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委内瑞拉和法国人受够了左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58 次 更新时间:2015-12-10 22:00:57

进入专题: 委内瑞拉   法国  

曹长青  

    

   12月6日是左派的又一次滑铁卢。这一天,委内瑞拉和法国的选举,继阿根廷之后,再次让社会主义左翼政党成为最大输家!

  

   委内瑞拉多年来都被世界媒体关注,因为该国前总统查韦斯领导了一场对外全球反美、对内国有化的社会主义左翼运动。

  

   在外交上,查韦斯和古巴的卡斯特罗,伊朗的内贾德等结盟,像二战时的轴心国一样,形成反美反西方的铁三角。再加上拉美的其它左翼政府等,形成反美阵营。查韦斯被称为“反美小霸王”。

  

   在内政上,查韦斯热衷所谓“玻利瓦尔革命”(左翼运动),推行类似苏联等共产时代那种国家垄断经济、均贫富、大锅饭等社会主义政策。

  

   在拉美地区,有三种“社会主义”:一是古巴卡斯特罗式的(共产极权下国家控制一切);另一种是阿根廷前总统贝隆(庇隆)始创的“贝隆主义”(政治上有选举,但经济上国有化、均贫富,政府包揽),再就是以十九世纪拉美独立运动领袖西蒙·玻利瓦尔命名的“玻利瓦尔革命”,发展到后来成为贝隆主义+反美反西方的民族主义运动。

  

   古巴模式的恶果人所共知,卡斯特罗至今掌权56年,该国从无选举,经济更是陷入困境。据2013年的统计数字,古巴人的月收入只有19美元。

  

   贝隆主义的恶果,不久前我在“右派胜选,阿根廷不再哭泣”一文中提过,在热衷贝隆主义的左翼政党过去12年执政下,阿根廷已成为全球经济最糟的国家之一,在《商业内情》(Business Insider)列出的全球悲惨指数最高国家中,阿根廷名列第四,跟正在内战的叙利亚、也门等为伍。

  

   “玻利瓦尔模式”也同样糟糕,以玻利维亚为例(为纪念玻利瓦尔而起的国名),虽然该国拥有南美洲第二大天然气田,却被称为“坐在金椅子上要饭的乞丐”,因它是南美洲最贫穷、落后之国,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66.4%,极端贫困人口占45%。

  

   1998年底,曾发动军事政变(入狱)的查韦斯当选委内瑞拉总统,这位信奉“玻利瓦尔革命”的政治强人,迅速把这个国家带入灾难。查韦斯的口号是:“21世纪属于社会主义”。“富有是坏事”(be rich is bad)。他制造贫富对立,煽动穷人革命,实行全面国有化(包括石油公司),国家控制商品价格,广泛提供福利补助的社会主义政策,结果委内瑞拉成为这种乌托邦的试验地和牺牲品。中国人更能明白毛式大锅饭的社会主义是怎么回事。

  

   委内瑞拉是世界最大的石油储藏国,也是南美洲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当年全球油价高涨时,委内瑞拉靠高价油发财,其社会主义政策的隐患还没有完全显露。2005年时委内瑞拉还是拉美地区国内产值最高的国家。但随着油价下跌(从100多美元跌到今天的40元),委内瑞拉的经济迅速陷入困境。

  

   查韦斯靠上台后修改宪法(改变总统任期限制),连续掌权14年,最后因癌症死在第四届总统任期(2013年)。虽然他指定的接班人在那种“穷人革命”的社会主义狂热气氛中仍(以微弱多数)当选总统,但委内瑞拉的经济和治安迅速恶化成全球之最:

  

   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致力经济发展、人类物质空前丰富的今天,委内瑞拉却连生活必需品都严重短缺,人们要排长队购买日用品。据在委内瑞拉工作的中国企业员工目击,在那里连“牙膏、洗发水、洗衣粉、面粉、大米都要限购。每天超市门口都是长队,但老百姓排队好几个小时,也只能每人买4小包面粉和3个牙膏,结账还需要使用身份证。”

  

   美国“布隆伯格观察”(Bloombergview)报道说,“在委内瑞拉,什么货品都短缺,从牛奶、面包,到啤酒,药物,甚至避孕套。”在委内瑞拉的主要医院,60%的癌症患者(包括很多儿童)无法得到必要的治疗,因为20种化疗药物现在都短缺。从去年五月以来,委内瑞拉医院的“截肢”病患数量“火箭般窜升”,因为缺乏抗菌素和必要的药物来治疗。

  

   据上述报道引述的民调,30%的委内瑞拉民众说,因食品短缺和物价飞涨,他们一天只吃两顿饭或更少。70%的受访者说,他们已停止购买一些基本食品,因为缺货或太贵。

  

   各种必需品的短缺,导致走私和黑市猖獗,委内瑞拉货币的贬值速度如同流星。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年度追踪分析报告《贬值的货币》(the Troubled Currencies Project,项目主持人Steve Hanke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对乌克兰、叙利亚、委内瑞拉这三国的(与美元的)官方汇率和黑市做出比较列表(至11月29日):

  

   在有克里米亚危机的乌克兰,官方汇率是23.51,黑市是25.53;在正内战的叙利亚,官方汇率是221,黑市是388;而在既无内战又无领土纷争的委内瑞拉,官方汇率是6.35,黑市是890.62!

  

   从去年11月,委内瑞拉政府就停止公布经济数字,因情况越来越糟。政府官员说,该国通货膨胀率是150%。而上述“卡托研究所”的报告指出,委内瑞拉的实际通膨率是808%,是全世界最高的!

  

   2014年,委内瑞拉的人均GDP就已被《世界银行》降级到拉美地区的第五名,排在智利、古巴、乌拉圭、巴拿马之后。

  

   由于食品紧缺,通货膨胀,导致犯罪率高升,偷盗、抢劫、走私、哄抢商铺屡屡发生。据上述“布隆伯格观察”的报道,今年上半年,委内瑞拉就有500起游行抗议,56起哄抢商铺、药房和仓库事件。今年前八个月就有6000多名走私犯被逮捕。委内瑞拉像坐在火山口,“人民不是在外面街头抗议,就是在外面排队抢购食品。”

  

   在全球油价下跌的现状下,按常理,委内瑞拉可靠增产(薄利多销)以增收。但在查韦斯把石油公司国有化之后,委内瑞拉的油产量不仅没上升,反而下降。在实施国有化时,石油公司工人曾举行大罢工,结果一万八千名工人和管理人员被解雇(占员工总数40%)。由于缺乏技术工人和有管理经验的管理层,再加上国有化后的官僚化、低效率,导致委内瑞拉的油产量连续下降,从2005年的日产330万桶,降至270万桶(至今没超过这个数量)。

  

   在如此严峻局面下,查韦斯们仍热衷社会主义,政府包揽医疗,住房,教育(全都免费),对各种食品提供补贴。庞大的福利开销花光了石油收入,导致政府严重赤字、举债度日。

  

   国际金融专家指出,从目前到明年底,委内瑞拉需要还债158亿美元。而目前该国的官方储备只有150亿美元,其中现金只有30亿(手头有10亿,20亿在国际货币基金那里)。委内瑞拉的黄金储备至今也降至117亿美元。祸不单行,不仅全球油价暴跌,黄金价格也跌跌不休,现只有1073美元/盎司(12月9日)。

  

   从目前世界经济来看,石油和黄金的价格短期内都不会大幅反弹。这意味着委内瑞拉的经济更会下滑,人民的生活将更加艰难。

  

   布隆伯格专栏作家福克斯(Justin Fox)评论说,“查韦斯不在了,但这明摆着是他(造成)的危机。他把委内瑞拉带向泥沼,陷进灾难。当然世上还有更坏的领导人——屠杀自己的人民,或对外发动战争,但查韦斯的国家管理方式显示,他是世人眼睁睁看到的最灾难性的领导人之一。”

  

   查韦斯曾四次当选总统。委内瑞拉的经济这么糟糕,为什么人民还要选择他?这不仅是该国的问题,也是西方其它国家存在的问题:左派的社会主义乌托邦,不仅迷惑了底层民众(给他们免费医疗和教育,还有住房及食品补助等庞大的福利,他们则回报以选票,所以被称为“变相买票”),也给了沉迷乌托邦幻想的左翼知识分子站道德高地、显摆自己政治正确的机会。查韦斯的社会主义,跟美、英、法、德等西方国家左派们的想法大同小异,都是要通过政府强行均贫富,以人民的名义、公共利益的名义、照顾弱势群体的名义等等,剥夺其他人的劳动成果(强行高税收),然后用庞大的社会福利来养懒汉,造成全社会的惰性。在这种政策下,当然绝不会有蓬勃的市场经济。

  

   但委内瑞拉式的社会主义,在西方仍有大批推崇者。目前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就是一个毫不隐讳的社会主义者,且有相当选民支持度。民主党头号总统参选人希拉里的一系列政策,跟桑德斯大同小异,也是一个骨子里清清楚楚的社会主义分子。

  

   即使在中国异议人士中,仍有热衷和信奉者。例如流亡美国、被誉为“中国的良心”的刘宾雁,就是查韦斯的粉丝。查韦斯刚上台时,他就充满期待,直到2005年去世前还在整理剪辑委内瑞拉的资料,想把查韦斯的社会主义经验引进中国。

  

   刘宾雁曾公开说,“因为中国盲目地学习西方,把美国的、西欧的那些最反动的、最右倾的经济学理论拿到中国去搞,搞这种所谓的市场经济,结果证明是失败。美国失败了,欧洲失败了。他们没有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中国也一样倒霉。”

  

   而事实正相反,今天中国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跟毛时代简直如同两个中国),恰恰是因为中国走向米塞斯、哈耶克们主张的市场经济。而美国一直保持世界唯一超强,也在于坚持走资本主义,而没有迈向查尔斯们那种社会主义。体验过毛时代那种悲惨经济状况的刘宾雁,能说出上述那番话,实在是比蜜糖里长大、不知饥饿为何物的西方左派更不可原谅的。

  

   无论东西方有多少查韦斯的粉丝,惨痛的教训促委内瑞拉人民觉醒。在经济困境的现状下,12月6号委内瑞拉的国会选举,出现了自查韦斯17年前掌权以来第一次大逆反:查韦斯的政党大败,右翼反对党获得横扫般胜利,赢得三分之二的席位!

  

   反对党领导人说,下一步他们要通过法律程序罢黜(recall)总统。虽然现任总统任期到2019年,但按委内瑞拉宪法,有400万人联署就可重选。这次国会改选有1950万人投票,反对派赢得六成,有超过一千万支持者,所以联署应该很容易达到;把现任查韦斯接班人总统选掉,也完全有可能。而只有终结查韦斯们的社会主义政策,真正走宪政民主、市场经济的原本资本主义道路,委内瑞拉才可能走出经济困境,重新成为美洲的“美丽之国”。

  

   在美洲的委内瑞拉“变天”的同一天,在欧洲也出现了政治奇观:法国极右翼政党“民族阵线”(FN)在大区(议会)初选中获得史无前例的胜利!在13个大区中,6个区胜选,并一举成为法国第一大党;第二也是右翼,是前总统萨科齐领导的保守党;第三才是现任总统奥朗德的左翼社会党。

  

   “民族阵线”是由老勒庞创建。由于他为二战战犯辩解,以及淡化纳粹大屠杀等言论,导致这个党被视为极右翼。2011年,勒庞的女儿马琳当选党主席后,扬弃父亲的极端政策,回归真正的保守主义,最后甚至把顽固己见的父亲开除党籍。过去几年,在玛琳领导下,“民族阵线”在政坛劈风斩浪,赢得很多城市的议会,但这是第一次赢得大区!马琳.勒庞和她的侄女、今年才26岁的小勒庞(2012年当选成为法国最年轻的国会议员)在两个选区都是大幅领先。马琳.勒庞被视为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的热门人选之一。

  

   法国所以变天,也是因为奥朗德推行的高税收、高福利、大政府的左翼社会主义政策导致经济滞缓,怨声载道。而且在制约防范极端伊斯兰分子上,奥朗德又因沉迷多元文化、政治正确等,导致反恐效率低下。年初巴黎《查理周刊》被袭击,不久前更有130多人被恐怖分子杀害,震撼法兰西和世界。奥朗德政府的无能,展露无遗。

  

   主张恢复法国传统文化,反对同性婚姻,支持恢复死刑,强势反恐,限制非法移民,包括关闭宣讲《古兰经》圣战的清真寺等,民族阵线这些政策深得选民共鸣。法国人和委内瑞拉人民一样,也是对左派受够了。他们用选票发出反抗之声!

  

   法国的选举结果,直接冲击整个欧盟。而委内瑞拉的变天,对美洲的影响更大。几周前阿根廷的左派政府被选掉,主张市场经济并亲美的政党当选执政。巴西的左派无能总统罗塞夫正进入被弹劾程序。这些都显示,无论左派的乌托邦多么动听、多有迷惑力,但最后都会遭到现实惩罚,展露出其灾难性的本质。

  

   阿根廷、委内瑞拉、法兰西这一个月来发生的变化再次证明:只要有选举,多么错的政策都有被矫正的机会。

  

   2015年12月9日于美国

  

    进入专题: 委内瑞拉   法国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96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