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兵兵:东京审判遗留的化学武器和个人赔偿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9 次 更新时间:2015-12-19 00:00:08

进入专题: 东京审判  

贾兵兵  
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他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样的灾祸隐藏在我们前方,然而继续为战争争论不休定然是其中之一。他的温和语句毫不否定接受历史教训的紧迫性。

   东京审判及其后审判把这些教训储藏在自己的判决书中,从而保留了一部分人类历史。这远比批评东京判决书代表着“胜者之正义”要重要得多。

   法律的细枝末节永远都是可以辩论的,但是归根结底,法律服务于正义的目的。假如正义无存,不满、怀疑和怒气终究会抬头。内心的平静只有通过正义伸张才能达到,这对于受害者与罪犯都一样。

   东京审判及其后续审判部分地实现了伸张正义的目的,它们与“亚洲人的亚洲”这类想法是格格不入的。有些亚洲人在审判时期可能会对西方列强实行的帝国主义感到气愤,但是这种怨恨不等于有理由荒谬地欢迎一个亚洲国家对其他亚洲国家的入侵,至少中国是完全不需要这个亚洲国家来“解放”的。

   对于所有在二战中损失惨重,甚至今天还能感觉到它的负面后果的国家来说,东京审判及其后续审判给了这些国家发泄痛苦感情的一个合理出口,但不一定是彻底治愈战争后遗症的灵丹妙药。

   另一方面,东京审判及其后续审判为建立标准做出了伟大贡献,今天的前南斯拉夫和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国际刑事法院和许多活跃在国际刑法领域的混合法庭都在按照这些标准判断战时犯罪行为。

   现在这些司法机构的判决不再像东京判决书那样被批评浪潮围攻——要记住,正是东京判决书为我们树立了完全意义上的法律先例,当然还有纽伦堡判决书、美国军事法庭根据《管制委员会第10号法》下达的重要判决书,以及各个国内法庭对二战中发生的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判决等。由于所有这些历史上的判决,才有了我们现在称之为国际刑法的体系。

   东京审判及其后审判的正面因素更被这个事实强化了:审判结束时“胜者之正义”的标签贴不到战争罪或危害人类罪的判决上。这些罪行不管怎么说,个人罪犯都脱不了干系。战争合法与否即使退一万步讲是一个问题,那也不能改变暴行的非法性,因为暴行早在发生时就已经违反了习惯国际法。

   (本文摘自贾兵兵《东京审判在中国的遗产》,原文为英文,由梅小侃翻译,载于【日】田中利幸,【澳】蒂姆?麦克马克,【英】格里?辛普森编,《超越胜者的正义:东京战罪审判再检讨》,由荷兰的马提努斯?奈霍夫出版社出版于2011年,该书的中译本是梅小侃译,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于2013年出版,本文见于后者的第266-280页。)

  

  

    进入专题: 东京审判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国际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314.html
文章来源:《东京审判在中国的遗产》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