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齐泽克:驱力主体及其论争

——从正义主体说开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0 次 更新时间:2015-12-18 10:56:40

进入专题: 齐泽克   驱力主体   正义主体   皮平   拉康  

张剑  

   【内容提要】 齐泽克认为罗尔斯的正义主体只是虚构和抽象的主体,而罗尔斯的分配正义也只不过是物品的分配,对于主体理论来说,这些都是不足的。齐泽克提出,只有在驱力支配下才能生成真正的主体,而驱力主体的行为才是真正的正义行为。皮平以意识主体批评了齐泽克的驱力主体,经过我们的考察,由于以认识论层次上的主体来对抗本体论层次上的主体,所以皮平对于齐泽克主体的批评无法成立。

   【关 键 词】齐泽克/皮平/拉康/驱力主体/意识主体

  

   马克思发现了剩余价值,弗洛伊德发现了无意识,这都在人类思想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革命意义。前者的理论带来了对资本主义制度的革命,后者的理论实现了对主体认知的革命。号召“回归弗洛伊德”的拉康对弗洛伊德的无意识理论进行了创造性的继承和发挥,其“不思之说”的主体、“穿越幻象”的主体已经在资本主义框架下蠢蠢欲动了,可以说,正是齐泽克在继承拉康衣钵的基础上,将这样一个主体的幽灵呼唤出来,让它在超越资本主义的解放规划中彰显了自身独特的魅力。我们姑且将齐泽克的超越资本主义的主体命名为“驱力主体”。在这篇文章中,我们从齐泽克对罗尔斯正义主体的评论谈起,以皮平对齐泽克主体观的评论为核心,展开我们对于齐泽克式的驱力主体的分析,以助于我们探索超越资本主义框架的主体理论。

   一、齐泽克VS罗尔斯

   齐泽克对罗尔斯正义观的批评集中于对“分配正义”的批判。齐泽克认为,罗尔斯的分配正义最致命的缺陷就在于他的“无知之幕”的前提预设恰恰抹除了主体那种偶然的、不合理性的考量,在无知之幕的情况下,主体好像与自己的言说立场相分离了,换言之,主体好像并不知晓他的言说立场、不知晓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只是一个抽象的主体空壳,一个纯粹的形式主体。齐泽克指出,正义主体在这里出现了悖论:即正义主体的目标是完全透明的,而正义主体的言说位置却完全是不可穿透的。一方面,主体被假定知晓他要做出判断的那个社会的一切情况,而另一方面,主体却对自己在这样一个社会中所处的位置毫不知晓,在齐泽克看来,罗尔斯的正义主体只是一个象征的虚构,是一个抽象的主体,它只是一个原初情境的抽象参与者,它们只是在原初情境的状态下订立一个抽象的社会契约,而这个社会契约所约定的作为公平的正义最终只不过是关于物品的“分配正义”。但是,在齐泽克看来,这远远不能涵盖整个人类社会领域,一种“被迫选择”的牺牲情境就像一粒沙子、一根刺那样,扰乱了罗尔斯正义理论的内平衡机制,由此,它也成为罗尔斯正义论的理论盲点。

   什么是被迫选择的牺牲情境?简言之,就是主体发现自己面对着这样一种情境,在这种情境下,主体不是在“好”与“坏”之间做出选择,而是在“坏”与“更坏”之间做出选择。这种情景下势必出现“牺牲”,虽然罗尔斯的正义论设计竭力避免出现牺牲情境,但是对于这种不得不面对的牺牲,罗尔斯的理论却无能为力。对此,齐泽克举了一个例子,威廉•斯泰龙的小说《苏菲的抉择》。主人公苏菲有过两次决定自己命运的选择,第一次是在德国的集中营里,纳粹军官让她进行了一个不可能的选择,她不得不在自己的两个孩子之间进行选择,剩下的一个孩子会被送进毒气室,如果苏菲不做选择,那么两个孩子都会被送进毒气室。在这种情境下,苏菲悲恸欲绝,但是却不得不进行所谓的“理性”选择,她选了自己的小儿子留下来,而女儿则被送进了毒气室。无法承受的负罪感让苏菲的精神几近崩溃。她来到了美国,成为一个行为乖僻、意志消沉的艺术家的情人,他们一起出生入死,同时,一个年轻的作家也成为苏菲忠诚的追求者,最后,苏菲在两个恋爱对象之间进行了选择,她选择了前者,并且由于两个人都无法摆脱记忆的阴影,而一起双双赴死。我们可以说,苏菲在第一次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死了,第二次选择只是一个重复,而她的自杀则是一个真正的行动,是她不对自己的欲望让步的显现。

   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齐泽克与罗尔斯在原初情境的设定上就存在着根本的差异,在罗尔斯那里,原初情境是和谐的、平衡的,而在齐泽克那里,原初情境则是创伤性的,存在着裂隙和不一致。齐泽克沿用了拉康派精神分析的路径,认为主体作为语言的存在,作为俄狄浦斯情结、乱伦禁忌、象征阉割以及父之名的出现之背景上在场的主体,这样的主体在前象征界的快感与象征秩序之间不得不进行被迫的选择,这样的牺牲情境对于每一个主体而言都是建构性的。因此,齐泽克主张,社会契约,也就是将主体包含在符号共同体之内的这样一个社会契约,本身就具有被迫选择的结构,在这样一个被迫选择之前,根本不存在假定可以自由选择其共同体的主体,主体就是由这种被迫选择所构成的。社会契约所标识的共同体的选择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因为只有在我作出所谓的“正确”选择的情况下,我才保持着选择的自由,如果我选择了不同于共同体的“他者”——比如在精神分析的临床实践中,如果我选择精神病或者疯狂——那么我就不再拥有选择的自由。由此可见,齐泽克的“原初情境”在逻辑上是先于罗尔斯的原初情境的。齐泽克认为,主体在这个原初选择中牺牲的正是“原质”,那个不可能的乱伦对象,主体牺牲“原质”以获取被包含在象征秩序之内的条件,这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交易,就像在乱伦禁忌中一样,主体通过同意放弃作为原质的母亲,从而得到获得其他女人的条件。这种选择在一种意义上来说是“全部”,也就是对于主体来说,他获得了自己的欲望对象,在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又是“一无所有”,因为他丧失了自己原初的不可能快感,而这个原初快感、这个原质也正因为这种丧失而获得了存在。应用到对于正义的理解方面,齐泽克认为,正义优先于善就意味着至善(原质)被设定为不可能或者不可通达。①

   在这里,齐泽克援引了拉康关于主体从异化到分离的论述。从拉康的视角来看,主体在原初的被迫选择情境中,放弃选择原质,而臣属于父之名,缔结了“社会契约”,这意味着主体向自己的欲望让步,是一种坏的选择,这让主体负上永远难以抹除的罪,而这个罪就是构成了主体的东西,它就是弗洛伊德称之为文明之不满的根源,所以在拉康那里,主体都是划杠的,这就意味着,主体被还原为一个被迫选择的空洞姿态。②主体之成为主体就在于这个彻底异化,因此,我们看到,在拉康那里,只有在经历象征阉割之后,只有成为语言主体的时候,才正式生成了主体,这也使得我们清楚地理解了为什么subject同时拥有“主体”与“臣属”的双重意味。主体的生成就意味着它的彻底异化,没有异化就没有主体。所谓的异化,就是主体只能在两个能指之间进行选择,或者a或者b,或者s1或者s2,而作为主体内核的剩余快感却永远地遗失在选项之外,但是在拉康看来,主体的自由就在于从这种异化向分离的一跃,所谓的分离,就是主体拒绝在两个能指之间进行选择,而是选择了不可能的原质,将自身认同为无法符号化的对象a,或者以宣泄的姿态热切地拥抱死亡(比如安提戈涅、罗密欧与朱丽叶、进行第二次选择的苏菲),或者完全后退蜷缩进自身沉默的奇异性之内(比如巴特比),这就是穿越幻象、不向自己的欲望让步的驱力主体,它是拉康意义上的精神分析的伦理主体。而这种“分离”的行为就是至高的伦理行为,是齐泽克、巴迪欧意义上的“事件”,是产生“新奇”的地点,是真正的变化开始的地方。

   主体放弃了“被迫选择”,选择了真正的伦理行为,那么这就是克尔凯郭尔所说的“决定的时刻就是疯狂的时刻”,而这个疯狂的时刻恰恰也是主体真正自由的时刻,因此,拉康说,疯子是真正自由的人。但是在当代社会中,已经越来越将“疯子”定义为“非主体”,因为他们不是正常人,所以就不在主体选择的选项之内。但是正如福柯对疯狂史的考察以及他对疯狂的赞颂那样,疯狂也是创造性能量所在:

   我们不可能找到原始状态下的疯狂。疯狂只存在于社会之中,它并不存在于那些孤立它的情感形式以及排除或捕捉它的排斥的形式之外。因此,我们可以说,在中世纪,继而在文艺复兴时期,疯狂在社会的视野中是作为一种美学的或日常的事实而存在的;接着,在17世纪——以监禁为始——疯狂经验了一个沉默、排除的时期。它失去了它在莎士比亚和塞万提斯时代原本具有的展现、启示的功能(比如说,麦克白女士在疯狂之后开始说出真相),变成了嘲笑的对象,变得具有欺骗性。最后,20世纪掌控了疯狂,把它还原为一种与世界之真理相关的自然的现象。从这种实证主义的回收,一方面源生出了以恩人自居的哲学,而一切精神病学对疯人展示的,正是这种哲学;同时出现的,另一方面,是一种伟大的抒情式的抗议,后者可以在从奈瓦尔到阿尔铎的诗歌中找到,它是一种把某种深度和启示的力量交还给通过监禁已经被虚无化了的疯狂的经验的努力。③

   当然,对于疯狂,尼采的颂歌总是热情和直白的:

   派给天才的不是盐粒而是疯草籽……凡有疯狂之处也就有天才与智慧的种子——某种“神性之物”……一切出类拔萃之物不可遏止地要打破任何一种伦理的束缚,创立新的法则,如果他们原先并非真的疯了,则他们除了把自己弄疯或者假装发疯之外,别无出路——而且不限于宗教和政治制度的改革者,一切领域的改革者皆如此……④

   齐泽克、尼采和福柯都看到了疯狂的创造性能量,然而,与尼采和福柯所不同的是,从齐泽克—拉康的视角来看,疯子和正常人并不是外在的、分开的。可以说,所谓的“正常人”正是精神病的一个“亚种”,每一个主体都围绕着疯狂的快感深渊而建构起来,而主体每一次“疯狂”的行为都是主体自由维度的展示。由此,拉康—齐泽克的主体与康德—罗尔斯的主体在根本构成上是相互颠倒的,前者以无意识的驱力行为即所谓的疯狂为前提,而后者则以知性的完满为前提。罗尔斯将康德的认识论主体应用于社会伦理领域,也许应该算得上是某种“越界”,因为社会伦理领域正如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所展现的,属于社会“本体论”的层次,以知性主体来从事“理性”(黑格尔意义上的)事务,也许在前提设定上就已经出问题了。

   如果说罗尔斯从现代性的立场对于正义主体重视不够的话,那么罗伯特•皮平则同样出于现代性的立场,对齐泽克的主体观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和批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延续了罗尔斯的主体立场。那么,齐泽克—拉康式的非理性主体究竟能否立得住脚呢?下面我们来看罗伯特•皮平对此的评论。

   二、皮平VS齐泽克

   罗伯特•皮平对齐泽克主体问题的批判是具有代表性的,可以说,皮平代表着现代性主体认知的较高水平,而齐泽克的主体观却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现代性维度,二者的论辩与分歧点恰恰表明了两种主体哲学的基本立场。所以,我们将详细展示并分析二者关于主体问题的讨论,以期正确把握齐泽克的主体观。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也可以对超越资本主义现代性的主体思想有一个当代的体认。皮平在马克思主义文学杂志《斡旋》(Mediations)上发表了对于齐泽克2012年出版的著作《无中生有——黑格尔与辩证唯物主义的阴影》的长篇评论⑤,对于主体问题上自己与齐泽克的分歧进行了翔实的讨论,我们以此资料为主要依据,在阐述皮平的主要观点的基础上对二者的讨论进行分析。

皮平认为,齐泽克在《无中生有》中阐述的基本问题是主体性的存在论问题:即在一个物质世界中,一个思维着的、认知的、行为和互动的主体是什么呢?齐泽克给出了当前思想哲学领域中可能有的四类回答:一种是科学的自然主义,即脑科学、达尔文主义,第二种是话语的历史主义,以福柯和解构主义为代表,第三种是新时代的西方佛教,第四种是具有某些先验有限性特征的回答,这在海德格尔那里达到顶峰。齐泽克认为,还应该有一种正确的回答,即所谓的“前先验的裂隙或者断裂”,弗洛伊德将之命名为驱力,而这个则指明了现代主体性的根本内核。这就要求探讨必须在一个高度抽象的层次上进行。齐泽克在此诉诸了德国古典哲学的“四人帮”(康德、费希特、谢林与黑格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齐泽克   驱力主体   正义主体   皮平   拉康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289.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京)2015年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