫困人群的依赖心理。同时要做好生活环境恶劣和偏远山区人民群众的移民安置工作,使他们能有一个较好的生活环境,较快融入现代社会,脱离无知和愚昧。现在延安偏远山区留守儿童的出现,除了物质的贫困之外,更多是精神贫困和年轻父母责任的丧失,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还需要从提高人的素质入手,做好精神扶贫工作。

  

   (四)工作重心下沉,建设和谐农村

  

   农村工作始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在税制改革前,农民还要上缴农业税和农业特产税,政府与农民还有直接接触,而税制改革后,情况则有了很大不同,政府与农民的接触少了,对农村社会的了解程度也在降低。不得不承认,现在农民的生活的确有了很大提高,但是农民的精神生活却越来越贫乏,农民的道德素质也在不断下滑。物质与精神的脱离和不匹配,使农村社会的问题和矛盾开始增多,农村社会运行现在已经基本处于中性偏恶性状态。在一个村庄里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有个人的父亲去世了,家族人员不好好帮忙料理后事,反而在找主家的麻烦,甚至偷东西,讲理又讲不通,管又没有人能管的了,即便是亲生父母也管不了自己的子女。虽然这是一个简单事例,但明显可以看出农民的道德素质在下降,农村社会内部矛盾重重。再有就是农村土地纠纷开始增多,由于国家土地政策还没有进行大的调整,土地耕种基本维持现状,可是一些家庭人口多的人不接受这种现状,找土地相对多的人的茬,甚至出现打架斗殴,上访打官司。因此,当下的农村工作非常重要,如果不关注农村,任由不良农村社会风气蔓延,最终将会影响农村社会的和谐稳定与良性运行。

  

   (五)依托地方高校,做好地方服务工作

  

   实践需要理论指导,延安发展自然也需要正确的理论作指导。但是政府的能力和作用毕竟是有限的,还需要依托其它组织,尤其是地方高校的参与。延安大学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综合性大学,有着优良的传统,要充分发挥延安大学服务地方的作用,就必须大力支持延安大学发展,以地方社会问题为突破口,建立横向课题,让延安大学的师生深入实地,进行调查研究,为政府决策提供第一手资料和建议,力争最大限度提高政府政策与实际的契合度。长期以来,延安大学一直着力于研究地方,但由于学校资源有限,而又地处偏远,不能很好发挥地方高校的优势,所以需要延安市的支持和帮助。新常态下,延安社会建设、治理和发展都出现了一些新问题,诸如民众诉求问题、贫困问题、人口问题、农村留守儿童问题、上访专业户问题等,这些问题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面上的了解,并不知晓实际的点上的矛盾焦点在哪里,这就需要深入实地调查研究。举个例子来讲,延安的留守儿童问题,有不少家庭是因为母亲离家出走或离婚而致,其中反映的更多是父母责任的缺失,而不完全是经济穷苦,父母外出打工所致,但是政府未必就真正知晓实际情况,所以充分发挥地方高校的作用,有助于找到问题的症结,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除了发挥延安大学服务地方的作用之外,还应发挥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和延安职业技术学院服务地方的作用,务必使各种资源能够充分利用。

  

   (六)重视旅游产业发展,提高县区红色文化知名度和美誉度

  

   延安因为红色文化,每年会有很多人前来观光旅游和学习,但是大部分游客观光旅游学习的地方仅限于延安市区的延安革命纪念馆、杨家岭、枣园等,对于周边县区的红色旅游景区,去的人则非常少。事实上,延安的红色文化不仅仅指的是延安市区的红色文化,各个县区的红色文化也非常浓厚,比如吴起县、志丹县、子长县、洛川县、延长县等都有,吴起县是中央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第一个到达的地方,志丹县有刘志丹陵园,子长县有谢子长陵园,洛川县有洛川会议旧址、延长县有东征会议旧址等。这些县区红色文化现在的宣传力度还是不够的,所以还需要下大力气做好延安各县区红色文化的宣传力度,力争使更多的游客除了到延安革命纪念馆、杨家岭、枣园之外,也去吴起县、子长县等县区参观学习。严格意义上来讲,延安各县区红色文化的知名度应该是不低的,之所以去的人少,可能还是与宣传力度不够有关,再一个就是要提高各县区的服务接待能力,如果服务接待能力有限,就会给游客留下较差的印象,影响各县区的美誉度。延安由于地域条件的限制,服务接待能力有限,就给不少游客留下了较差的印象,所以要提高延安红色文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一方面要做好红色革命遗址的保护工作,另一方面还要做好服务接待工作,只有这样延安的旅游产业才能发展好,也只有这样,延安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革命圣地。

  

    进入专题: 延安   社会发展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发展社会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4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