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飞 曾静:犯罪现场新闻报道及其限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0 次 更新时间:2015-12-16 22:08:01

进入专题: 警务公开   犯罪现场   限制报道  

高一飞 (进入专栏)   曾静  

  

   摘要:犯罪现场的新闻报道是指新闻记者在犯罪现场采用拍照、采访等方式对犯罪现场的人、物、环境等进行的报道活动,是警务公开在刑事侦查领域的集中体现。对犯罪现场的报道能够保障公民知情权、保存证据、减少犯罪损失,也可能妨碍警方侦查、侵犯个人隐私、损害公正审判。因此,综合对犯罪现场新闻报道的利弊,应当建立起以限制报道为原则、允许报道为例外的报道制度。为了更好地实现犯罪现场新闻报道的目的,警方应当采取一些保障措施,如采取技术手段防范案件信息泄露、禁止邀请媒体进行犯罪现场报道、主动公布现场情况、适当公开犯罪现场信息、规范公民记者的犯罪现场报道、对违反限制报道规范的行为进行追责。

  

   关键词:警务公开;犯罪现场;限制报道;保障措施

  

   对犯罪现场的新闻报道进行限制,首先需要弄清楚犯罪现场的范围,在此基础上对犯罪现场的报道进行限制。本文所说的犯罪现场,是犯罪分子实施犯罪活动的地点和遗留有与犯罪有关的痕迹和物证的一切场所。 本文的犯罪现场包含两个方面:第一是警方控制下的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犯罪的现场;第二是警方尚未控制的潜在的犯罪现场。

  

   具体来说"犯罪现场"的地点与刑法中"犯罪地"的概念相吻合,刑法中"犯罪地"包含犯罪行为地与犯罪结果发生地,犯罪行为地包含犯罪预备地、犯罪实施地。犯罪结果地指危害结果发生地,而危害结果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危害结果,是指由行为人的危害行为所引起的一切对社会的损害事实;狭义的危害结果,是指作为犯罪构成要件的结果,通常也就是对直接客体所造成的损害事实。 本文中犯罪现场的地点不仅包含犯罪预备地、犯罪实施地,还包括犯罪行为所引起一切社会损害事实的地点,即广义的犯罪结果地。

  

   因此,犯罪现场的报道是指新闻记者在已经发生、正在进行或潜在的犯罪现场,对犯罪分子实施犯罪活动的地点、犯罪危害结果发生的地点和遗留有与犯罪有关的痕迹和物证的一切场所采用拍照、采访等方式,将犯罪现场的人、物、环境等进行报道的过程。

  

一、犯罪现场报道的意义及其边界

  

   (一)犯罪现场报道的意义

  

   犯罪现场报道是侦查机关执法公开的一环,是媒体对公权力的监督及对公民知情权的保障。近年来,对国家机关公开执法信息的要求逐渐提高,法律法规规定也趋于具体明确。如公安部印发的《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明确规定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公安机关执法公开工作,保障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促进便民利民,实现公正廉洁执法。因此,犯罪现场报道能为公众知晓案件信息提供渠道,一方面保障新闻自由,另一方面保障公民知情权。新闻自由的基础是公民的知情权,为了保障公民知情权,就必须给予媒体采访的自由,而对犯罪现场的采访正是媒体采访自由的一部分。公众靠媒体知道案情,媒体通过了解司法过程把信息提供给公众以后,公众据此了解案件的信息并对其中存在的问题加以批评。当然通过这个过程也增强了公众对司法的信心。

  

   对犯罪现场进行报道,一方面扩大侦查机关信息公开的范围,使媒体报道犯罪信息的更具有及时性,促进了新闻自由的发展;另一方面,犯罪现场新闻报道使媒体、公众知晓案件信息,使公民知晓真相而防止随意猜测、对案件不当推论等。

  

   2015年8月12日发生的天津海滨爆炸案,是一个潜在的犯罪现场,最高检于8月16介入调查事故中可能存在的渎职犯罪。作为一个潜在的犯罪现场(涉及危险物品管理、渎职等方面的犯罪),应当对其进行适当的报道,但是在此次爆炸案中,官方新闻发布机构信息存在严重问题,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言,权威发布跟不上,谣言就会满天飞。天津这次爆炸事件之后民众不知道是什么物质形成的爆炸?是什么原因形成的爆炸?不知道现场存放了多少危险品?不知道公司的负责人是谁?也不知道本次救援现场总指挥是谁?不知道现场当时有多少人?为救火进去了多少人?现在失联了多少人等。这些问题都体现出官方新闻发布机构公布信息的不及时、不全面,未形成良好的犯罪现场报道制度。而在爆炸伊始,便有公民记者开始在自媒体上发布消息,随后记者也开始报道爆炸案的信息。

  

   犯罪现场的报道不仅满足公民知情权,也可以有以下好处:

  

   第一,犯罪现场报道可提供破案线索、保存犯罪证据,有利于追究犯罪。对犯罪现场进行报道,特别是警方尚未到达时的犯罪现场,犯罪嫌疑人可能已经逃匿,现场证据可能会遭到破坏或者灭失,媒体对犯罪现场的报道可以起到保存现场证据、提供破案线索等作用。在记者的暗访中,记者通过"卧底"等获得相关的犯罪信息,侦查机关可以依据这些报道对案件进行侦查、确定犯罪嫌疑人等;对于犯罪嫌疑人的对话或其他可能随时消失的证据,记者通过采取录音、摄像、拍照等方式对证据进行保存,有利于打击犯罪。

  

   第二,犯罪现场报道可贯彻舆论监督,防止侦查机关渎职。公众为了知道他要监督的机构和个人的情况,自由的媒体就是必须的,舆论监督与新闻自由、公民知情权是息息相关的。而舆论监督的重大作用是防止公权力的暗箱操作,通过犯罪现场的报道,使记者、公民一定程度上知晓案件信息,防止侦查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追查不力、采集证据不充分。

  

   第三,犯罪现场报道可减少犯罪损失。犯罪现场报道不仅可以使公民知晓信息,也可以为侦查机关等提供第一手资料。天津爆炸案现场,新闻机构发布消息不及时,但是记者主动获得信息进行犯罪现场报道,为后来的救灾行为提供了积极的帮助。所以,充分的犯罪现场报道不仅仅保障公民的知情权,也为公权力机关提供信息,公权力机关不应当把记者看成对立方,而是与记者积极配合,减少损失。

  

   (二)犯罪现场报道的边界

  

   犯罪现场的报道可以促进警方的信息公开,保障公民知情权等。但是,犯罪现场的报道也会存在弊端,如记者的报道会妨碍警方的侦查行为、侵犯个人隐私、妨碍公正审判等。综合犯罪现场的新闻报道利弊,应建立起以限制报道为原则、允许报道为例外的犯罪现场报道制度。

  

   犯罪现场不当报道的一个著名案例即白晓燕绑架案,台湾著名歌星白冰冰的女儿白晓燕被绑架,白冰冰随即报警。而报警的结果就是使与警方有联系的媒体记者都知晓了这一案件,导致媒体肆意报道,影响警方侦查,也间接导致了白晓燕的死亡。

  

   可以说,媒体在这一案件中对白晓燕的死亡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具体来说,白案中媒体报道的出格之处在于:

  

   第一,记者全天候跟踪报道,干扰警方秘密侦破活动,妨碍人质解救工作。第二,记者使用高科技产品,不仅现场采访,还实时转播,导致警方侦查活动全部暴露在犯罪分子面前,为犯罪分子提供了便利。第三,媒体不顾当事人的隐私权,刊发了不应当公布的图片或细节,严重侵犯了个人隐私。第四,媒体为了追逐利益,无视新闻道德。

  

   通过白晓燕案可以看出犯罪现场报道存在很大问题,如导致犯罪分子知晓案件信息,从而导致证人、被害人被打击报复、妨碍警方开展侦查等,具体来说,犯罪现场报道的界限在于:

  

   1.犯罪现场报道不得妨害侦查

  

   《台湾报业道德规范》第三条规定"采访重大犯罪案件,不得妨碍刑事侦讯工作。"犯罪现场新闻报道的确可以保障公民知情权,但是也会使案件信息公开,使犯罪分子等知晓案件情况,不利于侦查活动的开展。

  

   第一,犯罪现场新闻报道与侦查过程不公开原则相违背。在大陆法系国家,传统的预审程序完全是在保密的状态下进行的,侦查的进展情况决不允许向犯罪嫌疑人透露,甚至不允许犯罪嫌疑人在场,即使有犯罪嫌疑人和辩护律师在场的程序,也是在对外严格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程序的参与者对于程序实施过程中的情况有一定的保密义务。随着犯罪嫌疑人和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参与权的扩大,现代大陆法系国家针对犯罪嫌疑人的保密要求有所松动,但对外界仍要求履行保密义务。在英美法系国家,侦查不公开原则比大陆法系控制得更为严格。这一方面表现在新闻媒体基本被禁止对具体特定案件的侦查情况进行报道,另一方面表现在侦查过程中对犯罪嫌疑人和辩护律师采取一些防备性的措施。 因此,侦查中不公开的事项虽然减少,但是侦查过程不公开仍然是侦查中应当坚守的原则。

  

   我国立法没有明确侦查过程不公开原则,但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九条第一款第六项中指出要维护国家安全活动和追查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项,而公安机关公开刑事案件的内容是案件处理依据、调查进展及处理结果 ,并不包含对侦查过程的公布;公安机关定期发布的内容中也主要是刑事案件的破案、侦破情况, 不能对侦查获得的证据、证人信息等进行公开,这种公布是警方的事后公布,事后报道的内容当然也应当是有限度的。第二,犯罪现场报道使警方侦讯信息泄露,导致在逃的犯罪分子获悉信息,使警方的抓捕活动难以进行。在白晓燕案中,媒体进行了长达七个多月的新闻战,为了抢新闻和增加所谓的"报道的深度"屡屡介入警方的办案行动,除了正常的采访途径外,甚至使用电子技术监听警方的电话,以掌握最新的、最可靠的、最里层的讯息。媒体如此详尽的报道,虽说满足了"读者观众知的权利",但同样的也让歹徒掌握了警方的资讯。

  

   第三,犯罪现场信息之泄露会导致被害人、证人的保护难以进行,增加警方的工作难度。在绑架案中,犯罪现场报道极易导致被害人被撕票。在其他一些案件中,特别是黑社会犯罪案件、毒品犯罪案件中过分暴露被害人、证人,可能会导致被打击报复。所以犯罪现场报道一方面会使警方工作量增加,另一方面会对被害人、证人人身安全形成较大隐患。

  

   2.犯罪现场报道不得侵犯个人隐私

  

   犯罪现场报道的另一弊端是侵犯公民隐私权。新闻自由与个人隐私权保护之间的争议从未停止。对犯罪现场进行报道,可能会对个人隐私产生侵害,但是,媒体对犯罪现场的报道并非必然侵犯隐私权;另外,即使对某些人的隐私有所泄露,有时也是必要的,可能有利于侦查的进行、公共利益的保障等。

  

在美国,法院通过一些判例来确认媒体的现场报道是否侵犯隐私权。第一个案件发生在1980年,一家电视台正在准备报道一名面临刑事指控的药剂师。摄像记者来到已经关门的药房的窗户外面,透过窗户拍摄正在里面打电话的药剂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一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警务公开   犯罪现场   限制报道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2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