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荣海:哲学范式:由理论“独白”到功能性理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1 次 更新时间:2015-12-09 00:06:05

进入专题: 哲学范式   功能性解释   马克思主义哲学  

李荣海  

   中国当代哲学的发展,就像是一次盲目而有趣的旅行,总是一次次被推置到新起点上重新开始,但距离目的地仍相当的遥远。近年,马克思主义哲学解释框架、研究范式问题被人们屡度提起,以至于有人把这一问题视为将来国内哲学界的一个流行性“热点”。根据哲学研究多年来一哄而起、一起就乱、一乱就散的历史惯性,如何保证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转换问题的研究健康发展,以避免讨论的虎头蛇尾,笔者根据讨论中所暴露出的问题,以及对以“功能”引导范式研究等谈点看法。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的两个维度

   马克思主义哲学自诞生之日起,就是在实践基础上,围绕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这个重大现实性问题出场的。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实质及其发展,包括对哲学范式的选择,必须在现实实践和理论本性两个维度中得以理解。

   哲学不是幻想。哲学的生存和发展,都与所活跃于其中的那个社会“现实”紧密联系。哲学依托于它所存在的社会“现实”并由此出发“建立自己的现实”,使自己“能够围绕着自身和自己现实的太阳转动”[1](P2)。对于哲学和现实的关系,马克思的理解是这样的简捷:“哲学不仅仅从内部即就其内容来说,而且从外部即就其表现来说,都要和自己时代的现实世界接触并相互作用”[2](P121)。社会实践是推动哲学发展的根本动力,现实社会物质生活的变化是促使哲学范式转换的根源。忽略了历史发展、社会实践状况的新变化而侈谈理论范式的转换,自然成为无根性的浪漫式幻想。

   实际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过程,也就是研究范式在现实基础上不断变换的过程。回眸、总结马克思哲学的研究理路可以发现,这位伟大的思想导师在其一生的哲学探索中,经历了从“绝对观念”到“现实”、从“道德认识”到“政治经济批判”、从“唯物辩证法”到“社会历史规律”等诸多研究范式的转换,并在这一次次转换、一次次探索、一次次升华中,马克思完成了从唯心论到唯物论、从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从客观唯物主义到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转变。马克思之后,西方马克思主义结合时代变化和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关系、阶级状况、生产力发展等所呈现出的特点,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新的阐释,出现了“文化批判”、“文本阐释”、“政治经济批判”等范式。对于这种范式变换的原因,作为后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的拉克劳、莫菲是这样理解的:“如今,赖以设计社会主义方案的历史性的现实已远远不同于几十年前了,因此,除非我们充分意识到这些变化并坚持不懈地竭力从这些变化中引申出理论上的结论,否则我们就不能尽到我们作为社会主义者、作为知识分子应尽的义务。”[3](P102) 尽管我们对西方马克思主义以及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存有看法,但其着眼于时代对马克思主义问题进行探索,立足于“现实”对马克思主义研究范式的寻求,这一方向是有意义的。

   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的发展,由于“时代”和“中国”这两大因素的制约,也是一个范式不断变换的过程。因此,立足于社会现实和时代特点寻求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新式发展,既是现实的客观规定,也是肩负着认识、改造世界重大使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的逻辑要求。从历时性角度分析,马克思哲学文本的产生终归与当代相隔了一百几十年的时间,如何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解读”出中国的实践性意义,我们先后形成了“中国革命”、“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几种研究“范式”,形成了重大理论和实践成果。从空间角度理解,马克思思想本文所涉指的空间对象,由于已向“中国”这一具体对象转化,而发生在中国当代的许多具体问题和矛盾,需要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来解决。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的欧洲语境,到强调其指导性价值的中国语境的转换,从适应革命和斗争的需要到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需要的历史方位变化,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围绕着“中国化”的方向,经历了从普遍性到中国实际,从理论阐释到活跃实践,从革命、建设到改革等研究范式的转化。马克思主义哲学立足于中国现实、结合时代特点在范式的探索和变化中而进步,这是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发展的成功经验。

   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还需要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理性的本质上得以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构成中国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核心部分,是因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内涵着理解和把握中国的科学价值。马克思哲学与中国实际的结合,满足了“思想力求成为现实”和“现实本身”“力求趋向思维”的双重条件[1](P11)。当马克思以自己的哲学本文这种经典形式出现时,已经以其所内蕴的科学性而占据世界的思想高地和智慧高峰。马克思哲学思想对人类社会发展具有批判和超越二重性质,蕴涵着许多恒久的,对今天、未来发展具有长期指导性价值的内容。在今天,我们仍能感受到马克思哲学在解释世界中的话语力量,切身体会到它在对社会发展特别是社会历史规律洞察中所体现出的深刻和敏锐,体悟到它对人类的人道主义关怀和理想引领的博大情怀,震撼于它以建设和批判二重视角交织起来的“改造世界”主张和力量。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性特点和现实性本质,不是游离于“实践”之外的抽象存在,而是在改造世界的功能中被塑造和丰富。脱离开马克思哲学特有功能所理解的“阐释结构”或“范式”,都是一些“不结果实的花朵”而已。马克思所以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巨大影响以至于被世人以“大民主”方式评为“千年思想家”是因为马克思哲学有着对新实践经验的吸纳机制,有在与历史同步推进中自我修正、自我丰富的成长特性,有随实践的展开而不断调整研究范式的理性自觉,有着引导人类改造世界的巨大力量。

   因此,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是以马克思哲学本文为出发点,沿着理论和实践的双重逻辑,调整研究范式进而展开自身的过程。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的确立,是以马克思哲学本性、现实实践特点为复合坐标,以功能实现形式为引领的创新过程。如此的范式确立才可以导引哲学发展并使哲学理性与现实之间达到互融互动的良性状态;才可以开创、引领哲学新的研究领域,拓展新的研究视野,使哲学在认识、改变现实时具有足够的话语权和解释力;才可以通过哲学功能的迸发使人们在社会的发展中触摸到哲学的真实力量并感受到哲学描绘的前景。现代西方马克思主义乃至后马克思主义,虽然在社会现实的基点上对马克思主义有所探索,但由于其对马克思哲学本质精神出现偏移,因此,在理解马克思的哲学文本思想时所暴露出的碎片性、肢解性、任意性等相对主义做法令人生厌,因此,对其属于“马克思主义”一直遭到人们的非议和诘难。这是中国学者研究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时应吸取的深刻教训。

   确立现实发展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内在本性两个基点,对于规范哲学研究范式的探索具有基础性、方向性意义。忽视了前者,也就消解了哲学范式创新的前提和价值;忽略了后者,也就丢掉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灵魂和基础。这提醒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的理解,不是随意性的,而是一个在现实基础上保持马克思主义哲学时代性或当代性的严肃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不是随意性、碎片性的,而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围绕功能的实现而展开的整体逻辑的推进,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立足于时代需求的全面创新。

  

   二、对几种流行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分析

   “范式”概念是科学哲学家库恩首先提出的。他认为:“我所谓的范式通常是指那些公认是科学成就,他们在一段时间里为实践共同体提供典型的问题和解答。”[4](P4) 在库恩的理解中,范式作为共同体成员借以指导其研究活动的一种公认的模型或模式,决定着什么样的问题有待解决,规定着一个研究领域的合理问题和方法。哲学研究中的所谓“范式”,即是对库恩理解的借鉴。

   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改革开放前流行的主要是“教科书”范式,其特点是以哲学教科书体系为概念框架、解释原则和评价标准,研究、解释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范式的影响甚至波及到中外哲学史、伦理学、美学等在内的全部哲学学科。在改革开放时代潮流的洗礼中,经过“实践”范式、“问题意识”范式的选择、转换,当前活跃在哲学舞台上的,主要有“以马解马”、“以西解马”、“以中解马”、“以新解马”、“综合式阐释”等解释框架或范式。

   首先看“以马解马”研究范式。毋庸讳言,在以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确实存在着对马克思哲学文本的误读、对马克思哲学精神不能通盘理解的现象。有人认为,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及其发展,其前提即是回到马克思哲学本文,通过返回文本重新解释,才能开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境界。“以马解马”的倡导者认为:“以马”是途径,“解马”是目的,“解马”的真实含义即是解读马克思哲学。“以马解马”,首先依据马克思本人的哲学本文,把马克思的每一个重要论述、重要思想、重要原理放置到其固有的语言环境、话语系统、范畴体系中,努力作到实事求是、原汁原味的理解,而不是脱离上下文语境的断章取义。对马克思哲学文本,要尽可能地考察马克思当时身处的重要历史背景,通过背景还原,按照历史面目理解马克思哲学。只有读懂马克思才能发展马克思,只有在起点上对马克思哲学的精神实质得以澄明,才能按照文本内蕴的逻辑历史性展开。追溯理论根源,把握来龙去脉,确认理论起点,观照内在逻辑,忠于精神实质,只有如此,才能真正把握和科学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原貌,使马克思主义哲学逻辑地走进21世纪人类的现实生活,使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我们的当代环境中焕发出价值异彩。这个研究范式,对于马克思哲学文本在源头上的正本清源,有其合理之处。但是,其消极意义也是明显的:其一,“以马解马”,把读懂马克思作为了解马克思的途径和发展马克思的起点,实际上,读懂马克思也就了解了马克思,二者究其实质属于一个过程。其二,以马克思哲学本文为起点出发,按照理论逻辑运行推进马克思哲学的思路,完全忽略了实践逻辑演进对哲学的决定作用,这种脱离马克思哲学“现实性”规定,脱离马克思哲学“改造世界”目的的“纯解释学”立场,究竟是符合还是脱离了马克思哲学?实质上,马克思主义哲学,其发展过程是在理论逻辑和实践逻辑的契合中而展开的,其科学性、价值性相统一的特点是在其功能实现中而体现的,脱离了现实及其功能,无论怎样解释,都是对马克思哲学的嘲弄和背离。“以马解马”的研究范式,由于不能从理论解释中突围,其作为和价值难以被人看好。

再看“以西解马”研究范式。历史新时期,随着文化多元化特点的明朗以及交流条件的开放,西方哲学文化思潮涌入中国。其令人眼花缭乱的奇异致思方式和哲学表达,使中国哲学界大开眼界。自此,对西方哲学研究构成我国理论界一股主要思潮。从尼采到海德格尔,从现代哲学到后现代哲学,从西方马克思主义到后马克思主义,中国哲学对西方哲学的研究视角,几乎涉及每一个人物、事件、流派。在此思潮的裹挟下,“以西解马”的哲学研究范式应运而生。“以西解马”的思想主旨即是:马克思哲学与现代西方哲学属于同源同流。立足于人类文明高地的现代西方哲学,在对时代的理解上,在对人类文明成果及对时代精神的概括上,处于领先位置。因此,以西方哲学的研究思路和致思范式解读马克思哲学,才能使马克思哲学更具时代性、现代性,从而与历史、世界同行。最近,在“以西解马”范式的理解中,以“西方马克思主义”解读马克思主义哲学渐成趋向。20世纪,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者立足于西方资本主义发展的现实状况,对于马克思主义以及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从唯物辩证法到历史唯物主义,无不加以重新解释和理解。这对于一直困究于怎样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学者,具有视野开阔、视角开放、观念更新的启发意义。通过现代西方哲学、西方马克思主义为中介以理解马克思哲学,寻求中国马克思哲学发展的路径,构成“以西解马”论者的追求目标。但是,这种“以西解马”范式的可疑之处在于:首先,“以西解马”范式一方面强调马克思哲学的“世界历史”视角,强调马克思哲学与西方哲学的对话、交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哲学范式   功能性解释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918.html
文章来源:《理论学刊》2008年8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