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之野:《红楼梦》的感知空间(之五)

——谨以此文献给年轻的《红楼梦》爱好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09 次 更新时间:2015-12-20 22:52:57

进入专题: 红楼梦  

羽之野 (进入专栏)  

  

   十三   “龙禁尉”可卿大葬礼,“凤辣子”威风八面——不缩手

  

  

   1

      我没研究过但大致知道,人死后有五种葬法。

   ——地葬、天葬、火葬、水葬;还有“不葬”。

   “不葬”自然“存尸”——这无论变态者个案或宗教狂群体,均属反常。

   在我看来,宗教的偏执本来就是人类对自身的侮辱。

  

  

   2

   无论如何,死人的肉体必须在活人世界里消灭消逝掉。

   ——这是人类“单子”的一种“自我交待”。

   所以,人活着的时候已经有“臭皮囊”“行尸走肉”的冷静自嘲。

   ——那,是指没有灵魂的肉身躯壳。

   于是,我们对“讲究灵魂和审美”的《红楼梦》怎能不愈发崇拜。

  

  

   3

   被俞平伯先生晚年称“脂砚芹溪难并论”的《脂评》说“今秦可卿托梦阿凤,作者大有深意存焉”“乃褒中之贬,隐去天香楼一节”;还故弄玄虚——“秦阿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两件……因命芹溪删去”。

   以往诸多曹学家把这些不伦不类之言,奉为金科玉律——造成“红学研究”近半世纪的思维偏狭、意识滞后。沉痛回顾,这是中华整个红学研究的悲哀乃至耻辱。

   小说艺术是靠“情节人物”的耸垒、艺术形象的建构,而确立完成的;就是说,要依赖小说情节地推动展呈的。这是文学创作的必然,是评论家应有的学理认知。

   我无暇纠缠“脂评”真伪,因为无论其是确是假,“她”的那些不咸不淡不伦不类的惺惺之言,都不足以影响我对红楼小说的艺术探研。倘若“她”是真的,也只能对曹学起作用。而我对秦可卿的研究,只探寻书中情节与可卿之言对红楼文本给定的“秦可卿”这一形象是否有延展性和丰满完善这一形象的可能。谨此。

  

  

   4

   我以为,“秦可卿托梦王熙凤”是这位警幻仙姑之妹在完成了“对情种宝玉”的性引导后——要返回放春山潜香洞述职前,对人间“最后一瞥”的漂亮转身。

   ——她既来到人间、做了贾家一段时间的好孙媳妇,岂能没有几句临别赠言?

   ——这是她对人间的“留恋”,五里一徘徊;也是“神仙”对俗界的善意告诫。

   当然,秦可卿这一“漂亮转身”与后面第16回其弟在弥留之际的惧死,迥异——秦钟畏死,表现了那位“假少爷”脱不得俗世的寻常人依恋人世的羁留。秦钟是“秦可卿的影子人物”,他与其姐“形象互补”,正是雪芹大师超凡的艺术指归。

   ——这一点,务请读者朋友辨识与区别之。

  

  

   5

   “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两句诗,浅层面读众蛮著意。诵读寻思。

   其实,大可不必劳神。这两句稍显隐讳之语(诗),无非表达将回仙界的秦可卿留给俗界的一种先知暗示,说“大好春光过后,各种美好生命都将走向衰败乃至灭亡;而每种生命乃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生存规律,走完自己的命定之旅”。当然,你说这两句里有警醒贾家俗人“当三春(元、迎、探)离去(死去或嫁人)后,贾家将败落——人们将各自走向自已的命运之路”;这也完全可以的。

   同时要说,这两句诗有中国旧小说痕迹——某情节结束,用诗文“丢个包袱”。

   ——其实,这不过是一小小的变相“阅读陷阱”,带“噱头”味道。

  

  

   6

   这里借薛蟠的嘴巴说,秦可卿那口棺材“万年不坏”。

   虽说这属无足轻重的随口戏言,可为啥不用“千年不坏”?这“千年”与“万年”哪个更口语化?我看,这难免也是曹氏对“可卿”这人物的用心著重地流露。

   ——再联想其他种种,我只能说:此言也不可淡淡放过。

  

  

   7

   我常常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刘心武先生曾大惊小怪地说过“‘秦可卿死封龙禁尉’,这根本说不通嘛。龙禁尉是皇帝的卫兵,女的根本就不能有那么个封号,何况书里写得很清楚,是贾蓉花钱买了个龙禁尉的封号,怎么能说‘秦可卿死封龙禁尉’呢”※——这话,稍有常识的人听了都会哑然失笑。因为“秦可卿死封龙禁尉”一句,是以对联形式出现的小说章回题目。而“对联”是古汉语中“类诗词”的变格形式;其句中必然略去关联字,这里“死封”二字是被简化后出现的,整句意思是“秦可卿死后是以丈夫‘龙禁尉’的官职级别来安葬的”;“封”是指贾蓉被“封”——这本该是个好中学生都能一听即领会的,怎么刘大“班主任”反倒痴愣不觉,理直气壮向曹大师发难?还什么“女的根本就不能有那么个封号”“书里写得很清楚,是贾蓉花钱买了个龙禁尉的封号”——听,就连这句肯定语气十足的话,刘兄也说错了。“龙禁尉”是贾蓉自己买的吗?文本第13回交待蛮清楚——是贾珍用1500两银子向“掌宫内监”戴权替儿子买的,怎么到您这里就成“贾蓉花钱买”的?难道刘兄又想补写一篇“贾蓉自买龙禁尉”的小说不成?

   ——这,说明什么?

   ——说明心武先生在拿“常识”跟《红楼梦》开玩笑。

  

   ※  

   见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第六讲“秦可卿出身之谜”第85页;以及刘在“百家讲坛”语。

  

  

   8

   “戴权(代表权力)”与贾家买卖官爵的行径,至今绵延不绝,逾加发扬光大。

   ——这实在该让现代中国人觉出历史的幽默。

  

  

   9

   来分析判断一下贾宝玉听到秦可卿死讯后的系列表现:

   1-“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觉‘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同时宝玉还“极冷静”地向袭人等解释“不用忙,不相干,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接着“便爬起来,要衣服换了,来见贾母,即时要过去”;贾母说“才嚈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等明早再去不迟”;“宝玉那里肯依。贾母命人备车,多派跟随从人役,拥护前来”

   ——应该说从吐血到执意前往,贾宝玉的表现已不仅仅是反常,而是属于曹氏有意的“泄漏”性的“交待”。那么,作者要向读众泄漏些什么呢?请再往下看——

  

   2-来到宁府“下了车,忙忙奔至停灵之室,痛哭”——这“忙忙奔至”也非滥用。

   3-贾宝玉问贾珍“事事都算安贴了,大哥哥还愁什么?”贾珍见问,便将里面无人的话说了出来。宝玉笑道:“这有何难,我荐一个人与你权理这个月的事,管必妥当”——这一情节,看似正常实则潜藏着一个极大的、蛮有意味的“异常”。

   大家都知道,贾宝玉在家里“油瓶倒了都不扶”,从不关心家庭庶务;否则,薛宝钗怎么叫他“富贵闲人”?而且,贾宝玉跟贾珍性情截然不同、年岁相差较大——确切地说“贾珍”这一形象本来就是曹氏按“宝玉的反性格”塑造的。且整部红楼中基本没有宝玉跟贾珍“亲近”的情节。那么,此时他何以对贾珍如此察颜观色?关怀备至?而且,像提议王熙凤协理宁府之事——这角色该由贾蓉或贾蔷担当才对——贾蓉是贾珍之子,理应替父分忧;贾蔷是贾珍“溺爱”之人(见第9回)——且这二人都与王熙凤关系密切,根本轮不上贾宝玉说这话。固然,宝玉是红楼里的“通灵者”,可这种相关家庭管理之事也不是表现宝玉“通灵”的要点呀。

   ——然而,曹氏偏反文本成型之意而写之,为什么?

   我认为只有一种解释——曹氏有意向读者泄漏宝玉自知其过、心下不安,在潜意识支配下没话找话地跑到贾珍面前搭讪,似寻求一种灵魂救赎。否则,曹大师怎么可能把一个与人物形象向度不符的细节端出来?诚然,这样分析起来会出现“多解”——所谓不确定性。但在“可宝之谜”中,贾宝玉这一言行十分让人怀疑。

  

  

   10

   那么,再来看贾珍的“失态”与宁府几处“反常”,共4点:

   1-  贾珍在族众面前“哭的泪人一般”,又病重似的“拄个拐”“踱”步而行。

   ——这种表现似乎在“公公悼儿媳”之态上,有些过分。

   2-高价买棺材,贾政劝不听;行贿买官爵“龙禁尉”,力求厚葬儿媳。

   ——此可两解:A贾珍穷屠极欲;B贾珍心里有鬼。

   3-这期间,尤氏“正犯了胃疼旧疾,睡在床上”,整个丧期不露面。

   4-宁府奇事——秦可卿的丫环瑞珠“触柱而亡”,殉主;宝珠“愿为义女”,尽孝——导演王扶林就是依据这几桩事情,编造出“贾珍可卿乱伦”的戏来。

   其实,曹氏给出的“文本根据”也均可以或然论之:说“有私”,这些反常是一种必然;说“无私”这些反常是一种偶然。即便是丫环“殉主尽孝”在那一时代,也不足为奇。然而,仅把“瑞珠宝珠”之谜解读到此一层,依然是辜负了曹氏艺术。

   请再看:

   这“瑞珠宝珠”的谐音暗喻“锐主保主”;其4字关联统解——先有“一个非凡的‘主’保护了另一个‘主’”之意。“锐”乃尖起突进,“保”乃保护维系;细解之,既有表层的“她们二人须保护主人秦可卿”之意;又旁助暗喻“可卿应该保护或说维系主要角色贾宝玉”之意。同时,“瑞”字又有两解:1-“做凭证的玉器”;2-“预兆吉凶”。前者“作凭证之物”显然是不能“实用”的——这暗示“可卿与宝玉”之恋,只是一时的,不能长久相伴;而后者“预兆吉凶”加上瑞珠的“触柱”的“行为艺术”,暗指“秦可卿只有一死”——这与第5回宝玉喊“可卿救我”,形成遥相呼应的暗喻潜语。同时,那一谐音“锐”字又有“急切坚决”之意,这既与瑞珠的“触柱”之“行为艺术”相关,又与秦可卿听到宝玉喊“可卿救我”就很快得病且无法医治相关。这些才是“瑞珠宝珠”从名字到她们“行为艺术”所示意出的“红楼真味”。

  

  

   11

   这里,我还须加几句必要说明。

   或有人会说我这“红楼垂直解读”,有时在文字上有牵强附会之偏。

其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羽之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35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